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2年台上字第1796號
案由摘要:
確認派下權
裁判日期:
民國 72 年 04 月 2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4 卷 2 期 385 頁
相關法條:
民事訴訟法 第 40、247 條  ( 60.11.17 ) 
民事訴訟法 第 40、247 條  ( 79.08.20 ) 
要旨:
祭祀公業係以祭祀祖先為目的而設立,其設有管理人者,依民事訴訟法第
四十條第三項規定,得以其管理人代表派下全體被訴,被上訴人以上訴人
為被告提起本件訴訟,其當事人之適格,並無欠缺,又祭祀公業之派下權
,即派下對於其所屬祭祀公業之權利義務關係,上訴人以派下權為派下資
格之認定,係身份關係而非法律關係,不得為確認之訴之標的,亦屬誤會
。

 
    上訴人  林國彥
    被上訴人  林定雄
              林山杉
右當事人間請求確認派下權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台灣高
等法院第二審判決(七十一年上字第九三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由
本件被上訴人起訴主張,被上訴人均為祭祀公業林致政之直系血親卑親屬當享有祭祀
公業林致政之派下權,但上訴人申請台北市政府公告派下員名冊中,被上訴人竟被漏
列,致被上訴人派下員之地位受侵害,因求為確認被上訴人就祭祀公業林致政之派下
權存在之判決。
上訴人則以祭祀公業派下權,非管理人一人所可認定,請求確認派下權,應以派下員
全體為當事人,又祭祀公業為派下員全體公同共有之財產,應以全體派下員為當事人
始為適格,被上訴人僅以管理人為當事人,當事人不適格,「祭祀公業林致政」係林
致政後代子孫中之一系,即林瑞會一系所設立,被上訴人並非林瑞會之子孫,自非「
祭祀公業林致政」之派下員,且縱上訴人漏列被上訴人為派下員,被上訴人遲至公告
七年後,始為主張派下權,顯不實在云云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決,無非以被上訴人林山杉之父,及林定雄之
祖父,為林天送,林天送之父林建,即林氏家譜世系表所載;「林淑建」「淑」字祇
是代表輩份等情,有戶籍謄本及證人林萬塗之證言可稽,被上訴人當然為祭祀公業林
致政之派下員,享有派下權,況上訴人曾於六十九年三月五日與其他派下員共同連署
出具承認書一份,承認被上訴人林定雄為祭祀公業林致政之派下員,對此承認書之真
正,上訴人並不否認,且非上訴人一人所簽署,不可能係被脅迫出具,上訴人為公業
管理人,既與其他派下員共同連署承認被上訴人為派下員,則被上訴人之派下員身份
,應屬不容置疑云云為其判斷之基礎。
查祭祀公業係以祭祀祖先為目的而設立,其設有管理人者,依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
三項規定,得以其管理人代表派下全體被訴,被上訴人以上訴人為被告提起本件訴訟
,其當事人之適格,並無欠缺,又祭祀公業之派下權,即派下對於其所屬祭祀公業之
權利義務關係,上訴人以派下權為派下資格之認定,係身份關係而非法律關係,不得
為確認之訴之標的,亦屬誤會,固無可採,惟查當事人應就其主張之利己事實負舉證
責任,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規定甚明。被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林山杉之父,
林定雄之祖父林天送,為林建之子,固有戶籍謄本可稽,但被上訴人就林建即係林淑
建之事實,未據提出如何之證明文件,證人林萬塗為林天送之子,被上訴人林山杉之
同胞兄弟(見第一審卷三十九頁),其因利害攸關,兄弟至親所為有利於被上訴人之
證言,證據力自嫌薄弱,原審未命被上訴人提出林天送之父為林淑建之確實證據僅憑
林天送之子林萬塗之證言,遽認林建即係林淑建,復以上訴人未能提出有關資料核對
而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決,自難謂已盡調查審認之能事。況查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
所提之族譜,與另案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六十九年訴字第七二○四號確認派下權存在事
件卷附之族譜不符,究竟事實如何,原審未予深究,遽謂戶籍謄本所載林建即家譜世
系表上之林淑建並據而認被上訴人確係祭祀公業林致政之派下員,尚嫌速斷,上訴意
旨指摘原判決不當聲明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
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二      年    四    月    二十九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