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1年台上字第734號
案由摘要:
所有權移轉登記
裁判日期:
民國 71 年 02 月 2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3 卷 1 期 200 頁
相關法條:
民法 第 667 條  ( 18.11.22 ) 
民法 第 667 條  ( 71.01.04 ) 
民事訴訟法 第 40 條  ( 60.11.17 ) 
民事訴訟法 第 40 條  ( 79.08.20 ) 
要旨:
所謂合夥,係指二人以上互約出資,以經營共同事業之契約而言,此觀諸
民法第六百六十七條之規定甚明,依卷附兩造不爭之契約書 (原證十九號
) 所載,正○公司係由陳○壎等十人共同出資所組成,經營買受系爭土地
出售事業,並約定按出資額多少比例分配利益,暨推舉陳○壎為正○公司
代表人,雖正○公司未經依法登記取得法人之資格,核其組織之內容,既
有二人以上共同出資,並約定經營共同之事業,定有分配利益之標準及推
舉代表人對外代表團體,似與民法規定之合夥相當。

 
    上訴人  正德公司
    兼右法定代理人  繆德維(陳榮壎等十人合夥代表人)
    上訴人  游景運
    共同訴訟代理人  彭令占律師
    被上訴人  陳德惠
右當事人間請求所有權移轉登記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七十年十月五日台灣高等
法院第二審判決(七十年度上字第一三五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由
本件上訴人起訴主張:坐落○○縣○○鄉○○○段○○○段○號○○○○號○○○○
號○○○○○號○○○○○號○○○○○號○○○○○號○○○○○號○○○○○號
○○○○○號○○○○○號○○○○○號○○○○○號土地係上訴人正德公司購買,
以被上訴人名義為所有權登記,雙方於民國五十八年十二月十七日約定,正德公司將
來出賣系爭土地時,被上訴人願負責辦理移轉登記與買受人,價金由正德公司收取。
此項契約具有第三人利益契約之性質,嗣上訴人游景運於六十九年四月二十八日與正
德公司代表人委託之代理人彭令占律師訂立不動產買賣契約,向正德公司買受系爭土
地,上訴人得請求被上訴人將系爭土地移轉登記為游景運所有及賠償損害等情。求為
命被上訴人應將系爭土地移轉登記並交付於上訴人游景運並自六十九年五月十一日起
,至登記完畢日止,按月給付一○○六六•六六元於上訴人正德公司及繆德維之判決
。
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正德公司無當事人能力,上訴人繆德維以正德公司代表人身分
起訴,業經股東蔡澤霖、何棟材、陳德恩等三人撤銷其對於售地之委託,其提起本訴
未經合法授權。且系爭土地業經被上訴人應陳榮壎之要求,備款回贖,是被上訴人與
正德公司全體股東間無任何債權債務關係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無非以:正德公司並未在香港為設立登記,
業經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另案(六十八年度訴字第九○○九號)函請外交部轉駐香港中
華旅行社查覆明確,此有卷附該案裁定影本足據,是正德公司既非外國法人,不生我
國認許之問題,次查系爭土地原為僑商陳榮壎個人所買受,返回香港後,接受繆德維
、何棟材、蔡澤霖、何佐芝、黃仲安、蘇澤棠、黃何哲華、張暾迨帠紡w恩等九人之
投資,成立正德公司,買受系爭土地,因系爭土地係屬農地,不能移轉與無自耕能力
之人,故以被上訴人名義辦理所有權登記,有兩造提出「契約書」(原證十九號)足
據,依據該契約書之內容以觀,陳榮壎等十人僅係約定系爭土地之處理,不足證明係
約定經營共同之事業,自難認係合夥,且正德公司既無一定之事務或營業所,亦無一
定之目的及章程,核與非法人團體之要件不符,並經台灣高等法院另案(六十九年抗
字第七○九號)民事裁定審認無異。仍難認正德公司有當事人能力。至上訴人提出之
本院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九八三號民事判決及台灣高等法院六十九年度上訴字第二五
九一號刑事判決雖均認定正德公司「不失為合夥」或「應視為合夥」,本件亦不受其
拘束。關於上訴人繆德維(即陳榮壎等十人之代表人)部分:繆德維主張其受陳榮壎
等九人之授權出售系爭土地,係經被上訴人同意等情,固據提出陳榮壎等之信函及被
上訴人出具之認證書為證(原證十七號、十八號),惟查其中股東蔡澤霖、何棟材及
陳德恩等三人已於六十八年四月十五日,致函被上訴人撤銷其對繆德維所為售地之委
託,此有被上訴人提出該三人之函件足憑,觀諸該三人之簽名及印章,核與上訴人提
出組織正德公司所訂契約之簽名及印章均相符合,自堪認為真實。正德公司非屬合夥
組織有如前述,則蔡澤霖等三人撤銷對於繆德維所為售地之委託,即無民法第六百七
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上訴人主張其解任無效,亦欠依據。關於上訴人游景運部
分:查陳榮壎等十人於五十八年十二月十七日所訂契約書,其主要內容係約定共同組
織正德公司及對於系爭土地之處理,附帶載明:「(系爭土地)決定出賣與他人時,
陳德惠(被上訴人)…願隨時負立約出賣及辦清所有權移轉登記手續與購買者」云云
,姑不論被上訴人僅以同意人之身分簽名蓋章,並契約之當事人,且該契約亦未約定
被上訴人對於任何第三人負有履行契約之義務,游景運自不得依據該契約直接向被上
訴人請求,況被上訴人主張其已將系爭土地之原買賣價金改為抵押借款,並返還原買
受人陳榮壎,將系爭土地贖回,業據提出正德公司全體股東出具之還款及塗銷抵押權
證明書二件暨陳榮壎於六十八年四月十日出具之證明函為證,經核該正德公司全體股
東出具之證明書原本內陳榮壎等十人之簽名及印章,與上訴人提出契約書之簽名及印
章完全相同,並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且繆德維曾以前述陳榮壎於六十八年四月十日出
具之證明書係出於偽造,自訴被上人偽造文書,亦經刑事法院認定無證據證明係被上
訴人所偽造(見台灣高等法院六十九年上訴字二三一三號刑事判決)。再觀系爭土地
之原買受人陳榮壎於六十七年四月十四日致被上訴人之函件載明:「兄(被上訴人)
如有意將上開土地(系爭土地)贖回,請將前收之地價全部退還,以利解除契約及抵
押契約」云云,正德公司全體股東簽名蓋章之還款證明書復載有:「…抵押借款稻谷
五十萬台斤,折價新台幣一百四十五萬元之現金,已交付經收人等人」字樣,此外,
陳榮壎於六十八年四月十日之證明文件,更說明:「已於六十七年十月間,將正德公
司全體股東簽證之還款證明書及塗銷抵押證明書,送交與陳德惠(被上訴人)清理抵
補帳目,陳君應退還價款新台幣一百四十五萬元正,業已收回,目前就上開土地而言
,陳德惠…與我個或正德公司全體股東間,均無任何債權債務關係存在」等語,是被
上訴人主張系爭土地已由其備款回贖,尚非無據。又被上訴人先後於六十七年六月十
三日、六月二十三日及七月十三日之委託律師江明志致函彭令占律師(被上訴人之代
理人)說明:「如將田賦稅、看管雜支費…等理楚後,須將土地過戶與正德公司或其
全體股東」云云(見原證二二號、二三號、二四號)而陳榮壎於六十七年四月十四日
致函被上訴人亦承認:「歷年來墊支各項稅金雜費及應得之酬勞補償等數十萬元」,
由其負責清償等語。系爭土地上設定之抵押權雖於六十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塗銷,但系
爭土地迄今仍登記為被上訴人名義,正德公司全體股東既出具證明書承認系爭土地之
抵押借款已經伊等受領,陳榮壎於六十八年四月十日致被上訴人之證明函件,復說明
此項還款證明書係於六十七年十月間,始還交被上訴人清理抵補帳目,準此,被上訴
人於取得還款證明書後,基於其與陳榮壎間結算之結果,主張系爭土地已全部回贖,
自無不可,至上訴人代理人彭令占於六十七年十月十一日所立之協議書,僅由陳鍾文
傶惘W蓋章,被上訴人並未簽章表示同意,自不受其拘束,為其判斷之基礎。惟查上
訴人在原審陳稱:陳榮壎等十人,於民國五十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共同組織正德公司
,集資以被上訴人名義在桃園購入系爭土地,並準備隨時出售,按出資額多少比例分
配所得,當經推定陳榮壎為代表人,有香港公證官公證之契約書可證(原證一九號)
嗣各股東於六十七年三月六日在香港中環德忌笠街七號德基大廈九樓舉行全體股東大
會,一致改推繆德維為售地代表人,亦有九龍總商會公證之文件可證(原證一七號)
,是陳榮壎等十人所組織之正德公司,既係共同集資經營系爭不動產買賣事業,盈虧
按出資多少分配,經先後召集股東會推陳榮壎及繆德維為其代表人,並有相當資金,
代表人之地址、從事特定營業,雖未向香港及我國政府註冊,惟該公司應具備我國民
法規定合夥之資格。且依公證契約(原證十九號)之規定,正德公司售地時,被上訴
人應即將系爭土地過戶與該公司所指定之人,該契約既經正德公司全體股東及被上訴
人簽章,均應受其拘束,其契約之性質符合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之規定,正德公司將
系爭土地出賣與游景運,並已通知被上訴人(原二九號、三○號),則游景運顯係民
法第二百六十九條所稱之受益人,得直接請求被上訴人履行契約,至被上訴人提出陳
榮壎於六十八年四月十日出具之證明書,係被上訴人所偽造,因陳榮壎於六十八年三
月二十四日即已中風昏迷不醒,入院急救,其子陳繼湯隨侍在側,不可能有第三人請
其簽蓋證明書云云(見原審卷一○八、二○至二二頁)。原審就此項攻擊方法,未於
判決理由項下記載何以不足採取之意見,遽為上訴人不利之認定,已有判決不備理由
之違法。且所謂合夥,係指二人以上互約出資,以經營共同事業之契約而言,此觀諸
民法第六百六十七條之規定甚明,依附兩造不爭之契約書(原證十九號)所載,正德
公司係由陳榮壎等十人共同出資所組成,經營買受系爭土地出售事業,並約定按出資
額多少比例分配利益,暨推舉陳榮壎為正德公司之代表人,雖正德公司未經依法登記
取得法人之資格,核其組織之內容,既有二人以上共同出資,並約定經營共同之事業
,定有分配利益之標準及推舉代表人對外代表團體,似與民法規定之合夥相當。原審
見未及此,竟謂上訴人正德公司並非合夥,進而據以認定正德公司無當事人能力,已
有未合。又上訴人在第一審係以正德公司為原告起訴請求被上訴人履行契約,並謂:
如認為正德公司之當事人能力尚有疑義,則繆德維以陳榮壎等十人合夥代表人之身分
起訴等情(見一審卷五、六頁),是為主觀的訴之預備合併,必須上訴人正德公司不
得以其為非法人團體為原告起訴時,始得就上訴人繆德維代表陳榮壎等十人為原告起
訴之請求審判。如正德公司具備非法人團體之要件,原審自不得就繆德維之請求為實
體上之裁判。又原審認定繆德維所代表之陳榮壎等十人,並未依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一
條選定繆德維為原告,則繆德維有無代表陳榮壎等十人起訴之權限,即非無疑,原審
未說明其理由,逕行認定繆德維有代表陳榮壎等十人為原告起訴之權限,對之為實體
上判決,於法尤有違背。再查兩造不爭之契約書(原證十九號)固為陳榮壎等十人於
五十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所訂立,其中第三條定明:「後列附表所載土地(指系爭土地
),因便利上關係,係用陳德惠(被上訴人)名義購買登記,但實係我等(陳榮壎等
)十人之物業,如將來A或B(A陳榮壎、B何棟材均為正德公司之代表人)決定出
賣與他人時,陳德惠願隨時負責立約出賣及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購買者」云云,並
經被上訴人蓋章同意,此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見原審卷四七、四八頁)。上開契約
書所載:正德公司代表人決定出賣系爭土地時,被上訴人願隨時負責立約出賣及辦理
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購買者之條款,既經被上訴人蓋章同意,隻方之意思表示合致,契
約即告成立,均應受其拘束,原審竟謂被上訴人僅為同意人,並非契約當事人,上訴
人游景運不得依據該契約而為請求,自欠允洽。又上訴人對於被上訴人所提出陳榮壎
六十八年四月十日出具之證明函件(見原審卷六○頁),既有當時陳榮壎中風昏不醒
不可能於該證明函件簽章之爭執,原審並未說明此項抗辯不足採信之理由,僅以該項
函件陳榮壎之印章與前述契約書內之印章相同,據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基礎,尤嫌速
斷。
上訴論旨,執以指摘原判決不當,聲明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
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一      年    二    月    二十四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