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8年台上字第1111號
案由摘要:
認領子女
裁判日期:
民國 78 年 06 月 0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0 卷 2 期 407 頁
相關法條:
民事訴訟法 第 595 條  ( 75.04.25 ) 
民事訴訟法 第 595 條  ( 79.08.20 ) 
要旨:
認領子女之訴,關係生父之血統,及非婚生子女之身分,與社會公益有關
,故民事訴訟法除上述關於認諾及訴訟上自認或不爭執事實之效力規定,
於認領之訴不適用之外,尚規定法院得斟酌當事人所未提出之事實 (第五
百九十五條) ,從而此項訴訟,法院為審判時,不以當事人所提出之訴訟
資料為限,業經本院著有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九五九號判例可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 第 595 條 (79.08.20)

 
    上  訴  人  茆  欽  源
    被 上訴 人  李  艾  倫
    法定代理人  李  慧  君
右當事人間請求認領子女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七十八年三月六日台灣高等法院
台中分院第二審判決(七十八年度家上字第一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其餘上訴,及該訴訟費用部分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
院。
    理  由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伊母李慧君於民國七十二年三、四月間,與上訴人同居發生性關
係,七十六年五月十一日訂婚,同年月十七日結婚,伊於同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榮民總
醫院台中分院出生。按受胎期間,生父與生母有同居之事實者,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
七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非婚生子女得請求其生父認領為生父之子女等情,求為命上
訴人應認領伊,並給付伊扶養費新台幣(下同)三十九萬二千一百五十六元八角,及
自七十七年七月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利息之判決(超過上開扶
養費及其利息部分,業經第一審及原審分別駁回被上訴人之請求確定)。
上訴人則以:伊於七十一、二年間認識被上訴人之母李慧君,七十二年間曾與李慧君
發生關係,七十六年初,李慧君告訴伊,謂彼已懷孕,惟李慧君於懷孕,及與伊結婚
前曾結交男友,而伊於李慧君受胎期間,並無同居行為。至法務部調查局就兩造及李
慧君之血型檢驗結果,僅表示不相衝突矛盾而已,李慧君顯係栽贓陷害等語,資為抗
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命上訴人認領被上訴人,暨給付上述扶養費及其利息部分之判決
,駁回上訴人此部分之上訴,係以:被上訴人之母李慧君於七十二年間與上訴人相識
,並發生性關係,七十六年初李慧君將懷孕事告知上訴人,七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李
慧君在榮民總醫院台中分院分娩被上訴人之事實,為上訴人所是認(卷查上訴人似未
承認發生性關係),並經李慧君承認屬實。次查第一審法院通知兩造及李慧君前往法
務部調查局採取血液檢驗結果,認為「在血型遺傳法則上,未發現有矛盾之處,就所
檢驗之血型資料,無法否認李艾倫為李慧君與茆欽源二者間所生」(法務部調查局檢
驗通知書附一審卷第四十頁),足可認定被上訴人為上訴人與李慧君發生性關係所生
。且上訴人於七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以「居遠軒」名義寄給被上訴人之母李慧君之
信函亦載稱:「苦一切錯誤均由我個人引起,現在我已受到應有的懲罰,家庭破碎了
,頭路沒有了,……你與孩子,我已無能為力,請將孩子送給一個好人家,否則孩子
不會幸福,也請你自己去追求自己的前途,附上二萬元匯票一紙供孩子送人前的所費
,……」(見一審卷第九頁),上訴人復在第一審承認李慧君在文心路坐月子中心之
費用約二萬元,由伊負擔等語(見一審卷第六二頁),均無異自認被上訴人為上訴人
所生。是上訴人辯稱:被上訴人非伊所生云云,顯不足採。又上訴人於七十二年間與
被上訴人之母李慧君發生性關係,於七十六年五月十一日與李慧君訂婚,同年月十七
日與李慧君結婚,既為上訴人所是認,又無證據足以證明李慧君在此期間有與他人發
生性關係,李慧君亦否認在此期間曾與他人發生性行為,自應認被上訴人為上訴人與
李慧君同居受胎所生。被上訴人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請求上
訴人認領伊為上訴人之親生女,即屬正當。未查被上訴人雖按每年五萬元計算,請求
上訴人一次給付二十年之扶養費。惟七十七年度綜合所得稅扶養親屬寬減額為三萬二
千元,參酌此一標準,被上訴人按每年五萬元計算,尚嫌過高。爰減按每年三萬二千
元計算,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上訴人應一次給付被上訴人二十年之扶養
費三十九萬二千一百五十六元八角及其利息等詞,為其判斷之基礎。
按關於認諾及訴訟上自認或不爭執事實之效力之規定,於認領子女之訴,不適用之,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九十四條定有明文。本件無論經上訴人一再抗辯伊在李慧君受胎期
間,並無與李慧君同居之行為,且李慧君另有男友,曾在街上拉著手行走,被伊看見
,李慧君顯係栽贓設局陷害云云(見一審卷第四八頁、上字卷第四頁反面、第二七頁
),則能否僅憑上述信函,及上訴人於李慧君坐月子期間曾致送費用,而認定上訴人
已自認被上訴人為其所生,非無疑義,況自認之效力規定,既於認領子女之訴,不適
用之,原審竟據以認定上訴人已自認被上訴人為其所生,上訴人抗辯被上訴人非伊所
生一節,顯不足採等語,尚難謂合。次查法務部調查局上述檢驗血型之結果,似僅表
示被上訴人之血型與上訴人及李慧君之血型,在遺傳法則上,並無矛盾之處,但得否
積極的據以認定被上訴人即係上訴人與李慧君發生性行為所生,亦有斟酌餘地。末查
認領子女之訴,關係生父之血統,及非婚生子女之身分,與社會公益有關,故民事訴
訟法除上述關於認諾及訴訟上自認或不爭執事實之效力規定,於認領之訴不適用之外
,尚規定法院得斟酌當事人所未提出之事實(第五百九十五條),從而此項訴訟,法
院為審判時不以當事人所提出之訴訟資料為限,業經本院著有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九
五九號判例可循。本件被上訴人究竟是否上訴人與李慧君所生,既關係社會公益,則
除上述訴訟資料外,是否已無其他訴訟資料可供調查(例如尚可就被上訴人之面型、
掌紋囑託鑑定是否與上訴人相似),原審未予說明,遽依前揭理由,而為上訴人敗訴
之判決,難昭折服。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對其不利部分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
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
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八      年    六    月      九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