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3年台上字第2204號
案由摘要:
租佃爭議
裁判日期:
民國 73 年 05 月 25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5 卷 1 期 411 頁
相關法條: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 第 5 條  ( 72.12.23 ) 
要旨: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施行後,耕地租佃期間,最短應為六年,已無不定期
限之耕地租賃存在,此項原則並不因租約當事人有相反之主張或未經訂立
書面契約而受影響。

 
    上訴人  劉水法
    被上訴人  劉媽對
右當事人間租佃爭議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七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台灣高等法
院台南分院第二審判決(七十三年度上字第一一九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
    主文
原判決除駁回被上訴人其餘上訴及命負擔訴訟費用部分外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
南分院。
    理由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六十一年間,向伊承租高雄縣梓官鄉頂蚵子寮段三
號養地一•○一三五公頃,同段三─一號養地○•九八七九公頃(另同段二號部分已
撤回第二審上訴),租金每年新台幣(以下同)五萬元。上開養魚地公告地價每年提
高,七十一年公告現值每公頃達二百萬元,屢經通知調整租金,上訴人迄不置理。伊
於六十九年訴請調整租金,經認應屬耕地範圍,調整租金屬租佃爭議事件,有耕地三
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之適用,未踐行此項程序,逕行起訴,為不合法而遭駁回確
定。伊乃聲請高雄縣梓官鄉公所耕地租佃委員會調解而未成立,經該會移送審理。本
件每年租金之計算應依土地法第一百十條規定以公告地價百分之八為準等情。求為命
上訴人承租系爭土地。自七十一年一月一日起每年應給付租金四十七萬五千零二十四
元之判決(原審准每年應給付十二萬零八十四元,駁回超過上開部分第二審上訴,未
據被上訴人上訴,已告確定)。
上訴人則以:本件土地租賃應適用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非依土地法規定為計算租金
標準,耕地三七五租約以六年為一期,非不定期租賃,不適用調整租金規定等語,資
為抗辯。
原審部分廢棄第一審所為不利於被上訴人之判決,改判命上訴人自七十一年一月一日
起每年應給付被上訴人租金十二萬零八十四元,係以:系爭土地為魚塭地,用以養魚
,六十一年起由上訴人承租迄今,雙方未訂書面租約,自始每年付租五萬元,迄未提
高,為不爭之事實。兩造雖未訂書面租約,被上訴人既以養地出租上訴人,收取租金
,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一條,土地法第一百零六條規定,應認係耕地租用,而有
該條例之適用,兩造於六十一年所為年租金五萬元之約定,非按正產品全年收穫量之
比例為約定,應無同條例第二條第一項所謂原約定不及千分之三百七十五者不得增加
規定之適用。上開租金額之計算既以租賃地正產品全年收穫總量之比例為依據,而耕
地每年之收穫當非一致,是以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之租金非一成不變,應為該法條之
真意所在。耕地租賃,如其地租係依舊約給付現金者,在約定當時幣值較高,嗣後幣
值跌落,致出租人所得租金不敷繳納出租地稅捐者,出租人於不違反耕地三七五減租
條例第二條規定範圍內,非不得比照當時實物價值,為換算地租之請求(最高法院五
十六年台上字第七八九號判例參照)。上訴人自六十一年承租系爭養魚地迄今,均按
五萬元付租,時逾十年,幣值跌落,為眾所週知,被上訴人訴求提高租金,應無不合
。惟土地法第一百十條關於地租之規定,係指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施行前之耕地而言
,若施行後,既有該條例第二條之規定,自應優先於土地法而適用(最高法院五十六
年台上字第六五○號判例)。被上訴人主張依公告地價百分之八計算,自不足採。系
爭土地用以養魚,雖經分函高雄縣梓官區漁會、高雄區漁會援中港辦事處、台灣省農
林廳漁業局等,調查淡水養殖業每公頃總收入及純收益情形,均稱無該統計資料惟被
上訴人於六十九年間訴請調整租金,經台灣高等法院函查結果,每公頃淡水養殖總收
益為五十萬元,純收益為十六萬元。被上訴人同意如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計算,願
以前開該地院查詢資料為準。上開二筆養魚地面積二•○○一四公頃每公頃純收益十
六萬元,全年約純收益為三十二萬零二百二十四元,按千分之三百七十五計算,其租
金十二萬零八十四元。被上訴人提高租金之意思表示在六十九年間已送達上訴人,自
得自七十一年一月一日起按每年十二萬零八十四元給付,第一審駁回此部分之訴,尚
難謂當,應予廢棄改判等詞,為其判斷之基礎。
惟查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施行後,耕地租佃期間,最短應為六年,已無不定期限之耕
地租賃存在,此項原則並不因租約當事人有相反之主張或未經訂立書面契約而受影響
。本件如確係耕地租賃,其出租人能否依據民法第四百四十二條規定,請求增加租金
,非無疑問。至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七八九號判例係指依據日據時期舊約而給付之
租金,因幣值劇跌,已不敷繳稅之特殊情形而言,與本件於六十一年訂約後祇因地價
上漲而請求增加租金之情形有間,不能以彼例此。上訴論旨,執此指摘原判決於其不
利部分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末查被上訴人請求增加租金,是否僅請求為增
至若干之形成判決,抑係訴請增租後,連同原定租金一併求命上訴人償付,意義欠明
,案經發回,宜予闡明,以利判斷。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
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三      年    五    月    二十五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