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0年台上字第1408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0 年 04 月 0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2 卷 2 期 72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 81.05.16 ) 
要旨:
查上訴人等於六十九年八月十日下午一時許,相偕至台北市北投區公館路
某西藥房購買滅鼠藥一節,雖旋即丟棄,未加使用,既在萌殺人犯意之後
,仍屬殺人罪之預備行為,雖此種預備行為為後之實施殺人行為所吸收,
不能再行論罪,但究不能置而不論,第一審判決對此疏未注意,未予論及
,已有判決不載理由之違法,原判決仍未糾正,遽予維持,自屬不合。

 
    上訴人  朱瑞真
            郭  萬
右上訴人等因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第二審
判決(六十九年度重上訴字第二三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均撤銷。
朱瑞真、郭萬共同殺人各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三角鐵板一塊沒收。
    理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朱瑞真於民國六十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向○○市○○區○○路
○○○號安成有限公司購買機車,因而結識該公司技工即上訴人郭萬,時相往來,感
情日增,六十九年三、四月間,發生姦情,嗣郭萬經常乘朱瑞真之夫劉君之不在家時
,約朱瑞真至旅館或在○○市○○區○○路○○○巷○○號劉宅姦淫。同年七月二十
日前後,為劉君之發覺,對朱瑞真嚴加監管,並訴諸朱之父兄予以訓斥。朱瑞真仍不
知悔悟,竟戀姦情熱,起意殺夫,同年八月五日上午九時許,朱、郭二人在台北市北
投溜冰場約會時,朱瑞真提議以毒藥充補藥毒死其夫,謀議既定,同月十日下午一時
許,相偕至台北市北投區公館路某西藥房購買滅鼠藥,因藥房老闆告以該藥人吃後,
須經兩日始死,二人認為不妥,將該藥丟棄,另謀他策。同年八月中旬,劉君之為切
斷二人姦情,舉家遷至○○縣○○市○○路○段○○○巷○○○弄○號四樓,二人約
會不便,謀害之心益亟,同月十七日十八時許,相約在台北縣板橋市南雅南路夜市場
用餐時,商議直接殺害劉君之,隨即由朱瑞真帶郭萬至新居勘察地形,決定由郭萬從
劉宅後無人居住之公寓四樓屋頂平台躍越小巷,至劉宅四樓屋頂樓梯間頂埋伏,伺機
殺害。翌(十八)日上午八時許,朱瑞真電約郭萬於當晚九時下手,郭萬依約攜所有
三角鐵板一塊,潛至預定地點埋伏。屆時朱瑞真引誘劉君之至四樓屋頂平台,並以手
抓頭為號,示意郭萬下手,郭萬見狀衝出以三角鐵板猛擊劉君之頭部,劉君之被擊頭
昏跌坐平台,呼稱:「怎麼搞的?」朱瑞真聞聲囑郭萬:「再給他一下」,郭萬依囑
再重擊劉之頭部,劉君之不支倒臥血泊,臨死之際,朱、郭二人合力將其抱起拋往樓
下,冀圖造成失足墜樓死亡之假相,劉君之落地時,胸部肋骨折斷,腹部碰傷,引起
肺臟挫傷,肝、脾、胃破裂,終因其前頭骨受擊成長約九公分及三公分「匚」形破裂
骨折一處,右側前頭部有長約七公分及五公分凹陷破裂骨折一處,腦挫傷當場死亡等
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朱瑞真、郭萬在警訊時及檢察官偵查中自白不諱,又
在第一審審理中部分供認在卷,被害人劉君之屍體已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高坤玉蒞場
驗明因頭部被擊腦挫傷致死屬實,填具驗斷書可稽,現場該宅四樓屋頂平台,檢察官
勘察結果,發現尚有血跡,有勘驗筆錄所附現場略圖足考,又有扣押之兇器三角鐵板
一塊在案,為其所憑之證據,並以上訴人等事後翻異前供,朱瑞真辯稱:伊未參與謀
議,亦未囑郭萬再擊其夫,劉君之被殺,全係郭萬一人計劃及下手云云,郭萬辯稱:
朱瑞真指使伊殺害被害人,伊僅意在傷害,無殺人意思云云,無非畏罪巧飾,不足採
信,證人陳冠龍、郭進生、劉秀如所證內容,與待證事實無關,無傳訊必要,均在判
決理由內,詳予指駁。復以上訴人等互有犯意之連絡及犯行之分擔,皆為殺人罪之共
同正犯,扣押之三角鐵板一塊,係上訴人等殺人所用之物,又為上訴人郭萬所有,應
宣告沒收,因以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等共同殺人罪刑之判決,固非無見,上訴意旨
,砌詞爭辯,相互推諉,亦非有理,惟查上訴人等於六十九年八月十日下午一時許,
相偕至台北市北投區公館路某西藥房購買滅鼠藥一節,雖旋即丟棄,未加使用,既在
萌生殺人犯意之後,仍屬殺人罪之預備行為,雖此種預備行為為後之實施殺人行為所
吸收,不能再行論罪,但究不能置而不論,第一審判決對此疏未注意,未予論及,已
有判決不載理由之違法,原判決仍未糾正,遽予維持,自屬不合,惟此種違誤,尚不
影響事實之確定,應由本院將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撤銷,審酌上訴人郭萬淫人之妻,
復殺害本夫,上訴人朱瑞真背夫通姦,進而夥同姦夫謀殺親夫,擊昏之後,再由四樓
屋頂平台拋下,兇狠毒辣,喪盡天良,泯滅倫常,罪無可逭,應論上訴人等共同殺人
罪,各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三角鐵板一塊沒收,以正國法,並昭炯戒。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刑法第二十八
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      年      四      月    九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