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5720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12 月 06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6 頁 628-632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  ( 79.08.03 ) 
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  ( 82.07.30 ) 
要旨:
審雖未依上訴人之聲請,傳訊被害人對質,但於最後審判期日辯論終結前
,審判長尚詢問該上訴人有何證據調查?據答稱:「無」。而本院為法律
審,其於本院始又以此爭執,自非依據卷內資料執為指摘之合法上訴理由
。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 (84.10.20)

 
    上 訴 人  蔡金維 男民國五十五年五月十四日生台北市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市○○路○○○巷○弄○號(在押)
        李睿和 男民國五十五年三月十五日生台北市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工
            住○○市○○路○○○巷○○號(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盜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九月十九日第二審判決(
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七七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檢察署八十年度
偵字第二○二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盡訴人蔡金維、李睿和二人圖謀作案,因乏交通工具,乃於民國七十
九(原判決正本誤載為七十九十,應予更正)年五月二十四日,在○○縣○○鄉○○
村○○路○段○○○號李睿和住處,謀議殺害友人李輝明,劫取其所有小客車,翌(
二十五)日,即由李睿和以呼叫器邀約李輝明至其前開住處,同日下午三時四十五分
許,李輝明駕駛四六三-四九九三號小客車赴約,旋上訴人二人佯言同往三芝鄉白沙
灣安樂園山上看槍,由李輝明駕該小客車,搭載上訴人二人,同日下午五時三十分許
,車抵安樂園山上,李睿和、李輝明、蔡金維三人下車,依序步行約二、三十公尺,
至安樂墓園旁小徑時,蔡金維持預藏之李睿和家人所有菜刀一把,自後朝李輝明背部
猛砍一刀,李輝明突遭砍擊,轉身回望,蔡金維又砍其頸部一刀,李輝明不支到地,
上訴人二人復合力予以壓制,再由李睿和個蔡金維手中接過菜刀,朝李輝明後右頸部
猛砍三刀,致李輝明前頸深度割裂傷、氣管斷裂九×五公分,後頸深度割裂傷、頸大
動脈斷裂八×三公分,右頸刺傷深二.五公分,左手內側食、中、無名指割裂傷,失
血休克,當場死亡,上訴人二人立即劫取李輝明身上呼叫器一只、現款新台幣(下同
)八千元,並駕走該小客車逃逸,將呼叫器一只棄於台北市石牌路邊圾垃桶,小客車
使用一天後停放台北市士林區通河西街堤防邊,經警交由李輝明之妻柳粉(原判決正
本誤載為柳彩,應予更正)領回,上訴人二人迄八十年(原判決正面誤載為同年即七
十九年,應予更正)三月六日及七日為警先後逮獲,現款八千元則已花用殆盡等情。
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等於警訊侑檢察官偵查中分別供認不諱,互證屬實。李輝
明被害情形及本件破案經過,並經被害人之妻柳粉及承辦員警吳柏晃、楊儒錫證述甚
明。上訴人等行兇菜刀,雖未扣案,但有上訴人等所繪菜刀形狀圖附卷可稽。被害人
李輝明係遭菜刀砍殺,失血休克死亡,復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驗明,填具驗斷書等在
卷,且有現場照片十八幀附卷足憑。上訴人等既自承殺人動機為劫車,俾供日後犯案
之交通工具,並自白劫得前述小客車、呼叫器及現款八千元;被害人之妻柳粉亦供證
當日其夫外出時,見其皮夾內有八千元屬實,堪認上訴人等有強劫而故意殺人犯行,
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等辯稱:當日約李輝明到安樂園山上挖竹
筍,途中,李睿和與李輝明為債務發生爭執,致失手殺死李輝明,嗣駕車下山,未見
八千元,呼叫器則予丟棄,無劫財犯意等語,為無可採,詳予指駁。因認上訴人等所
為,應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二人有犯意聯絡
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審酌上訴人等犯罪手段殘酷,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罪無
可逭,應使與社會永遠隔離,以照炯戒,適用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
七條第一項、第八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應以共同強劫而故意殺
八,均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所得財物呼叫器一只雖已丟棄,但不能證明確已滅失
,應諭知發還被害人之繼承人,其餘現款八千元已花用費失,小客車一輛已交由被害
人之妻柳粉領回,均毋庸諭知發還。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查原審雖未依上訴人蔡金維
八十年九月十日書狀之聲請,傳訊被害人之妻柳粉對質,但於最後審判期日辯論終結
前,審判長尚詢問該上訴人有何證據調查?據答稱:「無」(見原審卷第四九頁)。
而本院為法律審,其於本院始又以此爭執,自非依據卷內資料執為指摘之合法上訴理
由。次查第一審法院審理時,審判長問蔡金維:「為何殺人?」答稱:「他(指李輝
明)欠李睿和十萬元,在車上發生爭執」,審判長轉問李睿和:「李輝明欠你十萬元
有否借據?」答稱:「沒有,那是打電動玩具之欠債,向我借的」(見一審卷第一○
一頁)已見上訴人等在第一審法院均主張李輝明欠李睿和十萬元,從而,原判決理由
謂:「李睿和初謂被害人欠其十萬元未償,於本院又改稱欠三萬元,前後矛盾,所辯
因債務爭執,失手殺人,殊非可取」云云,自非無據。李睿和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
判決有認定事實與卷內證據不相符合之違法,顯非可採。又上訴人等確有強劫被害人
小客車、呼叫器、現款八千元及殺害李輝明之故意,原判決理由已詳加說明,且未認
定上訴人等有劫取被害人戒指之事實;亦非以上訴人等在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之自白
,資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前揭原判決單純之文字上誤載,復經本院予以更正;有
關筆錄及驗斷書等證據資料,又經原審於審判期日提示上訴人等辯論(見原家卷第四
八、四九頁),均不容任憑己見,漫指原判決違法。上訴人等其餘上訴意旨,猶執前
詞爭辯,否認有強劫殺人之故意,李睿和並謂如有劫財預謀,亦與蔡金維無關;蔡金
維則謂其係盲從附和,非無可憫云云,各就原審認事採證職權之行吏,任意指摘為不
當,均非有理由。末查上訴人等犯罪時間,雖在七十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以前,但依中
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一款之規定,不在得減刑之列,併此指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十二     月     六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煥 生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楊 文 翰
                                        法官  張 信 雄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十二     月      九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