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4442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9 月 27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 期 290-294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 81.05.16 ) 
要旨:
扣案之蝴蝶刀甚為銳利,上訴人竟持以刺殺林爾沓等人胸、背等要害部位
,其有殺人決意,甚為明顯。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83.01.28)

 
    上 訴 人  班傑明(GARRIDO BENJAMIN)  男西元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四日生菲律
                                        賓人
                                        護照號碼:H三三五四○○業工
                                        住台灣省○○市○村路○○○巷○○○
                                        ○○號(在押)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八十年八月二十八日第二審
判決(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二五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年度偵
字第五三○三、五四八一號)後,依職權逕送審判,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本院判決
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班傑明(GARRIDO BENJAMIN)係菲律賓人,於民國七十九年一月
三十一日持觀光護照入境,先至台中縣太平鄉一製鞋廠工作,八十年二月間,欲返回
菲律賓,為其菲律賓籍女友林爾沓(NENITA NICASIA CNUA)挽留而未成行,嗣與林爾
沓同至○○市○村路○○○巷○○○○○號日豐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日豐公司)
工作,上訴人思鄉情切,數度央求公司老闆娘吳玉真、廠長林文瑞及林爾沓協助其向
台中縣警察局取回護照,以便早日返菲,未被置理,致對該三人心生不滿。八十年五
月六日晚約十一時許,上訴人至日豐公司宿舍找林爾沓,要求一起返國,為林爾沓所
拒而起爭執,上訴人頓萌殺機,持其所有之蝴蝶刀一支猛刺林爾沓,致林爾沓左頰部
七×一公分銳器創、右胸第五肋骨間二•七×○•六公分銳器創深達肺臟、左第四肋
骨間二•二×○•四公分銳器創深達肺臟、左乳部二•二×○•四公分、二×○•四
公分銳器創、心窩部六×二公分銳器創、胸骨上三分之一處三×○•七公分銳器創、
右側胸部一•二公分×○•三公分銳器創、左側胸部三×○•五公分銳器創深達肺臟
一•五×○•三公分、二×○•三公分銳器創深達皮下、左肩胛下部三×○•六公分
、二×○•五公分銳器創深達內臟、左肩胛間部二•二×四公分銳器創深達胸腔、左
肩胛上部二•二×○•四公分、六×一•二公分銳器創、胸椎部二•二×○•五公分
、二×○•三公分銳器創均深達骨質、腰椎部二•七×○•五公分、二×○•三公分
銳器創均深達骨質、右尺側背側前臂部三×○•四公分、三×○•四公分、二×○•
四公分銳器創、右前肘部二•七×○•四公分、二×○•四公分銳器創、右掌側前臂
部二•七×○•七公分、二•二×○•四公分銳器創深達皮下、右腋窩部○•八×○
•二公分銳器創、左膝部外側四×一•二公分銳器創、左背側前臂部六×一•二公分
、三×○•三公分、二×○•三公分、一×○•二公分、一•五×○•三公分、一×
○•二公分、七×二•二公分銳器創、左外側上臂部八×二•五公分、一×○•二公
分銳器創,因失血過多,當場死亡。上訴人殺害林爾沓後,以其未能返菲,係日豐公
司老闆娘吳玉真及廠長林文瑞未盡力協助之結果,乃基於概括之殺人犯意,於翌(七
)日上午十時三十分許,攜該兇刀至工廠內,趁吳玉真不注意之際,自後刺殺吳玉真
背部四刀,致吳玉真背部裂傷四處,長度各約二公分、二公分、一•五公分、一•五
公分、右側血胸,吳玉真受創呼叫逃命,林文瑞前來救援,上訴人基於同一犯意,再
持該兇刀刺林文瑞左上胸部一刀,致林文瑞左上胸第三肋間近胸骨左緣處二•三×○
•五公分銳器創,因失血過多,於送醫途中死亡,吳玉真經人送醫急救,幸免於難。
經警查獲,並扣得兇器蝴蝶刀一支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坦承不諱,並經
在場目擊之證人朱啟松、何玉卿、莊秀媚證述甚詳,且有蝴蝶刀一支扣案可證,林爾
沓、林文瑞被殺死亡,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屬實,有勘驗筆錄、驗斷書、相驗屍
體證明書附卷可稽,吳玉真被殺,受前揭創害,有診斷證明書在卷可憑,查扣案之蝴
蝶刀甚為銳利,上訴人竟持以刺殺林爾沓等人胸、背等要害部位,其有殺人決意,甚
為明顯,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所辯其於殺害林爾沓之後,已神
智不清云云為不足採,予以指駁。因認上訴人殺死林爾沓、林文瑞部分,係犯刑法第
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殺害吳玉真未遂,係同條第二項第一項殺人罪之未遂犯,
先後犯行,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基於概括犯意而反覆實施,為連續犯
,應擇其中殺人既遂一罪論處,爰將第一審判決撤銷,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二百
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審酌上訴人僅因一
時無法返國,竟持刀殺人,且手段殘酷,足見其生性暴戾,泯滅人性,實罪無可逭,
爰依法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蝴蝶刀一支,為上訴人所有,供犯罪所用之
物,併予宣告沒收,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為無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九    月      二十七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煥  生
                                        法官  蔣  嶸  華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九     月     三十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