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3034號
案由摘要:
盜匪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7 月 12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5 期 591-605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65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65 條  ( 81.05.16 ) 
要旨:
被告為湮滅關係自己殺死陳清藏、林秋燕、陳榮正三人之犯罪證據因而放
火燒壞渠等三人之屍體,尚與刑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湮滅證據罪係以湮滅
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之成立要件有間,檢察官且未起訴此項罪名
,原判決另論被告觸犯湮滅證據罪,其適用法則容有違誤。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165 條 (83.01.28)

 
    上訴人即被告  孫軍光  男民國五十年二月十八日出山東省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工
                          住台灣省○○市○○區○○○○巷○○號(在押)
    選 任辯護 人  韓步雲律師
    上訴人即被告
    孫軍光之配偶  何佳佩  女民國五十八年一月一日生山東省人
                          住台灣省○○縣○里鄉○○村○○路○段○○○巷○號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盜匪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八十年六月十
一日第二審判決(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一三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
七十九年度偵字第六一六四、六八一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孫軍光罪刑部分撤銷。
孫軍光共同連續強劫而故意殺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中共製黑星手槍壹
把、子彈陸發、手銬半付、尖刀壹把均沒收;又共同殺人,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捌年
,褫奪公權拾年。中共製黑星手槍貳把(含彈匣貳個)、子彈玖發均沒收。應執行死
刑,褫奪公權終身,中共製黑星手槍參把(黃中貳把含彈匣貳個)、子彈拾伍發、手
銬半付、尖刀壹把均沒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以下簡稱被告)孫軍光素行不良,曾犯竊盜,賭博等
罪前科,其於民國七十四年間所犯竊盜匪,經原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月確定,並於
七十五年四月廿八日執行完畢。另於七十五年及七十六年間犯竊盜及賭博罪,經同院
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月及一年二月確定,嗣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裁
定渦刑為有期徒刑八月及七月,並於七十七年十月十五日假釋出獄,竟仍不知悛悔,
復為下列犯罪行為:一自七十九年三月間起至同年四月間止,夥同黃茂全、黃茂瑞(
另案審理中)、劉興華(在逃通緝中)、林飛華(綽號咖啡,另案審理中)、伊貴鴻
及林飛華之成年不詳姓名朋友二人,共同意圖為自已不法所有,其於概括犯意,或三
人或四人或六人結為一夥而為如次之犯行:(一)孫軍光與黃茂王、黃茂瑞兄弟,於七十
九年三月十三日晚上十時許,在台中市民醫路夜之會卡拉OK店共謀至○○市○○路
○段○○號九樓一室陳清藏住宅強劫珠寶,議定後,孫軍光於翌(十四)日晚間八時
許,先向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槍彈之陳榮正(已死亡,另由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借得
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把內裝子彈六發,交由黃藏瑞保管供為強劫使用,至同年月十五日
上午七時許,由黃茂全自高雄市打電話給陳清藏,佯稱其弟黃茂瑞與孫軍光將前往陳
宅選購珠寶,黃茂瑞、孫軍光二人隨即前往上開陳清藏夫婦住處,陳清藏及其妻林秋
燕不疑有他,即由林秋燕取出珠寶供渠等二人挑選,再進房間內秤重量時,黃、孫二
人乃取出預藏之中共製黑星手槍(內裝子彈六發)及開山刀各一把,侵入房間內押住
陳清藏夫婦,喝令渠等趴在床上,由孫軍光持預先準備之手銬一付反銬陳清藏雙手,
並以童軍繩反綁其雙腳,以膠布蒙貼其眼、嘴、再以同法綑綁林秋燕,致使渠等二人
不能抗拒,而搜取屋內之珠寶等財物。嗣又解開林秋燕手、眼,命其打開保險櫃,於
發現櫃內無值錢財物,復令林秋燕開具台中市第一信用合作社面額新台幣(下同)五
十萬元之支票一張後,再反綁林秋燕雙手並蒙住其眼睛,將支票及珠寶裝入皮箱內提
到客廳,復進入房間內,由黃茂瑞持棉被蓋住陳清藏,將其頸部往後推使脖子伸直後
,由孫軍光持開山刀猛砍陳清藏脖子一刀,致陳清藏氣管切斷窒息死亡,又以同一手
法砍殺林秋燕,至林秋燕頸部外傷失血過多死亡。黃、孫得手後,為湮減自己罪證,
由孫軍光將屋內衣服散置於陳清藏夫婦屍體上及房間四週,以打火機分別在三處點然
衣服後旋即逃逸,致陳清藏、林秋燕屍體燒壞及該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燒燬。孫、黃二
人逃離現場回到夜金城理髮廳,換下血褲、襪、皮鞋與開山刀、膠布,以報紙包妥棄
置於垃報桶內,黃藏瑞再持上開支票於同日上午九時許,邀不知情之女有黃菊英至台
中新第一信用合作社總社欲提領現金,因存款不足而作罷;孫軍光則於當日中午取回
槍彈交還陳榮正,隨後將強劫所得之珠寶總值約一千八百萬元帶至高雄市交給黃藏全
,事隔一月再同往孫軍光住處,由孫軍光、黃茂全、黃茂瑞平分,孫軍光將分得部分
交由知情之尹貴鴻、伍玉德分別牙保變賣得款花用淨盡,黃茂全、黃茂瑞兄入分得部
分交由黃茂全轉託知情之劉興華牙保變賣得款朋分花用淨盡。(二)孫軍光、黃茂瑞、黃
茂全、尹貴鴻、劉興華、林飛華等人,於七十九年三月廿一日晚間,在高雄市中正路
星晨飯站,共同謀議至○○市○○○路○○○號黃李金圈經營之榮發銀樓強劫珠寶,
因黃茂全與黃李金圈係嬸姪關係,遂由黃茂全提供榮發銀樓地形圖,議定後,於同年
月廿二日凌晨四時許,由孫軍光、黃茂瑞、尹貴鴻、劉興華、林飛華五人,分乘兩車
並攜帶尖刀、油壓剪各一把及扳手等工具至上址榮發銀樓,由黃茂瑞在旁把風,林飛
華持油壓剪剪斷後門鐵窗進入屋內,伊貴鴻持尖刀與其餘之人,自房間逐一將黃李金
圈、張虎山、黃貞瑜、黃瓊慧四人押住,並皆別以膠布蒙住渠等嘴、眼及捆綁手腳,
致使淡等四人不能抗拒,再押黃李金圈至樓下打開保險櫃,黃李金圈企圖反抗,被尹
貴鴻持尖刀砍傷右手上臂致外側撕裂傷(傷害部分未據合法告訴),黃婦受鎮懾後被
逼打開保險櫃,孫軍光等人大肆援括屋內總值約三千萬元之金飾珠寶等財物,旋即駕
駛原車逃回台中市尹貴鴻住處,所得財物,除黃金戒子五只、K金戒子四只、K金項
鍊七條、項鍊墜子五只於案發後經警起獲發還被害人黃李金圈領回外,其餘金飾於劫
得後之翌(廿三)日,由黃茂全等人在尹貴鴻住處溶解朋分變賣得款花用淨盡。(三)孫
軍光、林飛華及林飛華之成年不詳姓名朋友二人,於七十九年四月十的凌晨三時三十
分許,共同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向陳榮正借得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把、開山刀一支,魚
尾鉗、大型起子等工具,至○○縣○○市○○路○段○○○巷○號四樓潘隆裕住宅,
先由孫軍光將該住宅之電話線剪斷後直上四樓,由其餘之人破壞大門,侵入後由孫軍
光持手槍喝令潘隆裕不許動,其餘之人將潘隆裕及其妻潘招治、兒潘世南、女潘錦淑
以膠布捆綁手腳分別關進廁所及房間,致使不能抗拒而大肆搜括屋內潘隆裕、潘招治
夫婦所有現金一百二十萬元、金條七條、金塊一百六十台兩、飾金十五兩、硬幣一千
餘元,鑽石戒指一只等財物後逃逸,劫得之金飾由林飛華負責銷贓後得款與所劫得之
現後均朋分花用淨盡,開山刀、大型起子,魚尾鉗於逃離現場之途中丟棄,手槍則交
由黃茂瑞帶走。二孫軍光因向陳榮正借得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把、子彈六發強劫而故意
殺害陳清藏夫婦事,為陳榮正知悉,屢次向孫軍光、黃茂瑞勒索,孫、黃二人不堪其
擾,遂共謀殺害陳榮正,於七十九年四月九日中午,藉詞欲前往台中縣沙鹿鎮強劫財
物,邀陳榮正參加並負責準備槍械,陳榮正應允後於當日晚間向黃碧龍借得未經許可
無故持有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二把內各裝子彈六發(含彈匣二個)後交由孫、黃二人,
翌(十)日上午九時三十分許,三人共乘陳榮一駕駛由孫軍光承租之七一四-六一二
一號自用小客車前往台中市南屯區春社里神學院附近一空屋旁,孫軍光即囑陳榮正更
換車牌,陳榮正不疑有詐,於拆卸前車牌時,黃茂瑞俟機持黑星手槍朝陳榮正左太陽
穴處開一槍,致陳榮正顱內出血死亡。孫、黃二人為湮滅自己罪證,再將屍體拖入現
非供人使畢之空屋內,以預藏之汽油潑灑燒陳榮正屍體後逃逸,孫、黃因擔心陳榮正
屍體未能完全燒盡,又於翌(十一)日再度持汽油前往上址焚燒陳榮正屍體,上揭槍
枝及剩餘十一發子彈則由黃茂瑞攜走,經警循線查獲,扣得被告及共犯所有供強劫陳
清藏夫婦財物所用之手銬半付、供強劫黃李金圈財物所用之尖刀一把及殺害陳榮正所
用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二把(含單匣二個)、子彈九發(另二發經警測射用去)等情,
係以上開事實一之(一)部分,業經被告於警訊時及檢察周偵查中供認不諱,核與共犯黃
茂瑞於警訊時供述情節相符,劫得之支票由黃茂瑞邀其女友黃菊英前往合作社兌領未
遂,亦據證人黃菊難證實明確,被害人陳清藏、林秋燕夫婦確係被殺,致陳清藏頸部
被砍達十一×六公分銳器創,氣管切斷深達頸椎局部,窒息死亡,林秋燕被砍後頸部
達九×五公分銳器創,深達頸椎骨質內動靜脈大血管切斷創,失血死亡,並經檢察官
督同法醫師相驗明確,掣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勘驗筆錄足憑,前述陳清藏、
林秋燕夫婦屍體被燒壞及住處被放火燒燬,亦有台中市警察局火災調查報告書、現場
勘查紀錄及現場照片足資佐證。被告及其共犯持槍彈威嚇被害人,並以手鍺及童軍繩
等銬住及綑綁被害人手腳而洗劫其財物,被害人顯亡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又以開山
刀砍斷被害人夫婦之頸部氣管及動靜f大血管,其有殺人之故意與行為,極為明確,
被告持槍彈強劫而故意殺害陳清藏、林秋燕夫婦及放火燒壞渠等夫婦屍體與燒燬住宅
,罪證已臻明確,犯行堪以認定:事實一之(二)部分,已經被告及共犯黃茂瑞、林飛華
、尹貴鴻分別於警訊時、檢察官偵查中及一審調查時供承不諱,核與被害人黃李金圈
、張虎山指證情節相符,並有被害人黃李金圈之驗傷診斷書、領回部分贓物而立具之
贓物領據及起獲扣案之兇刀即尖刀一把等跑資佐證,被告及其共犯綑綁被害人手腳並
以尖刀砍傷被害人而洗劫其財物,被害人顯已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被告強劫罪證明
確,犯行堪以認定;事實一之(三)部分,業經被告於警訊時及歷次偵審中坦承不諱,核
與共犯林飛華之供述及被害人潘隆裕之指證情節相符,被告及其共犯持槍威嚇被害人
並綑綁被害人手腳而洗劫其財物,被害人顯已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被告強劫罪證明
確,犯行堪以認定。事實二部分,業據被告於警訊時及一、二審偵審中供認不諱,核
與共犯黃茂瑞之供述及陳榮正之父陳樹山之指訴情節相符,並有經警起獲扣案之中共
製黑星手槍二把(含彈匣二個)、子彈九發足資佐證(槍彈扣押於台灣嘉義地方法院
七十九年度訴字第三○六號黃茂瑞等殺人等案卷內,另二發經警測射用去),被告及
其共犯供殺害陳榮正所持用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二把(含彈匣二個)、子彈十二發確係
黃碧龍所有而借予陳榮正做用者,亦經黃碧龍於警訊時證實無訛。被害八陳榮正確係
被槍彈擊中太陽穴一槍顱內出血死六,其屍體亦被燒壞於空屋內,並經檢察官督同法
醫師相驗相確,掣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斟驗筆錄為證,被告及其共犯持槍彈
殺人利器朝被首人之太陽穴要害射擊死亡,其有殺人之故意與行為,極為明確,被告
持槍彈殺人焚屍,罪證明確,犯行堪以認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以被
告事後空言翻異前供,否認參與殺害陳清藏、林秋燕夫婦及放火焚屍、燒燬現供人使
用之住宅犯行所為之各項辯解均不足採,已於判決理由內予以指駁,原判決因將第一
審開於孫軍光部分撤銷改判,經核固非無見。惟查:事實一之(一)部分,被告所為,係
犯槍智u藥尸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刑法第一百八十
七條之意圖供自已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罪,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
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放火燒燬現貨人使用之住宅罪及同
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山頁之毀損屍體罪,所犯各罪,均與黃茂瑞,黃茂全具有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黃茂全係於事前同謀,事中推由他人實施犯罪行為,
事後分贓,自屬共同正犯),其以一個持有槍彈之行為,而觸犯上述兩個持有槍彈罪
名,一個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行為,同時侵害陳清藏、林秋燕兼婦二人之財產及生命
法益,而觸犯兩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名,及以一個放火行為,同時燒燬現供人使用之
住宅及燒壞陳清藏、林秋燕夫婦屍體,而觸犯上述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一罪名及
兩個毀損屍體罪名、應依相像競合犯規定,分別從一重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
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及放四燒燬現側人使用之住宅罪處斷。所犯上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
手槍、強劫而故意殺人及放人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三罪間,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
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事實一之(二)部分,被告所為,
系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劫罪(被告及其共犯同時侵害黃李金圈、
張些山、黃貞瑜、黃瓊慧四人之行動自由  已包括於強盜行為以內,不另成立妨害自
語罪名),其與共犯黃茂瑞、黃茂全、伊貴鴻、劉興華、林飛華等人,彼此具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摘,皆為共同正犯(黃茂全事前同謀並提供作案地形圖,事中推由他人
實施犯罪行為,事後分贓,自屬共同正犯)。事實一之(三)部分,被告所為,係犯槍
彈藥備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未函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按被告於第一次向陳榮
正借槍強劫陳清藏夫婦財物後當日已將該槍枝返還陳榮正,其持有行為業已終了,嗣
又向陳榮正借用同一槍枝強劫潘隆裕夫婦財物,自屬另一持有槍枝行為,應予論罪)
及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劫罪(被告及其共犯同時剝奪潘隆裕、潘招
治、潘世南、潘錦淑之行動自由,已包括於強盜行為以內,不另成立妨害自由罪名)
,其與共犯林飛華及林飛華之成年不詳姓名朋友二人,被此具有犯意聯絡及每為分擔
,皆為共同正犯,其以一個共同強劫行為同時侵害潘隆裕、潘招治夫婦兩人之財產法
益,觸犯兩個強劫罪名,應依相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所犯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
與強劫罪間,且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強劫罪處斷。所
犯事實一之(一)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及事實一之(二)(三)強劫罪,犯罪時間緊接,結合犯與其
基礎之單一犯(即強劫罪),犯罪基本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反覆
實施,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個情節較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事實二部分,被告所
為,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刑法第一
百八十七條之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罪、同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
殺人罪及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毀損屍體罪,所犯非法持有槍彈殺人毀損屍體各罪
,與黃茂瑞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階為共同正犯(非法持有槍彈部分,陳榮正係
受騙而誤以供強劫之用而持有,與被告及黃茂瑞係意圖供殺害陳榮正之用而持有犯意
不同,不能成立共同正犯),其以一個持有關為,同時持有手槍及子彈,觸犯未經許
可無故持有手槍及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子彈兩罪,應依想像競點犯從一重之未
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處斷,所犯非法持有手槍、殺人、毀損屍體三罪間,具有方法
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事實一所犯共同連續強劫而故
意殺人與事實二斤犯共同殺人(結合犯與相結合之單一犯),犯意各別,其本犯罪構
成要件不同,應予併合處罰。被告曾受前述有期徒刑之前科執行完畢,有台灣高等法
院檢察署刑事資料簡履表在卷可稽,其於五年以內再犯強劫而故意殺人及殺人兩罪,
均為累犯,除所犯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之法定刑為唯一死刑,及所犯殺人罪之最重本刑
為死刑、無期徒刑部分,依法均不得加重其刑外,應就所犯殺人罪之法定刑有期徒刑
部分加動其刑。被告固於警方發覺其涉嫌參與事實一之(一)之犯罪偵查中,向警方主動
供出其參與事實一之(二)(三)部分之犯行,惟因其所犯事實一之(二)(三)部分,與事實一之(一)
部分犯行,係屬裁判上一罪之連續犯,其一部犯罪事實既亡因案被該管公務員發覺,
雖在警訊時陳述其餘未發覺之部分犯罪事實,亦不符合刑法第六十二條之規定,自不
生自首之效力。原判決:(一)被告為湮滅關係自己殺死陳清藏、林秋燕、陳榮正三人之
犯罪證據因而放火燒壞渠等三人之屍體,尚與刑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湮滅證據罪係以
湮滅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之成立要件有間,檢察官且未起訴此項罪名,原判
決另論被告觸犯湮滅證據罪,其適用法則容有違誤。(二)對於被告以一個共同強劫而故
意殺人行為,同時侵害陳清藏、林秋燕夫婦二人之財產及生命法益而觸犯兩個強劫而
故意殺人罪、一個放火行為,同時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及燒壞陳清藏、林秋燕夫婦屍
體而觸犯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及毀損屍體罪、一個共同強劫行為,同時侵害潘隆
裕、潘招治兼婦二人之財產法益而觸犯兩個強劫罪名,均漏未依相像競合犯規定從一
重處斷,容有判決不適用法則之違誤。(三)被告強劫陳清藏、林秋燕兼婦所持有之中共
製黑星手槍一把「與持以強劫潘隆裕、潘招治夫婦財物所用之手槍同為陳榮正所有之
同一把手槍)、子彈六發既屬違禁物,又不能證明已經滅失,不問屬於犯人與否,自
應宣告沒收,原判決未宣告沒收,於法亦有未合。查被告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原
因及必要而執行羈押,有檢察官之訊問筆錄及押票回證在卷足憑(附於台中地檢署七
十九年度相字第三一七號卷第一三○至一三五頁),上訴意旨,指摘檢察官羈押被告
違背法定程序,似有誤會,又共犯應否與被告對質,係屬事實審法院得本於職權裁量
之事項,非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謂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事項,縱未
予被告對質之機會,亦未於判決理由內說明不予對質之理由,於其判決結果仍無影響
,上訴意旨,指摘原審未予被告與共犯黃茂瑞、黃茂全對質之機會,容有調查職責未
盡及理由不備之違法云云,仍有誤解。且查本院為法律審,僅以審核下級法院裁判有
無違背法令為職責,加儅事人不得向第三審法院主張新事實或提出新證據,上訴人等
於上訴本院後請求傳訊共犯黃茂瑞、黃茂全到庭作證及對質,係屬聲明舉證之方法,
仍非屬於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上訴人等其餘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對原審採證認
事之職權行為,徒憑己意,漫加指摘原判決不依證據認定事實,及為單純之事實爭執
,固均仍無足取,惟原判決既有上述各項不適用法則及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且此違
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仍應視上訴人之上訴為有理由,爰將原判
進關於孫軍光罪刑部分撤銷,自為判決。審酌被告素行不良,年輕力壯,不思自食其
力,竟連續為非作太,結合多次強劫、殺人越貨,嚴重危害社會治安,震憾人心,其
連續強劫而故意殺人部分,尤屬罪大惡極,手段殘酷,愍不知畏,顯已喪盡天良,泯
滅人性,自有與社會永久隔離之必要,因依公訴人之請求,仍處以原判決所宣告之死
刑,褫奪公權終身,以昭E戒;殺人(即殺害陳榮正)部分,事因被害人陳榮正之勒
索財物而起,本院認無宣告死刑或無期徒刑之必要,衡情量處有期待刑十八年,褫奪
公權十年,以示懲儆,所犯上述兩罪並定其應執行刑為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
手銬半付係被告與其共犯所有供強劫陳清茂、林秋燕夫婦財物所用之物;尖刀一把為
被告及其共犯所有供強劫黃李金圈財物所用之物,均應依法宣告沒收。又強劫陳清藏
、林秋燕夫婦財物所持有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把、子彈六發(此把手槍與強劫潘隆裕
、潘招治夫婦財物所持有之手槍均為向陳榮正借用之同一把),不能證明已經滅失,
與供殺害陳榮正所使用之扣案中共製黑星手槍二把(含彈匣二個)、子彈九發,均屬
違禁物,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法宣告沒收。盜匪所得財物,除圓分經警起獲發
還被害人黃李金圈領回,毌庸重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外,其餘財物已據被告及其共犯
供稱悉予變賣得款朋分花用淨盡,已無從諭知發還被害人,並此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刑法第十一條
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二百
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
一項第二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二款、第八款、第九款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七      月     十二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張  祥  麟
                                        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林  永  謀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柯  慶  賢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七      月     十六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