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2784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6 月 28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4 期 289-295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271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271 條  ( 81.05.16 ) 
要旨:
查上訴人被依法執行職務之兩警員架住搜身時,取槍往後左右方對朱、吳
兩警員各射一槍,然後趁朱、吳兩警鬆手,再轉身向朱、吳各射二槍,並
非先對一人射擊三槍後,再射另一人三槍,足見其開槍對象無先後之分,
係同時同地一次實施侵害數法益,核上訴人所為,係一行為觸犯二殺人罪
及一個妨害公務罪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公訴人認所犯
殺人二罪,屬連續犯,再與妨害公務罪分論併罰,尚有未洽。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271 條 (83.01.28)

 
    上訴人  李立中  男民國五十五年六月二十四日生新竹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市○○路○段○○○號之三(在押)
右上訴人因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三月五日第二審判決(
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一三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七十九年度偵字第一
八○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李立中於民國七十九年元月起,未經許可,無故持有黃瑞明(
年籍不詳)所寄放之中共製黑星手槍(槍號分別為一三一九一四○及五-一七○)二
枝、彈匣五個及子彈八十七顆(七點六二MM口徑制式手槍子彈六十二顆、○•三二
吋口徑制式手槍子彈十四顆、九MM口徑制式手槍子彈十一顆),至同年十一月十二
日,有綽號「阿明」年籍不詳之男子借騎上訴人之兄李立雄所有無車牌之山葉一三五
西西機車,並向上訴人借用上開一三一九一四○黑星手槍一枝,內裝七點六二MM口
徑子彈七顆之彈匣一個。至翌(十三)日上午六時三十分許,在台北市士林承德橋下
,「阿明」將槍彈用腰包袋包裝,連同機車返還時,上訴人發現該機車掛有○○七-
四七二八號車牌,質問來源,「阿明」告以係於前一日在○○市○○街○巷○○號旁
空地自陳學斌所有之機車上竊來,上訴人竟明知該車牌係贓物,仍予收受,並將返還
裝有上開槍彈之腰包袋繫於腰間,騎該機車至台北市中心區,於同日上午九時二十分
許,行經濟南路與林森南路口時,巡邏警員朱騏驊、吳進宏認其交通違規而依法攔截
檢查,上訴人因車牌與行照不符,且身藏槍枝,恐被查獲,乃抗拒檢查而拉扯,為朱
、吳兩警員架住搜身時,上訴人竟萌殺人之犯意,自腰包袋取出手槍,對依法執行職
務之朱、吳兩警員各射一槍,復乘朱、吳二員鬆手即轉身接續再向朱、吳二員頭、胸
各射二槍,致朱騏驊左鼻冀部、左頸下方、左側胸部各中一槍(左鼻翼部有○•六×
○•六公分槍彈入口,射入口腔進入第二頸椎內,左頸下方有○•六×○•六公分槍
彈入口,穿過肺部,彈頭崁在左肩胛下方皮膚組織內;左側胸部第四肋骨處有○•六
×○•六公分槍彈入口,穿過左右肺及胸部再穿入左上臂內側皮下組織內),而吳進
宏右前頭部、右腰下十公分處各中一彈(右前頸部有○•六×○•六公分槍彈入口經
右大腦半球,右中顱凹、右下頷骨、彈頭崁入舌骨後牙;右腋下十公分處有○•六×
○•六公分槍彈入口,穿過肝右葉、右腎、第四腰椎、彈頭崁入左大腿),及右前脛
下部有跳彈傷口一處,上訴人行兇後迅速逃離現場,朱員因胸腔內出血,吳員顱內出
血,經送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急救無效死亡,嗣經警循線查獲,扣得上開黑
星手槍二支、彈匣五個、子彈八十一顆、現存七十五顆(七點六二MM口徑六十二顆
,其中六顆經鑑定試射已不存在,另六顆為本案行兇射發,現餘五十顆,○•三二吋
口徑十四顆,九MM口徑十一顆)等情,係以上開事實,訊據上訴人李立中,對在前
述時、地,無故持有手槍、子彈及駕駛被害人陳學斌所有車牌之機車,為巡邏警員朱
騏驊、吳進宏攔截檢查時,因拉扯爭執持一三一九一四○號黑星手槍向朱、吳二員共
射六槍,致朱、吳兩警員死亡各情,坦承不諱。朱騏驊、吳進宏於上開時、地,係以
上訴人交通違規攔截檢查,亦為上訴人所是認。朱、吳兩警當時在依法執行職務架住
上訴人搜身時,上訴人突自腰間取出手槍射殺朱、吳二人倒地一節,並據目擊證人楊
志宏、王炳作證述甚詳,且上訴人自承被朱、吳二警員架住時,係先對朱、吳二警員
各射一槍,然後再射四槍,總共對朱、吳二人各射三槍屬實。而朱騏驊、吳進宏分別
因上列傷勢致胸腔內出血及顱內出血,不治死亡,復據檢察官督同法醫師梅柱德勘驗
明確,有勘驗筆錄、驗斷書、及相驗屍體證明書可按,並經法醫師梅柱德到庭供明在
卷,並有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現場蒐證照片一本、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指紋鑑定書
、現場略圖附卷及○○七-四七二八號車牌一面、中共製黑星手槍二支、彈匣五個、
子彈八十一顆(現餘七十五顆)扣案佐證。扣案之槍彈經鑑定結果均具殺傷力,亦有
刑事警察局鑑驗通知書足憑,再持手槍射擊人體要害,足以使人喪命,應為上訴人所
明知,乃竟對依法執行職務之朱、吳兩警員連射六發,其中五發均擊中二人之頭、胸
致命要害,足證其開槍時顯有殺人之故意,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
人否認故意殺人,辯稱:渠被誤認交通違規,當攔截檢查時,朱、吳兩警員將渠雙手
反制在背後,抓渠衣領,使彎身無法站立,推至圍棶j身,吳警員又用腳踢,致手槍
掉落,拾起時,一時緊張向警員腳部開槍,目的在嚇唬以便脫身,絕無殺人故意云云
,乃卸責飾詞,不足採信;警訊時陳執信所稱:歹徒在前,警察跟後,與秘密證人A
證稱:渠聽到槍聲,見二名警察與一名百姓拉扯,隨後三人均倒地,均與上訴人供認
情形不符,亦不足取;當時縱令上訴人曾回頭查看朱、吳兩警員之傷勢,尚難遽認上
訴人無殺人之犯意,在理由中詳加指駁說明。查上訴人被依法執行職務之兩警員架住
搜身時,取槍往後左右方對朱、吳兩警員各射一槍,然後趁朱、吳兩警鬆手,再轉身
向朱、吳各射二槍,並非先對一人射擊三槍後,再射另一人三槍,足見其開槍對象無
先後之分,係同時同地一次實施侵害數法益,核上訴人所為,係一行為觸犯二殺人罪
及一個妨害公務罪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公訴人認所犯殺人二罪,
屬連續犯,再與妨害公務罪分論併罰,尚有未洽。再上訴人所犯無故持有槍彈及收受
贓物(此部分之上訴詳後述)與殺人罪,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因而撤銷第一審不
當之判決,援引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
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論上訴人李立中殺人罪,並
審酌上訴人於警員依法執行公務時,不惟抗拒取締,竟使用槍械,一次殺害依法執行
公務之警員二人,目無法紀,手段殘忍,惡性重大,嚴重影響社會治安,罪無可逭,
認有與社會永久隔離必要,量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意旨
,仍執陳詞否認有殺人故意,指摘原判決此部分採證認事用法不當,非有理由,應予
駁回。
次查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
,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
上訴理由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
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上訴人對其違反槍智u藥
刀械管制條例部分上訴意旨,僅以:其持有手槍與持槍射擊朱、吳兩警員死亡之間,
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屬裁判上一罪,應從一重處斷,乃原判決竟分論併罰,顯屬
違法云云。惟查原判決係認定上訴人於七十九年元月起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前開手槍
二枝、彈匣五個、子彈八十七顆,已獨立構成犯罪,嗣於同年十一月十三日攜帶上開
手槍一枝、彈匣一個、子彈七顆因騎機車經台北市濟南路與林森南路口時,遇巡邏警
員認其違反交通規則欄截檢查,上訴人恐其機車車牌為贓物及身藏手槍被發覺,為抗
拒檢查,始另行起意執槍射殺朱、吳兩警員,已在理由內說明上訴人所犯無故持有手
槍及彈藥二罪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處斷,與所犯殺人罪犯意各別,應依刑法第五
十條併合處罰,因而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改判論處上訴人殺人罪刑外,並論處上
訴人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刑,扣案之前開手槍二枝、彈匣五個、子彈七十五顆
,依法宣告沒收。是其依所認定之事實為法律之適用,要無違法可言。上訴意旨,徒
以自己主觀之說詞相指摘,核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
,依上開說明,此部分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亦應駁回。
再查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刑
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定有明文,本件原判決認上訴人收受贓物(機車車牌),係
依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論罪處刑,查該條之罪,係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
之案件,依首揭說明,此部分既經第二審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上訴人竟
復一併提起上訴,顯為法所不許,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六      月    二十八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蔣  嶸  華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楊  文  翰
                                        法官  王  景  山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七      月      一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