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2670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6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4 期 696-704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81.05.16 ) 
要旨:
意圖勒贖,於實施擄掠被害人陳王芸英、陳清蓮時,因各該被害人抗拒,
乃故意加以殺害,雖擄人尚屬未遂,但殺害被害人既遂,仍應成立刑法第
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該罪法定本刑
為惟一死刑,雖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規定之意圖勒贖而擄
人罪,同其刑度,但該條例並無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規定,依全部
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優先適用上開刑法之規定處斷。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83.01.28)

 
    上  訴  人  許維森  男民國五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生新竹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鄉○○村○○○○○○號(在押)
右上訴人因擄人勒贖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四月十六日第二審
判決(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二○號,起訴案號:台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七十九年度
偵字第四六一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許維森曾犯竊盜罪,經台灣新竹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肆月,
於民國七十三年九月九日執行完畢,仍不知悔悟,復因其小學同學劉興財(經檢察官
通緝,尚未起訴)曾送貨至陳清蓮經營之蓮豐傢俱行,獲悉陳清蓮家境富裕,提議擄
人勒贖,竟應承附和,並與年滿十八歲之莊坤榮(六十年六月二十八日生,經檢察官
通緝,尚未起訴),於七十九年九月十三日晚,在○○市○○路○○○號欣桃大飯店
九三三室房間,共同謀議租車南下新竹市強擄陳清蓮或其妻陳王芸英,再向其家人勒
贖新台幣壹仟萬元,旋於當晚八時許,由上訴人與劉興財先至桃園市桃鶯路豪華小客
車租賃有限公司租得車號六○○-九八八五號自用小客車,繼在桃園市區購買尼龍繩
十三條、手套五雙、膠布一捲、信紙一本及口罩三個等作案用具,再於翌(十四)日
凌晨三時許,夥同莊坤榮,駕駛租得之自用小客車,攜帶上開作案用具及劉興財所有
之開山刀三支南下,同日凌晨四時許,抵達○○市○○路○段○○○號陳清蓮住宅附
近,伺機動手,至上午六時三十分許,見陳宅大門開啟,劉興財與莊坤榮戴上口罩及
手套,各持開山刀一支及作案用具,先行潛入陳宅一樓(侵入住宅部分未據告訴),
上訴人則在外負責把風接應,劉興財與莊坤榮甫潛入陳宅,陳清蓮之父陳銅所飼養之
小狗即吠叫,莊坤榮臨時單獨起意,以開山刀劈死小狗,上訴人聞聲亦戴上口罩及手
套攜帶開山刀進入,旋莊坤榮與劉興財動手欲強擄陳王芸英,但遭陳王芸英抗拒尖叫
,上訴人等三人死其尖叫驚醒屋內家人,於實施架擄之時,竟萌殺意,由莊坤榮、劉
興財共同以開山刀猛砍陳王芸英,陳王芸英往外奔逃,上訴人上前攔阻,並持開山刀
參與砍殺,致陳王芸英右側頭頂部砍切傷七處、深及骨膜、後頸部砍切傷五處、深及
骨膜,前頸部砍切傷一處、切斷動脈、氣管,後項部砍切傷五處、深及頸椎骨,右手
掌、肘部砍切傷二處,左手虎口部及肘部砍切傷二處,左手臂關節砍切傷一處、深及
骨膜,因頸動脈被割切斷,當場死亡。嗣劉興財、莊坤榮基於概括犯意,衝上二樓臥
室強擄陳清蓮,亦達抗拒,二人復萌殺意,各持開山刀共同猛砍陳清蓮,陳清蓮則持
拖把抵抗,此時,上訴人基於概括犯意,上樓參與擄掠陳清蓮,見狀,亦持開山刀共
同砍殺陳清蓮,睡於鄰房之陳清蓮之女(原判決誤載為子,應予更正)陳美玲被吵醒
,開門探視,劉興財立即以開山刀將其押入臥房,令其趴在床上,不准喊、動,否則
予以殺害,並拿床上枕頭壓住陳美玲頭、肩部,使其不敢動彈,剝奪其行動自由約十
餘分鐘,而陳清蓮雖奪門而出,但上訴人與莊坤榮緊追不捨,繼續以開山刀共同砍殺
,致陳清蓮前頭部砍切創六處、均深及骨膜,後頭部砍切創二十處、均深及骨膜,右
耳上方砍切創一處、深及骨膜,左臉頰砍切創二處、均深及骨膜,左鎖骨上方砍切創
一處,左季胸部刺創一處、寬約四公分,腹部刺創二處、寬約四公分,右腹股溝部砍
切傷一處,背部砍切創四處,腰部刺創一處、寬四公分,左手臂、肘部砍切創十處,
右手肘、臂部外側砍切創六處,右手指及背部砍切傷六處,左手臂砍切傷二處,左大
腿砍切傷四處,左小腿砍切傷一處,右大腿砍切傷二處,右內踝砍切傷一處,因頭部
外傷,腦挫創,倒於一、二樓樓梯間,當場死亡。此時,陳清蓮之母陳黃桂香察覺有
異,自三樓下至二樓樓梯口探望,見陳清蓮被砍殺驚叫,並往三樓奔逃,上訴人與莊
坤榮死事跡敗露,另行共萌殺意,追上樓梯口,共同以開山刀砍殺陳黃桂香,致陳黃
桂香後頸部砍傷十一刀,各約七公分長、四公分深,臉部三刀、額部頭皮五×四×一
分公分脫落、左眼瞼上下脫落、左眼凹陷、鼻中隔鼻左翼切斷、背部刺傷三處、長四
公分、深十公分,雙手多處切割傷併肌腱斷四條,左大姆指骨折、左眼晶狀體切傷脫
落、視力模糊,不支倒地。上訴人等三人見目的不能達成,相偕逃離現場。陳美玲察
覺無何動靜,甫出房門,驚睹慘狀,速借鄰居電話報警,陳黃桂香經人送醫急救,倖
免於死,嗣經警多方調查研判,獲悉上訴人等三人涉案,循線於翌(十五)日凌晨四
時許,在桃園市欣桃大飯店九三三室房間,將上訴人逮捕歸案,並扣得染有血跡之襯
衫二件、梳子一支、襪子三隻、衛生紙一包、綠色上衣及長褲各一件,上開供犯罪所
用之開山刀二支、刀套二個、手套七隻、口罩二個,及供犯罪預備之尼龍繩十三條、
膠布一捲、信紙一本,經陳銅、陳黃桂香、陳美玲訴警偵辦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
據上訴人許維森於警訊及偵查中供認不諱,即於第一審法院審理時亦坦承買尼龍繩等
物是要擄人,信紙是擄人後要寫信用的,及作案當時,三人均有戴口罩及手套諸情屬
實,核與被害人陳美玲、陳黃桂香及陳銅指訴情節相符,且有證人潘文欽及出租自用
小客車之豪華小客車租賃有限公司負責人廖廣興之證,言可資佐證,復有經證人廖廣
興等人指認之上訴人與劉興財、莊坤榮之口卡片影本、六○○-九八八五號自用小客
車照片三張附卷,暨開山刀二支、刀套二個、口罩二個、襪子三隻、染有血跡之襯衫
二件、衛生紙一包、尼龍繩十三條、手套七隻、膠布一捲、信紙一本、梳子一支、綠
色上衣及長褲各一件扣案可稽。被害人陳王芸英係被刀砍,頸動脈被割切斷致死,被
害人陳清蓮因被刀砍,頭部外傷、腦挫創死亡,業經檢察官督同檢驗員相驗明確,有
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勘驗筆錄及現場照片在卷可按。被害人陳黃桂香被砍受傷
,亦有台灣省立新竹醫院診斷證明書足憑。上訴人等以極為銳利之開山刀砍殺被害人
陳王芸英、陳清蓮、陳黃桂香之頭、頸、胸、腹部等處要害,陳清蓮被砍七十餘刀,
陳王芸英被砍二十餘刀,均當場死亡,陳黃桂香經人送醫急救,倖免於死,其有殺人
故意甚明。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辯稱:當天劉興財告訴我有人
欠他錢,叫我陪他去新竹拿錢,途中,劉興財才告訴我要去擄人,我說不要參加,他
說你既然知道不參加不行,是被他們二人逼去,迨到達被害人家,他們叫我在外把風
,不料,他們一進去就殺陳王芸英,陳王芸英往外跑,劉興財叫我堵住她,我才上前
砍了幾刀,後來上樓砍殺陳清蓮時,陳美玲開門探視,劉興財要砍她,我還勸阻,劉
興財才押陳美玲進八房間,此時,陳清蓮往外跑,並搶到莊坤榮的刀,要殺我,莊坤
榮說不要讓他跑出去,我緊張才砍他二、三刀,實非得已,另陳清蓮之母在叫,莊坤
榮就去砍她,叫我也要砍,否則,要對我不利,我不得已才砍殺,之後,我叫莊坤榮
不要再殺她,我實無殺害陳母之故意等語,均非可採,亦無再傳訊被害人陳黃桂香、
陳美玲之必要,分別詳予指駁及說明。因認上訴人所為,意圖勒贖,於實施擄掠被害
人陳王芸英、陳清蓮時,因各該被害人抗拒,乃故意加以殺害,雖擄人尚屬未遂,但
殺害被害人既遂,仍應成立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
害人罪,該罪法定本刑為惟一死刑,雖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規定之意
圖勒贖而擄人罪,同其刑度,但該條例並無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規定,依全部
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優先適用上開刑法之規定處斷。其剝奪被害人陳美玲之行
動自由部分,應成立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罪。殺害陳黃桂香部分,已著手實施
殺人行為,應作立殺人罪,惟陳黃桂香經送醫急救,倖免於死,為未遂犯。所犯意圖
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及妨害自由部分,與劉興財、莊坤榮間,殺人未遂部分,
與莊坤榮間,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意圖勒贖而擄被害人陳清蓮
而故意殺害時,同時妨害陳美玲之行動自由,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
應從其一重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處斷。上訴人等謀議時,即意圖擄掠
陳清蓮或其妻陳王芸英,果於擄掠陳王芸英未遂時加以殺害,復於擄掠陳清蓮未果,
再予殺害,其先後二次犯行,時間緊接,基於概括犯意,觸犯構成犯罪要件相同之罪
名,為連續犯,以一罪諭。檢察官認此二次犯行,犯意各別,應併合處罰,尚有未洽
。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與殺人未遂,二罪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殺人
未遂部分,除依未遂犯之規定,減輕其刑外,其犯罪時間在七十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以
前,合於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應予減刑之規定,減其宣告刑二分之一。爰撤
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審酌上訴人年輕力壯,不圖正途,竟意圖擄人勒贖,於被害人
陳王芸英、陳清蓮抗拒時,又持刀砍殺,少者二十餘刀,多者達七十餘刀,致被害人
夫婦二人當場死亡,手段殘忍,泯減人性,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罪無可逭,此部分應
處以極刑,使與社會永遠隔離,以昭烔戒,適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三
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五十
五條、第二十六條前段、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五十一條
第二款、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八十年五月六日修正為罰金罰鍰提高標準
條例)第一條前段,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乙類(三)、第四
條第二項、第八條,分論共同連續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處死刑,褫奪公
權終身,又共同殺人未遂,處有期徒刑柒年,減為有期徒刑參年陸月,應執行死刑,
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開山刀貳支、尼龍繩拾參條、手套柒隻、膠布壹捲、信紙壹本
、刀套及口罩各貳個,為上訴人等所有,供犯罪所用或預備之物,併予宣告沒收。其
餘未扣案之開山刀壹支、手套參雙及口罩壹個,均已減失無存,不予沒收。經核於法
尚無違誤。上訴人前述所辯各節,均非可採,亦無再傳訊陳美玲、陳黃桂香之必要,
原判決理由已詳予指駁及說明。上訴意旨,猶執此爭辯,並以其無參與劉興財、莊坤
榮二人連續強擄陳王芸英、陳清蓮之主觀概括犯意及犯意聯絡,劉、莊二人殺人行為
,超出據人目的,上訴人充其量僅有擄人勒贖一人之認識,對於陳王芸英祇有傷害犯
意,對陳清蓮施予反擊,係屬正當防衛,亦無殺害陳黃桂香之故意,原判決關於擄人
勒贖故意殺被害人部分,分別論以想像競合犯及連續犯,均有未合云云,就原審認事
採證職權之適法行使,漫加指摘,均非有理由。至上訴人被訴攜帶兇器竊盜未遂部分
,上訴人不服原審判決,於八十年五月七日提起上訴,並未敘述理由,迄今逾期已久
,於本院未判決前仍未提出,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五條
後段之規定,其上訴自非合法,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五條後段,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六      月    二十一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蔣  嶸  華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楊  文  翰
                                        法官  田  正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六      月    二十四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