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5年台上字第6522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75 年 11 月 28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7 卷 2 期 692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347、348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347、348 條  ( 81.05.16 )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 46.06.05 ) 
要旨:
 (一) 意圖勒贖而擄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項及懲治盜匪條例第二
      條第一項第九款同有處罰之規定,但後者之刑度較前者為重,依特
      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自應適用懲治盜匪條例之規定處斷。而意
      圖勒贖而擄人並故意殺被害人者,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
      之刑度,固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意圖勒贖而擄人規
      定之刑度相同,但懲治盜匪條例並無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規
      定,依合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適用刑法處斷。
 (二) 擄人勒贖罪,固以意圖勒贖而為擄人行為時已屬成立,惟勒取贖款
      ,係該罪之目的行為,縱行為人對於被擄人被擄時,並未參與實施
      ,如其出面勒贖,係在擄人勒贖繼續進行中,仍應認係擄人勒贖罪
      之共同正犯。

 
    上訴人  張良森
右上訴人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七十五年九月三十日
第二審更審判決(七十五年度重上更(八)字第六三○號,起訴案號台灣高雄地方法
院檢察處七十二年度偵字第一五八三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張良森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理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一)上訴人張良森素行不良,於民國七十二年八月九日夥同李國
輝(民國五十六年五月五日生)等人在桃園縣中壢市搶劫賭場(已另案判刑確定),
當時因警方追捕甚緊,乃於翌日乘夜車南下,匿居○○市○○區○○路○○○號四樓
不知情之姑表舅父陳光旺家中,與其一年前南來投靠陳家之父母共住,並由陳光旺無
償供給膳宿。七十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午,張良森在隔鄰陳光旺之兄陳光忠住宅三樓
,與袁正東、陳光忠一起飲酒時,獲知陳光旺擁有數千萬元財產,竟獨自意圖為自己
不法之所有,以陳光旺為對象,擬擄其八歲獨子陳詩明(六十四年十月五日生),以
向陳光旺勒贖。惟慮及擄去陳詩明勒贖後,如予釋回,其父陳光旺必獲知為其所為,
乃決意擄去陳詩明後,即予殺害,再進行勒贖。遂於翌(廿四)日上午九時許,前往
高雄市三民區鼎山街正發五金行,購得小圓鍬一把、手套一雙,轉往同市荒郊三民區
金獅湖道德院後山,選擇山頂蓋水池東南方遍布雜草之隱密山坡處,挖掘坑洞一處,
以為殺害陳詩明後埋藏屍體之用,迄至同日下午二時許,挖成一直徑縱五十公分、橫
五十五公分,底部約七十五公分,中央深七十七公分之圓形坑洞後,將小圓鍬及手套
放置該處,即返回陳光旺住處伺機下手。(二)翌(廿五)日下午三時三十分許,張
良森見陳詩明在其住處前之六號公園側門,與堂兄陳詩讓遊玩,即駕駛陳光忠所有七
五─○三○一○號機車,以載出遊玩為由,誘使陳詩明搭上其機車,旋即載往前揭金
獅湖道德院附近下車,同行至後山蓄水池東南方所挖妥坑洞附近,為著手殺害陳詩明
,乃偽稱與之玩遊戲,使陳童不知其詐,任由張良森以紅色塑膠繩反綁其雙手於背後
,迨捆綁其雙腳時,陳詩明發覺有異,欲呼叫時,張良森即以左手將陳童按倒於地,
並以右手持手巾猛壓塞住其口、鼻,直至陳童斷氣死亡,始解開其手、腳上捆綁之塑
膠繩,將甫死亡之陳詩明屍體放入預挖之坑洞內,加以掩埋,至同(二十五)日下午
四時三十分許,掩埋屍體完畢,離開現場,並將小圓鍬等工具拋棄於附近排水溝內。
陳光旺於當日五時發覺其子陳詩明失蹤,遍尋無著,於當晚八時許,即向該管警察派
出所報案,張良森獲知後,於當晚搬至陳光忠家三樓居住。(三)張良森為達勒贖目
的,於七十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晚上七時四十分許,利用附近公共電話,裝腔發聲,通
知陳光旺稱:「想要人的話,準備三百萬元,到時自會與你聯絡」云云,迨同年十一
月七日復以長尺及樸克牌劃字寫信,將信藏於○市○○路○○○號○○○○○○號公
園之圍籬樹下,同日下午六時十分許,再打電話至陳光忠家,由陳郭玉香接聽,張良
森即裝腔發聲,告以孟基大廈附近有一封陳詩明所寫信件,使陳郭玉香及陳光旺等人
到處尋找,因目標欠明,未能尋獲,張良森隨即返回住處,偽裝帶陳郭玉香前去找尋
,而將其預藏之信件取出,並主動向陳光旺解說該信件內容,謂係指定其前往嘉義火
車站談判贖人。翌(八)日下午,張良森佯裝代陳光旺前往嘉義談判贖人,實則至新
營遊蕩。旋於同年月九日上午九時許,以電話向陳光旺謊稱,其在新營被人叫下車,
載往某山下,對方說要一百五十萬元才放人等語,陳光旺因未親聞其子陳詩明之聲音
而不願付款,張良森見計未得逞,復思以陳詩明筆跡取信於陳光旺,乃於同年十一月
十五日上午十時許,在陳光旺住宅三樓,自陳詩明書包內取出國語生字簿,剪下其所
寫部分鉛筆字跡,貼於勒贖信上,將信放置於陳光旺住宅二樓後面陽台上,要求陳光
旺於同年月十九日下午七時拿出六十萬元贖人,因陳光旺接信後,仍不相信,張良森
遂於同年月十九日中午自高雄電告在桃園縣平鎮鄉其前曾結夥搶劫之五十六年五月五
日出生當時未滿十八歲之少年李國輝(另案高雄地檢處偵辦中)稱:「陳光旺之子遭
人擄走,可乘機向陳光旺勒索一筆金錢,索得之贖金可朋分」等語,李國輝不知係張
良森本身擄人及被擄人陳詩明已遭殺害,基於共同擄人勒贖之犯意聯絡,於當日下午
四時五十分及五時五十分,先後兩次自桃園縣平鎮鄉住處附近公共電話亭,打電話給
陳光旺勒贖六十萬元,並囑陳光旺必須準時赴約,將贖款依指示地點放置,就可放人
等語。張良森屆時見陳光旺仍未赴約,復於七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郵寄勒贖信一封
,謂其小孩將強烈化學藥水當果汁服食,受傷甚重,無錢送醫,如不送醫將成啞吧,
令其速交出六十萬元。復於同年同月二十六日上午七時許,放置信函一封於陳光旺住
宅二樓後面陽台,再度勒贖謂:如無錢送小孩就醫,必成啞吧!若於下午三時將六十
萬元放在高雄市大世界戲院廁所邊,即可到澄清湖帶回小孩云云。陳光旺乃通知警方
,派員埋伏,並佯裝攜款前往贖人,因無人前來取款而作罷。張良森復於同年月二十
九日下午六時四十分許,再囑李國輝自桃園縣平鎮鄉打電話給陳光旺謂:有誠意贖回
小孩,三日內在其住宅插紅旗示意,備款送老地方,就會通知贖人云云。張良森又於
同年十二月二日下午六時四十分許,親自於其住處附近打電話至陳光旺住宅,由其妻
即陳詩明之母陳謝阿妺接聽,張良森即以手捏鼻,佯裝小孩聲音謂:「媽媽,叫爸爸
帶我回來,他們很兇會打人」等語。張良森見無結果,復於同年月四日下午三時四十
五分及同年月七日上午十時十分許,先後投放勒贖信二封於陳光旺住處二樓後面陽台
,內容謂:如要赴約,於中午十二時至一時在屋頂插紅旗,二時前往大世界戲院廁所
邊放錢,定把小孩安全送回家云云。因見陳光旺未予理會,復於同年月九日上午十一
時二十分許,再投放勒贖信於陳光旺住宅二樓陽台時,未見陳光旺家人撿拾,張良森
乃投擲原作燭台內填充水泥之波蜜果汁鐵罐,使之發出聲音,引人注意,因其先前探
視所投信件是否為人撿拾時,為事前埋伏附近之陳光宇攝得照片,陳光旺因而知係張
良森所為,即佯稱願意赴約,而暗中觀察其行動,並於同月十二日備妥百元鈔券十萬
元,託由張良森至屋頂插紅旗,復書寫另二十萬元於收到小孩電話或照片後再付之紙
條,夾於十萬元贖款內,由陳光忠騎機車載張良森攜款前往大世界戲院,張良森則獨
自一人進入戲院廁所內,將贖款藏於上衣夾克袋中,詭稱已將款放妥,而乘原車返回
後,即將贖款十萬元攜往高雄市第二信用合作社灣子分社兌換為千元大鈔,將其中九
萬八千元藏於陳光忠住宅五樓浴缸下,餘二千元自行花用,迨至同年月十四日下午,
陳光旺因仍未見其子信息,張良森又藉口要搬往他處居住,乃報警捕獲張良森,並起
出贓款九萬八千元,嗣追查金獅湖道德院後,掘出陳詩明屍體等情。係以上訴人張良
森對於上開時地擄走陳詩明及以電話、勒贖信函向陳光旺勒贖之事實,業已承認不諱
,其在檢察官偵查中就其先行購買圓鍬挖坑,然後擄去之陳詩明加以殺害,埋入坑內
之事實,亦已自白歷歷,且有上訴人親書之自白書一份附卷可考,復經檢察官督同法
醫師前往現場履勘,挖出陳詩明之屍體,發現其屍體呈向前彎曲之形狀,口高度顯著
張開(因堵塞所致),口唇週圍高度瘀血、右手腕外側皮下瘀血、左腳腕復有瘀血現
象(捆綁所致),死亡原因為被鬆軟物體緊壓口鼻窒息所致,經解剖後發現死者胃內
充滿食物尚未消化,內有未消化之深黃色美濃瓜乾,推定死者係於進食後一、二小時
遇害,亦有勘驗筆錄、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鑑定報告書及現場勘驗照片一冊附
卷可稽。被害人之母陳謝阿妺提出陳詩明於當日下午一時在家中所食美濃瓜乾一塊,
經法醫比對亦與陳詩明胃內取出者相符。且經陳光旺、陳謝阿妺、陳光忠、陳光宇、
陳郭玉香、陳詩讓分別迭次指證前情綦詳。而上訴人自高雄電話向桃園縣平鎮鄉之少
年李國輝稱:陳光旺之子遭人擄去,可乘機向其勒贖,並未告以係自己擄走陳詩明及
已加殺害等情,指使李國輝先後三次打電話向陳光旺勒索贖款,經李國輝供述明確,
且為上訴人所承認。此外復有上訴人探視其放置勒贖信函時,被陳光宇拍攝之照片四
張、擄人及掩埋屍體現場照片一冊、勒贖信函七張、投擲信函所用內裝石頭之塑膠袋
二只、內填水泥之波蜜果汁鐵罐一個、書寫勒贖信之撲克牌碎片四塊、書寫格紙字條
一張、贓款九萬八千元發還陳光旺出具之領據一紙、警局制作上訴人勒贖電話錄音帶
一捲、陳光旺錄得上訴人進行勒贖之電話錄音十三捲、上訴人用以捆綁陳詩明相同之
紅色塑膠繩一條、挖坑及埋屍所用相同之小圓鍬一把、手套一雙等扣案可資佐證。為
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本件事證明確,上訴人聲請勘驗埋屍現場土質及聲
請傳訊其母莊金蘭、兄張良文、嫂林蘭香以證明桃園縣警察局警員為中壢市賭場搶劫
案件曾向其索賄。暨聲請傳訊正發五金行老闆查明其購買小圓鍬、手套之日期,核無
必要,自無庸再行勘驗或調查。並以上訴人在警訊及偵審中所辯:伊係於七十二年十
月二十五日將被捆綁之陳詩明丟棄於蓄水池內,迄二十八日前往探視時,發現其已死
亡,始將其自蓄水池內抱出,挖坑洞加以掩埋,或稱:伊捆綁陳詩明時,因其大聲喊
叫,乃以手巾掩住其口、鼻,因其用力過猛,致其窒息死亡,實非故意殺害,嗣發覺
陳童已死,始挖坑洞加以掩埋,亦非預謀殺人而先挖坑洞云云,均與事實不符,自不
足採,於理由內分別詳加說明及指駁。查意圖勒贖而擄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
項及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同有處罰之規定,但後者之刑度較前者為重,
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自應適用懲治盜匪條例之規定處斷。而意圖勒贖而擄人
並故意殺被害人者,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刑度,固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
條第一項第九款意圖勒贖而擄人規定之刑度相同,但懲治盜匪條例並無擄人勒贖而故
意殺被害人之規定,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適用刑法處斷,核上訴人之所
為,應成立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罪名。又擄人勒贖罪,固以意圖勒贖而為擄
人行為時已屬成立,惟勒取贖款,係該罪之目的行為,縱行為人對於被擄人被擄時,
並未參與實施,如其出面勒贖,係在擄人勒贖繼續進行中,仍應認係擄人勒贖罪之共
同正犯。上訴人意圖勒贖而擄走陳詩明並加殺害後,本於原勒贖財物之犯意,自高雄
市電話告知在桃園縣平鎮鄉之少年李國輝,且囑由李國輝先後三次以電話向陳光旺勒
取贖款,上訴人並有各種配合之勒贖舉動,雖李國輝不知上訴人本身擄人及被擄人陳
詩明已遭殺害,固不負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刑責,但李國輝就擄人勒贖罪部
分,與上訴人間互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應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
罪之共同正犯,上訴人就該部分,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之規定加重其刑,
然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罪之法定本刑為唯一死刑,依法自不得加重。因將第一
審判決撤銷,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少年
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審酌上訴人素行不良,涉犯搶劫案件而投靠其表舅陳光旺供
其膳宿,竟不知感恩圖報,猶擄其稚齡獨子加以殺害掩埋後,復進行勒贖行為,心性
狠毒,手段殘忍,罪無可逭,爰處以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至其被訴另涉有竊盜罪嫌
部分,經查無不法所有之意圖,該部分應不構成犯罪,因與前述部分具有牽連關係,
屬於裁判上一罪,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固非無見。而上訴人既自認有擄人勒贖之行為
,其在檢察官偵查中就其犯行亦經一一自白不諱,原審參酌其他有關證據,認為可信
,採為本件判決之基礎,而以其在警訊及審判中部分相異之供述,為不足採,核屬證
據憑信力之自由判斷,上訴亦非有理。惟查少年李國輝就本件殺人部分,並無犯意之
聯絡,原判決主文宣告:「張良森成年人與未滿十八歲之人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而
故意殺被害人」,顯屬於法有違,但不影響於原判決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
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自為判決,仍處以原定之死刑,並宣告褫奪公權
終身,以昭炯戒。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刑法第三百四
十八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五    年    十一    月    二十八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