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1215號
案由摘要:
殺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3 月 22 日
資料來源: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56 條  ( 81.05.16 ) 
刑事訴訟法 第 267 條  ( 82.07.30 ) 
要旨:
    上訴人三人所為,均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
四款之加重竊盜罪,彼此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先後竊盜兩次時間緊接
,罪名相同,顯係基於概括之犯意,應以連續犯論擬。又與殺人罪之間,有方法結果關係,
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竊盜部分雖未起訴,惟與已起訴之殺人部分為裁判上一罪,為起訴
效力所及,得予審判。

 
    上訴人  曾坤松  男                        雲林縣人
                    
                    
                    押)
            簡榮福  男                          嘉義縣人
                    
                    
            簡春漲  男                      台南縣人
                    
                    
右上訴人等因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一月十一日第二審判
決(七十九年度上重訴字第六三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板橋分院檢察處七
十八年度偵字第一○○二四、一○一四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理由分二部分說明之:
一關於曾坤松、簡春漲、簡榮福共同殺人及簡春漲搶奪未遂部分: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簡榮福曾於民國七十四年犯妨害自由罪,經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六月,於七十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執行完畢,上訴人簡春漲(綽號「阿海」)於七十八
年間亦曾犯竊盜罪,經判處有期徒刑十月,於同年十月五日執行完畢,均不知悔改,
而上訴人曾坤松以駕駛計程車為業,與被害人江東仁係舊識,常一起喝酒,但多由曾
坤松付帳,七十八年十月十五日十六時許,江東仁與案外人李哲賢及綽號「戽斗」等
在○○縣○○鄉○○路○段○號陳國榮開設之濃情小吃店喝酒,又邀曾坤松共飲,並
電話簡榮福(與曾坤松輪流開日、夜班計程車)、簡春漲同往。當日二十二時許,江
某又令曾坤松付帳,曾坤松因未帶錢,被迫拜託老闆簽帳,頓覺顏面盡失,決意報復
,適簡春漲剛至該小吃店,簡榮福亦駕駛計程車抵達,江東仁、曾坤松、簡春漲乃同
乘簡榮福所駕之計程車離去。江東仁坐右前座,簡春漲、曾坤松二人在後座,當晚二
十三時許,車自M龍往泰山途中,因曾坤松將喝酒簽帳之事告知二簡,江東仁又與曾
坤松三人為此爭吵,曾坤松惱怒,遂與簡春漲、簡榮福共同決意殺害江東仁,即由三
人先以拳毆,繼由簡春漲自背後抓住江東仁,曾坤松則以簡榮福所有螺絲起子(長二
十六公分餘)之把柄,猛擊江東仁頭部致受創流血昏厥,復基於概括犯意,共同意圖
為自己不法之所有,結夥三人先後在台北縣蘆洲鄉中正路國立藝術學院旁卡車上竊取
不詳姓名人所有粗麻繩一條,同縣五股鄉成泰路旁竊取黃信建所有之大理石材墓碑二
塊,一同載至五股鄉成子寮淡水河旁水閘旁之空地,共同以粗麻繩將大理石墓碑捆綁
於江東仁身上後,合力搬運丟入水閘內,江東仁因左前額下方四•五公分挫傷、右前
額部二•五×○•五×一公分挫裂傷、口唇及下頷部六×七公分挫傷,粗麻繩捆痕有
:上腹及右側腹部一八×二公分皮下瘀血、左背側前膊部六×四公分皮下瘀血、前下
腿部、內側下腿部間四×一公分及六×一公分皮下瘀血,係生前入水,於翌(十六)
日上午二時許窒息死亡,同(十六)日二十二時二十分曾坤松在前往上開濃情小吃店
時經警捕獲,並扣得簡榮福所有染有血跡之螺絲起子一支。同年十月十八日下午一時
許,簡榮福駕駛四六○-五六六五號小客車載簡春漲停車於台北市民族西路一不詳車
號之汽車後面,因呼叫器響,簡春漲欲下車打電話,為警員文秀雄、陳諸想、陳明國
、黃更生發覺可疑,乃用偵防車堵住其車,陳諸想先下車盤查,簡春漲竟拒捕,陳員
拿出佩槍,簡春漲即單獨起意,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施強暴出手搶奪警槍,拉扯
中走火、子彈貫穿陳員左手掌再射入簡春漲腹部,致搶奪警槍未遂被捕,而簡榮福亦
單獨起意加速倒車衝撞偵防車逃逸,至七十九年二月二日因另犯竊盜等罪(第一審已
另案審結)捕獲等情。係以上開事實,訊據上訴人曾坤松,供認於上開時、地,因喝
酒簽帳之事與被害人江東仁爭吵,並持螺絲起子敲打江東仁頭部是實,且對如何因無
錢簽帳而惱怒,(在乘車離開濃情小吃店途中)復與江東仁爭吵,如何三人共同出拳
毆打,簡春漲並自背後抓住江東仁,由其持螺絲起子敲擊被害人頭部致受創流血昏厥
各情,於警局初訊時,亦坦承不諱。並經陳國榮證稱:曾坤松與江東仁爭吵後,由曾
坤松簽帳,渠二人與另一人乘計程車離去不虛,且有染血跡之螺絲起子一支扣案可證
。而江東仁確有前開傷痕,因頭部挫裂傷及挫傷,生前落水窒息死亡,又經檢察官督
同法醫師勘驗明確,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照片十八張可稽,再參以曾坤松所
供:「……江東仁又未帶錢,且叫我認帳……好像吃定我,所以我很生氣,才告訴我
朋友簡榮福、阿海(簡春漲),三人共同將他打死……又叫我付帳,連坐檯小姐之錢
都無法付,還要向老闆好言拜託,我覺得非常漏氣……是我們三人一起提議……剛開
始簡榮福開車未打(他),後來江某反抗,簡榮福將車停下來打江東仁」,與簡春漲
供承:「……我就上他們之車,江還說要喝酒,曾說無錢不要喝,他們又爭吵,簡榮
福用拳頭背打江東仁,曾拿起子敲江一下」,及上訴人三人均供明江東仁流血過多而
昏厥……以為江東仁已死亡,才共同將大理石墓碑捆綁在江東仁身上,合力搬運丟入
水閘內等語。依照片顯示,上訴人三人共同出拳毆打被害人,又以二十六公分長螺絲
起子之把柄猛擊被害人前額部要害造成渾身是血而昏迷,足見用力之猛,已有殺人之
故意,而用粗麻繩將大理石墓碑二塊與被害人身軀捆綁後投入水中,足以令人溺水窒
息死亡,人所皆知,竟明知而共同為之,亦足證上訴人三人有共同殺人之犯行。關於
竊取不詳姓名人所有粗麻繩一條,及黃信建所有大理石墓碑二塊一節,亦據上訴人三
人坦承在卷,復有黃信建之贓物領據及照片可按。至上訴人簡春漲前開妨害公務搶奪
警槍各情,亦據證人即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刑警大隊小隊長文秀雄、警員陳諸想在第一
審結證屬實,簡春漲係拒捕以強暴出手搶奪警槍,拉扯間誤觸扳機,子彈貫穿陳諸想
左手掌再射入簡春漲腹部,此經陳諸想指訴綦詳,若陳諸想持槍射擊簡春漲,要無子
彈傷及自己手掌道理,此外又有報告書、照片二張及診斷證明書可證,竊盜、妨害公
務及搶奪未得手等部分犯行,罪證亦極明確,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曾
坤松所辯:只是教訓他,無殺人意思;簡春漲辯稱:見江東仁要打曾坤松僅出手抓住
江東仁,並否認搶奪警槍拒捕,謂係警員先開槍;簡榮福否認毆打江東仁,及上訴人
三人所指:誤認江東仁已死,為免屍體被發現才合力丟入水閘云云,均係卸責飾詞,
不足採信,亦無再傳訊證人陳國榮必要,於理由中詳加指駁說明。核上訴人三人所為
,均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之加重竊
盜罪,彼此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先後竊盜兩次時間緊接,罪名
相同,顯係基於概括之犯意,應以連續犯論擬。又與殺人罪之間,有方法結果關係,
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竊盜部分雖未起訴,惟與已起訴之殺人部分為裁判上一罪,
為起訴效力所及,得予審判。簡春漲於警員陳諸想盤查,施強暴拒捕搶奪陳諸想手槍
未得手,此部分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五條第三項第一項之搶奪未遂罪,與第一百三十
五條第一項之妨害公務罪,且事出突然,難認與簡榮福駕車衝撞偵防車之妨害公務行
為,有犯意聯絡,公訴人認簡春漲此部分與簡榮福為共犯,尚有誤會。簡春漲一行為
同時觸犯搶奪未遂與妨害公務二罪,為想像競合犯,亦應從一重之搶奪罪未遂犯處斷
。搶奪部分雖未起訴,因與起訴之妨害公務罪有裁判上一罪關係,自為起訴效力所及
,亦得併審。簡春漲所犯殺人、搶奪未遂二罪,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又簡春漲曾
犯竊盜罪,經判處有期刑徒十月,於七十八年十月五日執行完畢,簡榮福亦曾犯妨害
自由罪,經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於七十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執行完畢,分別有刑案
簡覆表為憑,五年內再犯上開各罪,均為累犯。除殺人罪法定刑死刑、無期徒刑部分
,依法不得加重外,其餘均加重其刑。簡春漲所犯搶奪未遂部分,依未遂犯減輕其刑
。因而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援引上開法條,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五條、第
四十七條、第二十六條前段、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中華民
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一款甲類(一)、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第八條、
第十五條,並審酌上訴人三人僅因細故,竟共同殺人,將被害人毆擊流血昏迷後,共
同以粗麻繩及大理石墓碑捆綁,丟入淡水河旁之水閘沈屍水底,視人命如草芥,手段
殘酷,罪無可逭,就殺人部分,各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簡春漲妨害公務與搶槍
之情節非輕,酌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而曾坤松、簡榮福犯罪時間在七十九年十月三
十一日以前,合於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之規定,其二人殺人所處之死刑
,依該條例減為無期徒刑,仍褫奪公權終身。簡春漲因於七十二年間,曾犯強姦罪經
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二月與所犯違反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罪所處有期徒刑四月,於七
十四年九月二十日經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五年三月,復於七十
七年九月二日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裁定減刑,並定應執行有期徒刑二年
八月確定,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紀錄簡覆表可稽,且為簡春漲所是認,其再犯
上列各罪,依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第二項前段規定,不得再予減刑。
扣案螺絲起子一支,係供犯罪所用之物,且屬簡榮福所有,宣告沒收,並定簡春漲應
執行之刑,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人曾坤松、簡榮福、簡春漲上訴意旨,仍各執陳
詞,否認殺人,或以所犯僅屬過失致人於死,或以曾坤松當日二十二時許決意報復,
與當晚二十三時許上訴人三人共同決意殺害被害人之時間相爭執,或以證人吳浩證述
被害人受傷之情狀有「可能」二字為不確定,而指摘原判決採證認事用法不當,難認
有理由,均應駁回。
二關於簡榮福妨害公務部分:
按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刑事
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簡榮福因殺人等罪案件,原審認所犯殺
人及妨害公務二罪,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對所犯妨害公務部分,係依刑法第一百
三十五條第一項論處罪刑。查該條係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之案件,依上開說明
,既經第二審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上訴人竟復提起上訴,顯為法所不許
,此部分上訴,亦應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三      月    二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煥  生
                                        法官  蔣  嶸  華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三      月     二十五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