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9年台上字第5370號
案由摘要:
殺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79 年 12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2 期 253-257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1、55、247、271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1、55、247、271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及第二百四十七條第
一項之損壞屍體罪,上訴人於殺人後,另以汽油潑灑於屍體引火焚屍,顯
係另行起意損壞屍體,客觀上難認為殺人罪之當然結果,與殺人後之遺棄
屍體行為係屬殺人之當然結果者,尚有區別,公訴人及第一審均認殺人與
損壞屍體兩罪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處斷,
容有未洽。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1、55、247、271 條 (83.01.28)


 
    上 訴 人  藍捷隆  男民國四十六年八月一日生廣東省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工
                      住台灣省○○縣○○鄉○○路○段○○號(在押)
右上訴人因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九年十月十一日第二審判
決(七十九年度上重訴字第七十九號,起訴案號: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七十九年
度偵字第一七六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詐欺部分
按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刑事
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藍捷隆因殺人等罪案件,其中詐欺部分
,原審係依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項第一項論處詐欺取財未遂罪刑,查該條之罪係
刑法第六十一條第四款之案件,依首開說明,既經第二審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
法院,上訴人竟復提起上訴,顯為法所不許,應予駁回。
二殺人及損壞屍體部分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藍捷隆與謝妙雪於民國七十一年間同在遠東紡織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遠東公司)內壢廠工作時結識,進而發生性關係,直至七十二年十月間上
訴人與謝月嬌結婚始結束。七十七年四月間二人又重續前緣、約會、聊天,上訴人因
而得知謝妙雪已結婚,婚後與其夫蔡隆川感情甚篤,如蔡隆川知悉謝女婚前曾與其發
生姦情,將影響渠等婚姻生活,造成不良後果,乃起意要脅謝女給予錢財,遂約謝女
於七十九年二月廿二日十七時卅分,在桃園市火車站前會面,謝女逼不得已,向其胞
妺謝明珠謊稱要參加一貫道之講道而單獨赴約,兩人見面後,共乘上訴人駕駛之五九
○-五三八九號自用小客車至桃園體育館旁停車而在車內談判,旋即發生爭執而互毆
,上訴人頓萌殺機,以左手捏住謝女頸部,右手壓制謝女左手,致便謝女暉厥,上訴
人誤為謝女已窒息死亡,為圖棄屍滅跡,乃將謝女載至中壢市忠孝路尾偏僻空地附近
,並將謝女衣服脫光後,丟棄在一堆甘蔗皮上,見謝女尚能動彈,即在附近拾起木棍
一支,朝謝女頭部猛擊三下,致謝女頭部顱骨骨折腦出血當場死亡。上訴人深恐謝女
身分被辨認出來,遂另行起意損壞其屍體,而在附近拾得一個塑膠袋,將其車上汽油
滴漏於袋內,潑灑汽油於謝女屍體上,再點火燃燒,使謝女屍體燒焦,面目模糊無法
辨認,隨後將本棍及謝女衣物丟棄在附近路旁,於同晚二十二時許,駕駛原車回遠東
公司內壢廠上當晚廿三時之大夜班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經上訴人於警訊時及檢察
官偵查中坦承不諱,並有其立具之自白書一紙在卷可資佐證,被害人謝妙雪確因生前
遭人掐壓兩側上頸部出血,喉頭下氣管扼壓出血傷,舌尖挺出、頭部凹陷破裂骨折、
腦出血傷、前顎左上門牙斷裂出血及口唇內膜出血,於頸部掐壓窒息及頭部鈍擊頭顱
骨骨折腦出血併合致死後,又遭人焚屍,其屍體已呈炭化狀而面目全非,復經檢察官
督同法醫相驗及解剖屍體複驗明確,掣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勘驗筆錄、焚屍
現場照片、現場位置圖及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七十九年三月廿八日刑醫字第八○
三六號鑑驗書在卷足憑。查頸部及頭部均為人體要害部位,以手掐人頸部及以本棍擊
人頭部,均足以置人於死地,當為上訴人所明知,上訴人竟以手掐壓被害人之頸部窒
息,於發現被害人尚未死亡時,又以本棍重擊其頭部致謝女顱骨骨折腦出血而當場死
亡,其用力之猛殺意之堅,已可概見,上訴人具有殺人及焚屍之犯意及行為,罪證至
為明確,犯行堪以認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以上訴人嗣後否認主動邀
約被害人見面索款,並於兩人發生爭執時曾以手掐壓被害人頸部及焚屍所為之各項辯
解,均不足採,已於判決理由內詳予指駁;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七十九年七月十
三日刑醫字第二一四三五號補充說明函尚不足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證人陳義德所
為證言亦不足採為有利上訴人之證據,上訴人請求再傳證人陳義德及其選任辯護人一
再請求鑑定上訴人行為時之精神狀態是否異常乙節,均無必要,且已分別說明其理由
。因認上訴人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及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
之損壞屍體罪,上訴人於殺人後,另以汽油潑灑於屍體引火焚屍,顯係另行起意損壞
屍體,客觀上難認為殺人罪之當然結果,與殺人後之遺棄屍體行為係屬殺人之當然結
果者,尚有區別,公訴人及第一審均認殺人與損壞屍體兩罪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
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處斷,容有未洽。上訴人所犯上開兩罪及詐歉罪(因不得
上訴第三審而於原審宣判時已告確定),犯意各別,罪名不同,應予併合處罰。爰撤
銷第一審之不當判決,引用上開法條及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一條第二款,
審酌上訴人與被害人原有親密關係,竟仍不念舊情而遽下毒手殺害又引火焚毀滅屍,
手段殘酷,泯滅人性,惡性重大,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已不適於正常之社會生活等犯
罪情狀,認其所犯殺人罪,顯有與社會永久隔離之必要,量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所犯損壞屍體罪,衡情量處有期徒刑三年,並就所犯殺人、損壞屍體及詐欺未遂(已
確定)三罪所處之刑(詐欺未遂罪量處有期徒刑二年),另定應執行刑為死刑褫奪公
權終身,經核與法尚無違誤。按殺人犯罪之動機(即原因)並非殺人罪之構成要件,
自毋庸為證據之證明,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對於上訴人之殺人原因敘明並未列舉其
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容有判決不載理由之違誤云云,不無誤會。其餘上訴意旨
,仍執陳詞,就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徒憑己意,漫加指摘原判決所載理由矛盾
、不備、適用法則不當、調查職責未盡云云,尚難認為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十二      月    二十一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張  祥  麟
                                        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林  永  謀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柯  慶  賢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十二      月     廿四     日
                                                                        Q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