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9年台上字第2244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79 年 06 月 0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1 卷 2 期 667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87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87 條  ( 81.05.16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 7 條  ( 74.01.18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 7 條  ( 79.07.16 ) 
要旨:
同時持有手槍及子彈,係一行為觸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
及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罪,應適用刑法第五十五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
論處。

參考法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 7 條 (79.07.16)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87 條 (83.01.28)

 
    上  訴  人  陳瀾生  男民國四十二年一月八日生浙江省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司機
                        住台灣省○○縣○○市○○路○段○○○○○號三樓(在
                        押)
    選任辯護人  曾丁壽律師
右上訴人因盜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九年三月二十三日第二審判決
(七十八年度上重訴字第一一六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七年度
偵字第一四○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均撤銷。
陳瀾生強劫而故意殺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三八口徑手槍壹支沒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瀾生曾犯竊盜罪,經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貳年,
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嗣經同院於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
裁定免予繼續執行強制工作及刑之執行,同年十二月六日執行完畢後,仍不知悔改,
復與已判處罪刑之徐開喜、張熹俊及在逃之凌安國,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
七十七年四月二日晚八時許,由徐開喜駕駛凌安國竊自羅傑美之一一八-六九○七號
福特天王星汽車,載上訴人及凌安國、張熹俊,至○○市○○街○○○號盈華銀樓附
近,察看地形,翌(三)日凌晨一時許,再由徐開喜駕駛上開汽車,載上訴人及凌安
國、張熹俊等三人,攜帶○•三八口徑手槍一支、子彈一發、尖刀(即短刀)二把、
起子一支、活動扳手一支,共同以強劫之犯意,前往盈華銀樓,到達現場後,由徐開
喜在車上把風接應,張熹俊在後門把風,上訴人與凌安國分持手槍、子彈、尖刀、起
子、活動扳手等兇器,潛入該銀樓內,因未搜得財物而離去,上訴人等,心有未甘,
於同日凌晨四時許,又乘原車至盈華銀樓,徐開喜、張熹俊仍在外把風接應,上訴人
與凌安國則分持手槍、子彈及尖刀,躲在該銀樓內,擬於開市後,伺機強劫,迨當日
上午九時十五分許,該銀樓老闆黃清修下樓打開鐵門時,上訴人即以手槍抵住黃清修
,喝令不得反抗、喊叫,N手實施強劫行為,因黃清修不從,高聲喊叫,上訴人竟起
意殺人,開槍射擊黃清修胸部一槍,旋即與凌安國、張熹俊、徐開喜搭乘原車逃離現
場,致未得財,黃清修雖經家屬送醫急救,終因傷重死亡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
共同被告徐開喜於警訊時供稱:「當天凌晨一時許,我駕駛由凌安國竊來之褔特天王
星轎車,載N凌安國、陳瀾生、張熹俊等人,至預先勘察好行搶對象盈華銀樓,將該
車停在附近巷口,我一人在車上發動引擎,準備隨時載同夥逃逸,並擔任把風,當場
由凌安國提供一把○•三八口徑左輪手槍,交給陳瀾生,凌安國及張熹俊則分持起子
、扳手等鐵器撬開該銀樓後門進入行搶,惟未發現值錢的東西,回途中,凌安國越想
越懊惱,提議再進去藏匿,等待銀鏤老闆早上將黃金帶來店裡準備開店時,再加以行
搶…案發當天中午,凌安國打電話找我過去,去後,凌安國、陳瀾生、張熹俊三人告
訴我第二次進入行搶時,由凌安國提供一支○•三八左輪手槍給陳瀾生,於當日上午
九時過後,該銀樓老闆黃清修拉開鐵門欲到後面騎機車時,由陳瀾生持該手槍抵住老
闆,喝令不得抵抗及喊叫」等語甚詳。其於檢察官偵查時亦謂:「凌安國及陳瀾生躲
在銀樓是要等老闆上班拿金子出來便搶」,並於原審審理中指稱:當天中午,凌安國
打電話叫我去,在他那裡看午間電視新聞,有播出本件發生的新聞,凌安國說是陳瀾
生開槍的云云。復據共同被告張熹俊於警訊供承:盈華銀樓搶案是我們四人所做,由
徐開喜駕車,負責在前門把風,我在後門警戒,凌安國夥同陳瀾生進入該銀鏤,陳瀾
生在現場開了一槍以後,我才知其有帶槍。並於檢察官偵查中供認其在警訊之陳述為
真實。徐開喜、張熹俊未計議殺害黃清修,其參與本件犯行,僅應負強盜罪(未遂犯
),亦經原審法院分別判處罪刑在案,有刑事判決正本附卷可按。徵之上訴人承認於
當日淩晨一時許及四時許,二度前往盈華銀樓,並於其通緝到案後在第一審法院首次
訊問時供稱:「因為被害人衝過來搶我的槍,不知為何槍走火」云云,及被害人黃清
修係因左側胸下部槍彈創傷,深及內臟,致外傷性腹腔內出血不治死亡,經檢察官督
同法醫師驗明,填具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在卷可稽,互為印證,足認係上訴人強
劫時持槍對準被害人身體要害射殺致死無訛。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
訴人矢口否認有上開犯行,辯稱:伊當日凌晨二度進入盈華銀樓,意在行竊,且僅持
開山刀在樓上翻箱搜尋財物,未持槍射擊黃清修,而持槍者為凌安國,其如何與黃清
修衝突,致槍枝走火射及黃清修,伊未目擊等語,及證人盧贛生在警訊之供詞,均非
可採。凌安國在逃,經通緝中,無從傳訊,亦無再訊問張熹俊之必要。分別詳予指駁
及說明。因認第一審以上訴人就強劫財物部分,雖與凌安國、徐開喜、張熹俊互有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惟其於N手實施強劫行為中,起意殺人,且強劫未遂,相結合之
殺人既遂,應自負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其意圖供
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手槍及子彈,分別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刑法
第一百八十七條之罪,應從一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上訴人曾犯竊盜罪,經台
灣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貳年,並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嗣經同
院於七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裁定免予繼續執行強制工作及刑之執行,同年十二月六日
執行完畢,有刑案紀錄簡覆表可稽,其於上開強制工作處分執行完畢後,五年以內,
再犯本罪,為累犯,因所犯為唯一死刑之罪,依法不得加重。審酌上訴人有前科,不
知悛悔,又持槍強劫殺人,危害社會安寧至鉅,應使與社會永遠隔離,以昭烔戒,適
用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
(原判決誤載為款)、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
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
九條,論以強劫而故意殺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三八口徑手槍一支
係違禁物,應予沒收(子彈一發,已射發而不存在,不予沒收),另案扣押之尖刀(
即短刀)二把、起子及活動扳手各一支,係共犯徐開喜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併予
宣告沒收,其餘被訴竊取羅傑美所有一一八-六九○七號福特天王星汽車一輛部分,
經查犯罪不能證明,因與前開科刑部分,係以裁判上一罪起訴,故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原非無見。按審判期日之訴訟程序,專以
審判筆錄為證,刑事訴訟法第四十七條定有明文。經核原審七十九年三月十六日審判
筆錄,既明載審判長提示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勘驗筆錄、解剖報告,訊問上訴
人有何意見(見原審卷第八七頁背面)。自不得再以原審未提示辯論,選任辯護人無
從善盡辯護人職責,指為違法。上訴人於案發後逃匿,由法院通緝,經警緝獲歸案後
,僅製作簡略之「通緝案偵訊筆錄」(見一審他字卷第二頁),依此筆錄內容,上訴
人並未自白本件犯行,原審亦未採為判決基礎。上訴意旨泛言原審依其遭刑求,不實
之警訊初供認定事實,其在第一審法院首次訊問時之自白,亦出於刑警脅迫、利誘及
受凌安國之恐嚇而然云云,任意爭辯,自非可取。其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否認犯
行,並以被害人黃清修係遭凌安國臨時起意,開槍射殺,如係手槍走火所致,伊亦僅
負過失或傷害致人於死刑責而已,原審採信徐開喜、張熹俊之供詞,未再傳拘張熹俊
、凌安國對質,均屬違法云云,就原審認事採證職權之行使,漫加指摘,亦難認為有
理由。惟查上訴人同時持有手槍及子彈,係一行為觸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
第四項及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罪,應適用刑法第五十五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論處
,並與所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罪,具有方法結果關係,從一重之強
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第一審判決誤以上訴人所犯上開三罪間,互有方法結果之牽連
關係,從其一重處斷,原判決未予糾正,自非允洽。顧此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
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撤銷改判,仍處以死刑,褫奪公
權終身,○•三八口徑手槍一支,為違禁物,併予宣告沒收,用期適法。至上開尖刀
、起子、活動扳手,係依法得沒收之物,毋庸諭知沒收,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刑法第十一條
前段、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
第一項第一款、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九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六     月      一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煥  生
                                          法官  蔣  嶸  華
                                          法官  王  炳  輝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六    月      二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