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9年台上字第2089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79 年 05 月 2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1 卷 2 期 345-34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三人事先共同謀議,先劫車,再搶槍,最後為強劫運鈔車,並決定
於實施各該強劫行為時,對反抗不從者即予殺害,是上訴人三人在謀議時
即有強劫而故意殺人之犯意聯絡。核上訴人三人所為,係犯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及第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六款
之預備強劫而故意殺人罪,陳國益、郭時宗強劫計程車時,李明春因反抗
不從而予殺害有如前述,陳、郭二人不僅有犯意聯絡且有行為分擔,自為
共同正犯,王邁傑雖未同往實施強劫及殺人之行為,惟其既事先同謀,而
推由陳國益及郭時宗前往實施,並以李明春反抗不從予以殺害,顯在上訴
人三人犯意聯絡之範圍內,王邁傑自屬同謀共同正犯。又陳國益、郭時宗
於殺害計車程司程李明春劫得計程車後,邀王邁傑同往劫槍,王得知司機
被殺,頓生畏懼,雖藉詞不去,但並無防止其他共犯之進行,仍由郭時宗
、陳國益在謀議範圍內前開實施殺警劫槍,郭、陳二人依原計劃駕駛劫得
之計程車至事先勘定之崗亭預備劫槍,因情況不佳認難成功而未著手,其
行為尚在預備階段,故應成立預備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同上理由,此部分
陳、郭二人為共同正犯,王邁傑仍應負同謀共犯。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 條 (83.01.28)

 
    上   訴   人  郭時宗  男民國四十一年四月十七日出生桃園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商
                          住台灣省○○縣○○鄉○○街○○○巷○號(在押)
    選 任辯護 人  周方森律師
    上   訴   人  陳國益  男民國四十七年七月五日出生台北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無業
                          住台灣省○○縣○○鎮○○街○○○巷○號(在押)
                  王邁傑  男民國四十六年七月十八日出生湖南省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商
                          住○○縣○○市○○街○○○巷○○號二樓(在押)
    右   一   人
    選 任辯護 人  劉鈞男律師
右上訴人等因盜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九年二月十六日第二審更審
判決(七十八年度上更(一)字第一八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板橋分院檢察處七
十七年度偵字第五一三三、五二二六、五九八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國益於民國七十一年七月三日自軍中逃亡,經陸軍總司令部
通緝,七十四年初在上訴人王邁傑租住之台北市仁愛路華美大廈九樓藏匿(王邁傑藏
匿人犯部分已判刑確定),因而認識王邁傑之朋友即上訴人郭時宗,自此三人交往密
切,因均無固定收入窮困潦倒,七十四年三月間,三人在上址由郭時宗提議共同搶劫
運鈔車,商定先劫一輛鋼板較堅固之福特牌天王星計程車,再以劫得之計程車衝撞戒
備單薄之崗亭駐衛警劫取警槍,再持槍強劫運鈔車,計劃確定後,三人推由郭時宗實
地勘查,選定目標,郭時宗經多次詳細觀察後,認台北市信義路三段一四七巷十七弄
巷口(福華飯店後巷)及台北市伊通街附近之崗亭警衛服勤狀況較易下手,而以台北
市第二信用合作社總社(設○○市○○○路○○○號)運鈔車之運鈔時間及行經路線
較易脫身,經陳國益、王邁傑同意後,決定以之為做案之對象,並共同決議強劫時如
遇計程車司機、崗亭警衛、運鈔車人員反抗即殺之滅口,劫得錢財三人均分。乃基於
概括之犯意,於七十四年五月九日下午,先由郭時宗在○○市○○○路○段○○○○
○號華興冰果器有限公司購買切生魚片之刀一把,另準備剪刀一把、手套一付及滲有
「ACETAMINOPHEN 」等安眠藥成分之口服液二瓶為作案工具,同日晚七時許出發前,
王邁傑因臨時有事,未克同行,遂推由郭時宗、陳國益二人至台北市忠孝東路頂好商
場附近選乘由李明春駕駛之○○二-一三四九號白色福特牌天王星計程車,命開往台
北縣五股鄉,郭時宗上車後先以剪刀剪斷車內右前座之安全帶,車至五股鄉凌雲禪寺
旁之小路,郭時宗以前開切生魚片刀抵住李明春,喝令停車,與陳國益合力用剪下之
安全帶反綁李明春,使喪失抗拒能力,並強迫服下前述口服液,但李明春並未昏迷,
遂強押李明春至後座,改由郭時宗駕車至凌雲禪寺西方約一公里之工寮(已拆毀),
乃分由陳國益勒住李明春頸部,口塞毛巾,持切生魚片刀,壓在李明春喉部,因李明
春反抗,即猛割李明春喉部二刀,使其前頸部有十二×三×五公分與七×三×五公分
之割傷,氣管切斷,深及食道死亡,陳國益殺人後,由郭時宗取走反綁李明春之安全
帶,棄屍於工寮內,駕駛劫得之計程車載陳國益回台北市,將劫車殺人之經過告知王
邁傑,並邀王依原計劃同往劫槍,惟王邁傑得悉司機被殺,頓生畏懼,藉詞不去,郭
時宗、陳國益見其膽小,恐誤事遂未強邀,該日晚乃由郭時宗駕駛劫得之計程車,攜
切生魚片刀,仍由郭、陳二人按原計劃,先至台北市信義路三段一四七巷十七弄巷口
(即台北市福華飯店後巷),再至伊通街附近之崗亭,預備伺機衝撞警衛劫槍,因當
晚下雨,警衛均在崗亭內,且附近又多一名便衣暗崗,自覺難以得手而作罷。旋將計
程車駛至○○市○○街○○○巷○號前,以車箱內之布篷掩蓋,避免為人發現,並將
車上李明春之行車執照、駕駛執照、營業登記證取走,連同捆綁李明春之安全帶,全
部拋入台北市南港區南湖大橋下之基隆河中,兇刀及剪刀則寄放台北市昆陽街不知情
之王安信住處,嗣因棄屍及贓車陸續為警發現,三人方未再進行強劫運鈔車之計劃,
陳國益亦於同年五月間遷離王邁傑住處,經警循線查獲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
訴人陳國益於七十七年六月十七日在警訊中供稱:「七十四年三月間,我和郭時宗、
王邁傑三人因窮困潦倒急需用錢,經四、五次討論計劃後,決定先搶一輛計程車為犯
罪工具,再搶崗哨警衛之手槍,槍得手後,再伺機搶劫運鈔車,得款由三人朋分,達
成謀議後,在七十四年五月九日晚上,三人經最後討論,因王邁傑有事,我與郭時宗
隨即展開行動,約在晚上七至八時左右,在台北市忠孝東路頂好商場附近攔車,約一
小時左右,攔下一輛白色福特天王星計程車,叫司機直駛五股方向,車至五股凌雲禪
寺邊小路時,我等割斷車內安全帶,合力反綁司機,改由郭時宗駕車,我在後座押司
機,二人又合力強押司機進入案發之工寮,是我持切生魚片刀「押」司機喉部,因司
機反抗不從,遂持切生魚片刀割斷喉部,共殺兩刀,隨即由郭時宗駕車載我回台北。
……我和郭時宗以搶來之計程車,由郭時宗駕車載我至搶槍地點,因當時下雨警衛均
躲入崗亭內,同時又發現便衣警察,不易下手,因此決定放棄,並未搶到警槍。……
槍未搶到,車子駛至台北市和平東路三段富陽街巷內放置,因恐計程車被發現,乃以
車箱內車套覆蓋全車後離去,原準備第二天再使用,後因大家都害怕再用車時被發現
,遂行作罷。……事前計劃時,郭時宗表示福特天王星的車子鋼板較硬耐撞,所以我
們只選擇天王星計程車作對象,而天王星計程車較少,因此等了近一小時」云云,在
檢察官偵查中除為相同之陳述外,並稱:確曾與王邁傑、郭時宗共謀先搶計程車,再
搶警槍,用以搶劫運鈔車,謀議後,郭時宗先去看運鈔車之時間及路線,於七十四年
五月九日晚上與郭時宗出發時,所攜手提袋內,有剪刀、手套、切生魚片刀、還有二
瓶放安眠藥的口服液,在凌雲禪寺附近小路反綁計程車司機(李明春)後,曾迫其喝
安眠藥口服液一瓶,看他未睡,再強令喝一瓶,押到工寮叫他跪下,他有反抗,才殺
他脖子,劫得計程車開回台北市後,曾電話告知王邁傑:司機已殺,車已搶到,邀其
一起去搶槍,王邁傑藉詞不去是實。而上訴人郭時宗於警訊時,亦與陳國益所供相同
,且在檢察官偵查中又供承:七十四年五月九日與陳國益前往搶劫計程車,王邁傑說
他有事,所以未去,計程車開到五股山上,就把司機綑綁,換渠開車,由陳國益押他
,到路邊空屋(工寮),陳國益殺他,割他氣管,再由渠開車回台北。殺死司機後,
認案子既然做了,也就決定依計劃去搶槍,搶運鈔車之事曾經談起,不是談得很詳細
云云。上訴人王邁傑於警訊中亦供承上訴人三人犯罪之計劃時稱:「三人之中郭時宗
自己有車,但年分已久,老舊不堪,且用自己之車去犯罪容易被查出來,三人遂共同
決議搶計程車為交通工具較安全,同時決定要選擇較新、馬力較大之車,搶劫計程車
恐司機不合作致行跡敗露,因此三人共同決定如果司機反抗,則須將司機殺害滅口,
以保障本身安全,搶劫崗亭警槍時,應趁深夜時間崗哨打瞌睡警覺性較低時下手,如
遇反抗則由阿義(陳國益)持生魚片刀殺害警衛以便搶奪警槍,警槍得手後再選擇私
人銀行之運鈔車,因私人銀行運鈔車警覺性及防衛力均較弱,容易得手,如遭反抗則
以搶來之警槍殺害司機及保鏢,得款三人朋分」云云,在檢察官偵查中該王邁傑所供
劫取計程車及殺害司機事,渠未親自參與,是陳國益與郭時宗事後告知,與陳國益及
郭時宗謀議劫車、搶槍、及強劫運鈔車,是在陳、郭去劫取計程車前一個月或更久時
間,至七十四年五月九日知道要行動等語。上訴人三人所供相互U合。又案發後,承
辦警員曾帶郭時宗臨檢殺害李明春及棄屍之工寮、購買切生魚片刀之商店、殺害李明
春後丟棄手套、口服液空瓶及放置計程車之地點、及前往預備奪槍之崗亭,均製有現
場臨檢勘驗紀錄表、現場照片在卷可按,郭時宗並於警訊中供述現場臨檢勘驗之經過
情形甚詳,並繪有台北市第二信用合作社運鈔車路線圖存卷可考。承辦警員程紹頤於
第一審證稱:路線圖確係郭時宗親繪,而駕駛運鈔車之證人江政敏於第一審亦證述郭
時宗所繪路線圖為其回程空車路線,雖非完全相符,但非無中生有,上訴人等所稱係
經郭時宗觀察後列為劫鈔之對象及路線即非無據。又被害人李明春之父李金連於第一
審供稱:李明春被殺後,其計程車右邊之安全帶已被切斷無訛。證人王安信於警訊中
供稱:陳國益曾匿居其住處(台北市昆陽街)甚久,郭時宗是陳國益之朋友,經常來
找陳國益,郭時宗曾拿來一把切生魚片刀不虛,本案發生後,陳國益旋即離開王邁傑
住處,郭時宗曾警告王邁傑稱:陳國益恐王邁傑口風不堅,有意殺王某滅口,囑特別
小心,避免與陳國益單獨相處,亦據王邁傑、郭時宗供述在卷,足見上訴人三人所供
犯罪情節,核與事實相符。李明春係生前遭扼割頸部,傷及食道及氣管致死棄屍,業
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勘驗明確,有勘驗筆錄、驗斷書及相驗屍體證明書各一件,與法
務部調查局七四鑑卯字第五七四二號鑑定書附卷可稽,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
。而以上訴人三人嗣後翻異前供,均否認共謀犯罪,陳國益辯稱:渠與被害人李明春
係朋友,當晚李明春有乘客要到五股,打電話要渠同車可順路到廖添丁廟拜拜,在車
上因出面催討債務及解決加工糾紛之事發生爭執,氣憤而殺害李明春,無意搶劫其計
程車云云。郭時宗辯謂,渠未搶劫殺人,是陳國益於殺害李明春後打電話叫渠去幫忙
開車,未共同劫車云云。王邁傑則稱:渠係事後聽郭時宗說,才知道搶劫殺人,渠並
未參與各等語,均諉卸刑責飾詞,要不足採。郭時宗、王邁傑所指遭刑求逼供,郭時
宗並舉吳振賓律師及王賢懿為證,亦非可取;證人林德智、宋鉅宏之證述,亦不足證
明王邁傑有被刑求,在理由中詳加指駁並說明。查上訴人三人事先共同謀議,先劫車
,再搶槍,最後為強劫運鈔車,並決定於實施各該強劫行為時,對反抗不從者即予殺
害,是上訴人三人在謀議時即有強劫而故意殺人之犯意聯絡。核上訴人三人所為,係
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及第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
六款之預備強劫而故意殺人罪,陳國益、郭時宗強劫計程車時,李明春因反抗不從而
予殺害有如前述,陳、郭二人不僅有犯意聯絡且有行為分擔,自為共同正犯,王邁傑
雖未同往實施強劫及殺人之行為,惟其既事先同謀,而推由陳國益及郭時宗前往實施
,並以李明春反抗不從予以殺害,顯在上訴人三人犯意聯絡之範圍內,王邁傑自屬同
謀共同正犯。又陳國益、郭時宗於殺害計車程司機李明春劫得計程車後,邀王邁傑同
往劫槍,王得知司機被殺,頓生畏懼,雖藉詞不去,但並無防止其他共犯之進行,仍
由郭時宗、陳國益在謀議範圍內前往實施殺警劫槍,郭、陳二人依原計劃駕駛劫得之
計程車至事先勘定之崗亭預備劫槍,因情況不佳認難成功而未著手,其行為尚在預備
階段,故應成立預備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同上理由,此部分陳、郭二人為共同正犯,
王邁傑仍應負同謀共犯,又所犯上開二罪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基於概
括犯意反覆為之,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情節較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又該罪
法定刑為唯一死刑,依法不得加重,至上訴人三人計劃強劫運鈔車部分,因尚未得槍
,對此尚未有何行動,未達預備階段,尚不成立犯罪。而所犯上開二罪之時間雖在七
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之前,因其為連續犯既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
而故意殺人罪論處,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二款規定,不能依該
條例減輕其刑。因認第一審援引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刑法第
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五十九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二項,上訴人三人均論以
共同連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並審酌上訴人郭時宗、陳國益草菅人命,殺人手段殘忍
,殺人劫車後又預備殺警劫槍,惡性重大,泯滅人性,危害社會安寧秩序至深且鉅,
對郭時宗、陳國益各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使與社會永遠隔離,用昭E戒。而上訴
人王邁傑僅事前參與謀議,未共同下手劫車殺人,於得知陳、郭二人劫車殺害李明春
後,受邀殺警劫槍時,畏懼藉詞不往,足見其非愍不知畏,由陳、郭二人實施,但其
參與犯罪情節,實屬情輕法重,客觀上尚非無可憫恕之處,應酌量減輕其刑,對王邁
傑減處有期徒刑拾伍年,依其犯罪性質,認有褫奪公權必要,併宣告褫奪公權拾年。
且敘明強劫所得計程車一輛,已由被害人家屬領回,無庸諭知發還,為無不合,予以
維持,並駁回上訴人三人在原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非有違。上訴人等三人上訴意旨
,仍各執陳詞,均否認犯罪,郭時宗並謂事先未共同謀議,僅前往幫忙開車,殺人乃
陳國益個人行為,口服液亦無安眠藥成分,預備搶警槍當晚並未下雨;王邁傑亦否認
共謀,仍稱警局自白非出於自由意志,陳國益則以原審未詳查事實真象,全以警訊筆
錄為論罪依據云云,指摘原判決違法。然查部分為單純之事實爭執外,全係對原審認
事採證職權之行使任意指摘為違法,上訴均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五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開  正  懷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柯  慶  賢
                                        法官  王  景  山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五      月    二十六    日
                                                                        L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