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9年台上字第652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9 年 02 月 23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1 卷 1 期 685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345 條  ( 71.08.04 ) 
刑事訴訟法 第 345 條  ( 82.07.30 ) 
要旨:
被告之法定代理人,得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固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
十五條所明定。但被告已成年,上訴人已無法定代理人之地位,即無獨立
提起上訴之權,其上訴非法之所許。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345 條 (84.10.20)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林神賢
    選任辯護人  林瑑琛律師
    上  訴  人
    即被告之父  林文卿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七十九年一月十一
日第二審判決(七十八年度上重訴字第二八九二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
察署七十八年度營偵字第四八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理由分兩部分說明。
甲、關於林文卿上訴部分
按被告之法定代理人,得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固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五條所
明定。本件上訴人林文卿為被告林神賢之父,因被告殺人案件,不服原審所為第二審
之判決,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查被告早已成年,上訴人已無法定代理人之地位,
即無獨立提起上訴之權,其上訴非法之所許,應予駁回。
乙、關於林神賢上訴部分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林神賢,因不滿其同事即被害人陳怡文(女廿四歲)逐漸與之疏遠
,於民國七十八年八月十四日下午二時許,預藏水果刀乙把,前往○○縣○○市○○
路○○○號安中輪胎股份有限公司,等候在該公司內辦理離職手續之陳怡文,服務於
同公司之陳怡君(陳怡文之妹)乃打電話通知父母陳益治、吳玉珍前來接回陳怡文,
同日下午四時五十分許,陳益治夫婦趕到該公司欲護陳怡文回家時,林神賢見陳怡文
步出該公司,竟起意殺害洩恨,即抱住陳怡文並勒其脖子,且取出水果刀乙把迫使陳
怡文聽任拖行該公司北側約十公尺之陸橋旁,雖經陳益治、吳玉珍哀求放過陳怡文,
林神賢仍不為所動,而公然在陳益治夫婦(等)面前舉刀猛剌陳怡文,計右前肋骨腹
部乙刀(五公分×二•五公分×二•五公分列傷)、左後背部乙刀(二•五公場×一
•五公分列傷)、頸部乙刀(長達十八公分、寬二公分、深四公分裂傷,頸部幾至斷
裂,因用力過猛,兇刀已呈彎曲狀),致其血流如注,不支倒地,經人護送醫院急救
罔效,因失血過多死亡等情。係以上開事實,迭經陳益治、吳玉珍指訴綦詳,並有目
擊證人陳光敏、陳怡君、劉美碧、張明仁等證言及扣案之兇刀佐證,即林神賢於警局
預訊及第一審審理中,亦供認有持刀刺殺陳怡文之犯行,復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楊德
興相驗陳怡文屍體,認有前述傷痕,係水果刀刺殺,失血過多死亡,有相片、相驗屍
體證明書及驗斷書等附卷可稽,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林神賢明知刀能
殺人,竟持銳利之水果刀刺殺陳怡文腹、背及頸部等處要害,該兇刀已呈彎曲狀,陳
怡文頸部之傷深達四公分,長達十八公分,幾至斷裂,顯見用力極猛,其有置之死地
之決心,毫無疑問;又該兇刀並非「安中」公司所有,係林神賢預藏之自己所有物,
有陳光敏之證言等可按,周東輝與陳益宗均於林神賢殺人前離職,其等均謂水果刀為
「安中」公司所有乙節,與事實不符;劉美碧、張明仁、陳光敏皆經分別證述所知情
形,有筆錄為憑,毋庸再予傳訊,吳進財、吳嘉賢係訊問林神賢或其母林王阿春之管
警(見警卷第九、十一條),林神賢聲請復等到庭證明伊係投案(見二審卷第五十頁
),均非必要,其辯稱:兇刀屬「安中」公司所有,並非伊所預藏,伊取該刀,祇為
防止他人靠近,不慎在後退時刺到陳女腹及背部,於掙扎中又誤刺陳女頸部,絕無殺
害之意云云,無非遁卸之詞,不足採信  詳予指駁及說明。因認林神賢所為,應構成
殺人罪,其在眾目睽睽及陳益治、吳玉珍夫婦苦苦哀求下,當面殺害其等之愛女,心
狠手辣,罪無可逭,認有令與社會永遠隔絕之必要,第一審適用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
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  論以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
權終身,水果刀乙把沒收,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其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
尚無違誤。
查林神賢有預藏自己所有銳利水果刀,猛刺陳怡文頸部等處要害,故意殺人之行為,
其心狠手辣,罪無可逭,認有令與社會永遠隔絕之必要,原判決已記載其認定事實所
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既科刑時審酌各情形,並以其辯解為不足採信,周東輝等證言
無從為有利於林神賢之認定,陳光敏等均毋庸再予傳訊,詳加論列,而林神賢在原審
審判期日且已述明別無請求調查之證據,有審判筆錄為證,原判決殊無違法之可言。
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否認有殺人之故意,並對事實審法院取捨證據以認定事實之職
權行使等,任意指摘,又謂:伊與陳怡文相愛甚深,陳女曾懷孕,已論及婚嫁,不慎
誤刺陳女死亡後,極為後悔而自殺未果,曾與陳女家屬和解未成,係屬初犯,處以極
刑,顯然過苛,法院均未履勘現場瞭解真相,調查證據仍有未盡云云,難認有理由,
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  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二      月    二十三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陳  煥  生
                                        法官  蔣  嶸  華
                                        法官  王  炳  輝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楊  文  翰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