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9年台上字第517號
案由摘要:
殺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79 年 02 月 16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1 卷 1 期 348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 81.05.16 ) 
要旨:
祇以上訴人以殺人之殘暴方法將蔡文芳等四警員擊斃後,始得便利劉玉坤
脫逃,殺人與脫逃為二個行為,已有區分,自係以殺人之手段 (方法) 達
到便利劉玉坤脫逃之目的,非基於一個行為所犯兩罪名,所犯二罪顯屬牽
連關係,原判決對此部分論以想像競合犯,尚有未合。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83.01.28)

 
    上  訴  人  鍾貴雄  男民國五十二年六月五日出生屏東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無業
                        住台灣省○○縣○○鄉○○街○○○號(在押)
    選任辯護人  盧永輝律師
                陳  舜律師
右上訴人因殺人等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五日第
二審判決(七十八年度上重訴第二七九三上易字四六四八號,起訴案號台灣高痽地方
法院檢察處七十八年度偵字第九七四三、九八七八、九九二七、一○八一二、一一○
三九、一一一二五、一一一八一、一一四四三、一一五○八、一一五八八、一一九九
九、一二○八八、一二三○三、一二七六九、一二八八、九少連偵字第三○七、三一
六、三二八、併案審理偵字第一二五五九等號)提起一部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鍾貴雄共同連續殺人(殺蔡文芳等四人部分)罪刑部分撤銷。
鍾貴雄共同連續殺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附表編號狻狴雂妒咩”S收
。
其他上訴駁回。
上訴駁回部分,所處有期徒刑拾貳年,附表編號茤狴雂妒咧S收(殺蔡次郎未遂部分
),又所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附表編號悕狴雂妒咩”S收(殺張明田等三
人部分),又所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殺「無牙華」部分),與第三項所處之
刑,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附表編號悕狴雂妒咩”S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鍾貴雄於民國七十一年間曾犯殺人未遂罪,經判處有期徒刑伍
年,減為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於七十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執行完畢,仍不悔改,竟於(一)
七十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服兵役中,自陸軍一一一○部隊逃亡,經陸軍總司令部於七十
八年一月十三日以(77)年通字第○三六號令通緝。七十八年三月間,上訴人得知高雄
縣大寮鄉民蔡次郎(五十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曾多次冒用其友李冠民之名義做案,
為替李某出氣,即以非法持有裝上子彈之中共製紅星手槍一支(如附表編號茤狴隉A
非法持有手槍、子彈部分業經判罪確定,下同),自高雄縣大寮鄉峰全車行前,誘騙
蔡某至大寮鄉商協新村旁母雞山上,以殺人之犯意,對蔡次郎頭部射擊三槍後離去,
蔡次郎遭槍傷,經旁人送醫急救得宜,倖免死亡。(二)上訴人在逃亡中,自七十八年一
月至三月,曾與張明田、劉新春(女)及綽號「阿良」者持槍共犯強盜案多次(此部
分經檢察官另案偵辦),因張明田分贓不均;又懷疑張明田冒渠之名另外犯案,乃於
七十八年五月十四日前後(第一審誤為七十七年)約張明田至高雄市中正一路與輔仁
路口旁空地談判,張明田、劉新春、蘇俊吉駕車同來,雙方談判破裂,劉新春即持手
槍自背後射擊鍾貴雄,因故障未擊發,上訴人頓萌殺意,即取出非法持有裝有子彈之
中共製紅星手槍二支(如附表編號狻狴隉^押住張明田等三人,適上訴人事先約好
之劉玉坤亦非法持有中共製黑星手槍(如附表編號悕狴隉^並裝上子彈趕至(劉玉坤
於七十八年四月十四日在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審理時脫逃),聽上訴人言及栽
贓事,亦甚氣憤,二人即基於共同殺人之犯意聯絡,以張明田所駕駛之美國製奧斯摩
比二九八-三六七七號汽車,強載張明田等三人至屏東縣長治鄉進興村台灣糖業股份
有限公司(下稱台糖公司)隘寮溪農場第十六號井旁,剝奪張明田等三人之行動自由
,並基於概括之犯意,用前述手槍以先男後女之次序,先同時射張明田、蘇俊吉,再
射殺劉新春共十餘槍,致張明田等三人均因槍傷失血過多當場死亡,上訴人與劉玉坤
復另行起意將屍體均丟棄於井內後離去(遺棄屍體部分所處有期徒刑一年未上訴確定
),迨七十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始經農場工人發覺井內有三具屍體。此部分及殺蔡
次郎未死部分,上訴人於警局發覺其犯罪前自首而受裁判。(三)七十八年七月一日晚上
十一時許,上訴人與劉玉坤、蕭吉上、陳憲文、陳振義五人,自案外人戴應雄管理之
○○市○○區○○○路○○號金品大樓六樓一室以麻將賭博結束後離開,由陳振義駕
駛○三四-○一三一號計程車載陳憲文,鍾貴雄駕駛五八二-六二七七號福特千里馬
小客車載蕭吉上、劉玉坤同至屏東縣鹽埔地區邀人賭博未達目的,翌(二)日凌晨一
時二十分許,二車又回金品大樓後面之○○市○○街○○號停車,五人正擬回金品大
樓續賭,因劉玉坤發覺千里馬汽車車燈未關,折回關燈,適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三民分
局長明派出所警員蔡文芳連同支援勤務之保安警察第一總隊隊員張榮明、蔡聖豐及呂
宗炫鈖騎機車巡邏經過,以劉玉坤有竊車嫌疑上前盤查,劉因身懷手槍心虛,即逃入
路旁長明街三十號空屋內,蔡聖豐、張榮明、呂宗炫隨後追入,蔡文芳則留屋外警戒
,上訴人與陳憲文見狀,亦折回至長明街三十號前,問蔡文芳何事﹖此時蔡聖豐等三
人已捕獲劉玉坤走出屋外,劉玉坤見上訴人及陳憲文即高喊:「快開槍!」上訴人與
陳憲文明知蔡文芳等四員係依法執行逮捕劉玉坤職務之公務人員,竟意圖便利依法被
逮捕之劉玉坤脫逃,與劉玉坤基於共同連續殺人之概括犯意,由陳憲文勒住蔡文芳脖
子,上訴人取出非法持有裝有子彈中共製紅星手槍二支(如附表編號狻狴隉^對蔡
文芳腹部射擊二槍,再衝進屋內,在劉玉坤配合抵抗下,又對蔡聖豐等三人連射四至
五槍,致四警察均被槍擊中殺傷倒地,以強暴方式,便利劉玉坤脫逃得逞,然後呼應
陳憲文、劉玉坤搭乘陳振義所駕駛計程車離去。蔡文芳因腹、頭部各中一槍,呂宗炫
左手肘、左胸部各中一槍,蔡聖豐左側胸部中一槍,均送醫急救無效於同日凌晨二時
許因失血過多及體內出血死亡,張榮明左後頭部中一槍,經醫治延至同月九日下午七
時三十分許因腦出血死亡,七月二日經警在現場查獲劉玉坤所遺留中共製黑星手槍一
支(即附表編號悕狴隉^等物。(四)七十八年七月五日凌晨一時許,上訴人駕駛向許慶
耀租來之九五三-四六三六雷諾小客車,在○○市○○○路○○○路○○○○○號「
無牙華」之男子,因上訴人於同年三月間曾以新台幣(下同)八十萬元託「無牙華」
購買衝鋒槍,而被私吞槍款,心思報復,即將酒後之「無牙華」帶上車,用手銬銬住
,而剝奪其行動自由,上訴人先開車至高雄縣大寮鄉後庄村欲往屏東,旋又折回○○
縣○○鄉○○村○○路○○○號公墓,以殺人之犯意,先用磚塊擊昏「無牙華」,置
昏迷中之「無牙華」於汽車後座,以車上之汽油潑洒,再點燃汽車將「無牙華」燒死
於車內,嗣上訴人於七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被警查獲,並扣得如附表編號悕狴
之手槍等物,案經高雄市政府警察局移送檢察官偵查起訴等情。係以上開事實,上訴
人鍾貴雄如何持手槍(附表編號茪坐熇j)射殺蔡次郎頭部三槍後離去(蔡次郎未死
亡),又如何於七十八年五月十四日左右在高雄市中正一路與輔仁路附近空地與張明
田等三人談判因冒用上訴人名義犯案及分贓問題,談判時,劉新春在上訴人背後持槍
射殺上訴人,因故障未擊發,上訴人即拔槍押住劉新春等三人,適劉玉坤趕到聽獲上
情後,亦持一黑星手槍將張明田等押上張明田駕駛之汽車上,並以手銬銬住張明田及
蘇俊吉,將彼等三人載至○○縣○○鄉○○○○○○○○○○號井旁,由上訴人持手
槍一支,劉玉坤持手槍二支(即附表編號悕狴傴j支),先行同時射殺張明田、
蘇俊吉,再次射殺劉新春,共開十餘槍,然後將張明田等三人屍體丟入井內各情,又
如何於七十八年七月二日凌晨一時二十分許,由陳振義駕駛計程車載陳憲文,上訴人
駕千里馬小客車載劉玉坤、蕭吉上至○○市○○區○○街○○號前停車,準備回金品
大樓賭博,因千里馬車燈未關,劉玉坤折回關燈,恰遇巡邏警員蔡文芳、張榮明、蔡
聖豐、呂宗炫,因劉玉坤攜有槍彈(即附表編號悕狴隉^心處,跑入長明街三十號空
屋內為警造進捕獲,上訴人跟至,見劉玉坤為警逮捕,陳憲文即與屋外警戒之警員蔡
文芳拉扯,混亂中劉玉坤攜帶之槍彈掉落,上訴人即取出隨身攜帶之手槍二支(即附
表編號狻狴隉^朝屋外警戒之警員蔡文芳射擊二槍,又衝入屋內射殺其餘三名警員
蔡聖豐等各節以及如何於七十八年七月五日凌晨一時許,上訴人駕駛租來之九五三-
四六三六號小客車,在○○市○○○路○○○街○○○○○號「無牙華」之男子,因
氣憤「無牙華」騙去渠購買衝鋒槍之款八十萬元,乃將其銬住載住○○縣○○鄉○○
村○○路○○○號公墓地,以磚頭先將「無牙華」擊昏,再潑汽油,然後引火將「無
牙華」燒死等情,均據該鍾貴雄於警訊、檢察官偵查及第一審初訊時供承不諱,殺蔡
次郎未死亡部分並在第一審及原審審判中供認是實,復據蔡次郎之父蔡新求於警訊時
陳述綦詳,關於射殺警員蔡文芳等部分,核與目擊之陳振義、蕭吉上先後於警訊、檢
察官偵查及第一審審理時證述情節相符合,並經盧瑞宙證述上訴人曾將其殺害警察、
燒死「無牙華」之經過相告是實,又許慶耀亦證稱確曾於七十八年六月十九日二十一
時三十分在○○市○○○路○○○號將九五三-四六三六小客車租予上訴人不虛,而
張明田、劉新春、蘇俊吉與警員蔡文芳、呂宗炫、張榮明、蔡聖豐等人,均因受槍擊
遭殺傷,失血過多,或休克出血,或胸內出血死亡,復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勘驗屬實
,並製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照片多張附卷可稽,又七十八年七月五日有一不
詳姓名之男子被放置九五三-四六三六號小客車內燒死,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勘驗
無訛,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照片存卷可按,且上訴人持有而於七十八年七月
二十八日被查獲之第八八○○三七九號中共製紅星手槍(即附表編號茤狴隉^經試射
結果,彈殼與殺死警察現場拾獲之五顆彈殼及在屏東張明田等三屍現場拾獲之一顆彈
殼,其彈底痕跡均相U合,其試射彈頭,與警員蔡文芳腹部、張榮明頭部取出之彈頭
,來復線特徵亦U合,且與在屏東張明田等三屍現場拾獲之彈頭一顆之特徵無異,顯
係同一槍支所擊發;又第八八○○六二一號紅星手槍(即附表編號狻狴隉雩g試射,
其彈頭亦與蔡文芳頭部取出之彈頭特徵相同,此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七十八年
八月三十一日刑鑑字第二八二七八號鑑定書一紙可考,此外並有上訴人被捕時查扣如
附表編號狻狴雂坐丹@製紅星手槍二支、附表編號悕狴雂丹@製黑星手槍一支及原
為警員蔡文芳配用之警用手槍一支可為佐證,足認上訴人所為前述之自白,均與事實
相符,上訴人確有上列(一)(二)(三)(四)之犯行,殊堪認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
而以上訴人嗣後否認上列(二)(三)(四)之犯行,辯稱;蘇俊吉等押至台糖農場,劉玉坤及鍾
日進各持黑星手槍射殺張明田等三人,當時渠替鍾日進修理槍支,並未親自射殺張明
田等三人,射殺警察當日,渠手上抱有五顆手榴彈及子彈五發,陳憲文搶去渠身上手
槍與劉玉坤共同射殺警察,渠亦未射擊蔡文芳等四人。與陳憲文將「無牙華」押至鳥
松鄉某公墓,陳憲文不慎引燃火源,燒死「無牙華」,渠且遭火波及受傷,無燒死「
無牙華」之意思云云,均卸責飾詞,要不足採,所請訊問鍾日進等人,核無必要,皆
在理由中詳加指駁並說明。查中共製紅、黑星手槍,乃殺人兇器,用以射擊人身,足
以使人喪生,人人皆知,上訴人持該手槍連續射擊蔡次郎身體要害之頭部三槍,顯有
殺人之決心,雖蔡次郎未死,上訴人仍應負殺人未遂罪責,依未遂犯規定減輕其刑。
又上訴人與劉玉坤將張明田、劉新春、蘇俊吉押往屏東,剝奪其三人行動自由,復用
手槍同時射殺張明田、蘇俊吉後,再射殺劉新春均已死亡,此部分係犯妨害自由罪及
殺人罪,上訴人與劉玉坤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同時同地剝奪張明
田等三人行動自由及同時同地槍殺張明田、蘇俊吉死亡,皆為想像競合犯,應分別從
一重處斷,先槍殺張明田等二人後再射殺劉新春,時間緊接,罪名及犯罪方法相同,
自係基於概括之犯意,應依連續犯論擬,而所犯妨害自由罪與連續殺人罪之間,復有
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連續殺人罪處斷,又此部分及上述殺人未遂部分,
上訴人於警局發覺其犯罪前自首而受裁判,業據警員鄭明忠證稱:「殺蔡次郎部分,
是鍾貴雄到案後自己講的,殺張明田等三人部分,也是他(指上訴人)自己供出」屬
實,筆錄在卷,應依自首法例,減輕其刑。又查上訴人夥同陳憲文、劉玉坤持槍射殺
警員蔡文芳、張榮明、蔡聖豐、呂宗炫死亡,其與陳憲文明知蔡文芳等四人為警員,
蔡文芳等四人將劉玉坤逮捕,乃依法執行職務,劉玉坤既為依法逮捕之人,渠二人以
殺死蔡文芳等四人之強暴方法便利劉玉坤脫逃成,功此部分則犯殺人罪及加重便利脫
逃罪,上訴人與劉玉坤、陳憲文就所犯殺人罪;上訴人與陳憲文就所犯加重便利脫逃
罪,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上訴人等三人持槍先後射殺四人,時
間緊接,罪名及方法相同,顯係基於概括之犯意,應依連續犯以一罪論,而其殺人行
為與強暴方法便利劉玉坤脫逃,係同時同地為之,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
,應從一重之連續殺人罪處斷,檢察官起訴書內雖未敘及加重便利脫逃,惟該部分與
論罪之連續殺人部分有裁判上之一罪關係,自得併予審判,再上訴人將「無牙華」擊
昏,又潑汽油於「無牙華」之全身,引火燒「無牙華」致死,而其先以手銬銬住「無
牙華」強帶往墓地,此部分亦犯有妨害自由罪及殺人罪,所犯此二罪,亦有方法結果
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上訴人於七十一年間曾犯殺人未遂罪,經本院
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嗣減為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於七十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執行完畢,
此有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處刑案紀錄表在卷可稽,五年內再犯本案各罪,均是累犯
,除法定刑為死刑、無期徒刑部分依法不得加重外,餘均應加重其刑,又所犯殺蔡次
郎未遂,連續殺死張明田等三人,連續殺死蔡文芳等四警員,與燒死「無牙華」各罪
,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因認第一審就殺害「無牙華」部分,適用刑法第二百七十
一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  項,
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論上訴人鍾貴雄以殺人罪,審酌上訴人
窮凶極惡,動輒殺人,毫無人性等一切情狀,處無期徒刑,並褫奪公權終身,核無不
合,予以維持,並駁回上訴人此部分在原審之上訴,又撤銷第一審關於上訴人所犯殺
蔡次郎未遂,殺張明田等三人既遂,及殺蔡文芳等四警既遂等部分之判決,援引刑法
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第
一百六十二條第二項、第五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上段、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
項、第五十一條第二款第八款第九款、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六十二條前段,
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論上訴人鍾貴雄以殺人未遂罪,又共同
連續殺人罪(張明田等三人部分)、又共同連續殺人罪(蔡文芳等四警員部分),均
累犯,其審酌上訴人原有殺人未遂前科,仍不知悔改,此次又迭犯持槍殺人,視人命
如草芥,在同一地點相處殺死三人及四人,手段兇殘,實屬罪大惡極,泯滅人性,罪
無可逭,對殺人未遂(蔡次郎)部分,處有期徒刑拾貳年,又共同連續殺人(張明田
等三人)部分,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又共同連續殺人(蔡文芳等四警員)部
分處死刑,褫奪公權級身,扣案如附表編號悕狴雂坐熇j,為違禁物,分別宣告
沒收之,並定其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上項各手槍併予沒收,又所犯非法持有
槍彈部分已判決確定,此部分與本案各罪,均係獨立犯罪,無妨本案各別論罪科刑。
上述殺害「無牙華」部分,殺人未遂(蔡次郎)部分及共同連續殺人(張明田等三人
)部分,經核於法尚非有違,上訴人鍾貴雄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否認故意殺人,而
任意指摘原判決採證認事違法,非有理由,應予駁回。惟上訴人所犯共同連續殺人(
蔡文芳等四警員)部分,原審適用法律固非無見,祇以上訴人以殺人之殘暴方法將蔡
文芳等四警員擊斃後,始得便利劉玉坤脫逃,殺人與脫逃為二個行為,已有區分,自
係以殺人之手段(方法)達到便利劉玉坤脫逃之目的,非基於一個行為所犯兩罪名,
所犯二罪顯屬牽連關係,原判決對此部分論以想像競合犯,尚有未合。但此項違法,
尚不影響於此部分犯罪事實之確定,本院得據以裁判,爰將此部分罪刑部分撤銷,自
為判決如主文之所示。至上訴人所犯前開(一)(二)兩項殺人罪自首之法定減輕事由,原判
決理由中已論述綦詳,並引用刑法第六十二條,事實欄雖未敘列「自首而受裁判」數
字,顯係行文疏漏,此部分之瑕疵且不影響於判決如果,毋庸予以撤銷,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
條第一項,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第一項、第一百六十二條第
二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
五十一條第二款第八款第九款,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二      月      十六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開  正  懷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田  正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柯  慶  賢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