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9年台上字第163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79 年 01 月 18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1 卷 1 期 619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156 條  ( 71.08.04 ) 
刑事訴訟法 第 156 條  ( 82.07.30 ) 
要旨:
原判決係採用上訴人等三人在檢察官偵查中及警訊中之自白,並非單採警
訊中之自白,原判決採用警訊中之自白,固有不當,然除去此部分,依上
訴人等三人在檢察官偵查中之自白,並有其他補強證據,足以擔保自白為
真正,仍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即於判決無影響,本院得據以裁判。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156 條 (84.10.20)

 
    上訴人  張木火  男民國三十八年九月十六日出生桃園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工
                    住台灣省○○縣○○市○○路○○○號○○○號(在押)
            卓三貴  男民國五十四年三月十四日出生高雄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工
                    住台灣省○○縣○○市○○○路○○○巷○弄○號(在押)
            劉其南  男民國五十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出生高雄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工
                    住○○縣○○鄉○○村○○○○號(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擄人勒贖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七十八年十二
月七日第二審判決(七十八年度上重訴字第二七二五號,起訴案號台灣嘉義地方法院
檢察處七十八年度偵字第二二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審及第一審關於卓三貴擄人勒贖,又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與張木火、劉其南部
分之判決,均撤銷。
張木火共同連續意圖勒贖而擄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藍波刀壹把、鉛線
壹綑、膠布壹捲均沒收;又共同殺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膠布壹捲沒收
,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藍波刀壹把、鉛線壹綑、膠布壹捲均沒收。
卓三貴共同連續意圖勒贖而擄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藍波刀壹把,鉛線
壹綑,膠布壹捲均沒收;又共同殺人,累犯,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膠布壹捲
沒收,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藍波刀壹把、鉛線壹綑,膠布壹捲均沒收。
劉其南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鉛線壹綑、膠布壹捲均沒
收;又共同殺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膠布壹捲沒收,應執行無期徒刑,褫
奪公權終身,鉛線壹捆、膠布壹捲均沒收。
卓三貴恐嚇部分之上訴駁回。
    理  由
擄人勒贖及殺人部分: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張木火於民國七十三年間曾犯偽造有價證券罪,經台灣高等法
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月,於七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執行完畢,上訴人卓三貴曾犯殺
人未遂罪,經同上法院台中分院判處有期待刑十年二月,減為有期徒刑五年一月,於
七十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假釋出獄,同月二十四日假釋期滿以已執行完畢論,上訴人劉
其南於七十四年間因盜取財物案件,經軍法機關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月,緩刑二年,
均素行不良。張木火出獄後,不思悔放,因沈迷大家樂賭博,負債累累,竟為籌款還
債,於七十八年五月下旬與卓三貴共謀擄人勒贖,分由張木火向金輝租賃有限公司(
下稱金輝公司)不知情之負責人廖碧滄租得五九一-四四一二號福特轎車一部,於同
年六月四日晚間(五日零時許)攜可作兇器用之板手一支,在桃園縣中壢市中原路旁
,竊取陳常棋所有一二九-○三二三號汽車車牌一面,換掛在前述租來轎車上作掩飾
以避免追緝,復預置藍波刀壹把,大型膠布一捲備用,當日下午四時許,張木火即電
話其鑿井同業黃裕舜,佯稱其係聯邦染整公司總務課郭姓男子,欲請黃裕舜代鑿深井
云云,約定於六日上午八時前往桃園縣龜山鄉附近長庚紀念醫院旁第一處設有紅綠燈
之交岔路口相會,次日上午推由卓三貴駕駛前往撜掛車牌之轎車按時前往約定地點,
將黃裕舜誘至桃園縣龜山鄉大崗村頂湖聲寶公司附近新建廠房旁,佯囑斟測地形,並
乘其不備,由卓三貴自後方徒手勒其頸部,張木火則蒙面以現場拾得之木棍毆擊黃裕
舜後枕部成撕裂作二公分(傷害部分未據告訴),復以所帶藍波刀抵其腹部,表明意
圖勒贖新台幣(下同)五百萬元,張、卓二人隨以預備之膠布封住黃裕舜眼、口等處
,以現場拾獲鐵絲及繩索綑其手足,並合力將之抬入上述轎車後車箱內,擬擄往桃園
縣楊梅鎮偏僻處藏匿,伺機取贖,幸黃裕舜於車行途中掙扎跳車脫困,頭部外傷合併
腦震盪,為路人送醫急救脫險。卓、張二人心猶不甘,數日後分頭自中山高束公路嘉
義交流道附近及彰化縣社頭鄉電信局等地,又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接續以電
話恐嚇黃裕舜之妻黃江春香聲言如不交付三百萬元,即再度擄劫其夫云云(張木火恐
嚇取財部分未據起訴),黃江春香因其夫已脫離其控制而未答應,張、卓見恐嚇取財
亦未得逞,原擬罷手,嗣仍因張木火債務負擔甚重,再行擄人勒贖,復於同年六月間
又與卓三貴共謀,以人手不足遂邀劉其南一同計劃,決定以○○市○○路○○○號振
鍵鐵工廠負責人蕭金木之家屬為擄掠對象,三人先又基於共同竊盜之概括犯意,推張
木火先於同月十日夜間攜可供兇器用之扳手,在○○縣○○鄉○○村○○○○○號前
竊取吳溪富售予東洋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洋公司)之六七三-八○二一號小客
車車牌二面,劉其南,卓三貴續於數日後在雲林縣北港大橋附近意文飯店旁,以同一
手法,竊得車主號碼均不詳之車牌二面,以備擄人勒贖時作掩飾用。再由張木火仍向
不知情之廖碧滄租得五九一-九五五二號裕隆小客車一輛,先後放掛上述共同勒得之
車牌,多次駕車窺伺蕭金木住宅地形,及其家人出入情況,經再三跟蹤,擇定劫持蕭
妻林銀瓶。同年七月三日上午六時許,張木火駕車載卓、劉二人前往蕭宅附近守候,
同日上許七時十分許,尾隨騎機車載女兒上學之林銀瓶,在○○市○鎮街○○○號前
林銀瓶口程途中,製造假車禍,擦撞林車倒地,由卓、劉二人下車,假意送醫治療,
誘使林銀瓶上車後  即共同以張木火在雲林縣北港鎮另購之膠布貼封其眼、口,再以
張木火在振鍵鐵工廠附近拾得之無主鉛線反綑林銀瓶雙手,將其擄至嘉義縣竹崎鄉沙
坑村溪角朴子溪畔山區,復因張木火與林銀瓶家人原係舊識,恐被識破,另供同起意
殺林銀瓶滅口,當場推由卓三貴、劉其南以膠布重行緊勒林銀瓶口、鼻及頸部、全頸
共環繞膠布五匝,致使頸部皮下出血,足以窒息,張木火等三人意有未足,繼將未死
之林銀瓶投入現場鋼筋混凝土造之蓄水池內,使之溺斃,旋即駕車下山,同月三日至
六日間,三人分頭由嘉義縣新港鄉六腳村、高速公路嘉義交流道旁、及雲林縣斗六鎮
等處以電話向蕭金木家人勒贖五百萬元,放回林銀瓶云云,經蕭金木報警,循線查獲
,並扣得張木火所有供虜人勒贖用之鉛線一綑、膠布一捲、藍波刀一把,及其等竊得
之六七三-八○二一號車牌二面,案經嘉義縣警察局子崎分局移送檢察官偵查起訴等
情。係以上開事實,對據上訴人張木火、卓三貴、劉其南三人於檢察官偵查時自白不
諱,三人所供內容核相符合,並與告訴人黃裕舜、蕭金木,被害人陳常棋,東洋倉庫
公司負責人紀乃真,及證人廖碧滄指證情節亦大致相同,且有黃裕舜受傷診斷證明書
、汽車租賃約定書,汽車牌照失竊受理報案暨尋獲證明單等影本附卷可憑,復經警查
獲鉛線一綑、膠布一捲、藍波刀一把、車牌二面扣案足資佐證,而被害人林銀瓶係窒
息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斟驗明確,又有勘驗筆錄、驗斷書、及相驗屍體證明
書附卷可稽,雖驗斷書及相驗屍體證明書記載被害人為「勒死」,然此乃法醫師相驗
時,上訴人三人迄未獲案,依被害人屍體頸部綑勒膠布與皮下出血等跡象而為驗斷,
經依一訴人三人嗣後到案自白,被害人投入水中仍在掙扎之情況觀察,亦不排除溺斃
之可能,業據鑑定人即原驗斷之法醫師王世宗在第一審結證綦詳,堪認被害人係於上
訴人三人以膠布勒頸窒息未死之前被投入水中溺斃,上訴人之上開各犯行,洵堪認定
,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三人嗣後否認故意殺被害人,均辯稱:
在抵達山區時,被害人林銀瓶早已氣絕,並非渠三人丟入水池加以殺害,確係恐屍體
發臭,早被發覺撤將其丟入水池云云;又卓三貴、劉其南所稱:渠二人係誤聽張木火
之言,說明討債才同往,不知其在擄人勒贖等語,均卸責飾詞,皆不足採;劉其南選
任辯護人謂劉其南於七十八年間曾因頭部外傷住院治療,精神有耗弱情形,請求送醫
鑑定,亦核無必要,均在理由中詳加指駁並說明。原審以第一審認張木火、卓三貴意
圖勒贖而擄掠黃裕舜部分,係犯懲治盜匪條例之擄人勒贖罪,張木火帶可作兇器用之
扳手竊取陳常棋所有車牌,係犯刑法上之加重竊盜罪,檢察官以普通竊盜罪起訴,引
用法條,應予變更,張、卓二人使黃裕舜受普通傷害部分,未據告訴,起訴書贅引刑
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不備追訴要件。上訴人等三人意圖勒贖而共同擄掠林銀瓶
後故意加以殺害,應成立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此
部分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擄人勒贖罪為法條競合,法定刑均為唯一
死刑,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不另論以盜匪罪,上訴人等三人為掩入耳目避免
追緝,另攜可作兇器用竊取東洋公司等車牌(含不詳姓名人所有之不明號碼車牌)部
分,犯刑法上之加重竊盜罪,起訴書雖未敘明此部分犯罪事實,然與所犯意圖勒贖而
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部分屬牽連犯,有裁判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應併予審
究。張木火、卓三貴意圖勒贖而擄掠黃裕舜部分,及上訴人張木火等三人意圖勒贖而
擄掠林銀瓶故意殺被害人部分,在嘉義縣新港鄉、雲木縣北港鎮分別竊取車牌部分,
彼此間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張木火等三人先後竊取車牌四面,
時間緊接,所犯為構成犯罪要件相同之罪名,顯係基於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應以
連續犯論擬,張木火所犯竊盜(竊取陳常棋之車牌)與意圖勒贖而擄掠黃裕舜之行為
間,上訴人等三人連續竊取四面車牌與意圖勒贖而擄掠林銀瓶故意殺被害人之行為間
,均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各從一重處斷,張木火、卓三貴所犯擄人勒贖及擄人
勒贖而殺被害人之結合犯,應分論併罰。張木火前犯偽造有價證券罪,卓三貴所犯殺
人未遂罪,各所處之有期徒刑。張木火於七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執行完畢,卓三貴於
七十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因假釋期滿以已執行完畢論,均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紀
錄簡復表附卷足憑,五年內再犯上開各罪,均為累犯,除法定刑為死刑無期徒刑部分
不得加重外,有期徒刑部分應各加重其刑,爰引懲治盜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
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三百四十八條第
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暨相關法條,論張木火、卓三貴以共同意圖勒贖而擄
人,又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均累犯二罪刑,劉其南以共同意圖勒贖
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刑,並對張木火、卓三貴部分定其應執行刑固非無見。惟查
據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固有處罰明文,但上開法條
,已因懲治盜匪條例施行而停止適用,該條例對此項結合犯既未特設規定,則於擄人
勒贖中,另行起意殺人者,自應於擄人勒贖罪外更論以殺人罪,方為合法,業經本院
二十三年台非字第四十五號者有判例(基於同一理由,亦有院字第一七四二號解釋可
考)。又依法條競合之適用原則言,普通法為全部法,特別法為一部法其相競合時,
應適用特別法,故如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意圖勒贖而擄人罪(特別法為
一部法)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普通法為
全部法)競合時,應適用懲治盜匪條例處斷,並不發生結合之關係。本件第一審判決
認定事實:上訴人等三人將被害人林銀瓶擄得後,於勒贖中因張木火與林銀瓶家人原
係舊識,恐被識破,始共同起意將林銀瓶殺害滅口,其擄人勒贖與殺被害人既獨立起
意犯罪,自應將其擄人勒贖與殺人併合處罰,乃第一審竟以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
,論上訴人等三人以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擄人勒贖結合犯之罪,適用法律顯有
不當;又第一審判決係認定張木火為籌款還債始與卓三貴共同擄人勒贖,當其二人將
黃裕舜擄得後,被其逃脫而未得財,原擬罷手,嗣困張木火債務負擔甚重,復因人手
不足,乃邀劉質南共同計劃並實施擄掠林銀瓶,其先後兩次擄人勒贖,祇為達到一個
籌款還債之目的,且先後時間緊接,方法雷同,所犯又為構成犯罪要件相同之罪名,
自係基於一貫之犯意,反覆為之。顯屬連續犯,第一審竟併合處罰,原審亦不加糾正
,均有違誤。又審理事實之法院遇有被告對於自白提出刑求之抗辯時,應先於其他事
實而為調查,上訴人張木火等三人在第一審曾主張警訊筆錄係遭刑求,原審未加調查
,竟採為判決基礎,亦於法有違。上訴人等三人上訴意旨,仍各執陳詞,否認犯罪,
均以無殺人故意,卓、劉二人並以協助討債,不知擄人勒贖云云,泛指原判決採證認
事不當,雖不足取,但其指摘原判決有上列用法不當,則有理由,惟上開違法,尚不
影響於事實確定,且原判決係採用上訴人等三人在檢察官偵查中及警訊中之自白,並
非單採警訊中之自白,原判決採用警訊中之自白,固有不當,然除去此部分,依上訴
人等三人在檢察官偵查中之自白,並有其他補強證據,足以擔保自白為真正,仍應為
同一事實之認定,即於判決無影響。本院得據以裁判,爰將第一審及原審關於上開部
分之判決均撤銷改判,論上訴人張木火、卓三貴以共同連續意圖勒贖而擄人罪,又共
同殺人罪,均累犯。論劉其南以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罪,又共同殺人罪。並審酌張木
火、卓三貴均有前科,竟一再擄人勒贖觸犯唯一死刑之罪,又殺被害人滅口,均屬泯
滅人性、手段兇狠、罪大惡極危害社會治安勘距,罪無可逭,應令與社會永久隔離,
以杜後患,至於劉其南部分,共同正犯固應就全部犯罪結果同負罪責,但量定刑度,
仍應斟酌其參與犯罪情節有所軒輊,查劉其南係因一時受邀參與,交遊不慎,附隨犯
罪,亦觸犯擄人勒贖之唯一死刑重典,情堪憫恕,念其並非主謀,且參與犯罪僅一次
,犯情顯較張木火、卓三貴為輕,不忍對劉其南一同加誅,姑貸以一死,依刑法第五
十九條規定酌減其刑,以示慎平,就擄人勒贖罪部分,對張木火、卓三貴均處死刑,
褫奪公權終身,劉其南減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殺人罪部分,對張木火量處死
刑,褫奪公權終身,卓三貴、劉其南均處無期徒刑,各褫奪公權終身,並定其應執行
刑各如主文之所示。扣案為張木火所有供犯罪所用之藍波刀(黃裕舜部分)一把、鉛
線一綑(無主物先占取得)、膠布一捲(對林銀瓶部分),均沒收之。
恐嚇取財部分:
查第三審上訴書狀,應敘述上訴之理由,其未敘述者,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補提理
由書於原審法院,已逾上述期間而於第三審法院判決前仍未提出上訴理由書狀者,第
三審法院應以判決駁回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五條後段
規定甚明,本件上訴人卓三貴所犯恐嚇取財未遂部分,原審以起訴書雖漏引此部分之
法條,但事實欄已有敘列,自得併予審判(張木火此部分未據起訴,無從併審),上
訴人卓三貴對此部分亦不服原審判決,於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併提起上訴
,惟未敘述理由,迄上訴人七十九年元月八日所提上訴理由狀對此部分有如何違背法
令之處,亦無一語提及,至今逾期已久,於本院未判決前仍未提出,依上開規定,此
部分上訴,自非合法,應予駁回。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後段、
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第八
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
第三款、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五十九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
一項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第八款第九款,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九    年      元      月     十八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開  正  懷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田  正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柯  慶  賢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