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8年台上字第4815號
案由摘要:
盜匪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78 年 11 月 23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0 卷 4 期 700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1、302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1、302 條  ( 81.05.16 ) 
要旨:
強姦婦女而剝奪該婦女之行動自由時,是否於強姦罪外,另成立妨害自由
罪,須就犯罪行為實施經過之全部情形加以觀察,如該妨害自由之行為已
可認為強姦行為之著手,即應成立單一之強姦罪。

參考法條:刑法 第 221、302 條 (83.01.28)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檢察處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李  明  忠
    選任辯護人  林  武  順  律師
                廖  學  忠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林  金  寶
    選任辯護人  黃  昆  彬  律師
                高  銘  陞  律師
    被      告  鍾  禮  山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等盜匪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中華民國七十八年九
月十八日第二審判決(七十八年度上重訴字第八十一號,起訴案號台灣花蓮地方法院
檢察處七十八年度偵字第一七○、三二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鍾禮山輪姦部分罪刑撤銷。
鍾禮山二人以上對於婦女以強暴致使不能抗拒而共同輪姦,處有期徒刑陸年,減為有
期徒刑參年。
其他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李明忠綽號黑牌,以其表嬸林秀玉簽賭大家樂中獎,欲向林秀
玉強索金錢花用,民國七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李明忠獲悉林秀玉將赴花蓮市
燙髮並探視其女兒謝淑惠,乃與上訴人林金寶共同謀議強劫,二人即共同意圖為自己
不法之所有,於當日晚十一時許,林秀玉至花蓮火車站擬搭車返回光復鄉時,林金寶
即藉詞有轎車在市區停放,可順道載送其回家等語,因二人本為舊識,且其時已無車
輛至光復鄉,林秀玉願搭乘其便車,林金寶即以機車載林秀玉至花蓮市中華路一二五
號國際大樓前與李明忠會合,至翌(二十七)日凌晨二時五十分許,不知情之鍾禮山
及少年簡仁川(六十年十月四日出生)亦應邀到達,五人即乘坐由李明忠預向宋耀國
租用之四三五─七六七○號裕隆一千二百西西銀灰色小客車,由鍾禮山駕駛,沿花東
公路往光復鄉行駛,途中林金寶即向林秀玉表示應將大家樂中獎彩金分出新台幣(下
同)六萬元給伊兄弟等,林秀玉則以無錢為詞拒絕,李明忠乃示意強姦林秀玉,並指
示鍾禮山將車左轉至花蓮縣壽豐鄉平和村花東公路左側之香蕉園旁停車,林金寶即拉
林秀玉下車並使其不能抗拒而劫取其皮包,鍾禮山、簡仁川則依李明忠之指示強押林
秀玉至離轎車約六十二公尺處之瓜棚下,由李明忠、鍾禮山、林金寶三人合力壓制林
秀玉,致使不能抗拒而依序由林金寶、李明忠、鍾禮山予以輪姦,簡仁川則在旁把風
,姦畢,林金寶即在現場自劫得之皮包內取得二萬元,並與李明忠指示鍾、簡二人再
將林秀玉押回車內,繼續往光復鄉行駛。途中林金寶又向林秀玉強索金錢,林秀玉仍
予拒絕,並大聲喊叫,欲掙扎脫逃,李明忠另行起意殺人,即叫鍾禮山停車,施以拳
頭及林秀玉所帶雨傘毆打林秀玉頭部,並稱給她死,林金寶即基於共同殺人犯意,命
簡仁川抓住林秀玉,林金寶則以右手緊勒林秀玉脖子,以左手拿手帕摀住其口、鼻,
直至林秀玉窒息死亡為止。林金寶、李明忠旋提議棄屍,鍾禮山亦以參與棄屍之意思
依李明忠之指引,載林秀玉屍體至鳳林鎮復興路一二○巷口,由林金寶、李明忠二人
將林秀玉屍體遺棄於該巷口對面之水溝內,棄屍完畢後,四人共乘原車至鳳林鎮,林
金寶各取五千元給鍾禮山、簡仁川,鍾、簡二人均拒絕收受,並各自回家,原車由李
明忠駕駛載林金寶離去。李、林二人並將劫得之皮包及林秀玉之隨身物品丟棄,劫得
之現金則予朋分花用。嗣鍾禮山於犯罪未發覺前分別向花蓮縣警察局鳳林分局及台灣
花蓮地方法院檢察處檢察官自首,案經林秀玉之夫謝平波提出告訴等情。係以李明忠
於七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得知林秀玉當日將赴花蓮市燙頭髮及探視其女兒謝淑
惠之事實,業據其於警訊及偵審時供明,其得悉上情後,即於同日上午駕車載送林金
寶至花蓮市,並告知林金寶強劫林秀玉等情,亦據林金寶於偵查中供承在卷,林金寶
於七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十一時許,在花蓮火車站,向林秀玉表示有轎車在市區
,可順道載其至光復鄉,並以機車載林秀玉至市區等情,亦據載林秀玉至花蓮火車站
之呂宗彥證述甚詳,並當庭指認係由林金寶載走無誤,而四三五─七六七○號裕隆自
用小客車,係宋耀國於七十六年間以其妻施君芳名義購買後出租,同年底李明忠曾租
用該車,李明忠於租用該車一、二天後即發生林秀玉命案,李明忠即將該車送還等情
,亦經宋耀國證述綦詳。七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凌晨二時五十分許,鍾禮山應李明
忠之邀偕同簡仁川至國際大樓前時,林金寶及林秀玉已坐於該四三五─七六七○號小
客車內,李明忠則站在車外,旋由鍾禮山駕車載其他人往光復鄉行駛,途中林金寶強
向林秀玉索討金錢被拒,李明忠即示意強姦林秀玉,鍾禮山即依李明忠之指引駛至上
開香蕉園旁停車,林金寶即自車上拉下林秀玉並劫取其皮包,李明忠命鍾禮山與簡仁
川強押林秀玉至瓜棚下,由簡仁川在旁把風,其餘三人壓制林秀玉使其不能抗拒而先
後予以輪姦,姦畢,林金寶自林秀玉皮包內取得二萬元,鍾、簡二人再將林秀玉押回
車內等情,亦據林金寶於偵查中及鍾禮山於偵查及第一審調查時供承明確,核與簡仁
川供述情節相符,而林秀玉之左右大腿及右大腿內側近陰部,有指甲傷及指壓傷,均
為強拉大腿之傷,其左右下腿有拇指大等皮下出血傷多處,且將採自林秀玉下體之精
液棉球、衛生紙及內褲送鑑驗,其上之血跡及精液分別呈O型及A型血型反應,與李
明忠、林金寶之血液、精液血型相符,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七十七年一月八日
刑醫字第三七二九七號、七十七年二月五日醫字第○九一三號、七十八年二月二十八
日刑醫字第一九二二號鑑驗書各一件可資佐證,又被告等於姦畢復行上車後,林金寶
又向林秀玉強索金錢被拒,林秀玉大聲喊叫並欲掙扎脫逃,李明忠乃叫鍾禮山停車,
並以拳頭及雨傘毆打林秀玉頭部,又喊給她死,林金寶即叫簡仁川抓住林秀玉,並勒
住林秀玉脖子,又以手帕摀住其口、鼻,直到林秀玉窒息死亡,李明忠、林金寶提議
棄屍,嗣即依李明忠之指引將林秀玉屍體遺棄於鳳林鎮復興路一二○巷口之水溝等情
,亦分別經林金寶及鍾禮山、簡仁川於偵審中供述在卷,林秀玉生前係受前額、右側
頭鈍擊傷後,口、鼻、前頸遭摀、扼壓致窒息死亡,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並解
剖屍體證明屬實,有勘驗筆錄、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解剖筆錄、照片十四張附
卷可稽,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以(一)李明忠於當晚提議強姦林秀玉,
其後林秀玉掙扎欲逃,又起意殺人並指引棄屍,其意識至為清醒,故其於當晚行為前
無論有無吸食強力膠,均不能解免其罪責。(二)林金寶於七十八年二月十三日、二
十七日刑警借提偵訊後還押看守所時,看守所檢查其身體,並未發現有外傷,故未作
「回所體檢」,經台灣花蓮看守所函復在卷,有該所七十八年八月三十日花所正戒字
第八四四號函可稽,林金寶於檢察官訊問時,亦未提及被刑求之事,又其於七十八年
三月二十三日檢察官偵查與鍾禮山、簡仁川二人對質時,亦供承強劫、強姦及摀、勒
林秀玉至死並棄屍等犯行,則其所稱警訊時係被刑求,即不足採。(三)鍾禮山於七
十八年一月二十九日檢察官偵查及第一審調查時,均供承參與輪姦,簡仁川、林金寶
亦分別於偵、審中供述其參與輪姦,雖其血型為AB型,而林秀玉內褲及採自其下體
之衛生紙經鑑驗,其血跡反應無AB型者,惟查參與強姦未必留有精液於體內而被取
為檢體,該鍾禮山既自認有強姦行為,共犯簡仁川、林金寶亦供述其參與輪姦,則上
開血液之鑑定,不足為其無輪姦行為之反證,其血液與精液亦無重為鑑定必要,被告
等其餘之各項辯解,亦屬卸責之詞,均不足取;證人張嘉生、莊秀琴、謝永富、林金
寶之父林盛及其妻林趙美玉所為證述暨少年簡仁川案內證人鄭勳斌、張宏銘、林勝雄
之證詞,均不足為被告等有利之認定,又因事證已明,李明忠聲請傳喚莊秀琴、宋耀
國、范仲修,林金寶聲請傳訊王國雄,陳貴山及承辦本案之警員,核無必要,分別於
理由內詳予指駁及說明,因認李明忠、林金寶強劫而強姦,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
第一項第八款之罪(押解林秀玉之妨害自由犯行,包括於強劫而強姦犯行之內,不另
論罪),夥同簡仁川殺人及夥同鍾禮山、簡仁川遺棄屍體行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
一條第一項及同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罪,鍾禮山參與輪姦,係犯同法第二百二
十二條之罪,李明忠與林金寶就所犯強劫而強姦罪,與簡仁川所犯殺人罪,與鍾禮山
、簡仁川所犯遺棄屍體罪,鍾禮山與李明忠、林金寶所犯輪姦罪,均有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為共同正犯。李明忠、林金寶所犯殺人罪與遺棄屍體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
係,應從較重之殺人罪處斷,所犯強劫而強姦及殺人二罪,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
簡仁川係六十年十月四日出生,有筆錄記載可按,行為時係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
人,李明忠、林金寶均為成年人,與簡仁川共同實施殺人,除殺人罪法定本刑中死刑
、無期徒刑部分依法不得加重外,有期徒刑部分,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之
規定加重其刑。鍾禮山於犯罪未發覺前自首而接受裁判,應依法減輕其刑,其係五十
九年九月二十四日生,犯罪時尚未滿十八歲,依法遞減其刑。李明忠所犯殺人罪,鍾
禮山所犯輪姦罪,其犯罪均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合予減刑條件,應依法予以
減刑。因認第一審判決適用上述法條及相關之懲治盜匪條例第八條(此條文漏引,應
予補正),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一條第二款、
第八款,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一款甲類(二)、第四條第
一項第七款、第六條、第十三條,審酌李明忠、林金寶共謀強劫而強姦、殺人棄屍,
手段殘忍,死者林秀玉且為李明忠表嬸,泯滅人性,有與社會永久隔離之必要,爰就
彼等所犯強劫而強姦罪各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所犯殺人罪,各處無期徒刑,均
褫奪公權終身,殺人部分,減為有期徒刑十五年,褫奪公權十年,並各定其應執行刑
為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李明忠、林金寶之上訴。惟盜
匪所得之二萬元,業已費失而不存在,第一審判決仍為發還之諭知,尚有未當,但此
項發還之諭知,並非從刑之一種,乃法律上就返還義務之特別規定,爰將第一審判決
此部分予以撤銷;林秀玉之皮包,據林金寶供稱已予丟棄,爰不為發還之諭知,於理
由內加以說明。關於鍾禮山部分,並無證據證明其參與強劫,爰將第一審判決關於鍾
禮山此部分撤銷改判,適用上述法條及相關之刑法第二十八條、第六十二條前段、第
十八條第二項(此條文漏引,應予補正),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四條第
二項、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乙類(三)、第六條審酌一切情狀論以二人以上對於婦女
以強暴致使不能抗拒而共同輪姦,處有期徒刑六年,減為有期徒刑三年,因檢察官係
以強劫而強姦一罪起訴,強劫部分自毋庸為無罪之諭知,於理由內予以說明,經核尚
無不合。按證據之證明力如何?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五條之規定,事實審法院有
自由判斷之權,苟其判斷之論據,不違背一般經驗法則,即不得指為違法。本件原判
決依據林金寶、鍾禮山及少年簡仁川之供述、證人呂宗彥、宋耀國之證詞暨內政部警
政署刑事警察局之鑑定,認定被告等之上開犯行,已詳予說明其理由,按之前開說明
,即不容任意指為違法;又依林志鴻在檢察官偵查時之供述,渠知悉鍾禮山在案發前
十天即監視林秀玉之行蹤,並得知林秀玉到花蓮領錢等情,係由林金寶告知,則其上
開供述,並無證據能力,原判決未說明不採之理由,即不容指為理由不備。檢察官上
訴意旨,指鍾禮山參與強劫,李明忠、林金寶上訴意旨,仍執陳詞爭辯,否認犯罪,
漫指原審調查未盡,並對原審採證職權之適法行使,任意指摘,亦無足取,檢察官就
強劫而強姦部分之上訴及李明忠、林金寶之上訴,均應予駁回。至鍾禮山輪姦部分:
按強姦婦女而剝奪該婦女之行動自由時,是否於強姦罪外,另成立妨害自由罪,須就
犯罪行為實施經過之全部情形加以觀察,如該妨害自由之行為已可認為強姦行為之著
手,即應成立單一之強姦罪。依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李明忠示意強姦林秀玉後,鍾禮
山即依其指示將車停於上開香蕉園旁,被告等並即強押林秀玉下車而在離停車處約六
十二公尺瓜棚下予以輪姦,此種情形,該妨害自由之行為已可認為強姦行為之著手,
原判決就李明忠等強劫而強姦部分,亦認為其妨害自由犯行,已包括於強劫而強姦犯
行內,乃就此部分又另論以妨害自由罪,而依牽連關係從較重之輪姦罪處斷,難謂無
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但此項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
由本院將原判決此部分予以撤銷改判,仍處原判決宣告之刑,並依法予以減刑,以資
糾正。
復查檢察官起訴僅指鍾禮山共同遺棄屍體,並未指其幫助殺人,此有起訴書可按。原
審亦認定鍾禮山無幫助殺人行為,乃將第一審判決關於鍾禮山幫助殺人部分撤銷(第
一審判決就遺棄屍體部分認為與幫助殺人部分有牽連關係而依較重之幫助殺人罪處斷
),僅論以共同遺棄屍體罪。檢察官上訴意旨,就此部分中之幫助殺人部分提起一部
上訴,對共同遺棄屍體部分,聲明不上訴,此有檢察官上訴書可憑。按檢察官及鍾禮
山對遺棄屍體部分既均未上訴,則此部分已告確定,而幫助殺人部分原非起訴範圍,
檢察官單就此部分上訴,即非法之所許,此部分應從程序上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
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二十二條、第六十二條前
段、第十八條第二項,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乙類(三
)、第四條第二項、第六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八    年    十一    月    二十三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