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8年台上字第3681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78 年 09 月 08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0 卷 3 期 71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81.05.16 )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 46.06.05 ) 
要旨:
上訴人所為,應成立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
殺被害人罪,其法定刑,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意圖勒贖
而擄人罪,同為唯一死刑,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仍應適用刑法第
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論處。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83.01.28)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46.06.05)

 
    上  訴  人  曾  成  山
    選  任  辯
    護      人  黃  正  彥  律師
右上訴人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七十八年七月十九日
第二審判決(七十八年度上重二訴字第一九五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處
七十七年度偵字第五三五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曾成山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曾成山曾犯竊盜罪,經台灣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月,
於民國七十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執行完畢,仍不知悔改,於七十七年九月中旬,因簽賭
「六合彩」,負債新台幣(下同)十萬元,無力償還,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二時許,
駕駛牌照八四五─九六三八號箱型自用小貨車,途經台南市公園路九○四巷口,見其
表兄許添泉之子許家誠(七十四年一月一日生)獨自在雨中行走,即起意擄人勒贖,
將許家誠抱入其箱型自用小貨車後車廂內,載住台南市區內閒逛,同日下午七時許,
上訴人認許家誠之父母必因尋子不著而心急,乃在台南市裕農路與裕豐街口以公用電
話向許家誠之母許謝素心聲稱:速備款二百萬元贖人,否則,撕票等語,經討價還價
,而無結果,嗣上訴人又賡續六次以電話囑許添泉夫婦備款二百萬元贖人,均未獲肯
定允諾,遂在台南市東門路東門城附近統一西藥房以一百二十元購買可供安眠之鎮靜
劑 (VALSERA) 十顆,於當晚十一時令許家誠服下二顆入睡, 復於翌(二十二)日上
午十時許及十二時許,先後二次,每次令許家誠服用二顆,迄當日下午二時許,上訴
人再以電話勒贖未果,甚感不耐,又深恐如釋放許家誠,必因相識而被舉發,乃於同
日下午三時許,見許家誠因服用鎮靜劑已昏睡不省人事,遂萌殺意,以棉被包裹許家
誠,載往高速公路北上車道三一○公里七百公尺處,將許家誠連同棉被塞入路旁護欄
引水道夾縫內,潑灑汽油後,點火燃燒,致許家誠前額及右下顎均有擦傷,左眼尾有
撞痕,身體前面除左上胸外,均三級火傷,發黑起大水泡、脫皮,燒傷面積佔全身5
0%以上,活活被火燒死,嗣因上訴人行跡可疑,經警於同日下午四時許,在台南市
東光路十二號查獲,扣得剩餘之鎮靜劑四顆(經送鑑定,剩三顆),並引導員警至上
開引水道夾縫內尋獲許家誠屍體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被害人許家誠之父許添泉
、母許謝素心指訴甚詳,上訴人於警訊時對其如何擄走許家誠,以電話向其父母許添
泉、許謝素心勒贖二百萬元,並購買鎮靜劑給許家誠服用,嗣見其全身軟綿綿,以棉
被包裹許家誠身體,塞入高速公路路旁護欄引水道夾縫內,潑上汽油,點火燃燒各情
,亦供認不諱。上開鎮靜劑,經分函行政院衛生署、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鑑
定結果,認定「有抑制中樞神經系統,欲睡,意識模糊,無力感,延長睡眠時間等作
用」、「三歲又八個月之男孩,於晚間十一時服用二顆,翌日上午十時許服用二顆,
十二時再服用二顆,可能會導致嗜睡或迷昏狀況」,有行政院衛生署七十七年十一月
八日衛署藥字第七六五六○○號函及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七十七年十二月十
二日(77)成附醫神經字第一八九○號函在卷可稽。各該鑑定函雖謂該藥效,常隨
個人體質而異。但動物軀體死亡,必成僵硬,為一般常識,且上訴人在警訊供認「當
時許家誠全身軟軟的」,在第一審法院調查時亦謂:「我以為還來得及救,才說要去
救小孩,我雖有潑汽油,但小孩不一定已死掉」云云,徵之鑑定人即法醫師伊玉亮供
證許家誠係生前被燒死等語,足認上訴人以棉被將許家誠包裹,塞入高速公路路旁護
欄引水道夾縫內,潑上汽油,點火燃燒時,明知許家誠尚昏睡中,並未死亡。被害人
許家誠生前被燒,身體前面除左上胸外,均三級火傷,發黑起大水泡,脫皮,燒傷面
積佔全身50%以上,被火燒死,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驗明屬實,有驗斷書、相驗屍
體證明書、勘驗筆錄及照片六幀在卷,復有電話錄音帶四捲,尚未使用之鎮靜劑三顆
(送鑑定已使用一顆)扣案足憑。上訴人為許家誠之表叔,誼屬至親,如無殺害之意
,理應以各種方法測試,其至送醫急救無效後,始可認定其確已死亡,乃不此之圖,
在軀體尚未僵硬時,遽以其似無氣息,斷定已死,加以焚燒,顯見上訴人係惟恐釋放
許家誠後,彼此相識,道出實情,而故意殺人滅口。上訴人又聲請鑑定許家誠係服用
鎮靜劑過量死亡或生前被火燒死,經函請法務部調查局鑑定結果,准函覆略稱:「(
一)送驗鎮靜劑一粒,經檢驗結果,係鎮靜安眠劑,依劑型包裝研判,每粒含量為2
㎎。(二)成人服用前項鎮靜劑每次可服2─4㎎,惟受害人係約五歲兒童,於不足
二十四小時內被誘服劑量合計達12㎎,應認為有過量之嫌,服藥後全身軟綿綿,乃
藥物作用現象,如呼吸道能暢通不一定會死亡……」,有該局七十八年三月十五日(
78)陸(一)字第四○一八七三號函可證,足認許家誠全身軟綿綿,係服用鎮靜劑
過量之藥物作用現象,其於被潑汽油點燃之前,尚未死亡,益無疑義。為其所憑之證
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辯稱:七十七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午,許家誠跑進伊停放
在台南市公園路九○四巷口之箱型自用小貨車廂內玩耍時,身體已淋濕,乃將之載往
朋友處,迨當日下午七時欲送許童返家途中,聽人談起許家正在找尋許童,始萌擄人
勒贖意念,翌日下午三時許,認許童可能服食過量鎮靜劑致死,才起意焚屍滅跡等語
,為無可採。行政院衛生署七十八年七月四日衛署醫字第八○二七六九號函附該署醫
事審議委員會鑑定書雖謂難以認定許家誠係被火燒前已死亡抑或被火燒死,建議由法
定機構進行解剖,鑑定死因。但許家誠確係生前被火燒死,已如前述,鑑定人法醫師
伊玉亮又證述許家誠屍體已腐爛,不能解剖鑑定,自無從進行解剖鑑定。分別予以指
駁及說明。因認上訴人所為,應成立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
故意殺被害人罪,其法定刑,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意圖勒贖而擄人
罪,同為唯一死刑,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仍應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
項論處,檢察官依懲治盜匪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及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
起訴,尚有未洽。上訴人曾犯竊盜罪,經台灣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月,於七
十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執行完畢,有刑案資料作業個別查詢報表附卷可稽,五年以內,
再犯本罪為累犯,因所犯為唯一死刑之罪,依法不得加重。爰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
,審酌上訴人與被害人許家誠誼屬至親,僅因賭負債,竟意圖勒贖而擄掠,並於勒贖
未果後,不顧倫常,放火加害,心狠手辣,泯滅天良,罪無可逭,應使與社會永遠隔
離,以昭E戒,變更起訴法條,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七條、第三
十七條第一項,論以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累犯,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原無不合。查審判筆錄應由審判長簽名,審判長有事故時,由資深陪席推事簽名,
獨任推事有事故時,僅由書記官簽名,書記官有事故時,僅由審判長或推事簽名,並
分別附記其事由。審判期日之訴訟程序,專以審判筆錄為證。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六條
、第四十七條規定甚明。本件第一審法院七十七年十二月二日審判筆錄,同月十六日
審判筆錄及同日宣示判決筆錄,分別記載由審判長推事石木欽、推事劉喜、林國一出
庭審判或宣示判決,惟均未經該審判長簽名,僅由書記官簽名,而未附記其不能簽名
之事由,其訴訟程序固難謂無違誤,但既經原審撤銷第一審判決,改判糾正,其瑕疵
業已治癒,且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自不得執以為第三審上訴之適法理由。又第一審法
院七十七年十一月八日訊問筆錄,雖未經行訊問之推事林國一簽名,然此與審判筆錄
有別,既經原審判期日提示上訴人辯論(見原審卷第六○頁),自非不得採為判決基
礎。上訴意旨,執此主張原審未撤銷發回第一審法院更審,而自行判決,即屬違法云
云,不無誤會。驗斷書記載許家誠死亡日期為「七十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許(
推定)」,核與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於七十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許起著手實施加
害許家誠等情,互無牴觸,無理由矛盾可言。上訴意旨,以許家誠死亡時間,應為當
日下午四時許,如係同日下午三時許,則其引火燒棉被時,許家誠早已死亡云云,資
以指摘,殊非的論。有罪之判決書始應於理由內記載對於被告有利之證據不採納之理
由。證人黃丁興在第一審法院之證言,並不能採為上訴人有利之證據,原判決未予論
述,尚與理由不備之違法情形不能相提並論。又上訴意旨主張許家誠如係生前被燒死
亡,當會發生脫肛現象,惟驗斷書肛門部分記載「無故」,其係早已死亡甚明等語。
但據法醫師伊玉亮於原審證稱:是否脫肛,不能據以判定生前或死後被燒,當初因未
發現脫肛,故未記載,現屍體已腐爛,無法再解剖(見原審卷第五十五頁)。而許家
誠究係被火燒前已死亡或被火燒死,行政院衛生署係依醫學中心提供初步鑑定意見,
提交醫事審議委員會審議,製作鑑定書,函送原審法院,有衛生署七十八年五月二十
四日衛署醫字第八○六三四八號函、七十八年七月四日衛署醫字第八○二七六九號函
及所附鑑定書在卷可稽,自無再函調「醫學中心提供初步鑑定意見」之必要。被害人
許家誠係生前被活活燒死,不能再解剖鑑定,原判決已詳加論斷,自不得以原審未調
閱上開醫學中心初步鑑定意見,及未解剖屍體鑑定死因,指其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
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法。卷內錄音帶四捲及法醫師伊玉亮之證言,均經原審於審判期
日提示上訴人辯論,並採為判決基礎,尤無違法可言。其餘上訴意旨,猶以上訴人因
認為許家誠早已死亡,始點火焚燒,無殺人故意,應係過失致人於死及毀損屍體,驗
斷書所載許家誠全身燒傷面積,亦與事實不符云云,就原審合法採證職權之行使,漫
加指摘,亦難認為有理由。惟原判決主文諭知鎮靜劑參顆沒收,不僅理由內未說明其
沒收之依據,即結論適用法條欄亦漏未引用據以沒收之條款,自非允洽。顧此違誤,
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改判,
仍處以與原判決相同之刑,用期適法。至上開鎮靜劑係依法得沒收之物,毋庸諭知沒
收,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刑法第三百四
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八      年      九      月    八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