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8年台上字第2899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78 年 07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0 卷 3 期 74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247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247 條  ( 81.05.16 )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 46.06.05 ) 
要旨:
上訴人所為,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
及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遺棄屍體罪,所犯上開二罪係出於包括之
犯意,而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

參考法條: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46.06.05)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247 條 (83.01.28)

 
    上  訴  人  劉  家  湘
    選任辯護人  邱  朝  象  律師
右上訴人因盜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八年五月五日第二審判決(七
十八年度上重二訴字第一六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八年度偵字第
一二○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劉家湘於民國七十五年間,任職雷諾公司永和分公司業務員時
,認識經營舊車買賣生意之陳秋榮,七十七年十二月間,因經濟拮据,憶昔日同事曾
告以舊車商身上均帶有現款,遂起意殺害陳秋榮,以劫取其身上現款,乃於同月二十
八日下午四時許,在陳秋榮開設之三梯中古車行,偽以有王俊榮者欲出售一九八五年
BMW三一八I車一輛為詞,騙邀陳秋榮同至台北縣林口鄉竹林寺看車及估價,以觀
察其殺人劫財之計畫是否可行,經認為可行後,於同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時許,在○○
縣○○市○○路○段○○○巷○○○號其五哥呂萬和(上訴人自幼為人收養)住處,
電話約陳秋榮於當日上午十時四十分至前揭呂萬和住處見面,陳秋榮依約駕駛其所有
一○八─七七六三號喜美牌自用小客車前往,抵達後,上訴人藉詞尚未吃早餐,邀陳
秋榮坐上其駕駛之○七六─六四七七號營業用小客車一同外出,旋開至台北縣中和市
華興街一四三巷飛駝一村廢墟附近罕有人跡之處停車,當時陳秋榮坐於右前座,正在
看雜誌,上訴人告以「拿個東西」,並下車繞至該車右後車門處,啟開該車門後,見
陳秋榮未覺有異,遂取出預藏車內之XO空酒瓶,用力猛擊陳秋榮之後腦數下,直至
陳秋榮不能動彈為止,再動手搜取陳秋榮所帶黑色手提袋一個,內有現金新台幣(下
同)四萬三千元、支票簿一本、存摺二、三本、車籍資料三份、契約書一份、小筆記
簿二本、身分證、駕照、銀行自動提款卡各一張、印章二枚,及陳秋榮身上之呼叫器
一個、筆三支,復意圖湮滅證據,以預先藏置車內之寬玻璃膠帶綑綁陳秋榮手腳,並
將屍體裝入米袋,駕車運至台北縣新店市大楠坑山坡上產業道路大楠幹二十五號電線
桿邊,棄屍於該山坡下樹欉中,再返回○○縣○○市○○路○○○○○號五樓住處,
所得現款連同其自有之錢湊足五萬元,償還不知情之呂萬煜,並燒燬上開支票簿、存
摺、契約書,砸毀呼叫器,及將印章(含小皮包)、筆、黑色手提袋、XO空酒瓶予
以丟棄,以防被查覺,經警破獲,扣得透明膠帶兩捲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
人於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直承為錢財,事先備妥酒瓶、膠帶等物,藏於車內,設下陷
阱,殺害陳秋榮等語甚詳,即於審理中亦坦承殺人目的在於劫財云云。陳秋榮所有已
被毀壞之呼叫器,及燒燬之支票簿、存摺、契約書等灰燼,並經警在上訴人住處頂樓
查獲,且有用以綑綁陳秋榮手腳之透明膠帶兩捲扣案足憑,陳秋榮確因頭部被鈍器打
傷,引發顱內出血致死,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驗明屬實,填具相驗屍體證明書一紙
在卷,復有刑案現場及實施解剖等相關照片一冊附卷可稽,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
理由。而以上訴人否認預謀殺人,辯稱:伊在警訊及偵查中之部分供述不實,及其選
任辯護人辯稱:上訴人與被害人並無深仇大恨,當時僅為劫財,無殺人犯意,XO酒
瓶、透明玻璃膠帶,早置於車上,非係預藏,空米袋係從上訴人五哥呂萬和處帶回,
準備裝垃圾用,亦非意圖湮滅證據而預藏等語,均非可採,詳予指駁。因認第一審以
上訴人所為,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及刑法第二
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遺棄屍體罪,所犯上開二罪係出於包括之犯意,而有方法結果之
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審酌上訴人僅因缺錢使用,竟為劫財
而故意殺人,心狠手辣,泯滅天良,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罪無可逭,應使與社會永遠
隔離,以昭炯戒,適用上開法條及懲治盜匪條例第八條,刑法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
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論以強劫而故意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透明膠帶兩捲,為上訴人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併予宣告沒收,至扣案糯米袋二個
,非供本件犯罪之用或預備之物,不予沒收,所得財物或已發還被害人家屬,或已不
存在,不另諭知發還,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
尚無違誤。查卷內法醫師解剖鑑定書記載命案發生日期即死亡日期為「七十八年一月
二日推定」,既屬「推定」,自非精確,則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行兇日期為七十七年十
二月三十一日,殊無理由矛盾之違法可言。上訴人於原審自承殺人目的在於劫財,已
如前述,其係強劫而故意殺人甚明。上訴意旨,猶以其非預謀殺人,亦無致人於死之
犯意,應屬強劫因而致人於死,其在警訊、偵查中之供詞矛盾不實,且究竟有無王俊
榮其人,上訴人有否與之洽談賣車之事,原審俱未調查云云,就原審認事採證之職權
行使,任意指摘為違法,均難認為有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八      年    七    月    二十一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