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8年台上字第2451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8 年 06 月 23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0 卷 2 期 560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73、271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73、271 條  ( 81.05.16 ) 
要旨:
以單一放火之犯意,在同一樓房內,接續點燃三處,係一行為之數動作。
其一個放火行為,同時同地燒死四個被害人,為想像競合犯,所犯放火與
殺人二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73、271 條 (83.01.28)

 
    上  訴  人  駱  順  新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七十八年四月二十六日第
二審更審判決(七十八年度重上二更(四)字第三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
察處七十五年度偵字第一二○五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駱順新與張美智係夫妻,王文達、王騰耀、王雅玲為張美智與
其前夫所生子女,均與上訴人同住於○○縣○○鎮○○里○○路○段○○○○○號三
層鋼筋水泥造樓房內,因上訴人與張美智、王文達、王騰耀、王雅玲間感情不睦,難
於溝通,時生爭吵,上訴人曾揚言欲殺張美智一家人(指張美智及張美智與前夫所生
子女),又因張美智不顧上訴人反對,前往軍中探望服兵役之王騰輝(亦為張美智與
前夫所生),使上訴人益加不滿,乃於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三時許,乘張美
智與王雅玲、王文達與王騰耀在住宅二樓分二個房間熟睡,其本人獨居一樓房間之機
會,決意放火燒死該張美智等四人洩忿,遂利用原由部隊核配供裝黃豆油之寶特瓶,
盛裝停放其一樓騎樓下王文達、王騰耀所騎四三九──八六一六號、四四○──五二
二○號二輛機車油箱內之汽油,作為燃料,先到三樓無人居住之臥室床舖旁地板潑上
部分汽油,以其所有之千輝牌打火機一個點燃後,該打火機遺落三樓,再至二樓張美
智與王雅玲及王騰耀與王文達所睡房間之通道,靠王騰耀、王文達同睡之第一間臥室
門口,潑上汽油,以另一同型式打火機點燃,放火燃燒,旋將用畢之空寶特瓶棄於二
樓火場,逃下二樓,時二樓火勢由門口斜上燃燒甚猛,張美智、王雅玲、王文達、王
騰耀四人於熟睡中驚醒,巳為火勢堵住出路,各受一至二度間之灼傷,並吸入大量濃
煙,導致一氧化碳中毒,王騰耀於勉強逃入張美智之房間後,不支倒地,與張美智、
王雅玲同死於該房間內,王文達則死於其所睡房間床上,適住於隔壁一二三之五號王
有章發現火警,立即報警搶救,並趕至上訴人住處,告知上訴人,上訴人竟答以「沒
有關係」,王有章見一樓未起火,不疑有他,再返家掛電話報警不必搶救,但消防車
業巳出動,上訴人為增強火勢燒死張美智母子,在消防人員未到前,又將一樓後面廚
房供熱水器及瓦斯爐使用之二個二十公斤裝瓦斯筒移至一樓往二樓之樓梯口靠牆壁處
,連同原巳放在該處之另一備用瓦斯筒之開關全部打開,使瓦斯外溢,並於一樓其睡
覺之房間內床舖及斜前方處,就近取用機車內機油以同型式打火機點燃放火燃燒,幸
消防人員及時趕至撲滅,始未延燒鄰屋,僅燒燬上訴人住宅三樓樓梯外側房間一間、
二樓樓梯外側房間二間、一樓樓梯外側房間及客廳各一間等情。係以上開事實,經檢
察官於案發後率同消防警察人員王直光、周昭榮、火災鑑識人員曾進財履勘現場結果
,在三樓發現千輝牌打火機一個呈開啟狀,於二樓樓梯右側第一個房間,發現塑膠寶
特瓶空瓶一個,巳燒成兩片,有很重之汽油味,在一樓騎樓下鐵捲門裡側有車牌號碼
四四○──五二二○號及四三九──八六一六號機車各一輛,油箱蓋均巳打開,箱內
汽油所存無幾,其中四三九──八六一六號機車油箱蓋,在上訴人就寢之一樓房間門
口尋獲,消防人員前往救火時,尚聞有濃厚之瓦斯氣味,有扣案之千輝牌打火機、機
車油箱蓋各一個、燒成兩片之寶特瓶、現場照片五張、火災出動觀察記錄、履勘現場
筆錄等在卷足憑。台中縣警察局於案發當日及翌日先後派員勘查火災後現場狀況,發
現該二樓僅通道之臥室隔間木板輕微燒燬,無延燒三樓之可能,二樓至三樓樓梯扶手
上之塑膠未燃燒,三樓樓梯門口處之天花板,僅靠三樓臥室之小部分燒燬,三樓顯非
二樓之火勢所延燒,二樓隔間木板,自通道中間處即樓梯南側第一間臥室門口旁斜上
燃燒,靠樓梯側之隔間木板,其燃燒程度均較中間處輕微,故二樓亦非一樓火勢所波
及,且一、二、三樓均各有起火點一處,一樓起火點在臥室床舖與其斜前方地面,二
樓起火點在第一間臥室門口處斜上燃燒,三樓起火點在臥室床舖旁,二樓起火點遺有
寶特瓶,具有濃厚汽油味,瓶旁有毛毯、地板鞋及未完全燃燒之紙箱,第二間臥室門
口處之棉被僅露出室外部分燃燒,一、三、樓起火處呈面之狀態,一、三樓地板受強
烈燃燒,三樓地板有開啟狀之千輝牌打火機,樓下機車油箱蓋被打開,箱內汽油所存
無幾,復有現場勘查紀錄,位置圖二份及相片三十七張附卷可按,足以研判本件火災
係人為縱火所致。遭回祿之房屋係鋼筋水泥造三層樓房,其兩側均為磚造牆壁,無任
何出口,每層樓房前各有一扇鋁門,一樓鋁門設在騎樓內面,騎樓外面設有鐵捲門一
扇,二樓鋁門外裝有鐵窗,一樓後方設有窗戶、木門各一扇,窗戶加裝鐵條,木門內
側有喇叭鎖及內閂各一付,祗能自屋內加鎖,無法由屋外上鎖,另二、三樓後方窗戶
亦裝設鐵條,外人均無法穿越,雖二樓後方廁所之玻璃窗未裝鐵條,但因過於窄小,
亦難爬越,經檢察官勘驗屬實。消防人員到達現場時,該房屋仍有燈光、通電,經證
人王有章、王三吉供證無異。火災當時,該房屋後方各門、窗均呈關閉(原判決誤載
為關開,應予更正)狀態,由內鎖住,僅上訴人及被害人張美智等四人在屋內,不可
能由他人潛入縱火,迭據上訴人供明,並經證人王直光、周榮昭、王有章證述甚詳,
可見不可能由第三人潛入縱火。上訴人承認聽見張美智喊「火」、「火」,顯示張美
智巳遭火勢困住,急於脫身,被害人張美智等四人又均陳屍於二樓房間內,無法逃離
,益見非由各該被害人自行縱火使然。本件火災,並無電線走火可能,除據勘查之許
慶銘、曾進財、鍾少光、王直光證述外,復據台灣電力公司台中區營業處函覆:現場
可識別部分包括該火場總開關,幹線,及各分路和一至三樓電源插座及電器設備,並
無電線走火跡象,至不可識別部分係上訴人所指之一樓延長部分,因現場無法辨識是
否有此延長線,故不能確定是否有電線積熱延燒之情形,有該營業處七十六年八月十
三日(76)中區維檢發字第○九○──一七六四號函、七十八年四月三日(78)
中區供檢發字第○九○──○七○五號函在卷可按。質之上訴人承認除開關外,其他
部分未起火,顯示延長線未殘存之不能識別部分,無起火之情形,足徵並非電線走火
,而係人為縱火。證人即鄰居王有章證稱:伊發現火警,即往上訴人住處叫門,上訴
人開門時衣服整齊,經告以發生火警,竟謂「沒有關係」,神情不緊張,伊見一樓未
起火,乃回去打電話報警不必來救火,但消防車巳出發,伊再到現場時,火勢巳兇猛
,當時上訴人在群眾前圍觀,並不緊張,亦未叫人救火,救人。證人即梧棲消防小隊
小隊長王直光亦供證:伊等趕至現場時,上訴人站於圍觀群眾之前,原以為是圍觀群
眾,後來要找屋主,上訴人才說是他,經再追問,始謂二樓仍有人在各等語。按上訴
人與被害人張美智等四人關係密切,其經鄰居王有章告知而獲悉發生火警,並聽聞其
妻張美智呼叫「火」、「火」時,理應立即報警求救,甚或奮不顧身,設法搶救,詎
竟對王有章聲言「沒有關係」,並據供承當時僅搶救樓下機車一輛及麵攤而巳云云,
不獨罔顧人命,未參與搶救,更於消防人員到場救火時,袖手旁觀,不告以屋內有人
待救,迨消防人員找尋屋主,追問時,始謂屋內尚有其妻等人多人,故意錯失搶救良
機,在在均與常情有違。其自始具有使被害人等四人被火燒死之犯意甚明。證人王文
池、王騰輝(均為張美智與前夫所生之子)亦供證:上訴人時常與伊母張美智吵架,
常打伊母及伊兄弟,還說要放火燒房子,殺伊全家云云。益證上訴人與被害人張美智
等四人間相處不睦,心懷怨恨,夙有加害之意,乃利用當夜張美智未與其同房,而與
前夫所生子女三人睡於二樓,僅其一人獨居一樓房間之機會,縱火燒死洩憤,應無疑
義。案發時,停放於一樓騎樓下鐵捲門內側之四四○──五二二○號及四三九──八
六一六號機車二輛,原為被害人王文達、王騰耀兄弟二人所使用,雖案發前,其汽油
尚存若干,無從查證,但既作為日常謀生用之交通工具,其必存有汽油,當屬無疑。
徵之掉落三樓呈開啟狀之千輝牌打火機一個,上訴人供認為其所有,並坦承其有數個
同型式打火機;停於自宅騎樓下之二輛機車汽油均被取用,所剩無幾;其中一個機車
油箱蓋,適掉落於上訴人一樓房間門口;上訴人原服務部隊核發盛裝黃豆油之寶特瓶
,被燒成兩片,留於二樓,仍遺有汽油味;一、二、三樓各有一起火點;一樓樓梯口
擺放三個瓦斯筒,開關均巳打開,使瓦斯外洩各情,互為印證,足認上訴人備妥數個
千輝牌打火機,先打開機車油箱,將汽油裝入寶特瓶內,再上三樓點火引燃,點火之
打火機一個於使用後掉落三樓,繼往二樓,以另一同型式打火機點火,寶特瓶使用後
棄於二樓,再下一樓,移動三個瓦斯筒,打開開關,使瓦斯外洩,並就近取用機車機
油點火燃燒,迫使被害人等四人於火災時,無法由二樓奔逃三樓或一樓,其有以縱火
手段殺害被害人等四人之犯行,彰彰明甚。被害人張美智、王騰耀、王文達、王雅玲
等四人,係因本件火災受灼傷,並吸入大量濃煙,導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亦經檢察
官督同法醫師驗明,填具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在卷。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
由。而以上訴人否認有上開犯行,辯稱:當晚伊獨自在一樓房間睡覺,突聞伊妻張美
智在二樓房間喊「火」、「火」,伊驚醒後,準備上樓,但一樓樓梯口為火煙堵住,
無法上去搶救,乃趕緊折返房間,穿上衣服,往外逃生,伊與張美智等四人並無不睦
,不可能縱火加害或放火燒自己房屋,可能是電線走火,消防人員曾在現場抓到一疑
犯送警拘留等語,為無可採。證人陳俊仁、蔡必煌、蔡文良供證火災發生前曾與王文
達(原判決誤載為王文違,應予更正)在一起,王文達騎機車外出至陳俊仁住宅,於
當晚十一時許返回云云,尚不能為上訴人有利之認定。分別詳予指駁及說明。因認上
訴人所為,應成立刑法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放火罪及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
殺人罪,其以單一放火之犯意,在同一樓房內,接續點燃三處,係一行為之數動作。
其一個放火行為,同時同地燒死四個被害人,為想像競合犯,所犯上開放火與殺人二
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爰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
審酌上訴人與被害人張美智等四人間,並無深仇大怨,僅因相處不睦,難於溝通,竟
不顧倫常,放火加害,心狠手辣,泯滅天良,犯罪後又否認犯行,毫無悔意,罪無可
逭,應使與社會永遠隔離,以昭炯戒,適用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七十
三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論以殺人
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一行為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而被害人二人以上
,無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之適用),扣案千輝牌打火機一個,為上訴人所
有供犯罪所用之物,併予宣告沒收,寶特瓶一個巳燒成二片,喪失物之通常效用,不
予沒收。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查扣案千輝牌打火機一個,為上訴人所有,業據上訴人
於第一審法院供承屬實(見一審卷第一五頁背面),並經證人王文池證明無異(見偵
查卷第三六頁)。又瓦斯氣漏出後,氣會往下沉,引到火源時,會有綠色火煙發出,
如無火源,即不會發火,即使點到火,亦祇在瓦斯筒開口處噴火而巳,業經鑑識人員
曾進財於偵查中證實(見相驗卷第二○頁),故打開瓦斯筒開關,並非必然引起爆炸
。再被害人王文達、王騰耀騎用之前述二輛機車,係停放上訴人住宅走廊上,走廊另
加鐵門上鎖,上訴人房屋加裝鐵窗等安全設備,第三人不可能潛入放火,亦經上訴人
供明(見偵查卷第一一、二四頁),足見該二輛機車內之汽油、機油,確為上訴人抽
取,作為燃料放火之用。上訴人確有本件放火殺人犯行,原判決理由論述甚詳,事實
至明,自毋庸再為其他無益之鑑定。上訴人於原審亦未請求為何項鑑定。上訴意旨,
徒執前詞,否認犯行,並以如何證明扣案之打火機為上訴人所有,該打火機何以呈「
開啟狀」,呈「開啟狀」之打火機怎可點火?上訴人以何種工具抽取機車內汽、機油
,該工具有無扣案,機油有無短少,上訴人有無充分時間抽取機油,又如何將汽油裝
入寶特瓶內?何以打開三個瓦斯筒開關,而未引起爆炸?所謂寶特瓶有很重之汽油味
,究係裝汽油或本身燃燒之味道?原審未檢驗打火機上指紋,或分函中國石油公司、
台灣區瓦斯公會鑑定,均有未當云云,任意指摘原判決違法,揆之前開說明,殊難認
為有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八      年    六    月    二十三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