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7年台上字第4960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77 年 10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公報 第 31 卷 2 期 41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 第 3 條  ( 77.04.20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7、348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7、348 條  ( 81.05.16 )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 46.06.05 ) 
要旨:
 (一) 意圖勒贖而擄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及刑法第三百
      四十七條第一項均有處罰之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應優
      先適用懲治盜匪條例。惟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為結合犯
      ,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法定刑為唯一死刑,與該條例意圖勒
      贖而擄人罪法定刑相同,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原則,仍應適用刑法
      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處斷。
 (二) 上訴人等犯罪時間雖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惟依中華民國七
      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二款規定擄人勒贖罪不得減刑,上訴
      人等所犯之罪,係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結合犯,犯罪情節較
      擄人勒贖罪為重,自亦不得減刑,否則何異鼓勵殺害被害人,當非
      立法之本意。

參考法條:刑法 第 347、348 條 (58.12.26)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46.06.05)
          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 第 3 條 (77.04.20)


 
    上  訴  人  徐  天  成
                林  文  宏
右上訴人等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七年七月十五日第二審
更審判決(七十七年度重上二更(二)字第二三號,起訴案號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
處七十五年度偵字第七八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徐天成(曾犯竊盜罪經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板橋分院判處有期徒
刑八月,緩刑五年,現尚在緩刑期中)因見其叔父徐義益經營建築業收入頗豐,乃萌
歹念,於民國七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晚七時許,與上訴人林文宏(曾犯脫逃罪,經台
灣台東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月,於七十二年一月十五日執行完畢)在○○市○○
路○○○○巷○○弄○號承租房屋內,共同謀議架擄徐義益之子徐永達(七十年五月
十七日生)以圖勒贖,遂於同月十九日至台北縣板橋市文化路一段協發汽車租賃公司
租用四三○──三五○五號福特全壘打自用小客車一輛,先後多次同往板橋市中山路
二段徐永達住處附近等候並觀察,以便林文宏認識徐永達長相及附近環境,因未見徐
永達走出家門而未能下手。七十五年十二月廿三日上午,徐天成自徐永達之姐徐以蒨
處,得知徐永達就讀板橋市埔墘國小一年級及其返家之情形,乃於是日中午放學時在
該校門前守候,見徐永達走出校門,即跟隨至板橋市永豐街與中山二路二段交岔路口
之行人陸橋時,對徐永達捏稱:「你母親要我帶你去吃飯」云云,將徐永達哄騙登上
承租之小客車,然後由徐天成駕駛,林文宏則在車上看守徐永達,同日下午一時許駛
抵桃園縣八德鄉大湳村時,徐天成恐其聲音為徐永達家人認出,推由林文宏下車打公
共電話向徐永達之母吳麗娥勒贖稱:「小孩在我這裡,準備五百萬元(新台幣下同)
來贖回,不得報警」等語,此後林文宏在途中又打電話二次促吳麗娥備款贖人,因吳
麗娥答稱僅籌得現款二十萬元,林文宏告以:「我們正在逃亡,錢相差太多免談,你
們等著收屍,我連屍體都讓你們找不到」等語。同日下午三時卅分許,徐天成將車駛
至石門水庫環湖公路二層坪桃園客運招呼站附近隱蔽處停車,因恐徐永達認識徐天成
,如予釋回,即暴露其犯行,兩人商議後,即基於共同殺人及遺棄屍體之犯意,推由
林文宏在附近把風,注意有無行人路過,徐天成則將徐永達抱至湖邊林內,用鞋帶緊
勒徐永達頸部,直至窒息死亡後,即將其屍體推落崖下,此後又由林文宏數次打電話
向吳麗娥索取贖款,並減為三十萬元,吳麗娥不知徐永達已死亡,於同月二十四日下
午一時三十五分許,依林文宏電話指示,將現款三十萬元放入台北市青年公園跑馬場
入口處第一個垃圾筒內,任林文宏取去,林文宏並先後分得贓款七萬元及八萬元,餘
為徐天成所得,經警查獲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徐天成、林文宏於警訊及
歷次偵審中坦認甚詳,核與徐義益、吳麗娥夫婦指訴情節相符,復有驗斷書、相驗屍
體證明書、徐永達屍體及現場照片十三張附卷可稽。而上訴人徐天成係徐義益之姪,
徐永達之堂兄,其祖產係由徐天成之祖父徐年欽主持分配,並無分配不公情事,徐天
成平時亦無精神異常現象,並經徐年欽及另一叔父徐義政供證明確。上訴人徐天成在
第一審坦承行兇經過甚詳,林文宏在檢察官偵查中亦供稱:「警訊筆錄第二次所言全
屬事實」,足徵上訴人等在警局之自白,係出於自由意志,且與事實相符,其不利於
己之陳述,自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
而以上訴人徐天成嗣後辯稱:伊無擄人勒贖犯意,係因祖產分配不均,憤而擄走徐永
達,後因伊酒醉,見徐永達吵鬧,致失手扼斃,無殺人意思,伊有遺傳性之精神耗弱
分裂等症,警供係遭刑求及林文宏辯稱:伊未與徐天成謀議擄人勒贖,徐天成僅告知
祖產分配不均,要伊幫忙出氣,徐天成殺害徐永達,伊無犯意聯絡,事先並不知情,
警局所供亦非實在各等語,不足採信,亦無鑑定徐天成精神狀態之必要,於理由內詳
予指駁與說明。並以上訴人等架擄徐永達以勒取贖款,被擄人已喪失行動自由而移置
於上訴人等實力支配之下,其後因恐暴露犯行,以鞋帶緊勒徐永達頸部死亡,並將屍
體推落山崖,其殺人滅跡之犯意至為明顯,應分別成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
人及遺棄屍體罪,殺人後之遺棄屍體,係在湮滅犯罪證據,出於包括之犯意,兩罪間
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結合犯處斷。上訴人
等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上訴人林文宏前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有
前科調查表可稽,五年以內再犯本罪,為累犯,以所犯為唯一死刑之罪,依法不得加
重。按意圖勒贖而擄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及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
一項均有處罰之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應優先適用懲治盜匪條例。惟意圖
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為結合犯,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法定刑為唯一死刑
,與該條例意圖勒贖而擄人罪法定刑相同,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原則,仍應適用刑法
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處斷。核其犯罪手段毒辣,既擄人以勒取贖款,復殺害未滿六
歲之被害人,泯滅人性,罪無可逭,爰將第一審不當之判決撤銷,適用刑法第二十八
條、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
三十七條第一項,處上訴人徐天成、林文宏死刑,均禠奪公權終身,並說明上訴人等
犯罪時間雖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惟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
第二款規定擄人勒贖罪不得減刑,上訴人等所犯之罪,係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
結合犯,犯罪情節較擄人勒贖罪為重,自亦不得減刑,否則何異鼓勵殺害被害人,當
非立法之本意,經核於法尚無違誤。又原判決已詳述其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認
定之理由,對於確定事實援用之法律,亦無不當。上訴意旨,仍執陳詞爭辯,徒就原
審認事採證之職權行使,任意指摘為違法,均難認為有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七      年    十    月    二十一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