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7年台上字第2474號
案由摘要:
殺人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77 年 05 月 1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9 卷 2 期 704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9、332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9、332 條  ( 81.05.16 ) 
要旨:
竊盜為脫免逮捕,當場施以強暴,雖以強盜論,但其行為究非強劫,縱其
強暴之程度至於殺人,亦僅論以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之強盜故意殺
人。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吳  新  華
右上訴人因殺人等罪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三月十八日為第二審
判決後(七十七年度上重二訴字第七號,起訴案號台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五年
度偵字第四六八二、五八○九、五八九五號、七十六年度偵字第二一二、三五七、四
五六、六五三、九○七、一一六六、一五九五號),就死刑部分依職權逕送審判,視
為被告已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被告吳新華曾犯竊盜、偽造文書、脫逃等罪,其於六十二年間所犯竊
盜及偽造文書罪,分別經台灣新竹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月及一年六月,嗣依
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為七月又十五日及九月,於六十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執行完畢,仍不知悛悔,計自七十一年四月五日起至七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止,復為
下列殺人及強劫而故意殺人等之行為。
(一)關於劫車殺害黃大廣部分:七十一年四月五日下午五時許,吳新華夥同梁志孝
      、李芷白各攜帶吳新華所有匕首一支,在台北市長安東路與吉林路口附近,發
      現司機黃大廣獨自坐在一四─八一四三號福特轎車內休息,乘機劫取該轎車開
      往新竹吳新華住處附近(劫車部分已另行判處有期徒刑因未上訴而確定),吳
      新華以黃大廣已目睹其面目,恐放回對其不利,竟另萌殺人犯意,乃隨車押回
      黃大廣,非法剝奪其行動自由,同日晚十時許,聯絡戴振宇、吳寶生、李德善
      商議,共同決議殺死黃大廣,遂由吳寶生駕駛一輛裕隆計程車,上載李德善在
      前引導,而將黃大廣以膠帶反綁雙手,以布條矇住雙眼,抬入搶得轎車之行李
      箱內,另搭載吳新華、戴振宇、李芷白,由梁志孝駕駛緊隨吳寶生汽車南下,
      經苗栗縣頭份鎮、珊珠湖、獅頭山,駛至同縣南庄三角湖附近,下車將黃大廣
      押至河床上,由李芷白、梁志孝二人以手挖一坑洞(長約一公尺、寬約二公尺
      、深及膝蓋),命黃大廣坐於其中,其雙手及雙眼均未鬆綁,吳新華乃取出隨
      身攜帶之匕首三把,首由吳新華持一匕首剌殺黃大廣左太陽穴一刀,另復往腹
      部剌殺,再將匕首分與眾人輪流剌殺。吳寶生見黃大廣氣息未斷,復以腳踹其
      胸部數次,黃大廣始告命絕,眾人合力以砂土掩埋,並取水澆灌,再以石頭覆
      壓其上,始開車離去。
(二)關於劫車殺害施禮吉部分:七十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七時許,吳新華、李芷
      白、戴振宇共同在台北市林森北路發現施禮吉獨自坐於一七─○○○一號林肯
      牌轎車內,車門未鎖,由李芷白把風,吳新華佯裝問路,乘其不備之際,取出
      匕首抵住施禮吉,由戴振宇上車駕駛該車,李芷白亦上車看住施禮吉,於當晚
      九時許駛往新竹市空軍俱樂部圍牆停放(劫車部分已另行判處有期徒刑因未上
      訴而確定)吳新華即以電話聯絡吳寶生、李德善、梁志孝前來會合。吳新華以
      施禮吉已目睹其面目,唯恐報案追查,認不宜釋放,經研議後,共同另行起意
      ,決定殺死施禮吉滅口,乃由吳寶生駕駛裕隆牌計程車搭載李德善在前引導,
      其餘四人則搭乘搶得之上述轎車,並強押施禮吉坐於後車座,非法剝奪其行動
      自由,由戴振宇駕駛跟隨於後,前往新竹市竹北鄉大義村鳳岡大橋北側河床垃
      圾掩埋場,由戴振宇、李德善把風,李芷白、梁志孝則以圓鍬挖掘一個坑洞,
      經吳新華將施禮吉所穿衣服脫下,綁住其手腳,並持匕首剌殺施禮吉,嗣將匕
      首交予梁志孝、吳寶生、李芷白輪流砍剌施禮吉頭、頸、胸部等處而致死亡,
      復合力掩埋於坑洞中,始返回新竹。同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施禮吉屍體為新
      竹縣竹北鄉公所清潔隊挖獲。
(三)關於殺害哨兵(孫清永、杜昆山)奪槍部分:吳新華為意圖取得槍械,供日後
      犯罪之用,事先觀察新竹縣湖口鄉裝訓部營區崗哨之布置及路況後,選定該營
      區第十一崗哨哨兵為對象,於七十二年一月二日晚八時許,邀集其兄弟吳寶生
      、吳新台(吳新台於服役中溜出營區)及李德善共四人,共同謀議殺害哨兵奪
      槍計劃後,即由李德善駕駛福特箱型客貨兩用車一輛,由新竹市出發經省縱貫
      公路至湖口裝訓部,由大門進入營區小徑,經九崗哨至老伯公土地廟前,轉產
      業道路出縱貫公路,觀察哨兵值勤情形,嗣循原路繞行營區兩圈後,因時間尚
      早,人車仍多,不便下手,遂將車駛至產業道路附近等候,至當晚十一時許,
      見營區開始管制,人車禁止進入,彼等以作案時機已至,乃將車駛出產業道路
      ,至十一崗哨約十公尺處停下,並以汽車燈光照射哨兵,兩名哨兵孫清永、杜
      昆山持槍走近欲行盤問,此時吳新華、吳新台二人隨即下車靠近哨兵面前佯裝
      問路,李德善則熄滅照射之車燈,吳新華、吳新台二人乘機各取出身上之匕首
      ,以強暴方法分別抵住哨兵,致使不能抗拒,吳寶生則跳下車奪取二哨兵手中
      之軍用六五式自動步槍二支,每支上裝剌刀及彈匣,但無子彈,並將二名哨兵
      押上其車,再由吳新華、吳新台各以機車剎車鐵絲勒住該二名哨兵脖子,又以
      匕首剌傷頸部、背部等處,待二名哨兵被害死亡後,李德善即迅將車駛回原路
      口,從產業道路出省公路往南行駛,至新竹市經國路、水田街、溪洲大橋北端
      橋頭,復折返停於大橋中間,吳新華、吳新台二人又共同另行起意,將該二名
      哨兵屍體自橋上拋入頭前溪中,加以遺棄(遺棄屍體部分另行判處有期徒刑因
      未上訴而確定),事畢四人即駕車返回吳新華住處,而該搶得之六五式自動步
      槍二支則由吳新華保管持有,予以藏放。
(四)關於天祥車行強盜殺人(殺害蔡榮華、邱美霜)部分:七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下午吳新華聯絡吳新台、戴振宇、李芷白、淦君健等共五人,聚集在○○市○
      ○路○段○○○巷○○○號住宅,另行起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共謀劫取
      財物,於當晚八時許,由戴振宇手持扁鑽一支,其餘四人各持一支匕首,並由
      淦君健騎機車後載吳新華,吳新台亦騎機車載李芷白,戴振宇則獨騎一部機車
      ,沿新竹市經國路北上尋覓目標,至經國路與中華路口時,見經國路十二號天
      祥汽車商行專賣轎車,認有現款,且車行對面空地有賣藝歌唱喧嚷,有機可乘
      ,遂將機車停放在中華路縱貫公路北上車道旁,先由吳新華、吳新台二人入內
      佯裝買車,乘老闆蔡榮華打開待售汽車,介紹車況,不注意之際,二人即以預
      藏之匕首強押蔡榮華進入一輛福特一千六百西西轎車內,吳新華以匕首抵住蔡
      榮華脖子,另手托住其下巴,致使不能動彈,惟蔡榮華反咬吳新華手指,吳新
      華乃頓萌殺機,與吳新台合力以匕首剌殺蔡榮華共達一百十八刀,因流血過多
      ,當場死亡。當蔡榮華被吳新華等押入車內時,戴振宇、李芷白、淦君健三人
      則乘機衝入房內,先由戴振宇以匕首抵住蔡榮華之妻邱美霜,再交由李芷白以
      手臂勒住其脖子,致使不能抗拒,任由戴振宇、淦君健二人在房內翻箱倒櫃,
      搜劫財物,惟無所獲。嗣吳新台於殺死蔡榮華後,在門口把風,吳新華亦進入
      房內,並以匕首欲殺邱美霜之子,要其交出錢財,亦未果,但發現房間壁上有
      保險櫃,即由淦君健到廚房取來菜刀一把及在門外取得大扳手一支,撬開該保
      險櫃,劫走其內之金項鍊、戒指等金飾,得手後,吳新華乃命李芷白、淦君健
      、戴振宇三人將邱美霜殺死,但該三人遲疑不決,吳新華即返身先將邱美霜剌
      殺,再命三人共同剌殺頭、頸、胸等處共達四十八刀,亦流血過多,當場死亡
      ,始分別騎機車返回吳新華住處,將匕首、扁鑽交還吳新華清洗血跡,所劫金
      飾於翌日交由李芷白、吳新台持往台北變賣得款七萬餘元,朋分花用。
(五)關於殺害鄒明正、蔡鳳美部分:鄒明正與吳新華係屬舊識,且為結拜兄弟,感
      情篤厚,時相往來,因而對吳新華等人所犯罪行,尤其湖口雙哨兵劫槍殺人一
      案,知之甚詳,某次二人因細故爭吵,鄒明正脫口說出:「我只要擺你一條,
      我就發了(發財之意)」等語。吳新華為此耿耿於懷,恐其檢舉不法犯行,遂
      萌殺害鄒明正之犯意,以絕後患。七十四年五月間,鄒明正因涉及台北市美麗
      華飯店槍擊案,為警追緝,四處走避,同年十一月偕女友蔡鳳美逃往新竹,央
      吳新華安排住處,吳新華見殺鄒之時機已至,應允二人暫居拾穗農場(係吳寶
      生所租賃),鄒明正及蔡鳳美乃請不知情之友人盛以和以計程車載往該農場居
      住。至同月下旬某日下午,吳新華邀集吳寶生、吳新台、梁志孝及淦君健在農
      場謀議殺害計劃,即於是晚八時許,由淦君健前往喚醒鄒明正至屋外爐灶旁,
      先由吳新華套問鄒明正是否洩露秘密,鄒某未予承認,吳新華即作暗號,吳新
      台見狀,乘隙以鐵鎚由背後擊中鄒明正後腦,使昏倒在地,血流如注,吳新華
      再用機車剎車鐵絲加以勒斃,並以匕首剌其頸部二刀。鄒明正死後,竟又共同
      基於概括之殺人犯意,由負責看守蔡鳳美之吳寶生將之叫醒,佯稱鄒明正在屋
      外與吳新華吵架,引其步出屋外,吳新華即持木棍擊打蔡鳳美頭部,使其昏倒
      在地,繼將木棍置於地上,使蔡鳳美俯臥,頸部置於木棍上,吳新華從其背部
      擠壓,使之死亡。事畢,吳新華等五人脫下鄒明正、蔡鳳美之外衣褲,加以燒
      毀,二屍體則於農場內一廢土屋後挖坑掩埋,嗣為掩人耳目,吳新華、吳寶生
      二人更藉故告訴案外人盛以和,謂鄒、蔡二人不習慣住於該處,早已離去不知
      所往,請盛以和代為查詢下落。迨七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吳新華與吳寶生
      商議後,推由吳寶生邀同李芷白至農場,挖出二人屍體予以焚燬滅跡(損毀屍
      體部分已另行判處有期徒刑因未上訴而確定)。
(六)關於殺害彭健志部分:吳新華因同夥李德善之鄰居好友彭健志,獲悉吳新華殺
      害湖口鄉雙哨兵並奪取二支軍用六五自動步槍一案,恐其洩密,竟萌殺機,於
      七十五年九月十三日上午邀集吳新台、淦君健及梁志孝至其住處,共同謀議殺
      害彭健志,以杜後患,旋於是日上午十一時三十分許,由吳新台、梁志孝各騎
      一輛三陽野狼一二五西西機車,後載淦君健及吳新華,並每人各持匕首一支,
      經新竹市和平路至成功路口,吳新華適見彭健志一人騎機車對向擦過,乃令吳
      新台、梁志孝二人迴轉尾隨,伺機下手。嗣車過經國路轉牛埔路時,見人車稀
      少,即驅車超前,在該牛埔路一八○號前攔下彭健志,吳新華與淦君健二人迅
      即下車,抽出匕首猛剌彭健志頭、頸、胸部等處計二十八刀,因失血過多,當
      場死亡。吳新華、淦君健見已得逞,即坐上在旁接應之吳新台、梁志孝所騎機
      車,迅速逃離現場,而將匕首交還吳新華保管。
(七)關於殺害吳秋龍部分:吳新華、淦君健、吳新台、梁志孝四人於殺害彭健志後
      ,吳新華恐警方偵查方向指向渠等一夥,為圖誤導警方偵查方向,復另行起意
      ,計劃再殺一人,乃於七十五年九月十四日又邀集吳新台、淦君健及梁志孝共
      同研商再殺一不相干之人,以轉移辦案人員之偵查方向,謀議既定,於是日晚
      八時十五分許,由淦君健、吳新華二人各騎一部三陽野狼一二五西西機車,後
      載吳新台及梁志孝,並各持匕首一支,四人由新竹市經國路,經和平路轉成功
      路繞行,尋找下手目標,繞行二圈後,駛至新竹市成功路三巷口,吳新華見一
      陌生男子吳秋龍獨騎一偉士牌機車前行,乃指向吳秋龍,叫稱:「這個人!殺
      他!」話畢,即驅車攔下吳秋龍,梁志孝及吳新台迅即跳下車,各抽出預藏之
      匕首剌殺吳秋龍頭、胸、肩、背、腰及臀部等處計三十四刀,因傷重倒地。梁
      志孝、吳新台始坐上在旁等候接應之吳新華、淦君健所騎機車,逃離現場,吳
      秋龍經路人送醫急救,因流血過多不治死亡。吳新華於殺害吳秋龍後,意圖干
      擾辦案人員偵查方向,於翌(十五)日下午五時十分許,復囑梁志孝以閩南語
      打電話至新竹市警察局第一分局刑事組,向接電話刑警黃明松謊稱:「這兩天
      我們殺錯了二個人,但我們一定要殺到為止」等語,意欲影響警方偵查。
(八)關於殺害謝文峰部分:七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吳新華、吳寶生、淦君健、李
      芷白四人復聚集一起,因無錢花用,又另行起意,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
      ,謀議闖空門竊取財物,並商定如被撞見即殺人,以脫免逮捕,乃於是日晚七
      時許,由吳寶生駕駛○八五──○六一六號計程車,搭載各持匕首一支之吳新
      華、李芷白、淦君健三人繞行市區,尋找目標,行經新竹市民族路一七三巷(
      原判決誤寫為一七二巷)一弄三號時,見該宅屋內昏暗,無人在家,且四下無
      人,即由吳寶生將車停於民族路司機公會前等候接應,其餘三人則自屋外沿瓦
      斯管攀上三樓,推開臥室窗戶,潛入屋內(侵入住宅部分未據屋主邱瑞玉告訴
      ),由三樓下至一樓,甫抵一樓未及著手竊取財物,適租住於該屋之少年謝文
      峰返回而拉起鐵門,見屋內有賊,即攔住吳新華等人並欲報警,吳新華見狀,
      為圖脫身,即抽出預藏之匕首,剌殺謝文峰頭、胸、背、腰及手部等處計七刀
      ,其中剌入胸部、背部及腰部三刀均深及肺臟,因內出血當場死亡。李芷白及
      淦君健則乘隙與吳新華逃離現場,至司機公會前與在該處等候接應之吳寶生會
      合,駕車返回吳新華住處,將匕首交還吳新華保管。
(九)關於行竊殺害廖國良部分:七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吳寶生、梁志孝、淦
      君健、李芷白、戴振宇五人,聚集於吳新華處與其閒聊,又萌歹念而另行起意
      ,為圖自己不法之所有,復共同研議闖空門竊取財物,並經商定如遭撞見即殺
      人,以脫免逮捕,謀議既定,於是日下午六時四十五分許,由吳新華交予李芷
      白、梁志孝、淦君健、戴振宇每人匕首一支,以備使用,並由吳寶生駕駛○八
      五──○六一六號計程車,載李芷白、梁志孝、淦君健、戴振宇同往新竹市區
      尋找目標,於行經○○市○○路○段○○○巷○號,見該屋漆黑,毫無動靜,
      無人在家,梁志孝、淦君健、戴振宇、李芷白隨即下車,由梁志孝翻牆進入庭
      院,開啟側門,讓其餘三人進入,吳寶生則將車停於鄰近六十五巷等候接應,
      而由李芷白在該庭院處把風,餘梁志孝、淦君健、戴振宇潛入屋內,於著手搜
      尋財物之際,適屋主廖坤聲、妻黃玉美、子廖舜佑及廖國良自外返家,開啟大
      門及電燈時,為李芷白發現,乃向屋內示警,梁志孝、淦君健、戴振宇乃自屋
      內衝出,見廖坤聲等人分持掃把、拖把圍毆打渠等時,為脫免逮捕,梁志孝、
      淦君健、戴振宇乃分別抽出預藏之匕首,剌殺廖坤聲等一家四人,使廖坤聲肩
      、腹部,黃玉美背部,廖舜佑肩、胸、腰及臀部,廖國良胸部成傷,嗣見廖坤
      聲等倒地後,梁志孝、淦君健、戴振宇始與乘隙逃至屋外之李芷白逃離現場,
      至六十五巷附近,與等候接應之吳寶生會合,駕車返回吳新華住處,將經過告
      訴吳新華。廖國良則因胸部穿剌傷及心臟,流血過多,送醫急救,延至同月二
      十日下午四時十分許不治死亡。
(十)關於豐一銀樓強劫殺人(殺害蔡寶燕)部分:七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下午,梁
      志孝、戴振宇、李芷白、淦君健等人復聚集於吳新華處,由吳新華提議搶劫新
      竹市光復路與水源街口之豐一銀樓,經眾人同意後,乃由梁志孝駕駛○○三─
      ─六三一九號計程車,載吳新華及淦君健先至該銀樓附近察看地形完畢返回吳
      新華住處時,適吳寶生亦到來,六人又研究細節,分配任務,商定以殺人手段
      達成搶劫目的,謀議既定,乃先取得機車為作案工具,遂由吳新華、戴振宇分
      別駕駛機車載梁志孝及淦君健,結夥三人以上至○○市○○路○○○巷○號騎
      樓及○○市○○街○○○○○號前,基於不法所有之概括犯意,先後竊取陳勝
      棋、陳宏義所有放置上址之三三六──五八二二號及○二二──一六二三號三
      陽野狼機車各一輛,得手後,騎至吳新華住處,於是日晚八時五十分許,淦君
      健、梁志孝分別駕駛上開竊得機車,戴振宇駕駛○○三──六三一九號計程車
      ,吳寶生駕駛○八五──○六一六號計程車上載吳新華、李芷白,同時由吳新
      華住處出發,約定至東光陸橋下會合,待眾人到達後,吳新華就地分發吳寶生
      所有之絲襪、手提袋及其自己所有之匕首予梁志孝、李芷白、淦君健及戴振宇
      ,嗣將該○○三──六三一九號計程車停放該處,約定吳寶生駕駛○八五──
      ○六一六號計程車至豐一銀樓附近之加油站旁等候接應,其餘五人則分騎竊得
      之機車,至銀樓附近之水源街旁停放,而後步行至銀樓前,套上絲襪蒙面,各
      持匕首,進入銀樓,吳新華即以匕首敲擊放置金飾之玻璃櫃,嗣在門口把風指
      揮,而梁志孝、戴振宇於吳新華敲擊玻璃櫃未破,即分別持該銀樓內之椅子、
      鐵鎚擊破玻璃櫃,搶取櫃內金飾,計金戒指六十六枚(重約八兩)、金項鍊十
      九條(重約十三兩)、金手鍊三十七條(重約十五兩一錢)、金手鐲三只(重
      約一兩六錢)、金項鍊六條(重約三兩五錢),及放置於抽屜內之現金二萬六
      千二百四十元。至淦君健、李芷白於進入銀樓,因老板李火生之妻蔡寶燕抓住
      淦君健,淦某即以匕首剌殺蔡寶燕之頸部及其子李宗舉之右肩部,李宗舉右肩
      部被剌一刀後,假裝昏倒於椅子上,並手按警鈴,始未被續行剌殺,而吳新華
      等人見已搶得財物並已按警鈴,五人乃迅速跑回水源街乘機車逃逸,至東光橋
      下,吳寶生亦隨後駕駛計程車趕至,吳新華、李芷白及淦君健三人改乘吳寶生
      之計程車返回吳新華住處,梁志孝則駕駛停放該處之○○三──六三一九號計
      程車,上載戴振宇持劫得之金飾及現金,欲返回吳新華住處,於駛至新竹市經
      國路二段三廠附近,為警據報追蹤趕至逮獲,而淦君健獲悉梁志孝、戴振宇為
      警逮捕而趕至附近察看時,於是晚九時三十分許,行至新竹市經國路與武勇街
      附近,亦為警捕獲。至蔡寶燕因頸部被剌一刀穿剌內臟,流血過多,經送醫急
      救,延至當晚九時三十分許不治死亡等情。
係以上開事實:
(一)關於殺害黃大廣部分,已據被告於第一、二審供認不諱,而殺害黃大廣係各共
      犯輪流剌殺,亦為梁志孝、李芷白於第一審所自承,至黃大廣屍體迄未尋獲,
      係因埋屍地點在河床,經多次洪水淹沒改變河道地形,致屍體掩埋處所無從辨
      認,復經鄰近居民鍾秀吉、風建福於檢察官勘驗時供證在卷。至吳寶生、李德
      善、戴振宇均有參與殺害黃大廣,迭經梁志孝、李芷白、李德善於偵查中供明
      ,被告否認吳寶生等參與殺害黃大廣,為不足採。
(二)關於殺害施禮吉部分,已據被告於第一審供認有偕同李芷白、戴振宇殺害施禮
      吉之情事,至吳寶生亦有參與殺害施禮吉,及其他共犯輪流砍剌施禮吉等情,
      復據共犯李芷白於偵審中供明在卷,且李德善、梁志孝亦坦承參與犯罪不諱,
      施禮吉之屍體經檢察官相驗屬實,有驗斷書附卷足憑,被告諉稱殺害施禮吉時
      ,吳寶生、李德善、梁志孝未參與其事,亦無可取。
(三)關於殺害哨兵(孫清永、杜昆山)奪槍部分,起訴書雖認被告等係以塑膠繩將
      哨兵孫清永、杜昆山勒斃後再拖上車,但吳新華供稱,係先以匕首押哨兵上車
      ,再以機車剎車鐵絲勒斃云云。此項供述從吳新華亦以同樣鐵絲勒斃鄒明正(
      參照原判決事實欄第九項)情形觀之,應堪採信。至吳新華所稱,吳新台、吳
      寶生未去,參與者實係綽號「小胖」及「阿三」一節,惟依李德善在第一審供
      稱,參加殺害哨兵奪槍者,係「吳新華、吳寶生、吳新台及我四人」,「小胖
      、阿三沒有參加」等語(見第一審卷五十八頁),已難認為實在。且吳寶生及
      吳新台在警局初訊時,均自白參與此部分之犯行,吳新台並供稱,其於七十二
      年一月二日接吳新華電話,即溜出營區參與犯罪,並翌晨始歸營云云(見偵字
      五八○九──五號卷宗、七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警局偵訊筆錄)。豈容吳新
      華主張其時吳新台在服兵役,不可能參加本次犯罪行為。哨兵孫清永、杜昆山
      之屍體亦經檢察官相驗屬實,有驗斷書足憑。(再所奪之二支步槍亦分別於淡
      水河邊及士林福林橋下溪中尋獲,原判決事實欄第十七項末段參照)。被告諉
      稱殺害哨兵兩人,吳寶生及吳新台未有參加,不足採信。
(四)關於天祥車行強盜殺人(殺害蔡榮華、邱美霜)部分,已據吳新華坦承不諱,
      核與其他共犯陳述相符,蔡榮華、邱美霜分別被殺一百十八刀及四十八刀,亦
      經檢察官率同法醫師相驗屬實,有驗斷書附卷可稽。吳新華雖諉稱,此案淦君
      健未曾參加,只伊一人剌殺蔡榮華云云。然淦君健已於第一審偵審中承認參加
      ,且其供述情節極為詳盡,若無參與,其供述何能如此U合。且蔡榮華身中一
      百十八刀,邱美霜身中四十八刀之多,顯非一人所剌,吳新華所稱係一人所剌
      ,亦不足採。
(五)關於殺害鄒明正、蔡鳳美部分,已據被告吳新華供承不諱,其在第一審雖稱吳
      寶生未有參加,但查共犯梁志孝、淦君健、李芷白均在第一審偵審中供稱,吳
      寶生確有參與。此項共同被告之供述且互核相符,自得採為吳寶生有參與之證
      據。至起訴書雖認為蔡鳳美係由梁志孝以木棍夾斃,但吳新華自承其以木棍夾
      死蔡女,而梁志孝於第一審改稱係吳某所為,故此部分吳新華所供,自堪採信
      。且計程車司機盛以和亦供明,其曾載鄒、蔡二人至農場。再埋屍及焚屍之地
      點,業經李芷白引導檢察官勘驗,並掘出殘餘屍骨、毛髮送警政署鑑定分別為
      男、女性遺物,復有鑑定書在卷可按。
(六)(七)關於殺害彭健志、吳秋龍部分,業據被告吳新華坦承不諱,核與同案共
      犯淦君健、梁志孝之供述相符,彭健志被殺二十八刀,吳秋龍被殺三十四刀,
      分別經檢察官率同法醫師相驗無訛,有驗斷書附卷可憑,並有接獲電話之黃明
      松警員報告書影本附卷可證。
(八)關於殺害謝文峰部分,業據被告吳新華供承不諱,渠雖諉稱吳寶生未去,但此
      案已據共犯李芷白、淦君健供明,且吳寶生於警訊時亦承認有去,是吳新華所
      稱不足採信。謝文峰身中七刀死亡,亦經檢察官率同法醫師相驗屬實,有驗斷
      書附卷可憑。
(九)關於行竊殺害廖國良部分,被害人廖國良委係被剌死亡,經檢察官率同法醫師
      相驗屬實,有驗斷書附卷可稽。被告吳新華諉稱此次吳寶生確未前往,是伊駕
      車載其他共犯去的等語,然查共犯梁志孝、淦君健、李芷白對此部分經過情節
      業已坦承,即淦君健於第一審審理中亦供述吳新華未去,是渠等作案後回來向
      吳新華報告經過(見第一審七十六年特重訴字一一九號共犯審理卷甲卷影本四
      十二頁反面76.4.21.筆錄)。足證吳新華並未前去,只事先策劃,並
      交付匕首,推由吳寶生及其他共犯實施,自係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而參與,
      仍為共同正犯。至吳新華所稱,當晚非由吳寶生駕車前往云云,無非意圖為其
      兄吳寶生脫卸刑責,亦不足採。
(十)關於豐一銀樓強劫殺人(殺害蔡寶燕)部分,被害人蔡寶燕委係被剌死亡,經
      檢察官率同法醫師相驗屬實,有驗斷書附卷可稽。此部分事實已據被告吳新華
      坦承不諱,共犯梁志孝、李芷白、淦君健亦均供承在卷,核與銀樓老闆李火生
      指述情節相符,並有贓物領據附卷可稽,吳寶生既依約駕車前往接應,吳新華
      猶謂吳寶生不知情,自難置信。
上開各項,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被告所辯均無可採,予以指駁,並說
明上述(一)至(十)所成立各罪,被告及其他共犯李芷白、梁志孝等均稱係各別臨
時起意而為之,故應予分科併罰。至公訴意旨另稱,被告殺害黃大廣、施禮吉、孫清
永、杜昆山部分所使用之匕首,又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三項之罪云云
。惟查上述犯罪時間分別為七十一年四月五日、同年五月三十一日及七十二年一月二
日,均在該條例七十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公布施行以前,當時既無處罰之規定,尚不成
立該條例第十二條第三項之罪,一併予以說明。
因認第一審判決以被告吳新華所為:
(一)關於殺害黃大廣部分,被告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第三百
      零二條第一項之妨害自由罪,所犯殺人、妨害自由兩罪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
      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並與梁志孝、李芷白、李德善、吳寶生、戴振宇
      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妨害自由罪法定刑罰金部分,
      因被告行為後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業已公布施行,刑法罰金數額,
      並經主管院核定提高為十倍,自七十二年八月一日起施行,比較舊法之提高二
      倍不利於被告,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之規定,自應適用舊法之戡亂時期罰
      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
(二)關於殺害施禮吉部分,其適用之法律,與前項關於殺害黃大廣部分之說明相同
      。
(三)關於殺害哨兵(孫清永、杜昆山)奪槍部分,被告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
      一項第六款之強劫殺人罪及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公共危險罪,其所犯兩罪有
      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強劫殺人罪處斷。被告與吳寶生、吳新台及
      李德善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被告在同時同地殺害哨兵
      孫清永、杜昆山二人,係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應從一重處斷。
(四)關於天祥車行強盜殺人(殺害蔡榮華、邱美霜)部分,被告係犯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殺人罪及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一、二
      、三款之未經許可攜帶刀械罪,所犯上開二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
      重之強劫殺人罪處斷。被告在同時同地殺害二人,係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應
      從一重處斷。又被告與吳新台、李芷白、淦君健及戴振宇間,有犯意聯絡與行
      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五)關於殺害鄒明正、蔡鳳美部分,被告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
      及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一款之未經許可攜帶刀械罪(該條原判決
      漏引),所犯上開二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其前
      後殺害二人,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應依連續犯之規定以一罪論。被告與吳
      寶生、吳新台、梁志孝及淦君健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六)(七)關於殺害彭健志、吳秋龍部分,被告均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
      殺人罪及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二、三款(原判決誤寫為一、二款
      應予更正,此為殺害彭健志部分)及同條第一、二、三款(此為殺害吳秋龍部
      分)之罪,所犯兩罪間各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此
      (六)、(七)兩部分被告與吳新台、淦君健及梁志孝間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八)關於殺害謝文峰部分,被告等潛入住宅(此部分未據告訴),未及著手行竊即
      為人發覺而殺人,尚不成立加重竊盜罪,僅成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
      殺人罪及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一、二、三款之罪,所犯兩罪間有
      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被告與吳寶生、淦君健及李芷
      白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九)關於行竊殺害廖國良部分:按竊盜為脫免逮捕,當場施以強暴,雖以強盜論,
      但其行為究非強劫,縱其強暴之程度至於殺人,亦僅論以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
      第四款之強盜故意殺人。(參照二十八年上字第一七七一號判例)又強暴而至
      殺害數人,有死亡及未死亡者,係一行為犯殺人及殺人未遂從一重殺人既遂論
      ,故被告雖未在場共同實施結夥竊盜,惟既謀議如遭撞見即予殺人,以脫免逮
      捕,且殺死廖國良及殺傷廖坤聲等一家四口,自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
      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之強盜故意殺人罪。又被告另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十三條第一、二、三款之罪。所犯上述兩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
      重之強盜殺人罪處斷。被告與吳寶生、梁志孝、淦君健、李芷白及戴振宇謀議
      後,推由吳寶生等實施,亦為共同正犯。
(十)關於豐一銀樓強劫殺人(殺害蔡寶燕)部分,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一
      條第一項第四款加重竊盜罪(竊取機車部分)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
      款強劫殺人罪及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一、二、三款之罪。其先後
      二次結夥竊取機車,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應依連續犯之規定以一罪論。又
      強劫而至殺害二人,有死亡及未死亡者,係一行為犯殺人及殺人未遂從一重殺
      人既遂論。所犯上開加重竊盜、強劫殺人及違反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三罪間
      ,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強劫殺人罪處斷。被告與梁志孝、李芷
      白、淦君健、戴振宇及吳寶生間,有意思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綜上所述,被告自應成立上述(一)至(十)所列各項之罪,第一審引用刑法第二十
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
、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第三百二十九條(漏引)、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
,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一
、二、三款,刑法第五十五條、第二條第一項但書、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
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一款第八款,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
證費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審酌被告吳新華手段殘酷,惡性重大,及其他一切情狀,
就(一)殺害黃大廣部分論以共同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二)殺害施禮
吉部分論以共同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三)殺害哨兵(孫清永、杜昆山
)奪槍部分論以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四)天祥車行強
劫殺人(殺害蔡榮華、邱美霜)部分論以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
終身;(五)殺害鄒明正、蔡鳳美部分論以共同連續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六)、(七)、(八)殺害彭健志、吳秋龍、謝文峰部分論以共同殺人三罪,各
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九)行竊殺害廖國良部分,論以共同強盜而故意殺人罪
,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十)豐一銀樓強劫殺人(殺害蔡寶燕)部分論以共同強
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並定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扣案匕
首三把係違禁物,絲襪二隻、手提袋一只,係共犯吳寶生所有供犯罪所用,均宣告沒
收。至被告因犯懲治盜匪條例所得之財物,除已發還被害人外,其餘均未扣案,且已
費失而不存在,不另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於理由內加以說明,為無不合,予以維持
,駁回被告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本件上訴,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本件被告犯罪雖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但所犯係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之
罪及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二次以上,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
三條第二款、第五款之規定,不在減刑之列,併予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七      年      五    月    十九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