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7年台上字第1120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7 年 03 月 0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9 卷 1 期 699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56、247、271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56、247、271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擊昏其岳父母後,再持刀猛刺二人頭、胸部要害,復予支解屍體,
殺人犯意至為明顯,殺人後之損壞屍體,係在湮滅犯罪證據,出於包括之
犯意,兩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其先後殺
害二人,犯意概括,罪名相同,應按連續犯論以一罪。

 
    上  訴  人  陳  雲  輝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六年十二月四日第二審更審判
決(七十六年度重上二更(一)字第三四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
五年度偵字第一六○四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雲輝係莊書讀、莊蔡 ** 之女婿,於民國七十五年五月間從
其僑居之阿根廷返國後,獲知其岳父母曾出售莊文華(莊書讀之長子)名義坐落於○
○市○○街○○○號一樓房屋及地下室,得款新台幣(下同)七百零五萬元,除清償
債務外,尚餘二百多萬元,準備攜往阿根廷交與莊文華,上訴人認為其岳父母對女婿
較為苛薄,屢次向之索款,又難如願,遂萌歹念,欲謀取該筆款項,於七十五年七月
底起,即計劃將其岳父母殺害後毀屍滅跡,而後偽裝其岳父母已經出國,俾親友無從
查知真象,乃一面替其岳父母辦理前往阿根廷之出境手續及結匯,以取信其岳父母,
一面替在台之莊文輝(莊書讀之次子)莊李麗華夫婦辦理赴日本觀光手續,佯為約定
於七十五年九月二日一起出國,先至日本,然後再與其岳父母轉機至阿根廷。致使莊
書讀、莊文輝夫婦深信不疑。上訴人旋於同年八月二十五日起,每日至其岳父母家,
覓機下手,於八月二十七日得知莊文輝夫婦將於翌日外出辦事,乃於八月二十八日上
午將內裝其所有水果刀二把、摺式刀一把、屠刀大小各一把之旅行袋,先行搬至○○
市○○街○○○號二樓其岳父母住處,並在屋內就地找出扳手、大型剪刀、鐵鎚、砧
板等物,以備殺人及支解屍體之用,同時向其岳父母表示出國前欲在家住幾天,莊書
讀夫婦亦不以為異,惟莊文輝夫婦臨時改在第二天(二十九日)外出,上訴人認時機
成熟,基於概括犯意,於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一時四十分許,乘其岳父母在客廳沙發上
假寐不注意之際,持扳手先後猛擊莊書讀、莊蔡 ** 之頭部,使之昏厥,再以水果刀
、摺式刀猛刺二人頭,胸部等處,致均因胸部刺創失血過多當場死亡,上訴人復將二
人屍體拖進浴室內,用大小屠刀、大型剪刀、鐵鎚、砧板予以支解,並寫一便條,上
載:「阿輝:老媽和爸臨時決定回南部辭行,叫我等你們,但我等到四點半有事出去
,將於十點半回來,你們不妨去玩一玩,晚上見」,貼於大門上,將大門反鎖,以防
莊文輝夫婦進入,而得以在浴室內從容支解屍體,並將支解後之頭部、身軀、手腳、
大小腿、手腳掌、內臟分裝塑膠袋,再裝入旅行袋內,置於其岳父母房間內,將門反
鎖,伺機滅跡,而後清洗客廳及浴室血跡,當日下午四時三十分許,莊文輝夫婦返家
,無法將鎖打開,旋發現門上便條而離去,至當晚十時三十分再回家,由上訴人開門
,三人在客廳閒聊,後莊李麗華在浴室洗衣物時,發現浴室窗戶、馬桶蓋上沾有血跡
,且毛巾變黃有腥味,即暗中告知其夫,經莊文輝察看確有可疑,兼以其父母房間有
陣陣臭味,乃暗囑莊李麗華藉倒垃圾為由,下樓打電話報警及通知親友前來,俟警趕
到,會同打開其父母房門,莊文輝入內查看,發見旅行袋內有分解之屍塊,上訴人見
事機敗露,乘隙逃逸,先後在台中、彰化、新竹、中壢等地藏匿,終因警方追緝甚緊
,難逃法網,而於九月三日上午九時許,向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投案等情。係以
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於偵查中及第一審初訊時供述甚詳,核與證人莊文輝、莊李麗
華所供情節相符,並有扣案之水果刀二把、扳手一把、摺式刀一把、大型剪刀一把、
屠刀大小各一把及沾有血跡之內衣褲、汗衫等物可稽,復有上訴人書寫之便條一張附
卷足考。且莊書讀、莊蔡 ** 被殺害後支解屍體,分成數十塊,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
師相驗屬實,有勘驗筆錄,相驗屍體證明書、驗斷書、現場照片六十一幀可稽,為其
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嗣後辯稱:當時係由一台獨份子之王姓男子下
手殺人、毀屍,非伊行兇云云,係為卸責而杜撰之詞,不足採信,請求傳訊法務部主
任秘書姜豪以證明其投案情形,以與上訴人犯行無關,核無必要,於理由內詳予指駁
與說明。並以上訴人擊昏其岳父母後,再持刀猛刺二人頭、胸部要害,復予支解屍體
,殺人犯意至為明顯,殺人後之損壞屍體,係在湮滅犯罪證據,出於包括之犯意,兩
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其先後殺害二人,犯意概括,
罪名相同,應按連續犯論以一罪。審酌上訴人係被害人莊書讀、莊蔡 ** 之女婿,為
謀取錢財,竟泯滅人性,殺害岳父母,並予支解屍體,手段毒辣,天理難容,罪無可
逭,因認第一審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百四十七條、第
五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處上訴人死刑,褫奪公權終
身,扣案之水果刀二把、摺式刀一把、屠刀大小各一把,為上訴人所有供犯罪所用之
物,宣告沒收,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
誤。又原判決已詳述其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對於確定事實援用之
法律,亦無不當。上訴意旨,仍執陳詞爭辯,謂本案係台獨份子王姓男子一人所為,
伊未下手,徒就原審認事採證之職權行使,任意指摘為違法,難認為有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七      年      三      月    四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