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6年台上字第5570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6 年 08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8 卷 3 期 565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6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6 條  ( 81.05.16 ) 
要旨:
刑法上之連續犯,必須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罪名,
始能成立,如果每次犯罪係各別起意,縱令所犯罪名相同,亦不得以連續
犯論。

 
    上訴人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處檢察官
    上訴人即被告  溫政澤
                  楊清源
    被告  林敏德
右上訴人等因被告等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七十六年五月十九日第二
審判決(七十五年度上訴字第三四○二號,起訴案號:台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
二年度偵字第四八一一號,七十四年度偵字第二六四五、四六二○號,七十五年度少
連偵字第五六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關於林敏德、溫政澤、楊清源共同殺人部分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楊清源之上訴駁回。
    理由
本件原判決撤銷第一審判決,分別論處被告林敏德、溫政澤共同連續殺人未遂;楊清
源共同殺人未遂罪刑,固非無見。惟按刑法上之連續犯,必須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
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罪名,始能成立,如果每次犯罪係各別起意,縱令所犯罪名相同
,亦不得以連續犯論。原判決既認定被告林敏德與陳勝田係於民國七十年十月十三日
「共同另萌殺意」,由林敏德持土造手槍射擊吳炳欽。繼於七十一年七月間,因向彭
木竹索討賭債未遂,而由林敏德、溫政澤分持手槍、扁鑽追殺彭木竹。又於七十二年
二月十五日,因賭博之事與何文坡發生糾紛,由林敏德、溫政澤分持手槍、短刀追殺
何文坡。似此情形,能否認以出於一個概括犯意之進行,而非各別起意,已非無疑問
。且林敏德、溫政澤於七十五年一月十七日凌晨五時,潛逃至台南市四維街十九巷一
號宅內,持槍射殺圍捕之警察人員,係因其犯罪後潛逃暴露行蹤,為脫免逮捕所致,
此一行為,似係臨時起意,原審概論以連續一罪而未詳述其理由,自屬可議。次查原
判決認定林敏德、溫政澤因經營理髮廳之陳文瑞拒繳保護費,兩人乃基於殺人之犯意
,由林敏德持手槍押住陳文瑞,溫政澤則持開山刀朝陳文瑞之大腿、手臂猛砍七刀,
陳文瑞失血過多倒地,經送醫急救倖免於死等情,若林敏德、溫政澤果有殺害陳文瑞
之犯意,則當時林敏德所持手槍已裝好子彈,祇須一扣扳機,即可取其性命,陳文瑞
既為林敏德以手槍押住,毫無反抗能力,溫政澤自可持開山刀從容對準其身體要害各
部,一刀致命,茲林敏德不以手槍射殺,溫政澤則僅刀砍陳文瑞腿、臂部,讓被害人
送醫治療,其目的究在戕害他人生命抑僅使肢體殘廢?或在傷害教訓?事實尚欠明瞭
。又憶欣美容院負責人楊淑惠因拒繳保護費,被告楊清源、溫政澤以打火機點燃汽油
縱火燒毀地板,幸楊淑惠及時撲滅,未釀成災害部分,據楊清源辯稱:旨在教訓對方
,並無縱火殺人犯意云云,楊清源、溫政澤復一致供稱:此事與林敏德無關,是他們
自己去的等語,究竟實情如何?亦待詳查審認。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
不當,非無理由,應認有發回更審之原因,其與殺人部分有牽連犯關係之公共危險、
恐嚇取財、妨害自由、毀棄損壞及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等部分,基於審判不可分之
原則,應併予發回。至上訴人楊清源上訴部分,並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迄今逾期已久
,於本院未判決前仍未提出,其上訴自非合法,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第三百九十五條後段,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六      年    八    月    二十一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