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3年台非字第350號
案由摘要:
毀損債權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12 月 1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8 期 820-825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379、441 條  ( 82.07.30 ) 
要旨:
按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致適用法令違誤而顯然於判決
有影響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規定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
釋字第一八一號解釋,於非常上訴程序,為判決違背法令。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379、441 條 (84.10.20)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三年度台非字第三五○號
    上 訴 人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
    被    告  楊秀珠
              陳伯楨
右上訴人因被告等毀損債權案件,對於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八月十二日第
二審確定判決(八十三年度上易字第二九七四號,自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八十
三年度自字第二八五號),認為違法,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陳伯楨、楊秀珠部分撤銷,應由台灣高等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
    理  由
非常上訴理由稱:「按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條所定『債務人於將受強制執行之際』,係
指債權人對債務人所欠之債務,業已取得執行名義,或已經開始強制執行程序,而尚
未執行完畢之前之情形而言,有貴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三三九號、二十四年上字第五
二一九號判例及三十年六月十日刑庭庭長會議決議及五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民刑庭總
會決議可資參照。查本件台灣高等法院八十三年度上易字第二九七四號原判決,認定
被告陳伯楨與楊秀珠共同意圖損害自訴人(李鳳貞)之債權,於八十二年八月十二日
,將其所有之華澳公司股權九十萬元,移轉於楊秀珠名下,致生損害於自訴人,因而
撤銷第一審所為被告無罪之判決。改為如主文第二項之科刑判決。唯查自訴人李鳳貞
訴請被告陳伯楨給付新台幣壹佰萬元之民事判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八十二年度訴字
第一二七五號)於八十二年六月十四日宣判時,並無得為假執行之宣示,自無執行之
名義。且被告對該判決不服,向台灣高等法院提出上訴,復於同年十月十五日撤回上
訴,亦即在十月十五日撤回上訴之前,該民事判決並無執行名義,至為明顯。原判決
既認定被告陳伯楨將華澳公司之股權移轉於楊秀珠之行為在八十二年八月十二日,則
斯時自訴人(即債權人)李鳳貞之上開民事判決尚未具有執行名義,亦即被告二人於
移轉股權當時,尚非將受強制執行之際甚明,其行為自不構成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條之
罪。詎原判決竟以上開民事判決因撤回上訴之結果,應溯及於同年七月十二日確定,
亦即該民事判決亦溯及於八十二年七月十二日具備執行名義,被告二人移轉股權之行
為既在同年八月十二日,已在民事判決具有執行名義之後,而依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條
論罪科刑,委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又被告一再主張伊二人移轉股權係在八十二年
七月七日或七月八日,並提出銀行匯款收據,股東同意書以實其說,若其主張成立,
則其移轉股權之行為更在溯及確定之前,當然非『將受強制執行之際』尤為灼然。則
此項證據之存在與否,關係於犯罪之是否成立有切然之關係,乃審判決期日應予調查
之事項,詎竟未調查,復未於理由中說明毋庸調查之理由,亦有應予審判期日調查之
證據而未予調查及理由不備之違法。案經確定,且對被告不利,爰依刑事訴訟法第四
百四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三條提起非常上訴,以資救濟」等語。
本院按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致適用法令違誤而顯然於判決有影響
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規定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八一號解
釋,於非常上訴程序,為判決違背法令。卷查被告陳伯楨因積欠自訴人李鳳貞借款新
台幣(下同)一百萬元未還,經自訴人李鳳貞訴請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判決返還借款,
該院以八十二年度訴字第一二七五號民事判決自訴人勝訴,於民國八十二年七月十二
日確定在案。詎被告陳伯楨於將受強制執行之際,與其母即被告楊秀珠共同意圖損害
自訴人之債權,於八十二年八月十二日將其所有之華澳企業有限公司(下稱華澳公司
)股權九十萬元,移轉予楊秀珠名下,致生損害於債權人李鳳貞,為本件原確定判決
所確認之事實,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二項規定,非常上訴審應以原確定判
決所確認之此項事實為基礎,以審查原判決有無違背法令。被告等於第一審法院具狀
主張被告陳伯楨將華澳公司股權九十萬元轉讓予被告楊秀珠之日期為該民事判決確定
前之八十二年七月七日及七月八日,並提出八十二年七月七日彰化商業銀行匯款收據
及八十二年七月八日華澳公司全體股東同意書影本(見一審卷第四十四、五十三、五
十四頁)為證,該項證據之提出,與被告等是否於前開民事判決確定前處分財產,能
否成立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條之毀損債權罪名,至關重要,原審未予查明,復未說明不
予調查之理由,已致適用法令違誤而顯然於判決有影響,案經確定,非常上訴意旨,
指摘原判決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理由不備及適用法則不當云云,
為有理由,為維護被告等之審級利益,應將原判決關於被告陳伯楨、楊秀珠部分撤銷
,由台灣高等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以資救濟。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前段、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十二     月      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莊  來  成
                                        法官  柯  慶  賢
                                        法官  王  德  雲
                                        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林  永  茂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十二     月      二十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