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3年台上字第5748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10 月 20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8 期 274-287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81.05.1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83.01.28 )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 46.06.05 ) 
要旨:
按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定有處
罰明文。而意圖勒贖而擄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亦有處罰
之規定,二者法定本刑均為唯一死刑。惟就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
害人之行為言,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係全部法,懲治盜匪條例僅係
就擄人勒贖部分所為規定之一部法,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適用
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論科。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83.01.28)
          懲治盜匪條例 第 2 條 (46.06.05)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五七四八號
    上  訴  人  吳欽明  男民國四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司機
                        住台灣省○○縣○○市○○路○○○巷○○○號三樓(在
                        押)
                吳火土  男民國四十六年一月九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市○○路○○○巷○○○號三樓(在
                        押)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牟光先律師
右上訴人等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七月一日第二審判
決(八十二年度上重訴字第九十七號,起訴案號: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二年
度偵字第三七九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吳欽明以駕駛計程車為業,其弟即上訴人吳火土與友人林義州
(成年人通緝中)二人均因手頭拮据,復擬投資經營電動遊樂場而苦無資金,乃於民
國八十二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十時許,至桃園縣桃園市和平路、民生路口吳欽明計程車
排班候客處找其商議,二人即表明生活困苦,擬謀籌資金,而吳欽明平日駕駛計程車
於各地,識人較廣,要求吳欽明代尋適當對象,俾供勒贖,因吳欽明經常搭載李藤,
得知李某土地曾為政府徵收,甫領得新台幣(下同)一億餘元補償費,乃告知為適當
之對象,三人遂基於意圖勒贖而擄人之共同犯意,於勘查行動之現場後,謀議先由吳
欽明以計程車搭載李藤,於途中再由林義州、吳火土上車,強押李藤予以錄音後強灌
其大量安眠藥,棄置山上予以殺害後向其家人藉錄音帶勒贖,謀議既定,三人乃分頭
由吳火土自其家中取出所有之透明膠帶壹捲(備供矇貼李藤口、鼻之用),吳欽明則
至楊文聘所經營之昌生西藥房以三百元購得鎮靜安眠劑Triazo - Iam十八顆備用,林
義州另準備其所有之水果刀一把、小型錄音機一台、錄音帶一捲、手套一付、膠帶壹
捲(黏貼勒贖字條之用)及在鎮撫街某雜貨店購買鋁箔包果汁牛乳乙瓶備用。迨同年
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許,吳火土、林義州二人乃與吳欽明會合,同赴桃園市文昌公園
內監視李藤行蹤,嗣於同日下午二時許,見李藤欲搭車返家,即由吳欽明駕其所租之
NW-二二○號計程車上前佯裝予以搭載,旋即沿○○市○○路○○○路○○○街○
○○○○街○○○號住處行駛,吳火土、林義州二人則另駕機車前往李藤返家必經之
桃園市三元街會稽橋前等候,見吳欽明之計程車前來,即在路旁偽裝乘客招手攔搭該
車,吳欽明亦配合停車讓吳火土、林義州上車,二人佯稱欲前往桃園飯店,吳欽明乃
向李藤詢問適巧順路,可否併予搭載,李藤同意後,吳欽明遂繼續前往,行駛約四十
公尺許,林義州旋即依原定計劃,取出其所預藏之水果刀一把自後架於吳欽明頸部,
偽稱吳欽明欠錢不還,吳火土則將坐於駕駛座旁之李藤座椅放倒,用手壓住李藤以限
制其行動,佯示欠債事與李某無關,林義州係針對司機而已,以去其心防,林義州復
佯對吳欽明稱:「叫你開到那奡N開到那堙v,指示其將車往虎頭山方向行駛,將李
藤載至林義州所覓妥之桃園縣龜山鄉中央造幣廠斜對面山上產業道路旁人煙稀少之山
谷中,到達該山谷後,林義州即虛將吳欽明拉下車由其把風,旋與吳火土在該計程車
內,以預備已裝妥錄音帶之小型錄音機,強迫李藤依其指示以閩南語錄下:「我被綁
了,對方要你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要報警。」等語,供為勒贖之用,吳火土復取出已
摻入十八顆前開鎮靜安眠劑之鋁箔包果汁牛乳,以左手勒住李藤頸部,將果汁牛乳及
鎮靜安眠劑強灌入李藤口內,使其昏迷,惟仍有呼吸,並呼叫吳欽明回車內幫忙,三
人乃基於殺人之犯意聯絡,由吳欽明扶住李藤頭部,吳火土、林義州二人則取出預備
之透明膠帶,共同纏繞黏貼李藤頭部口、鼻處數圈,致使李藤因口、鼻均遭膠帶密封
無法呼吸窒息死亡,三人見李藤已死亡,乃合力將李藤屍體抬出車外丟棄於產業道路
旁山谷下之草叢中予以棄屍滅堙C三人返回桃園市慈文路林義州住處後,於同年月二
十一日下午五時許,由吳欽明打電話至○○市○○街○○○號李藤家中,播放前開李
藤之錄音予李某之子李詩宗接聽,向李詩宗勒贖一千萬元,並警告不得報警,吳欽明
復於二十二日十六時二十五分許,打電話至李詩宗家中,要其備妥贖款等候通知,同
年月二十三日十二時吳欽明以電話詢問李詩宗贖款準備情形,同日二十二時再打電話
詢問李詩宗籌款情形,經李詩宗要求降低贖款金額,吳欽明同意將贖金降為六百萬元
,同日二十二時四十分許,吳欽明再以電話對李詩宗稱:「如你不合作,將寄你父親
的手指頭給你。」,其間吳欽明另於三月二十三日晚八時許,至桃興小客車租賃有限
公司向陳阿興租得KC-四一四一號自用小客車備用,三月二十四日六時四十分許以
電話要求李詩宗準備交款,若有不從,就等N收屍,迨同日二十三時許,吳欽明以電
話告知李詩宗將贖款六百萬元以袋子裝妥,騎機車至桃園市三民路與民生路口某羊肉
爐店等候,李詩宗遂命其子李訓濃前往,約二十餘分鐘後吳欽明打電話至該羊肉爐店
找李詩宗,因係李訓濃接聽,吳欽明見非李某本人,乃通知李訓濃先行回家等候指示
,並表明應由李詩宗親自出面,同年月二十五日一時許,吳欽明又以電話指示李詩宗
單獨騎機車矕琣飫蝬橦仄迂鷈礄H心火車站前某公共電話亭,依亭內紙條指示行事,
李詩宗依指示前往,至同日四時許見無紙條又無指示,乃逕返家;吳欽明等未見李詩
宗依紙條所示前來大平加油站,除由吳欽明以電話命李詩宗聽候指示外,另由吳欽明
以其所有之紙張二紙,各書明「走春日路到健行路右轉鹽務街土地廟洗手台下拿字條
」,及「將錢袋放在洗手台下回家等電話」內容,再由其駕駛前揭租來之KC-四一
四一號自用小客車搭載吳火土、林義州至日隆加油站下車,吳火土、林義州二人即至
日隆加油站廁所內水箱下及鹽務街土地公廟洗手台下,由林義州戴上手套後,以所備
之膠帶將紙條分別黏貼於上開水箱及洗手台下俾免留下指紋,再由林義州在日隆加油
站附近,吳火土在土地公廟附近監視,準備取贖,就緒後吳欽明即於同日清晨五時許
,以電話要求李詩宗馬上矕琣飫蝬擖型K日路嘉年華餐廳旁日隆加油站廁所內水箱下
拿取紙條,依紙條上所載行事,吳欽明則駕該租來之小客車接應,李詩宗因接獲勒贖
電話之初即報警處理,乃將上情報告警方,警方據報後即派員前往埋伏,於同日上午
七時三十分許,在桃園市春日路日隆加油站前,因見吳欽明所駕KC-四一四一號自
用小客車之後車牌以泥土塗抹,行跡可疑上前盤查,在該車上取出帽子二頂及作案用
之手套乙付、透明膠帶一捲及裝載上開工具之手提袋乙只,始知吳欽明涉案,並循線
於同日晚十時三十分許,在林口長庚醫院急診室A八病床上查獲於案發後服食大量(
十顆)安眠藥欲自殺之吳火土,而林義州則早經逃匿,復由吳欽明帶同警方前往棄屍
地點尋獲李藤屍體,並另扣得已使用黏貼李藤口、鼻之膠帶一鬗峆e開字條二張等情
。係以上開事實,業據吳欽明、吳火土迭於警訊、第一審偵、審中,及原審調查時,
坦承不諱(見偵查卷第三頁-第九頁、第四十頁反面、第四十六頁-第五十一頁、第
五十八頁反面、第五十九頁、第八十四頁,第一審卷第八頁反面-第十三頁、第二十
七頁反面-第三十頁、第三十二頁、第三十三頁、第五十四頁-第五十六頁、第六十
七頁反面-第七十頁、第七十九頁、第八十頁反面、第九十二頁、第九十三頁,原審
卷第三十三頁-第三十六頁、第九十七頁),核與被害人之子李詩宗、李詩龍供述被
勒取贖款情節,及證人林鎮源、陳阿興供證上訴人等使用之NW-二二○號計程車、
KC-四一四一號自用小客車係分別向彼等租賃經過相符(見相驗卷第六頁、第七頁
、第二十二頁、第二十三頁,偵查卷第十一頁-第十四頁、第十六頁、第十七頁,第
一審卷第三十頁-第三十三頁,第五十四頁-第五十六頁、第六十九頁、第七十頁、
第七十八頁-第八十頁、第九十三頁、第一一○頁、第一三八頁、第一三九頁、第一
五○頁,原審卷第九十六頁、第九十七頁),並有吳欽明書寫指示李詩宗如何交付贖
款之紙條二張,使用過之透明膠帶一糰、手套一付、膠帶一捲、車輛及屍體照片十七
幀附卷可稽,被害人李藤死後之氣管中央呈明顯出血達七公分長及於分岐部及左右主
支氣管、食道無異常,胃內容物經檢驗復發覺含有Triazolam 鎮靜劑安眠藥之成份,
查係經人以膠帶套口鼻窒息死亡,亦由檢察官督同法醫師解剖屍體相驗明確,有台灣
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八十二高檢醫鑑字第一一九號鑑定書(見相驗卷第四十頁-
第四十五頁),及法務部調查局(八十三)陸字第八三○一九三五○號檢驗通知書(
見原審卷第五十四頁)各乙份足憑,事證至臻明確,為其所依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
,吳欽明雖辯稱:伊駕駛計程車至山上下車後,過約半小時,吳火土、林義州二人始
叫其過去,當時被害人李藤手腳已發黑,口、鼻被透明膠帶矇住,已經死亡,伊不知
吳火土、林義州會致李藤死亡,絕無殺人之故意等語,吳火土亦辯稱:林義州佯裝押
吳欽明到車後談判,伊在車上將加有十八顆安眠藥之果汁牛乳給李藤喝下,李某喝果
汁時,吳欽明、林義州分別在車子前後把風,詎料半小時後見李藤因而斷氣,其眼睛
尚係亮亮,因恐懼始以膠帶黏貼李某口、鼻,並無殺人之故意云云。然查吳欽明、吳
火土於警訊及偵、審中均一再供承,彼等與林義州在謀議之初,即因無法尋得藏匿被
害人地點,乃計劃購買安眠藥加入果汁牛乳內強灌被害人,再將其推入山谷之下,並
予錄音以錄得之錄音帶再向其家人勒贖,嗣果由吳欽明向楊文聘購買十八顆鎮靜劑安
眠藥,林義州亦在桃園市鎮撫街購買果汁牛乳乙瓶備用,復由吳火土在該計程車內將
該十八顆鎮靜劑安眠藥加入果汁牛乳內,再強灌入李藤口內不諱(見偵查卷第五頁反
面、第四十頁反面、第四十六頁反面、第四十七頁反面、第五十八頁反面、第一審卷
第九頁、第十二頁反面、第二十八頁反面、原審卷第三十四頁、第三十六頁、第九十
七頁),且人體服用大量安眠藥,如無法在短期間內,迅速救治,極易造成人體死亡
,乃眾知之事實,上訴人等與林義州在謀議之初,即共圖將被害人餵食大量安眠藥後
,再將其推落無人山谷之下,不予任何救治,以解決無法覓得藏匿人質地點之困擾,
復以錄音帶向其家人勒贖,顯見彼等在謀議之初,即有擄人勒贖並殺害被害人之故意
甚明,上訴人等辯謂無致被害人於死之故意及預見,洵係飾卸之詞,殊無可採;況吳
火土於偵查中已供承:「當時被害人尚未死亡,在其仍有氣息下即以其所有預備之透
明膠帶纏繞李藤口、鼻等處數圈,致其無法呼吸死亡,當時吳欽明、林義州均在場」
(見偵查卷第五十九頁、第八十四頁反面),吳欽明亦坦承:「當時係由其將李藤之
頭抬起,再由吳火土、林義州二人以透明膠帶將被害人之口、鼻黏貼」(見同上卷第
五頁),尤徵被害人李藤於服用摻有鎮靜劑安眠藥之果汁牛乳後尚未死亡,其致死原
因係因口、鼻為透明膠帶纏繞數圈無法呼吸所致,與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鑑
定書所載被害人係因窒息死亡亦屬相符,又被害人於被強灌摻有十八顆鎮靜劑安眠藥
Triazolam 後,並不足立刻致死,亦經法醫師方中民魕在卷(見原審卷第四十九頁
、第五十頁),嗣原審在法務部調查局重新檢驗李藤死後之胃容物,驗得含有鎮靜劑
安眠藥Triazolam 後,再將李藤是否可能係因服用上述安眠藥致死,抑或係因口、鼻
遭透明膠帶纏繞無法呼吸所致,向鑑定人方中民查詢,經其二度以傳真函表示被害人
於服用該量之鎮靜劑安眠藥Triazolam 後,並不致立刻死亡,其致死原因仍係口、鼻
遭透明膠帶纏繞無法呼吸窒息所致,有二份傳真函附卷可考(見同上卷第七十頁、第
一二三頁)參酌吳欽明、吳火土前開供謂彼等以透明膠帶纏繞被害人時其仍有氣息等
情亦相吻合。至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在解剖被害人屍體後,未在死者之體內
及採取之血液、胃液、膽汁中發現含有鎮靜安眠藥等物,有該法醫中心(八十二)高
檢醫鑑字第一一九九號鑑定書乙份可按,與嗣後原審再送該法醫中心轉法務部調查局
再行檢驗後,發覺死者之胃容物中確含有鎮靜劑安眠藥Triazolam 成份,有該局(八
十三)陸字第八三○一九三五○號檢驗通知書附卷可稽,因再送之鑑定係針對死者之
胃容物中有無鎮靜劑安眠藥品所為之鑑定,自屬較為精密之檢驗,應可採信。又證人
楊文聘於第一審雖證謂其未曾販賣鎮靜劑安眠藥,不可能販售Triazolam 予吳欽明云
云,惟經上訴人等之母吳鍾桃妹於原審提出向楊文聘所購之鎮靜劑安眠藥Triazolam
後始坦承伊確曾出售該藥品(見同上卷第三十八頁),嗣經原審將吳鍾桃妹所購之藥
品與被害人死後胃容物送法務部調查局檢驗結果,發覺該藥係鎮靜劑安眠藥 Triazol
am,與死者胃容物含有之藥物相同,詳如前述,足徵楊文聘所供未出售Triazolam 予
吳欽明之證言為不可採。另承辦警員徐文卿經原審飭其查證桃園市鎮撫街一帶之雜貨
店等類商店是否曾出售果汁牛乳予吳欽明、吳火土或林義州,經其查證結果雖查無販
賣該果汁牛乳之商店,有專案偵查報告三份可憑(見同上卷第一一二頁-第一一四頁
),然依常情商店販售日常用品予顧客,苟非熟客或親朋,難期店主能對所有來往顧
客均能記憶其容貌,況警員徐文卿前往查證時,距林義州前往購買時間已達一年一月
,各商家無法證明該事核與常情無違,殊難執此查證遽謂林義州未購果汁牛乳以供摻
入鎮靜劑安眠藥,於理由中詳加指駁與說明。按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
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定有處罰明文。而意圖勒贖而擄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
第一項第九款亦有處罰之規定,二者法定本刑均為唯一死刑。惟就意圖勒贖而擄人,
而故意殺被害人之行為言,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係全部法,懲治盜匪條例僅係
就擄人勒贖部分所為規定之一部法,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適用刑法第三百
四十八條第一項論科。核上訴人二人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之行為,係犯
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罪。上訴人二人與林義州殺人後再遺棄被害人屍體滅
之行為,則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罪。上訴人二人與成年人林義州間,有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所犯上開二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
較重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處斷(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三五六號判例參
照)。公訴人雖未就上訴人等遺棄屍體罪部分併予起訴,惟該部分與已起訴部分有裁
判上一罪之牽連犯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自得併予審判。因而撤銷第一審之判決,
引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
、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論吳欽明、吳火土共同意圖勒贖而
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審酌上訴人二人不知自食其力,竟為牟不法之財,預謀擄
人勒贖,故意殺害被害人並予棄屍,計劃詳密,手段兇殘,泯滅人性,所犯為極刑案
件,欲求其生而不可得,認有與社會永遠隔絕之必要,均處死刑,並各依法宣告褫奪
公權終身。扣案之膠帶一騿B紙條二張、手套乙付及膠帶一捲係上訴人等所有供犯罪
所用之物,均應予宣告沒收。水果刀一把、小型錄音機一部、錄音帶一捲,亦屬共犯
林義州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雖未扣案然尚乏證據足以證明均已滅失,仍應為併予沒
收之諭知。至扣案之手提袋一個、帽子兩頂,並不能證明係直接供本件犯罪之用,毋
庸為沒收之宣告。使用過之衛生紙一小疊係因相驗時被害人臉部長蛆,取來擦拭使用
之物,非上訴人等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自不得予以宣告沒收,經核於法尚無違誤。
吳欽明上訴意旨略稱:警訊及偵查筆錄,皆採自問自答之方式,顯然不實,未作現場
表演,亦有未合,伊僅介紹吳火土、林義州與被害人李藤認識。且要求行事不能逾分
,又若有殺害李藤之故意,僅憑上訴人等之腕力,誠為輕而易舉之事,何需強灌安眠
藥,原判決採證顯違經驗法則,又打電話向李詩宗勒贖,係遭林義州脅迫所致等語;
吳火土上訴意旨略稱:伊在自殺獲救,體力不支,意識不清之情況下所製作之筆錄,
顯然不實,不得採為裁判基礎,而其僅意在勒贖,絕無殺害肉票李藤之犯意,李藤之
死純係意外,若有殺人之故意,僅憑上訴人之腕力,即可輕而易舉為之,何須強灌安
眠藥,原判決顯有採證違法,及理由不備之情形云云。但查原判決依憑相關證據,資
以認定上訴人等有上開罪行,已無不合。又證據之取捨,屬於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其
取捨苟不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即不容其任意指為違法。本件原審已於判決中
,詳述其認定上訴人等除於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自白外,復於審理中為同一之供述
,並與事實相符之證據與理由,而對上訴人等與林義州確有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而
故意殺被害人李藤之故意與行為,復詳加闡明其依據,殊無所指有採證違法,調查職
責未盡,或理由不備之情形存在。上訴人等之上訴,難認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十      月     二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蔡  詩  文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莊  登  照
                                        法官  丁  錦  清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十      月    二十四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