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3年台上字第2238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3 年 04 月 27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5 卷 1 期 748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73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73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放火燒被害人住宅,雖僅室內傢俱燒燬,其房屋構成部分及門窗均
未喪失效用,但上訴人係以汽油潑灑房屋,並引火點燃,足見有放火燒燬
現供人使用房屋之犯意,應成立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三項、第一項放火
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未遂之罪名。

 
    上訴人  廖東倉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不服灣高等法院七十三年度重上二更(二)字第三號中華民國
七十三年二月二十七日第二審更審判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板橋分院檢察處七十二度
偵字第四九一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上訴駁回。
    理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廖東倉在台北縣三峽鎮五寮里一帶受僱從事割草工作,住居該
里三十四號之被害人陳春藏,見其無適當住處,徵得其侄陳鴻文同意,免費供廖東倉
居住於隔壁其兄陳工成所有之房屋(陳鴻文係陳工成之子),歷一年餘,嗣廖東倉與
陳春藏因割草工資問題發生爭執,陳春藏乃於民國七十二年七月十日下午六時許,至
廖東倉住處,囑其搬家,廖未予理會。陳春藏復於七十二年七月十一日凌晨四時許,
再至廖東倉住處,限其於當日下班前搬走;廖東倉聞後,一時兇性大發,頓萌殺機,
欲殺死陳春藏洩恨,適見陳春藏進入其住處隔壁之廁所內,乃自其臥室,先持用其自
己所有之滅火槍一支,基於殺人之犯意,從該廁所通風孔,對準陳春藏噴射,陳及時
奪門而出,廖東倉復返臥室,取出其自己所有之短尖刀一把(長約二十一公分,其形
狀為割草用之工作刀,非匕首),持以追趕陳春藏,並猛刺數刀,陳春藏被殺負傷,
奔至其弟陳義政處求援,並取得木棒一支欲加抵抗,陳義政隨持木棍一支趕至勸阻,
陳春藏之妻陳詹梨聞悉亦持鋤頭趕至,廖東倉見狀,又返回其臥室取出其自己所有長
約三尺之白鐵棍(即不鏽鋼棍)一支(實心的),向三人猛擊,陳春藏被擊倒地,陳
義政頭部亦被擊傷(傷害部分經判決不受理確定),陳詹梨右眼側被刺撕裂傷一○×
○•五公分(傷害部分未據告訴),陳詹梨受傷後,即奔回其臥室躲避並將門關上,
陳義政則逃離現場打電話報警。廖東倉將陳春藏擊倒後,復以上述短尖刀對之猛刺數
刀,致陳春藏前頸部四•五×三公分成條狀挫傷,一二×二公分挫傷,二•五×○•
五×○•五公分刺傷,右耳下方側頸部六•五×三•五公分挫傷;左背側前膊部四×
○•二×○•一公分及四•五×○•二×○•三公分及三•五×○•五×○•一公分
挫裂傷;左手背部五×一•五×二公分刺傷顱頂後部左側面四•五×一×一公分挫裂
傷;左肩胛間部八•五×一•五公分挫裂傷;顱內出血,當場死亡。廖東倉見陳春藏
已死,竟另行起意,欲殺死陳春藏之妻陳詹梨及其家人,乃復至陳宅,明知陳詹梨及
其女陳淑美(五十七年二月十日生)、陳素琴(五十九年八月二十日生)均在房內,
竟以白鐵棍撬開大門,並取用放置房內供割草機使用之汽油,潑灑客廳及臥室,基於
殺人之犯意,予以點燃,隨即起火燃燒,將室內傢俱燒燬,陳淑美被火燒傷,致其前
額部六×四公分二度火傷,表皮剝離;左顴骨部十×十公分一度火傷;右頰部九×八
公分一度火傷;鎖乳樣部、側頸部、鎖骨上窩部、鎖骨部、銷骨下窩部十五×二十公
分二度火傷;臍部,下腹部、恥骨部、側腹部十五×三十公分一度火傷;左三角筋部
、外上膊部、前上膊部、內上膊部、內肘部二三×十五及四十×十五公分一度火傷;
左手背部三•五×○•五×○•五公分割傷;左前外側大腿部十五×十三公分一度火
傷;左側前下腿部七×四公分一度火傷;左側大腿部、前膝部、外側下腿部四十×二
十公分一度火傷;肩胛間部二五×二十公分二度火傷,表皮剝離,當場休克死亡。陳
詹梨、陳素琴冒火逃出,經送台北市國泰醫院急救,陳詹梨因全身除胸部外,均為火
燒灼傷,第一度火傷約百分之二十,第二度及第三度火傷約百分之四十,合計約百分
之六十強,致循環衰竭,於七十二年八月五日零時三十分死亡。陳素琴因全身除上胸
部、下腹部、手掌部、顱頂後部、足蹠部等處外,均為火燒灼傷,約佔人體面積百分
之八十五,延至七十二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六時左右,因循環衰竭合併休克死亡,陳春
藏之房屋係鋼筋水泥造,僅傢俱被燒燬,房屋構成部分及門窗皆未喪失效用。廖東倉
於殺人放火後,見目的已達,即回房屋更換血衣,往三峽鳶山逃逸,因警方已知係其
所為,追捕甚急,乃於七十二年七月十二日晚上十時許向警方投案,並經警查獲上述
其所有供行兇用之滅火槍、白鐵棍各一支及兇刀一把及行兇時所穿著之上衣、褲子各
一件扣案等情。係以上開事實,上訴人在警訊時及檢察官偵查中,業已先後供承不諱
,核與被害人陳詹梨、陳素琴生前指述之情節相符,且經證人陳義政指證明確;復有
上訴人行兇時持用之滅火槍、白鐵棍各一支,短尖刀一把及其行兇時所穿之上衣、褲
子各一件扣案為憑。而行兇現場亦經檢察官勘驗屬實,有勘驗筆錄及現場相片在卷可
資佐證。被害人陳春藏確因本案被殺,因頭部裂傷,致其顱內出血死亡;陳淑美因被
火燒傷,如前所載,當場休克死亡;陳詹梨、陳素琴亦因被火燒傷,如前所載,致其
循環衰竭死亡或循環衰竭合併休克死亡,均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分別相驗屬實,各有
勘驗筆錄、相驗屍體證明書及驗斷書等件附卷可稽,並有證人陳鴻文、張士人、陳文
勇、陳鳳英等人之供述,可資參證,足徵上訴人之自白,確與事實相符,事證至為明
確。而扣案之滅火槍,可產生每平方公分十三•五公斤壓力,發射距離二─四公尺,
以之直接對人體臉部噴射,可引起呼吸困難及造成眼部之傷害,經內政部警政署刑事
警察局檢驗鑑定屬實;另白鐵棍(即不鏽鋼棍)長約三尺,係實心,堅硬無比,短尖
刀亦鋒利異常,且熊熊烈火自非有生命之自然人所能承受;上訴人持用上述滅火槍、
短尖刀及白鐵棍殺害陳春藏,並用汽油引燃燒死陳詹梨、陳淑美、陳素琴,其有殺人
之故意,甚為明顯,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上訴人於警訊時供承:「因為
汽油燃燒時,火勢很大,我受不了,立即逃出,同時想到如死於該地,廖家就無後代
了」。是上訴人於行兇時,既知「火大受不了」,又慮及「廖家無後」,足證其行兇
當時,神智清醒,自無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之情形;而以上訴人所辯;伊係與陳春藏
打架,並無放火殺人之行為;且稱伊當時失去理智,不復記憶云云,顯屬飾詞卸責,
不足採信,於理由內詳加指駁。核上訴人之所為,關於殺死陳春藏部分,應成立刑法
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殺人之罪名。又其放火燒被害人陳春藏住宅,雖僅室內傢俱燒
燬,其房屋構成部分及門窗均未喪失效用,但上訴人係以汽油潑灑房屋,並引火點燃
,足見有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房屋之犯意,應成立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三項、第一
項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未遂之罪名;惟其放火之目的,係燒死被害人陳詹梨、陳
淑美、陳素琴,且已將該三人燒死,又應成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殺人之罪名
。上訴人以一行為而燒死陳詹梨母女三人,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
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僅論以一個殺人罪。再其所犯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
未遂及殺人罪(燒死陳詹梨三人部分)間,亦係一行為而觸犯二罪名,應依刑法第五
十五條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上訴人殺害陳春藏與其放火燒屋及燒死陳詹梨等三人,
犯意各別,應予分論併罰。上訴人行兇之短尖刀,並非「匕首」,自無槍 ** 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三項之適用。因將第一審關於殺人部分不當之判決撤銷,依上
開法條及刑法第五十一條第一款、第八款、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
二款,審酌上訴人僅因工資爭執及被害人陳春藏命其搬家,即率爾殺人,而先後二次
殺害陳春藏一家四口,犯罪手段兇殘,目無法紀,泯滅人性,罪無可逭,並斟酌其他
犯罪之一切情狀,分論兩個殺人罪均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並定其應執行死刑,褫
奪公權終身,以昭 ** 戒,扣案之滅火槍、白鐵棍各一支及短尖刀一把,係上訴人所
有且為供犯罪所用之物,併予依法宣告沒收,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意旨猶執陳詞
,任意指摘原判決不當,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三      年    四    月    二十七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