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3年台上字第1515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3 月 2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5 期 1180-1186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379 條  ( 82.07.30 ) 
要旨:
以被告之無故侵入住宅之牽連犯罪部分,起訴書之犯罪事實中業已敘及,
顯亦已起訴,縱此部分未據被害人告訴,但第一審判決疏未說明因裁判上
之一罪不另諭知不受理之理由,原判決未予糾正,竟予維持,於法自屬有
違。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379 條 (84.10.20)

 
    上訴人即被告  李嘉頌
右被告因殺人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二月三日第二審判決
(八十二年度上重訴字第二六三一號,起訴案號:台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二年
度偵字第四一○六號)後,依職權逕送審判,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均撤銷。
李嘉頌連續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尖刀貳把沒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李嘉頌欲找其前妻鄭秋敏重修舊好,常至○○縣○路鄉
○○○○○○號鄭女娘家,詢問鄭秋敏行L,惟鄭秋敏之母鍾吳阿郁均稱不知其女之
去向,致被告心生不滿,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二時三十分許,被告又打電
話至鍾吳阿郁住處,在電話中與鄭秋敏同母異父之弟鍾文典發生爭吵,被告乃聲稱欲
殺鍾某全家。鍾文典因而氣憤,亦於同日凌晨四時許,打電話給被告之父李清勵恐嚇
稱:要其轉知被告:若敢再來鍾家,即要被告斷手斷腳等語。被告於翌(二十九)日
經其母李章素華告知後,心有未甘,果萌殺害鍾文典全家之概括犯意,遂購得長短尖
刀各一把,藏在身上,於八十二年七月二十九日租車由台北南下嘉義,當日二十三時
許抵達番路鄉觸口村埔尾後,將車停放在該處附近,再步行至鍾吳阿郁住處,適鍾宅
無人在家,門亦未鎖,被告遂侵入宅內,並躲藏在鍾文典房間床下,迨鍾吳阿郁及鍾
文典、鍾文遠兄弟相繼返家入睡後,始於翌(三十)日凌晨一時三十分許,從床下爬
出,叫醒鍾文典,並質問恐嚇之事,雙方又發生爭吵,被告乃持出長尖刀朝鍾文典胸
部等處猛刺十八刀,致鍾文典頸部一三×八•五公分切創一處、氣管及頸動f切斷,
左外上膊部三•七×一•五公分、二•五×一•二公分、三•五×一•五公分切創各
一處,均傷達肌肉部、右內上膊部一五×四•七公分切創一處,傷深入肌肉部,右耳
後部一•五×○•五公分切創一處,季肋部一•七×○•七公分、三×一公分切創各
一處,傷深達肌肉部,及三×一公分刺創一處,傷深入腹腔內,心窩部七•五×○•
六公分刺創一處,傷深入腹腔內,後頸部○•八×○•二公分切創一處,左背部三•
五×一•五公分切創一處,傷深達肌肉部,左側背部三•二×一•二公分、三•一×
一公分刺創各一處,傷深均達肋骨部,左側背部三×一•五公分刺創一處,深入肺部
,左三角肌部一•五×○•七公分、一×○•五公分、一•九×○•八公分切創各一
處,傷深均達肌肉部,鍾文典因傷重當場死亡。鍾吳阿郁聞聲打開臥房房門,欲走出
臥房查看,被告即以長尖刀朝鍾吳阿郁頸部等處猛刺,致鍾吳阿郁前頸部、右乳、腹
部及右鼠蹊部多處被刺傷,並刺入肝臟,腹內出血。鍾文遠見狀,擬上前搶下被告手
中尖刀,被告又朝向鍾文遠猛刺,致鍾文遠左肩胛部刺傷二×二×五公分,前額部裂
創二•五公分、左頭部裂創長三公分及二公分各一處,右頭部裂創二•五公分,併出
血性休克。此時鍾吳阿郁乘隙奔出屋外喊救,幸鄰居多人及時趕到救援,並將被告制
伏,及迅將鍾吳阿郁、鍾文遠送醫急救,方均幸免於死。被告則經警逮捕,並扣得其
所有並供犯罪使用之長尖刀一把,及預備供犯罪所用之短尖刀一把等情。係以上開事
實,業據被告於警局初訊及檢察官偵查時供認不諱,核與被害人鍾吳阿郁、鍾文遠指
訴暨證人鄭秋敏、胡嘉德、林再添、林賴秋蝦供證情節相符。並有被告供犯罪使用及
預備供犯罪使用之長、短尖刀各一把,扣案可資佐證。被害人鍾吳阿郁、鍾文遠、鍾
文典遭刺殺後致成前開之傷,鍾文典並因傷重死亡,分別有診斷證明書、驗斷書、相
驗屍體證明書及現場照片在卷可稽,為其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而以被告在第
一審偵審中均未稱被害人鍾文典曾持木棍擊伊,被告身上又無遭木棍擊傷之痕跡,認
被告所辯係遭鍾文典木棍毆擊,方持刀反刺,及所辯無殺死鍾吳阿郁、鍾文遠之意思
等語,係圖減輕刑責之詞,不足採信,又以鄭秋敏當庭指證被告多次以電話恐嚇要殺
害鍾文典全家。被告亦不否認其事。故被告之父母李清勵、李章素華雖證稱:鍾文典
曾在電話中恐嚇說:被告若再敢去找鄭秋敏,要讓他斷手斷腳等語亦不足為被告有利
之認定,於理由內詳予指駁及說明。被告所持之尖刀,甚為銳利,有該刀扣案可證,
以之刺殺人身,足以戕害人之生命,應為被告所明知,被告猶持該尖刀朝被害人等之
頭、頸、胸、腹等要害部位猛刺,其有殺人之意思,至為明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
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及同條第二項之殺人未遂罪。被告先後刺殺被害人
等三人,縱有既遂未遂之分,惟其時間緊接,犯意概括,觸犯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
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殺人既遂之一罪。因認第一審適用前開法條及刑法第三十七條
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並審酌被告祗因被害人等未告知鄭秋敏行L、及
言語上衝突細故,即萌殺害鍾某全家之犯意,且其殺人手法殘酷,泯滅人性,惡性重
大,認有使其與社會永久隔離之必要,予以量處死刑,並宣告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
長短尖刀各一把,均為被告所有,或供犯罪所用或供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均予宣告沒
收。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被告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復查鄭秋敏係因經
常遭被告毆打,不堪同居虐待,而與被告離婚,並非因鍾文典從中破壞所致,業據鄭
秋敏供證在卷,且被告意圖殺害鍾某全家之動機,已臻明確,有如前述,自無再調查
被告夫妻離婚原因之必要,原審不予調查,尚難謂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
款之違法。上訴意旨,仍執前詞爭辯,並對原審採證認事及量刑職權之適法行使,漫
加指摘,亦無可取。所辯因受死者之挑釁,突起殺機,並無意殺害鍾吳阿郁母子云云
,更屬飾卸之詞。第以被告之無故侵入住宅之牽連犯罪部分,起訴書之犯罪事實中業
已敘及,顯亦已起訴,縱此部分未據被害人告訴,但第一審判決疏未說明因裁判上之
一罪不另諭知不受理之理由,原判決未予糾正,竟予維持,於法自屬有違,仍認本件
上訴為有理由。惟此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及第一審判決撤銷,自為判決,依上論述仍量處如第一審所處之刑,即如主文第一
、二項所示。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刑法第五十六
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判決如
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三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蔡  詩  文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莊  登  照
                                        法官  黃  武  次
                                        法官  丁  錦  清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三    月     二十五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