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3年台上字第349號
案由摘要:
強姦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1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5 期 932-940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242 條  ( 82.07.30 ) 
要旨:
被害人之父徐昭壽於相驗被害人屍體時表明請儘速查明兇手,其後復於偵
查中或一審審理時,一再具狀或言詞表示對經查獲之兇手 (指上訴人) 應
予嚴懲,以慰死者在天之靈,則所謂請儘速查明兇手並對已查獲之兇手予
以嚴懲,自係表示告訴之意,應認其已有合法告訴。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242 條 (84.10.20)

 
    上 訴 人  劉醇亮  男民國五十七年十二月五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工
                      住台灣省○○縣○○市○○街○巷○號(在押)
右上訴人因強姦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審更
審判決(八十一年度上重更(一)字第十七號,起訴案號: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
年度偵字第七○七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劉醇亮於民國八十年六月五日下午四時許,酒後(未至心神喪
失或精神耗弱程度)前往○○縣○○鄉○○路○段○○○巷○○號五樓,欲找其胞兄
劉醇成未遇,適徐秋琴獨自一人在家,開門允其入內,二人先在劉醇成房內觀賞電視
節目,時上訴人已想入非非,嗣徐秋琴腹餓,由上訴人下樓至附近正代超級商店購買
泡麵二包返回,見徐秋琴身N涼快無袖T恤、短褲家居服,一時慾火難耐,欲予挑逗
,徐秋琴不從,上訴人竟意圖姦淫,強以左手雃礄}秋琴脖子,將之拖往徐秋琴房內
,徐秋琴遭襲,即以右手抓上訴人頭髮及額部,致上訴人右前額部一•五×○•二公
分抓傷,惟上訴人未因此作罷,反而兇性大發,使力握扭徐秋琴右手,並拳毆其臉部
,致徐秋琴右手腕、手背有環狀皮下出血傷,兩眼眶、眼臉腫脹、皮下小出血,使其
無法抗拒,壓在地板上,強脫其短褲及內褲,正欲強行姦淫時,徐秋琴大力抓住上訴
人下體,上訴人至為激怒,又恐東窗事發,當場基於殺人犯意,以雙手掐扼徐秋琴頸
部,致其前兩頸部有姆指大及小指大等指壓肌組織出血傷及喉頭下部氣管「  」形壓
傷出血,因而窒息昏迷,上訴人猶恐徐秋琴反抗,又持地上啞鈴敲擊其前額部、前頭
部及頭頂部,致其受有前額部姆指大、前頭部卵面大及二×一公分挫裂傷、頭頂部卵
面大等皮下出血傷,更持徐秋琴之黑皮帶用力絞勒其脖子,因皮帶斷裂,再以房內電
扇線使力繞勒徐秋琴頸部,直至窒息死亡始罷手,致其前頸下部留下一條寬約○•八
公分索溝痕平繞後頸部在左側頸後部絞勒之絞傷,上訴人旋即逃離現場,案經徐秋琴
之父徐昭壽提出告訴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劉醇亮於警訊時供認甚詳,即
於檢察官偵查中亦自白:「徐秋琴是我殺的」、「她抓我頭髮,我用拳頭打她臉部」
、「我用啞鈴打她頭部」等語不諱。又案發後,如何發現現場情形,以及上訴人確於
當日下午至正代超級商店購買泡麵二包情事,並經證人即上訴人之胞兄劉醇成及正代
超級商店負責人黃陳麗雲分別供證屬實。且有上訴人作案用之啞鈴一個、電扇線、皮
帶各一條扣案,及現場照片六幀附卷可稽。被害人徐秋琴屍體,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
相驗解剖鑑定結果,被害人係因前頸部受掐扼壓及頸下部絞勒致窒息死亡,其頭部及
眼眶部並有鈍擊傷,手有握扭傷等情,復有相驗屍體證明書、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
局八十年六月十八日刑醫字第四一一七號鑑驗書在卷足憑,核與上訴人所供如何對被
害人施暴可能受到之傷害情形互相U合。上訴人遭被害人反抗抓其頭髮及額部,致右
前額部有一•五×○•二公分之抓傷,亦有驗傷診斷書附卷可按。是上訴人有對被害
人施暴加害,至為明顯。按頸部乃人體之呼吸要道,若以雙手用力掐扼,或以索狀之
物絞勒,將導致死亡結果,應為上訴人所明知,乃竟對被害人施強暴,以雙手掐扼其
頸部,致窒息昏迷,再以啞鈴敲擊被害人頭部,更用皮帶用力絞勒其脖子,因皮帶斷
裂,又持電扇線繞勒其頸部直至死亡才罷手,顯見其殺意至堅,而有殺人故意。又上
訴人自始具有強姦之意圖,業據其於警訊供明。於原審調查時亦謂:警察未對伊刑求
等語,足認上訴人於警訊之上開任意自白,得採為認定其犯罪之證據。再上訴人始終
否認強姦得逞,而上訴人與被害人之血型同為O型,經檢驗結果,被害人之陰道精液
雖呈弱陽性O型血型反應,但所謂「精液呈弱陽性」係表示有精液存在,量少稀薄之
意,法醫學上婦女陰道分泌物有自淨作用,常常呈稀薄反應,血型AB型之人,如係
「非分泌」型者,與O型血型者性交,其精液會呈陽性O型反應;被害人之男友盧謙
銘之血液為AB型,呈非分泌型O型血型,此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八十一年十
一月二十三日刑醫字第六六四四三號函、八十二年一月八日刑醫字第九七三五五號函
、八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刑醫字第五七九二二號鑑驗書可稽。盧謙銘於八十年六月五
日上午七時,與徐秋琴發生性行為,上午八時出門,出門前,徐秋琴未去沖洗陰道,
業據盧謙銘供明。而本件發生於同日下午四時許,苟上訴人強姦被害人得逞,並在被
害人陰道內留下精液,則被害人被勒死後,當必失去自淨作用,其後在被害人陰道內
採集之精液,應呈顯著之O型血型反應,方與事實相符,不致有此弱陽性O型血型反
應之情形發生。徵之被害人內、外褲被褪至雙腳膝蓋下,未全部脫掉之情以觀,其雙
腳顯然無法岔開,衡情應無法達到插入姦淫射精之目的。是被害人陰道內之精液,應
係其男友盧謙銘所有,足認上訴人未強姦得逞。上訴人雖謂其於案發前曾喝酒,但上
訴人當時既能至附近商店購買泡麵二包,且於作案後在樓梯間遇見其兄劉醇成偕女友
羅怡真返宅,猶能從容逃逸,經其供明,顯見上訴人作案時之精神狀態與常人無異。
綜上參互印證,足認上訴人已N手實施強姦被害人,因遭反抗,乃兇性大發,拳毆被
害人臉部,強脫其短褲、內褲,被害人遂大力抓住上訴人下體,上訴人即基於殺人犯
意,以雙手掐扼被害人頸部,直至窒息昏迷,再持啞鈴敲擊其頭部,且惟恐被害人不
死,又以被害人之皮帶絞勒其脖子,因皮帶斷裂,更以電扇線繞勒其頸部,終致被害
人窒息死亡無疑。上情又據被害人之父徐昭壽於相驗被害人屍體時表明請儘速查明兇
手,其後復於偵查中或一審審理時,一再具狀或言詞表示對經查獲之兇手(指上訴人
)應予嚴懲,以慰死者在天之靈,則所謂請儘速查明兇手並對已查獲之兇手予以嚴懲
,自係表示告訴之意,應認其已有合法告訴。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
訴人事後翻供,堅決否認有強姦、殺人之故意及行為,辯稱:當天伊去買泡麵回來後
,為泡麵事,與徐秋琴發生爭吵、打架,徐女拿啞鈴要打伊,伊將啞鈴搶過來,不小
心打到徐女的頭,徐女流血,痛而抓住伊下體,伊疼痛難忍,為要讓徐女鬆手,才掐
她脖子,徐女仍不放手,伊一時氣憤,拿電扇線勒她,未以皮帶勒她脖子,嗣因怕徐
女死後陰魂報復,想脫下徐女褲子戴在她頭上,正脫到一半至膝蓋下時,聽到有人開
門聲,即愴惶逃離現場;伊在警訊時曾寫自白書一份,警方照自白書寫筆錄,事實上
伊無強姦意圖等語,為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於理由內予以指駁。並以犯強姦罪而故
意殺被害人之罪,為結合犯之一種,如行為人於強姦時,已有故意殺被害人之犯意聯
絡關係或包括的認識,自應論以該罪之結合犯。上訴人挑逗被害人被拒後,即意圖姦
淫施強暴,以左手雃穖Q害人脖子,將之拖至被害人房間內,擬在該房間內加以姦淫
,被害人抗拒,上訴人即使力握扭被害人右手,拳毆其臉部,使其無法抗拒,壓在地
板上,強脫其褲,自係已N手強姦行為,因被害人大力抓住上訴人下體,上訴人即基
於殺人犯意,以雙手掐扼被害人頸部,以致窒息昏迷,又持啞鈴敲擊被害人前額部等
處,再以皮帶絞勒其脖子,因皮帶斷裂,更以電扇線使力繞勒其頸部,直至窒息死亡
,足認上訴人係先犯強姦罪,因被害人抗拒姦淫,而故意加以殺害。因認上訴人所為
,應成立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條之犯強姦罪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罪,不因強姦未遂而受影
響。至上訴人意圖姦淫,自劉醇成房間,以左手雃穖Q害人脖子拖至相距數公尺之被
害人房間內,擬在該房間內予以姦淫,該妨害自由行為已可認為強姦行為之N手實行
,應包括於強姦而故意殺被害人行為之內,不另成立妨害自由罪。爰撤銷第一審科刑
判決,適用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並審酌上訴人與被害人素無仇
隙,竟見色起意強姦,因被害人不從,憤而加以勒斃,其手段殘忍,泯滅人性,雖上
訴人之父劉昌堂已賠償徐昭壽新台幣四十萬元,護子心切,仍不能謂上訴人犯罪後態
度良好,所犯之罪為唯一死刑之罪,又無何可憫恕之處,應判處死刑,宣告褫奪公權
終身,扣案上訴人犯罪用之啞鈴一個、皮帶(已斷裂)、電扇線各一條,因非上訴人
所有之物,不予宣告沒收。經核於法尚非有違。查上訴人於警訊時已坦承「本想是要
強姦她的」(見偵查卷第三頁背面),並於原審調查時供稱:警察並未對伊刑求,承
辦警員林俊義復於原審更審前證稱:「當時係由小隊長王明芳訊問,由我製作筆錄,
採一問一答方式,由劉醇亮自由陳述,絕無刑求之事」(見原審上訴卷第一八頁)。
則原判決以上訴人在警訊之任意自白,得採為認定其犯罪之證據,無再傳訊承辦員警
王明芳、林俊義,自無不合。上訴意旨,猶以上訴人於警訊絕未供認想姦淫被害人,
警訊筆錄係以不正當方法製作,原審未再傳訊該二名承辦員警到庭對質,有調查未盡
及理由不備之違法云云,漫加指摘,應非可採。再綜觀全案情節,徐秋琴始終處於被
害弱勢,極力反抗,終仍不能免於殺害。是上訴人所為,顯與正當防衛或緊急避難之
行為不相當。原判決就此雖未說明,對其主旨不生影響,尚與理由不備或不適用法則
之違法情形不侔。其餘上訴意旨,仍以上訴人行為時,係酒後神志不清,無強姦意圖
,原審未將上訴人送醫鑑定其精神狀態,且縱有強姦犯意,亦非自始具有殺人故意,
二罪應併合處罰,不能以結合犯論罪,徐昭壽之告訴應屬欠缺追訴要件云云,就原審
採證認事用法職權之合法行使,任意指摘違法,殊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一      月    二十一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王  景  山
                                        法官  陳  炳  煌
                                        法官  張  淳  淙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一      月    二十四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