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3年台上字第303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1 月 20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5 期 110-11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 條  ( 81.05.16 ) 
要旨:
共同被告林清海緝獲時所起出上訴人等犯罪使用之中共黑星手槍一支、子
彈六發,雖於林清海盜匪案件判決時已諭知沒收,但基於共同犯罪行為,
應由共犯各負全部責任之理論,原判決自仍得將該槍彈諭知沒收,要難漫
指於法有違。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 條 (83.01.28)

 
    上  訴  人  陳進忠  男民國五十二年一月十日生無業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
                        住台灣省○○市○○○路○段○○○號四樓之七
                        (另案在台灣台南監獄執行中)
    選任辯護人  沈美真律師
右上訴人因盜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十二月八日第二
審更審判決(八十二年度上重更(一)字第二六八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
署八十年度少偵字第一○五號、偵字第七六八○、七八一八、一○八一○號、少連偵
字第三九○、三三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進忠係成年人,與林清海(業經判處無期徒刑確定)及行為
時尚未滿十八歲之楊登凱(民國六十二年九月八日生,亦經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確定
),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謀議以持槍行兇(殺人)之手段強劫財物。於民國
八十年七月十六日晚八時三十分許,由上訴人駕駛竊自案外人賴勇誠所有八五三-○
一○五號自用小客車一輛(竊盜部分業經判刑確定),搭載楊登凱至○○市○○路○
○○巷○弄○○○號,接林清海上車,同晚九時許,先駛至宜蘭縣員山鄉新城路新城
橋,從林清海所有之四七○-○三三○號自用小客車內,取出中共黑星手槍一支及子
彈十發(其中七發裝在手槍內),由上訴人帶在身上,備其於強劫時行兇之用。嗣駕
車至○○市○○路○○號陳金鼎所經營之光正銀樓附近,伺機行劫。同晚九時四十分
許,該銀樓打烊後將一百多兩金飾分裝兩個帆布袋內,由陳金鼎之子陳建泰、陳建民
各攜一袋走出店外,陳建泰騎機車在前,其妻吳桂蓉騎自行車、李德暉(係陳金鼎之
女婿)駕駛小客車、陳建民與其女友林麗娟共乘一輛機車依序跟隨在後,上訴人則駕
駛自用小客車載林清海及楊登凱跟L陳建泰之機車,途經宜蘭市西後街與武營街交岔
路口時,上訴人故意以其自用小客車碰撞陳建泰之機車,致陳建泰人車倒地而不能抗
拒,林清海因係宜蘭縣人,恐被人認出,乃在車內指揮楊登凱下車強搶陳建泰所攜帶
內裝金飾之帆布袋,得手後欲攜回車上時,陳建泰見狀爬起追及,並抓住該帆布袋,
在相互拉扯間,致有部分金飾掉落地上,而遺失金戒指十二枚。但陳建泰仍抓住帆布
袋不放,陳建民、李德暉見狀上前支援,上訴人即持前開中共黑星手槍下車,指N陳
建泰等人聲稱「有槍」,陳建民與李德暉欲繞道接近制服,上訴人竟朝陳建民連開三
槍,繼朝李德暉再開一槍,致陳建民頭顱骨破裂出血,當場死亡,李德暉則中彈倒地
,仍乘機抱住楊登凱腳部,將之制服,始奪回該袋金飾,嗣李德暉經送醫急救,始免
於死。上訴人與林清海則駕車逃逸,迨八十年八月十八日下午八時,林清海在台中市
為警逮獲,並起出前開行兇時使用之手槍一支及剩餘之子彈六發等情。係以上開事實
,業據共同被告楊登凱、林清海分別於警局初訊、檢察官偵查、第一審及原審審理時
供認不諱,核與被害人李德暉、陳建泰指訴情節相符。並有警局製作之刑案現場平面
圖及經被害人奪回之金飾保管單各一紙在卷可資佐證。被害人陳建民遭槍擊死亡、李
德暉遭槍擊左肩受傷,亦分別有檢察官勘驗筆錄、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宜蘭醫
院診斷書附卷為憑。上訴人持以行兇使用之中共黑星手槍一支及剩餘之子彈六發,經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認該手槍係中共口徑七•六二MM制式半自動手
槍,槍柄上有黑星標誌,性能良好,另子彈六發,係上開手槍之制式子彈,均具有殺
傷力(可供軍用),有該局鑑定通知書附在原審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五二三號卷內可
稽。為其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而以已判刑確定之楊登凱及林清海,在偵審中
一致供稱:其係與上訴人共同行劫,並無其他之人參與等語。認上訴人所辯:林清海
等係與「小高」者共同強劫殺人,伊未參與,僅係受林清海指示:駕駛小客車在新城
橋下接應云云,係意圖減輕刑責之詞,不足採信,於理由內詳予指駁。並說明上訴人
罪證已臻明確,其聲請再傳訊楊登凱、林清海及林家樺。核無必要。上訴人明知持手
槍朝人射擊,足以戕害他人之生命,猶於強劫金飾時,持手槍射擊陳建民等,其有殺
人之故意至為明顯。上訴人先後射殺陳建民既遂及李德暉未遂,時間緊接,犯意概括
,觸犯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應依連續犯之規定,論以殺人既遂之一罪。再與強劫行
為相結合,應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其持有手
槍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持有手槍罪。其供犯罪持有子彈部分,
依同條例第十三條之一規定,應論以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供犯罪持有軍用子彈罪。
此部分檢察官引用上開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法條起訴,尚有未合,應予變更。上訴人
一行為觸犯持有手槍及持有子彈罪,係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持有手槍罪處斷。其
持有手槍與強劫而故意殺人間,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強劫而故意殺
人罪處斷。上訴人與已判刑確定之楊登凱及林清海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係共
同正犯。楊登凱係民國六十二年九月八日出生,行為時乃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
,有其年籍資料在卷可稽。上訴人係成年人,竟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本應依少年事件
處理法第八十五條規定加重其刑,惟上訴人所犯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其法定刑係唯
一死刑,依法不得加重。因而撤銷第一審此部分不當之判決,適用前開法條及懲治盜
匪條例第八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
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並審酌上訴人為強劫財物,而連續殺人,犯罪後猶飾詞狡賴
,毫無悔意,惡性重大,罪無可逭,爰量處死刑,並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上訴人犯罪
時使用之中共黑星手槍一支及子彈六發,係違禁物,應併予宣告沒收(上訴人等強劫
所得之金飾,業經被害人陳建泰等當場將之奪回,故不再諭知發還被害人)。經核於
法尚無違誤。查:(一)共同被告林清海緝獲時所起出上訴人等犯罪使用之中共黑星手槍
一支、子彈六發,雖於林清海盜匪案件判決時已諭知沒收,但基於共同犯罪行為,應
由共犯各負全部責任之理論,原判決自仍得將該槍彈諭知沒收,要難漫指於法有違。
(二)上訴人未能陳明綽號「小高」者之真實姓名及住址,林清海、楊登凱復均稱:除上
訴人外並無其他之人參與犯罪(指無「小高」其人),原審自無從傳訊,亦難遽謂原
審未傳喚綽號「小高」者到庭作證,即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
(三)被害人陳建泰固供稱:持槍歹徒身高約一六五公分左右。與上訴人實際身高一七○
公分不符。惟陳建泰係於夜間驚惶之際依目測而約略說明歹徒之身高,自不如以布尺
或其他器械實際測量之正確,自難以陳建泰目測之些微誤差,即謂其指訴有瑕疵。(四)
上開手槍及子彈係在另案即林清海盜匪案件中查獲扣案,本件固無資料,但除該手槍
及子彈外,依據共同被告林清海、楊登凱之陳述,被害人李德暉、陳建泰之指訴,及
參酌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之該槍彈鑑驗通知書(原審業於審判期日提示,予上訴
人辯論之機會),仍應為同一之判決,顯然無何影響,依法不得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上訴意旨,仍執前詞爭辯,並對原審採證認事及量刑職權之適法行使,僅憑一己之
意見,任加指摘,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一      月      二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蔡  詩  文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莊  登  照
                                        法官  黃  武  次
                                        法官  丁  錦  清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三    年      一      月    二十一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