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3年台上字第622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73 年 02 月 13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5 卷 1 期 69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 條  ( 58.12.26 ) 
陸海空軍刑法 第 15 條  ( 26.07.02 ) 
要旨:
查違禁物固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沒收,而該物苟係第三人所有,則其是
否違禁,即應視該第三人有無違禁情形為斷。故犯人雖係違禁持有,而所
有之第三人如係經合法允許持有者,仍不在應行沒收之列。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 條 (58.12.26) 
          陸海空軍刑法 第 15 條 (26.07.02)  

 
    上訴人  李啟盟
右上訴人因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七十二年六月三十日
、十一月十日第二審更審判決(七十二年度上更二、上更四字第四一四、八四一號)
,提起上訴,本院合併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七十二年上更四字第八四一號)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李啟盟連續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附表所列之物均沒收。
其他(七十二年上更二字第四一四號判決)上訴駁回。
    理由
甲、殺人部分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李啟盟於民國六十八年四月間進入台灣肥料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台肥公司)高雄廠電工室工作後,與其領班陳國瑞不睦,積有嫌隙。
    同事李永義、劉正雄又與陳國瑞親近,乃疑彼三人係同夥,益生怨懟。民國七十
    年五月十七日,上訴人代表服務單位,前往台北台肥公司參加技藝競賽得魁,返
    回後,遭陳國瑞、李永義、劉正雄等人譏諷其以逢迎阿諛方法獲勝,新仇舊恨交
    積,乃萌殺死陳國瑞等三人之決意。復思台南北門鹽場場長萬承海於民國六十六
    年間,曾反對其與萬女萬建英間之婚事,亦圖一併將萬家大小殺害以洩恨。遂基
    於概括犯意,於民國七十年七月十日深夜,在其○○市○○區○○○路○○○巷
    ○○○號住宅三樓房間,取出前於民國五十九年間在服務之聯勤六十兵工廠火藥
    裝卸站竊得一直藏匿之TNT黃色炸藥及雷管、導線等物,將雷管插入黃色炸藥
    裝配後,於翌(十一)日上午上班時,攜帶各半磅重之黃色炸藥三個及雷管等物
    ,先在台肥公司高雄廠附近河邊抽水站試爆雷管一支,發現尚能使用,即於同日
    上午十時許,潛往該廠員工車棚,以電錶在劉正雄騎用之七一─五九六七三號偉
    士牌機車,測得該車電路,而將一個黃色炸藥裝置於該機車前大燈內,並以所購
    之導管電線銜接於機車方向燈,圖使劉正雄騎乘機車開啟方向燈時引爆斃命。再
    以同法在李永義所有之七三─二一二七一號機車座墊下之工具箱裝置一個炸藥,
    並將導電線銜接方向燈上,圖使李永義騎車開啟方向燈時引爆致死。復知陳國瑞
    上下班,均由同事楊福富以機車接送,乃以同一方法,在楊福富所有七一─五八
    八七二號山葉牌一百西西機車電瓶左側工具箱內裝置炸藥一個,亦將導電線銜接
    於機車方向燈,圖使楊福富載送陳國瑞,開啟方向燈時引爆,炸斃陳國瑞、楊福
    富二人。至同日下午,獲悉陳國瑞當日請假,乃於同日十五時許潛回車棚,將楊
    福富機車上之炸藥拆卸,改裝於陳國瑞每日上班時,由其負責開啟之該廠電工工
    作室總電源開關變壓器內,圖使陳國瑞於開啟開關時引爆斃命(上訴人被捕後,
    警方於七十年七月十三日凌晨,將之卸除,未爆),同日十七時許李永義下班騎
    上開機車約一百公尺,即因開啟方向燈而引爆炸藥,除將機車炸毀外(毀損部分
    未經告訴),並致李永義臀部,下肢嚴重挫裂傷,經送醫急救,終因出血過多,
    休克死亡。同日十九時許,劉正雄與陳國瑞及另一同事陳小賢至○○市○○○路
    ○○○號阮綜合醫院探視李永義出來後,劉正雄在該醫院門前路邊,發動其所有
    七一─五九六七三號機車引擎並開啟前大燈時,亦引爆炸藥,除將機車炸毀外(
    毀損部分,未據告訴),並將劉正雄肢體炸裂,當場死亡。在旁之陳國瑞右臉擦
    傷,陳小賢右眼尾裂傷、右眼球摘除、右小腿骨折。另波及路過行人李豐年、邵
    文豹、林李金貴、黃健二。致李豐年右手上臂撕裂傷、右肩部擦傷。邵文豹左頭
    頂部二處裂傷,林李金貴左手臂、右上胸部、左腹部裂傷、右上臂擦傷。黃健二
    右上腹部橫結腸、膽末、腹膜等處穿剌傷。均經送醫倖未死亡。同日晚九時許,
    上訴人又攜帶黃色炸藥及雷管及其所有乾電池、電瓶、洗衣機定時開關、按鈕、
    導電線、三相牌開關、三角固定架、夾鉗、尖嘴鉗等材料及工具,駕駛其偉士牌
    機車至○○縣○○鎮○○○○○○○號萬承海住宅。於翌(十二)晨四時許,利
    用上項材料及工具,在萬宅四周窗戶裝置四個爆裂物。以導線銜接室外之電瓶及
    定時器(開關)。二十八分鐘後,其中二個爆裂物引爆,除將玻璃窗、牆壁、後
    門、天花板、屋簷等處炸燬外(毀損部分未據告訴),並使萬承海頭頂部擦傷一
    處,萬妻萬陸惠琴雙頰及左手腕各擦傷一處,其子萬建國未被傷及,萬建國女友
    陳瑞珠左大腿擦傷一處,並查扣如附表所示供犯罪所用或供犯罪預備,且屬犯人
    之所有之物品等情。係以前開事實,業據上訴人於警訊及第一審偵審中供承不諱
    ,原審審理中,亦承認欲炸斃李永義、劉正雄、陳國瑞、萬承海等四人以洩恨屬
    實。並經李增和、李黃愛蘭、劉慶陶、林維雄、黃孔昭等人證明無異。被害人李
    永義委被炸傷,出血性休克死亡,劉正雄亦被炸成肢體開放性挫裂死亡,已據第
    一審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明確,出具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等附卷可稽。復
    有現場照片足資佐證。劉正雄之機車引爆時,同時炸傷陳國瑞、陳小賢、李豐年
    、邵文豹、林李金貴、黃健二等人,亦經被害人陳國瑞等人及黃胡金蓮證述明確
    。並有診斷書六紙足憑。又裝置於萬宅四周窗戶之炸藥,其中二個引爆炸傷萬承
    海、萬陸惠琴、陳瑞珠等人,業據萬承海指訴甚詳,並有現場照片六張附卷可按
    ,復有查扣如原判決附表一及附表二編號1至5號所列物品足為佐證,為其所憑
    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在萬宅四周窗戶裝置炸藥達四個之多,於警訊
    及偵查中並稱圖炸死萬家大小洩恨,足見其有殺死萬承海全家大小之決意,嗣後
    所辯僅欲炸死萬承海一人,無非避就之詞,難予置信。又上訴人之妻黃鈴坡於原
    審雖供稱:案發後上訴人曾電告已做錯事,囑其報案,乃電告父親黃慎思,由其
    父負責報案等語。然黃慎思供稱:黃鈴坡電告上訴人出事,伊即囑其叫上訴人自
    首,但黃鈴坡在電話中哭泣,並未囑代上訴人自首等語,舉證喜相逢酒樓經理陳
    金明證稱:不知上訴人發生本案之事,上訴人及其岳父均未說明,亦未託其向警
    局報案等語。承辦刑警林昆山復結證:上訴人並無自首,均不足以證明上訴人有
    自首或託人自首之事實,而本案之偵破,係因李永義、劉正雄相繼因爆炸死亡,
    當日(七月十一日)下午,高雄市警察局專案小組研判與台肥公司高雄廠有關,
    於同日下午十一時二十五分訊問該廠技工林維雄,翌(十二)晨一時三十五分訊
    問該廠車棚管理員李萬得,而確定係上訴人所為,即指派刑警追查上訴人之去處
    ,旋探悉上訴人與其妻聯絡,乃說服其妻及岳父合作,前往喜相逢酒樓埋伏,而
    將上訴人逮捕等情,有林維雄、李萬得之警訊筆錄、高雄市警察局偵破報告書之
    記載可稽。足證偵查機關早於十一日下午十一時二十五分至翌(十二)晨一時三
    十五分之間,並已知兇手為上訴人。斯時上訴人猶漏夜趕赴嘉義縣布袋鎮萬承海
    之住宅裝置炸藥著手殺人,其事後之欲投案顯非自首,委無疑義。所辯係自首,
    殊無可採。請求傳訊盧振東、鄺鏡波、蔡金山、林金山、黃鈴坡、黃慎思等人以
    證明其係自首,自無傳喚之必要。再上訴人之母吳華良供稱:上訴人於十餘年前
    患精神病,後曾好轉,但又復發。其胞兄李啟龍證稱:因其母親有精神病,上訴
    人受影響最重。其妻黃鈴坡謂:婚後上訴人稍受干擾,情緒即不穩定。其胞姐李
    啟發謂:上訴人有精神病,因自尊關係,未說出實情各等語,然始終無法提出醫
    師或醫院之診斷書為證,其供述自難採取。所提出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衛生
    保健中心民國六十八年三月十五日之疾病診斷書影本,經核僅載明上訴人係神經
    衰弱,未說明其有何心智不健全或精神狀態異常。即陸軍第八○二醫院醫師王志
    民亦僅結證:上訴人之姐係醫院同事,曾謂其弟情緒不好,請為其弟看病,但到
    上訴人家時,上訴人又不出來。醫師史純儒證稱記不清楚曾否為上訴人看過病各
    等語,均不能證明上訴人有精神病。況上訴人之妻黃鈴坡於軍事檢察官偵訊時已
    稱:上訴人平時精神狀態良好,只是受到外界剌激時會表現情緒不穩,亂罵人等
    語。而上訴人於原審亦自承:「我心裡只有恨,精神還好」,參以上訴人尚能代
    表台肥公司高雄廠至台北總公司參加技藝競賽奪魁,且其所供如何記恨仇人,如
    何裝配爆裂物進行殺人計劃,均甚完足周密等情以觀,上訴人即或性格特殊,惟
    心智及精神狀態仍無異常,要無疑問。復經原審囑託台南市私立養和精神醫院鑑
    定結果,認上訴人在行為時之精神狀態正常,有其精神鑑定書足資覆按。上訴人
    辯稱患有精神病,亦非可取。聲請重予鑑定,自無必要。其岳父黃慎思提出其日
    記二冊,油印信函及錄音帶一卷,均不足為其有利之認定,原判分別在理由內予
    以指駁。並以其炸死李永義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固無論矣
    。又該T-NT黃色炸藥威力強大,爆炸時將波及週圍之人,自為上訴人所預見
    ,其發生結果亦不違背其本意,即有不確定之故意,是其裝置於劉正雄機車之炸
    藥引爆時,當場炸死劉正雄外,並炸傷在旁之陳國瑞、陳小賢、李豐年、邵文豹
    、林李金貴、黃健二六人未死,自係一行為觸犯一個殺人罪及六個殺人未逐罪,
    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其裝置炸藥於楊福富機車
    ,目的固在使楊某於載送陳國瑞時,開啟方向燈而引爆以炸斃陳國瑞,然必同時
    將楊福富炸死,當亦為上訴人所預見,且不違背其本意,足見有同時殺害陳、楊
    二人之決意,而其將炸藥裝置於機車工具箱內,並將導電線銜接於方向燈時,即
    楊福富或其他人開啟方向燈,均將引爆,無待於上訴人之任何行為,是上訴人將
    炸藥裝妥離去時應認即已著手殺害行為,旋得知陳國瑞請假未上班,又潛回車棚
    將楊福富機車上之炸藥卸下,改裝於陳國瑞負責開啟之總電源開關,尚未引爆即
    被查獲而未遂其目的,核犯殺人未遂罪,對楊福富部分因己意中止犯罪,屬中止
    未遂,此部分亦屬一行為觸犯二個殺人未遂罪之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處斷。又
    在萬承海住宅裝置炸藥引爆,欲炸死萬宅一家大小而未遂,亦犯殺人未遂罪,仍
    應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處斷。其先後四次殺人行為,犯意概括,時間緊接,
    應以連續犯論,其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另行起意,以多年前持有之黃色炸藥、雷
    管、電導線及自有之電瓶、定時開關等製造定時且爆發性極烈之爆裂物,應另成
    立公共危險罪,且上訴人犯罪後槍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公布施行,有新舊法比較
    之適用,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之規定,仍應適用有利於行為人之舊法,又其
    所犯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罪與其殺人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處斷
    。雖無違誤。
    上訴意旨略以:上訴人係自首,證人林維雄、李萬得在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之供
    述前後矛盾,陳金明之供述亦有瑕疪,原審未遑究明,率予採信。醫師王志民在
    原審證稱:「是一種症狀」「一般的醫生是這麼講」「被告是屬於精神交流的一
    種,有時會做出一些不計後果的事」,原審判決理由未說明其取捨,不無理由不
    備,又原審不准重新鑑定,亦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云云。
    但查取捨證據、認定事實為事實審法院之正當職權行使,原審綜合卷內全部資料
    ,以林維雄、李萬得、陳金明之供述具有證明力而予採取,並認定上訴人非為自
    首,其行為時之精神狀態,經囑託專門醫院鑑定並無異狀,自無重新鑑定之必要
    ,其認事採證殊無違背法則。又原判決以王志民之上開證詞與待證事實無關緊要
    ,未在判決理由內說明其取捨,亦無不合,其上訴非有足取,至於上訴人在第一
    審聲請傳訊其鄰居丁永森、鄒瑞雄、王春波、方鄭香英以證明其精神狀態,原審
    及第一審均未傳訊或在理由內說明不予傳訊之理由雖有未合,但於判決結果,顯
    無影響,不得採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惟查違禁物固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沒收
    ,而該物苟係第三人所有,則其是否違禁,即應視該第三人有無違禁情形為斷。
    故犯人雖係違禁持有,而所有之第三人如係經合法允許持有者,仍不在應行沒收
    之列。原判決認定扣案之TNT黃色炸藥及雷管係上訴人竊自聯勤總司令部第六
    十兵工廠,而該兵工廠之持有該炸藥等物並無違禁情形依法自不得沒收,原判決
    竟依違禁物宣告沒收,又扣案之導線四卷,上訴人供承竊自該第六十兵工廠,非
    屬上訴人所有依法應予發還,原判決竟併予沒收,均有違誤。惟此種錯誤,尚不
    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審酌上訴人祇
    為感情不睦竟蓄意圖謀殺害李永義、劉正雄、陳國瑞三人及萬承海全家大小以洩
    憤。其無關之楊福富縱或炸死並殃及無辜之人,亦在所不惜。連續犯罪結果炸斃
    李永義、劉正雄二人,炸傷陳國瑞、萬承海、萬陸惠琴、陳小賢、李豐年、邵文
    豹、林李金貴、黃健二及陳瑞珠等多人可見其心狠手段殘忍,實屬罪大惡極,危
    害社會治安至鉅,罪無可逭,爰仍照原判量處死刑,並依法褫奪公權終身,以昭
    炯戒。扣案之物(如附表)為上訴人所有供犯罪所用或供犯罪預備之物,應均予
    沒收。
乙、公共危險罪部分:
    按上訴人曾對原審七十二年上更二字第四一四號判決宣告其公共危險罪部分聲明
    上訴,原審當時未將其上訴書狀檢送本院,既未予判決,茲據補送,應由本院併
    予審判。本院為法律審,且其判決不經言詞辯論為之,故其上訴於本院,應在上
    訴書狀記載其上訴理由,始為合法。查上訴人聲明上訴後,就其於民國五十九年
    間無故持有炸藥,觸犯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罪之公共危險部分,並未敘述上訴理
    由,其逾法定期間,而於本院未判決前,仍未補提上訴理由書狀,此部分之上訴
    ,難謂合於法律上之程式,應從程序上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後段,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
第一款,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五十五條,
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二條第一項但書,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三      年    二    月    十三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