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2年台上字第6865號
案由摘要:
強盜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12 月 2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4 期 143-149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49 條  ( 81.05.16 ) 
要旨:
按累犯之規定,於前所犯罪依軍法受裁判者,不適用之,刑法第四十九條
定有明文。此於前犯數罪定執行刑案件,其中一罪係受軍法裁判者亦然。
蓋數罪之合併定執行刑,既無從嚴予區分各罪分別於何時執行完畢,自應
為被告作有利之解釋。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49 條 (83.01.28)

 
    上 訴 人  尹隆生  男民國四十二年三月五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工
                      住台灣省○○縣○○市○○路○○○巷○○○○號
                      (另案在監執行)
右上訴人因強盜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第二審判決
(八十二年度上重訴字第五十五號,起訴案號: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二年度
偵字第一○七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尹隆生攜帶兇器竊盜,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而當場施以強暴,故意殺人,處死刑
,褫奪公權終身。
手銬壹付、血膠帶壹塊、裁剪刀壹支,均沒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尹隆生曾於民國七十五年間,犯偽造文書罪,經台灣台北地方
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月,又犯逃亡罪,經陸軍第六十九軍司令部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
月(原判決事實欄誤繕為七月六月),嗣經分別裁定減為有期徒刑三月又十五日及三
年九月,並經陸軍總司令部裁定定其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四年,於七十九年五月六日
執行完畢,仍不知悔改,復於八十二年一月五日上午九時三十分許,攜高崗屋海苔禮
盒一盒,至○○縣○○市○○街○○○巷○○○弄○號陳步州(原判決誤載為陳步洲
,應予更正)住處,欲索借款項(陳步州與其兄陳雲清合夥經營台榮水電行,上訴人
受僱於陳雲清),時僅陳步州之妻江金鑾獨自在家,乃開門應允入內,迨上訴人表明
來意後,遂告以須轉知其夫,未便決定,予以婉拒,上訴人自忖借貸無望,頓萌歹念
,藉詞如廁,乘江金鑾不注意時,潛入該住處二樓臥室,竊取陳步州所有置於鐵質辦
公桌抽屜內(抽屜未上鎖)之現金新台幣(下同)十二萬元及支票三十二張(面額共
四十八萬九千七百六十四元),得手後甫下樓梯,為江金鑾發現,認其行跡可疑,趨
前責問,並表明欲報警,上訴人見事跡敗露,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竟以其所有手
銬一付,緊銬江金鑾雙手,並以所有之膠帶黏貼江金鑾嘴部未果,復持所有隨身攜帶
未經列管之裁剪刀一支抵住江金鑾後頸部,再以剪自浴室內防霧鏡之電線捆綁江金鑾
頸部,當場施以強暴,江金鑾突遭施暴,驚叫不已,並出言借錢事,待陳步州返回再
議,雙方拉扯間,上訴人即基於殺人犯意,持上開裁剪刀朝江金鑾頸部猛刺,致其前
頸部刺割傷十五×四•五×四公分,造成大量出血,當場死亡,上訴人旋即逃離,於
行經永和市中正橋時,將該裁剪刀丟棄於橋下,嗣陳步州返抵家門,見狀迅速報警,
而查獲上訴人,並扣得其所有手銬一付及前述血膠帶一塊(黏貼江金鑾嘴部,因流血
造成膠帶沾血)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被害人江金鑾之夫陳步州指訴甚詳,質之
上訴人尹隆生除否認有殺人故意外,餘均供認不諱,且有上訴人所有供犯罪用之手銬
一付、血膠帶一塊扣案及陳步州出具之贓物認領保管單、支票影本、現場照片等附卷
可稽。被害人江金鑾因頸部勒刺切割傷,大量出血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驗明
,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在卷可按。上訴人持裁剪刀朝被害人頸部要害猛刺,造
成大量出血死亡,其有殺人故意甚明。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翻
供否認強盜,辯稱非故意殺人,為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於理由內予以指駁。因認上
訴人所為,攜帶兇器竊盜既遂,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而當場施以強暴,係犯刑法
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並有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情形,應論以同法第
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罪,其當場故意殺人,應成立同法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之強盜
而故意殺人罪,檢察官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罪起訴,尚有未洽,起
訴法條,應予變更。上訴人犯有上述前科,經執行完畢,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
紀錄表等附卷可稽,其於五年以內,再犯本罪,為累犯,因所犯為死刑或無期徒刑之
罪,依法不得加重。爰撤銷第一審科刑判決,適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三十
條第一項、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贅引第三項)
、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並審酌上訴人因告貸未果,起意行竊,事為被害人發覺
,竟以手銬緊銬其雙手,電線捆綁其頸部,施以強暴,更持刀猛刺殺害,手段殘忍,
泯滅人性,罪無可逭,判處死刑,宣告褫奪公權終身,扣案手銬一付、血膠帶一塊,
及未扣案之裁剪刀一支,均為上訴人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應併予宣告沒收,其餘
扣案物品,因非供犯罪所用之物,毋庸諭知沒收。原非無見。上訴人上訴意旨,仍執
前詞,否認有殺人故意,任意指摘原判決不當,殊非可取。惟按累犯之規定,於前所
犯罪依軍法受裁判者,不適用之,刑法第四十九條定有明文。此於前犯數罪定執行刑
案件,其中一罪係受軍法裁判者亦然。蓋數罪之合併定執行刑,既無從嚴予區分各罪
分別於何時執行完畢,自應為被告作有利之解釋。本件上訴人前犯偽造文書罪,經台
灣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月,又犯逃亡罪,經陸軍第六十九軍司令部判處有期
徒刑七年六月,嗣分別裁定減為有期徒刑三月又十五日,及三年九月,復經陸軍總司
令部裁定定其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四年,於七十九年五月六日在國防部新店監獄執行
完畢,有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七十五年度訴字第八五九號刑事判決、同院七十七年度聲
減字第一四九號刑事裁定、陸軍總司令部七十七年減裁字第二七○六-一號裁定、同
司令部七十七年減執字第二七○六號減刑執行書等影本附卷可稽。是上訴人所犯上開
二罪,經裁定定執行刑,並執行完畢,其中一罪既係受軍法裁判,縱於執行完畢後五
年內再犯本罪,揆之前開說明,仍無累犯之適用。乃原判決竟撤銷第一審判決,改判
論以累犯(依法不得加重),顯屬於法有違。就此而言,應認上訴人之上訴為有理由
。顧此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罪刑部
分撤銷,審酌上訴人此次犯罪雖不合累犯要件,但其犯案累累,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
署刑案紀錄表附卷足憑,且其犯罪手段殘忍,惡性重大,罪無可逭,應使與社會永
遠隔離,仍處以如主文所示與原判決相同之刑,以昭E戒。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刑法第三百二
十九條、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
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十二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王  景  山
                                        法官  陳  炳  煌
                                        法官  張  淳  淙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十二     月    二十七    日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