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2年台上字第5720號
案由摘要:
盜匪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10 月 28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4 期 395-409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47 條  ( 81.05.16 ) 
要旨:
原判決既認定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吳龍本與蕭榮貴於殺害陳振中後,
即在蕭榮貴之○○市○鎮區○○○巷○○○○號宅旁空地挖洞,將屍體掩
埋,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於殺害農繼宗後,在台糖大寮農場三十三區產
業道路旁甘蔗園挖洞,將屍體掩埋,上訴人王代軍與賈榮富於殺害莊保定
後,將屍體雙手手掌割下,屍體掩埋在高雄縣大寮鄉琉球村台糖十四區農
場甘蔗園內事先由賈榮富為犯他案而挖好之土坑洞內,手掌則另埋在該甘
蔗園內等情,則屍體均已掩埋,並無將屍體遺而棄之之事實,自不成立刑
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遺棄屍體罪 (與所犯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間,有
裁判上一罪關係,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至上訴人王代軍與賈榮富將莊保
定屍體手掌割下,則係成立同條項之損壞屍體罪之共同正犯 (仍與所犯之
殺人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 ,原判決認均犯
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遺棄屍體罪,其適用法則即屬不當。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47 條 (83.01.28)

 
    上 訴 人  賈榮富  男民國二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市○○路○段○○○巷○弄○○○號(
                      另案在台灣高雄監獄高雄分監執行中)
              李毓充  男民國四十五年六月二十八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市○鎮區○○○巷○○○號(另案在台灣高雄監獄執
                      行中)
              吳龍本  男民國二十四年十二月二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鄉○○村○○路○巷○○○號(在押)
              王代軍  男民國三十八年十一月十七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工
                      住○○縣○○市○○○路○○○○○號或○○市○○區○○
                      路○○號(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盜匪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二十
七日第二審判決(八十二年度上重訴字第七號,起訴案號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八
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九八○、一六六二一號、偵緝字第二五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左:
    主  文
原審及第一審判決均撤銷。
賈榮富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又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處死
刑,褫奪公權終身。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李毓充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累犯,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又共同強劫而故意
殺人,累犯,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應執行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吳龍本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累犯,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王代軍共同殺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李毓充於民國七十六年間,因犯竊盜罪,經台灣高等法院台南
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減為有期徒刑一年六月,於七十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執行完畢
;上訴人吳龍本有多次竊盜前科,最後一次於七十年間因犯竊盜罪,經台灣高等法院
台南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於刑之執行前強制工作,徒刑部分嗣經裁定減為有
期徒刑一年三月,於七十七年十一月間執行完畢,均不知悔改。吳龍本曾於七十九年
五月間某日,因拿中藥材至○○縣○○市○○路○○○號陳振中開設之廣春堂蔘藥行
磨藥,為陳振中所拒而生口角,事後告知上訴人賈榮富稱:「陳振中辱罵我,還說要
殺我」。賈榮富得知陳振中開設蔘藥行,認其頗有積蓄,乃與吳龍本、李毓充及蕭榮
貴(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通緝中)共同謀議殺人劫財及滅屍,遂由賈榮富於七十
九年五月間某日晚上八時三十分許,前往陳振中之蔘藥行向陳振中謊稱友人生病,請
其同往診病,陳振中不疑,即與賈榮富同至○○市○鎮區○○○巷○○○○號蕭榮貴
住處,賈榮富、李毓充、吳龍本、蕭榮貴共同向陳振中勒索錢財,因陳振中不允而起
口角,李毓充即將陳振中摔倒在地,並與賈榮富、吳龍本、蕭榮貴合力以童軍繩捆綁
陳振中之手腳,再由李毓充、賈榮富共同以鐵鏈條環繞陳振中之頸部加以勒斃,並將
屍體拖至該宅旁空地,由李毓充、賈榮富分持李毓充所有圓鍬及十字鎬挖洞掩埋,吳
龍本、蕭榮貴則在外把風,埋屍後,四人同往陳振中之蔘藥行取走店內現款新台幣(
下同)四百餘元及中藥材動物鞭等物離去。嗣將上述圓鍬、十字鎬等工具放在蕭榮貴
住處,現款朋分花用,動物鞭等物則已丟棄。李毓充復得知農繼宗有犯案得來之勞力
士金錶三只,欲託賈榮富代為銷贓,認為有機可乘,遂與賈榮富共同謀議殺人劫財及
滅屍,於七十九年七月下旬某日晚上八時許,由農繼宗駕駛租得之計程車載往高雄縣
大寮鄉上寮村台糖大寮農場三十三區產業道路上,三人商討銷贓事宜,發生爭執,農
繼宗用腳將坐在駕駛座旁之賈榮富踢出車外,李毓充見狀,在車內後座用手勒住在駕
駛座之農繼宗脖子,賈榮富則持單刃利刀走近,猛往農繼宗腹部刺殺數刀後,誤認農
繼宗已死亡,於當晚十一時許,賈榮富騎機車攜帶圓鍬一把、手電筒一支,與李毓充
共同將農繼宗拖入路旁甘蔗園內,嗣發現農繼宗尚未斷氣,賈榮富復持該刀刺殺農繼
宗心臟部位及頸部各一刀,致農繼宗胸腔出血死亡,賈榮富並自農繼宗身上取出勞力
士金錶三只後,再與李毓充輪流以圓鍬挖洞,將屍體掩埋妥當後,相偕離去,並將圓
鍬等工具丟棄。賈榮富旋將強盜所得之勞力士錶賣給不詳姓名成年男子得現款八萬元
,將其中二萬元交給李毓充,均花用淨盡。上訴人王代軍於八十年十二月間,因不滿
與其在高雄市小港機場附近公有地張敦聖經營之牧場共同看管之莊保定,經常私自盜
取羊隻,屢勸不聽,且對其妻女有不禮貌行為,將情告知賈榮富,經賈榮富提議殺掉
莊保定,得王代軍同意後,賈榮富即帶王代軍至高雄縣大寮鄉琉球村台糖十四區農場
甘蔗園內,查看賈榮富欲犯他案而事先挖好之土坑一處,賈榮富並對王代軍稱欲以偷
宰牛隻為由,誘騙莊保定至該處殺害埋掉,二人查看後離去,八十年十二月下旬某日
晚上十一時許,賈榮富至該牧場,向莊保定佯稱欲共同宰牛,經莊保定同意,共同攜
帶殺牛工具,由王代軍駕駛小貨車載賈、莊二人直駛前述台糖十四區農場甘蔗園前產
業道路,賈榮富向莊保定佯稱牛隻綁在甘蔗園內,帶莊某入內查看,待莊保定低頭往
內查看時,賈榮富即持殺牛用之打板,往莊保定頭部後腦重擊而死亡,賈榮富旋走出
甘蔗園,告知在車上等候之王代軍一起將莊保定屍體,拖至前述土坑,由賈榮富持殺
牛刀將莊保定屍體雙手手掌割下,另將其衣服、鞋子脫下,將光身屍體推入坑洞掩埋
,再將手掌、衣服、鞋子攜至大發工業區北側路旁,將雙手掌另埋在路旁甘蔗園內,
衣服、鞋子、圓鍬、打板等物則丟棄附近垃圾堆裡。隨後,由王代軍駕駛該小貨車返
回牧場,共同清理莊保定房間,莊保定之郵局存款簿、印鑑、提款卡、身分證、榮民
證由賈榮富帶走(賈榮富殺害莊保定、竊盜部分未經檢察官一併起訴),其餘衣物則
由王代軍搬至牧場內樹下廢物堆裡燒燬。李毓充嗣因另案在台灣高雄監獄執行中,向
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前鎮分局自首,賈榮富則被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通緝到案後自
首前述殺害莊保定及埋屍,並由警方在蕭榮貴宅查獲殺害陳振中埋屍所用之圓鍬、十
字鎬各一把扣案等情,係以(一)前開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吳龍本與蕭榮貴共同強劫
而故意殺害陳振中並埋屍部分之事實,迭據上訴人李毓充於警訊及第一審偵審中,暨
上訴人賈榮富於警訊中,分別供認不諱,並有李毓充書立之自白書可稽,即上訴人吳
龍本於八十一年一月十一日警訊時亦供承「我告訴賈榮富說陳振中辱罵我,還說要殺
我」「賈榮富跟我說要騙陳振中說有一朋友生病很重,要陳振中前住看病,之後,將
陳振中帶到○○市○鎮區○○○巷○○○○號」「我有前往,是騎百吉發灰色一五○
CC重機車去的」「在場(指殺陳振中地點)共有我、賈榮富、李毓充、蕭榮貴」等
語,而警方依李毓充之自首,在○○市○鎮區○○○巷○○○○號旁空地挖得被害人
陳振中屍體,經檢察官率同法醫師相驗結果,被害人陳振中確係被鐵鏈條環繞頸部緊
勒死亡,亦有屍體證明書、驗斷書、勘驗筆錄及現場照片可稽,並經陳振中之親人陳
遠中及同鄉劉挺生於偵查中認明屍體無訛,賈榮富等共同殺害陳振中後,挖洞掩埋屍
體用之工具圓鍬、十字鎬,並經警在蕭榮貴住宅查獲扣案可資佐證。(二)前開上訴人賈
榮富、李毓充共同強劫而故意殺害農繼宗並埋屍部分之事實,業據上訴人賈榮富於警
訊中,暨上訴人李毓充於警訊及第一審偵審中,分別供認不諱,並有李毓充書立之自
白書在卷可稽,而警方依李毓充之自首,於前述地點挖出被害人農繼宗之屍體,經檢
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結果,被害人農繼宗確係被單刃利刀刺殺胸部,致胸腔內出血死
亡,亦有相驗屍體證明書、驗斷書、勘驗筆錄及現場照片可稽,並經農繼宗之妻胡台
華及弟農繼堯於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認明屍體無誤。(三)前開上訴人王代軍、賈榮富共
同殺害莊保定部分之事實,業據上訴人王代軍、賈榮富於警訊中分別供認不諱,並經
二人於警訊中對質均坦承殺害莊保定無誤,有對質錄音帶在卷可稽,而警方依賈榮富
之自首,在前述地點挖出骨骼碎片三小塊,經送請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法醫中心鑑定
結果,認係人骨,有該署八十一年十一月九日檢義醫字第七五八七號函附法務部調查
局檢驗通知書可憑,且賈榮富被通緝捕獲後,經警在其身上查獲被害人莊保定所有國
民身分證與榮民證,有上開證件扣案可稽,賈榮富於警訊及偵審中更坦認冒領莊保定
榮民生活費,足證王代軍、賈榮富前於警訊中供認已殺害莊保定,應係事實。上訴人
等犯行明確,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一)上訴人吳龍本於原審辯稱被害人
陳振中被殺害埋屍時間,伊在台東監獄執行中,並未參與云云,經查吳龍本因竊盜罪
所處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減為有期徒刑一年三月,係於七十六年十月二日在台灣台東監
獄執行至七十七年十一月十六日縮短刑期釋放,有該監獄八十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東總
字第○四一五號函可稽,所辯顯係卸罪之詞。上訴人李毓充、賈榮富嗣於原審調查時
翻稱吳龍本未參與殺害陳振中云云,顯係事後為吳龍本脫罪,均不足採信。上訴人賈
榮富另辯稱因與李毓充間有怨恨結仇,李某陷害伊,有證人劉俊叡為證云云,但證人
劉俊叡於原審證稱並不知賈、李二人間有何恩怨,而李毓充於原審亦供稱與賈榮富並
無任何恩怨,是賈榮富此項抗辯,亦無可取。(二)上訴人賈榮富、王代軍辯稱警訊筆錄
係遭受刑求云云,經原審傳訊證人即承辦刑警蔣昭南、張順興分別證稱筆錄均出於上
訴人等自由意識之陳述,絕無刑求等語,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警訊刑求,所辯自不
足採。(三)上訴人賈榮富辯稱莊保定並未死亡,人已偷渡去大陸云云,微論其於警訊中
已坦承莊保定確已死亡,人不在大陸等語,且於八十一年八月十三日警訊時對於為何
事後翻供莊保定未死人在大陸﹖之問話,答稱「一方面是我已解除禁見,在看守所內
,由所內管理員轉來外面帶來的話,要我莊保定的案子,一個人去死就好,不要再把
王代軍牽進去,我內心受到很大的壓力,想幫王代軍脫罪,另一方面,在出庭前剛接
到檢察官起訴陳振中、農繼宗二件命案的起訴書,看過起訴內容後,檢察官的用詞及
具體求刑要刑庭判我極刑,與社會永遠隔絕,我心裡非常痛苦,講出氣話,我才翻供
」,所辯無非為拖延訴訟,不足採信。又賈榮富辯稱莊保定曾向伊借款二次共約新台
幣十三萬元,莊保定願意將其榮民生活費由伊代領抵賬,且自己將榮民證、身分證、
私章及郵局存款簿,交伊按月提領,有證人蕭萬發可以為證云云,然證人蕭萬發於原
審證稱伊不知賈榮富與莊保定二人詳細借款之情形等語,自不足為上訴人賈榮富有利
之認定。(四)王代軍之妻王李結雖證稱莊保定未曾向其非禮過,及牧場老板張敦聖雖證
稱莊保定係八十年十月二十三日左右離開牧場到北部工作云云,惟王李結與王代軍係
夫妻,張敦聖與王代軍有僱傭關係,其證言難免偏頗,且與前述調查之結果迥異,顯
為事後M護之詞,不足採信。於理由內詳予指駁,復說明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吳
龍本與蕭榮貴共同強劫而故意殺害被害人陳振中並埋屍部分,及上訴人賈榮富、李毓
充共同強劫而故意殺害農繼宗並埋屍部分,均各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
強劫而故意殺人,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遺棄屍體罪,公訴意旨認強劫而故意殺
害農繼宗部分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尚有未洽,此部分起訴法條
應予變更,上訴人王代軍與賈榮富共同殺害莊保定並埋屍部分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
條第一項殺人罪及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遺棄屍體罪,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吳龍
本與蕭榮貴四人,對被害人陳振中所為犯行,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二人,對被害人
農繼宗所為犯行,上訴人王代軍與賈榮富二人,對被害人莊保定所為犯行,彼此間互
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賈榮富殺害莊保定部分未經起訴,非審判範
圍),前開強劫而故意殺人與遺棄屍體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強
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賈榮富、李毓充先後二次犯行,時間相隔二月有餘,被害人不
同,且無任何關連,顯係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前開殺人與遺棄屍體罪間,有方法
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上訴人李毓充前犯竊盜罪,經台灣高等法
院台南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減為有期徒刑一年六月,於七十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執
行完畢,上訴人吳龍本前犯竊盜罪,經同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於刑之執行前強
制工作,徒刑部分嗣經裁定減為有期徒刑一年三月,於七十七年十一月間執行完畢,
此有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可稽,五年以內再犯本件之罪,均應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
,然所犯強劫而故意殺人罪法定刑為唯一死刑,依刑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不得加
重。上訴人李毓充在犯罪未發覺前自首,應依刑法第六十二條規定減輕其刑,上訴人
吳龍本雖參與強劫殺人,惟僅在場把風,並未動手殺人,客觀上如處以法定刑之唯一
死刑,尚嫌過重,非不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衡情尚可憫恕,應依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
減輕其刑,因認第一審判決適用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刑法第
二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
條、第六十二條、第五十九條、第五十一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
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論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以兩個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李
毓充均為累犯,論上訴人吳龍本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累犯,及論上訴人王代軍共同
殺人罪,審酌上訴人賈榮富先後二次強劫而故意殺害與其並無任何仇隙之人,犯罪動
機可誅,犯後埋屍企圖滅跡,手段狠毒,泯滅人性,且犯後無悔意,惡性重大,罪無
可逭,二罪均處死刑並各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並定其應執行之刑為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上訴人李毓充先後二次強劫而故意殺人及埋屍,行為兇殘,依自首減輕後,二罪均
從重各處無期徒刑並各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並定其應執行刑為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上訴人吳龍本參與強劫而故意殺人及埋屍,惡性亦大,惟念其僅在旁把風,並未動
手殺人埋屍等一切情狀,量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上訴人王代軍僅因被害人莊
保定與其有工作上之糾紛,即加殺害埋屍,惡性非輕,惟念其係因賈榮富之提議,始
萌犯意,且只開車載至現場把風而由賈榮富動手殺害等一切情狀,量處無期徒刑,並
宣告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圓鍬、十字鎬各一把為李毓充所有,供犯罪(劫殺陳振中
所用之兇器)應予宣告沒收,劫得陳振中現款四百餘元與中藥材動物鞭等物,因現款
已經賈榮富等人花用,其餘財物亦經賈榮富等人丟棄,顯已滅失,劫得農繼宗之勞力
士金錶三只,業經賈榮富換取現款,朋分花用淨盡,均無庸諭知發還各被害人之繼承
人。至檢察官移送併案審理意旨所指賈榮富前述與王代軍共同殺害莊保定及埋屍部分
,因與所犯強劫而故意殺害陳振中、農繼宗並埋屍部分,一為殺人罪,一為強劫而故
意殺人罪,罪名不同,二次埋屍之遺棄屍體罪與前述論罪之遺棄屍體罪,行為互異,
犯意各別,無連續犯可言,另所指八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在高雄縣大寮鄉上寮村萬大
橋排水溝左側大同農場甘蔗園挖出無名屍骨一具,係賈榮富殺害埋屍部分,並無積極
證據足以證明賈榮富有該部分殺人埋屍犯行,且與前述論罪之強劫而故意殺人及遺棄
屍體部分無連續犯關係,均無從併案審理。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等在第
二審之上訴,原非無見。賈榮富、李毓充、吳龍本、王代軍上訴意旨對原審採證職權
之適法行使及原判決已說明之事項,任意指摘,並無足取,所稱警訊刑求云云,經原
審調查後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原判決理由已予以論列,執此指摘,亦無可取。惟
查原判決既認定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吳龍本與蕭榮貴於殺害陳振中後,即在蕭榮
貴之○○市○鎮區○○○巷○○○○號宅旁空地挖洞,將屍體掩埋,上訴人賈榮富、
李毓充於殺害農繼宗後,在台糖大寮農場三十三區產業道路旁甘蔗園挖洞,將屍體掩
埋,上訴人王代軍與賈榮富於殺害莊保定後,將屍體雙手手掌割下,屍體掩埋在高雄
縣大寮鄉琉球村台糖十四區農場甘蔗園內事先由賈榮富為犯他案而挖好之土坑洞內,
手掌則另埋在該甘蔗園內等情,則屍體均已掩埋,並無將屍體遺而棄之之事實,自不
成立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遺棄屍體罪(與所犯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間,有裁判
上一罪關係,不另為無罪之諭知),至上訴人王代軍與賈榮富將莊保定屍體手掌割下
,則係成立同條項之損壞屍體罪之共同正犯(仍與所犯之殺人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
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原判決認均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遺棄屍體
罪,其適用法則即屬不當。然上開違誤並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
本院將原審及第一審判決撤銷改判,仍處原刑如主文所示(原審及第一審判決認扣案
之圓鍬、十字鎬各一把係李毓充所有,供上訴人賈榮富、李毓充、吳龍本劫殺陳振中
並埋屍之用,予以宣告沒收,但依原判決認定之事實,賈榮富等殺害陳振中並未以圓
鍬、十字鎬為兇器,而埋屍雖使用圓鍬、十字鎬挖洞掩埋,但此部分不成立遺棄屍體
罪,則上開圓鍬、十字鎬即非供犯罪之用,且非違禁物,爰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百四
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六十二條前段、第五十九條、第五十一
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十      月    二十八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官  蔡  詩  文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柯  慶  賢
                                        法官  黃  武  次
                                        法官  丁  錦  清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十一    月      二      日
                                                                        Q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