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2年台上字第4770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9 月 0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3 期 142-154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 81.05.16 ) 
要旨:
被告等強劫銀行財物,除侵害銀行之財產法益外,兼對該銀行受雇職員湯
鳴強、楊瑤勇等人之人身自由法益有所侵害,應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
。原判決對被告等共同強劫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財物及被告楊文貴強劫
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財物部分,兼有侵害銀行受雇人等之人身自由法益,
均漏未論列想像競合犯。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83.01.28)

 
    上 訴 人  楊文貴  男民國四十九年五月二十一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鄉○○路○段○○○巷○○弄○○○○
                      ○號(在押)
              胡和忠  男民國四十九年五月二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市○○路○段○○○巷○號(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盜匪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於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六月十五日為第二審判
決(八十二年度上重訴字第八號,起訴案號: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一年度偵
字第八六三二號)後,被告胡和忠不服原判決提起上訴,楊文貴部分經依職權逕送本
院審判,視為該被告已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楊文貴、胡和忠共同連續強劫而故意殺人,各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
扣案之西瓜刀壹支、塑膠空桶壹個、紹興酒瓶空瓶壹個、尼龍摻棉紗之繩子壹條均沒
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以下簡稱被告)楊文貴、胡和忠二人基於共同意圖為
自己不法所有之概括犯意,於民國八十一年三月間,在桃園市世紀歌廳對面某處共同
謀議強劫銀行財物,經研議於強劫銀行財物之先,必須先強劫計程車為作案之交通工
具,以便劫得財物後能迅速逃離現場,且為防止被劫司機報案,必須殺死計程車司機
,謀定後兩人先至台中市向胡和忠之友人綽號「伍百仔」之李隆安(年籍不詳)購買
不具殺傷力之改造玩具手槍一把(該槍可發射BB彈,可發出聲響,但不能射出彈頭
,故不具殺傷力),同年五月間某日,楊文貴於桃園市五金行向楊金清購買尼龍摻棉
紗之繩子一條(長約一百三十公分,直徑約二公分)做為強劫計程車之用,二人另向
經營百貨行之徐蕃妹購買黑色手提袋及頭罩,旋於同年五月二十八日凌晨,兩人在桃
園市三民路、中正路口佯裝乘客,攔搭苗鳳岐所駕駛之NV-八二七號黃色福特牌計
程車,囑苗鳳岐駛至桃園縣八德鄉與台北縣鶯歌鎮荒僻之交界處即○○鎮○○路○○
○號名石窯業工廠圍牆外停車,坐於後座之楊文貴即以備妥之繩子自後勒住苗鳳岐脖
子,呈倒U字型狀,坐於前座之胡和忠則以雙手壓住苗鳳岐雙手,防止苗鳳岐反抗爭
扎,待苗鳳岐不能抗拒後,更以繩子交叉,由楊文貴與胡和忠各拉住繩子一端,猛勒
苗鳳岐脖子直至苗某昏厥,判斷其已經死亡後始罷手,兩人再合力將苗鳳岐抬至後座
,由楊文貴駕駛該車,胡和忠坐於前座,擬駛往桃園市虎頭山棄屍,至虎頭山發現苗
鳳岐尚未斷氣,即將苗鳳岐拖下車,由胡和忠就地撿拾約雙掌大之石頭二塊,先由胡
和忠持一塊猛砸苗鳳岐頭部一下,再由楊文貴以另一塊石頭猛砸苗鳳岐頭部三、四下
,致使苗鳳岐右側頭部有約四×六公分之陷凹骨折、左側頭部有約四×七公分之陷凹
骨折,裂至前頭後頭骨,因腦傷出血致死。二人見苗鳳岐已死亡,即推由胡和忠將苗
鳳岐屍體拖至路旁斜坡草叢中棄置,以圖滅堙]該處於八十一年七月下旬發生火燒山
,苗鳳岐之屍體亦遭火燃燒過,至八十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始被人發現,由桃園縣警察
局桃園分局報請檢察官驗屍)。因現場遺留血跡甚多,楊、胡二人即將苗鳳岐上衣脫
掉擦拭滅跡後,連同作案之繩子及石頭帶上車,由楊文貴駕贓車離開現場,約好是日
(即八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中午在桃園市文昌公園會面,胡和忠即在桃園市三民路
口、成功路口下車,逕自找賓館休息,楊文貴獨自駕贓車至○○鄉○○路○○○○號
前,將繩子、石頭及苗鳳岐之上衣丟棄在一三六二號對面水溝內,再駕贓車至離其家
約五、六百公尺遠之空地停放後回家休息。同日早上約十時二十分許,楊文貴先至其
住處附近之○○鄉○○路○段○○○巷○○弄○○號隆昇平價商店,向楊清彬購買空
紹興酒瓶一個,在介壽路二段三二九號世昌五金行,向尤玉慧之母張楊紗購買五公升
裝塑膠空桶一個,再至介壽路新生加油站購買新台幣(下同)八十元高級汽油裝入塑
膠空桶內。同日中午十二時許,與胡和忠在文昌公園會合,因胡和忠害怕銀行內設有
攝影機而推由楊文貴獨自前往行劫,由胡和忠在文昌公園內等候接應。楊文貴即駕該
劫得之贓車至桃園市桃鶯路附近巷內,將汽油倒入紹興酒瓶空瓶內,再以手帕當油蕊
,未經許可而製造爆裂物汽油彈,供為行劫銀行財物之用。同日中午十二時五十分許
,楊文貴將車駛至○○市○○路○○○號新竹區中小企業銀行大樹林辦事處(以下簡
稱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前,頭戴頭罩、手戴手套、背黑色手提袋,持上開改造玩
具手槍(不具殺傷力)及汽油彈闖入該辦事處,先向天花板開一槍,喝令交出錢來,
不然要丟汽油彈,致使該辦事處人員不能抗拒,而由主管湯鳴強指示出納楊瑤勇將現
金一百十萬元交予楊文貴,楊以自備之黑色手提袋裝取,且為便利逃逸,臨走時將汽
油彈點燃丟於辦事處門口地板上起火燃燒,使銀行職員慌忙救火,楊文貴從容駕該贓
車逃至桃園縣龜山鄉成功商校門前約二百公尺上坡路側棄置,並攔下另一部計程車前
往文昌公園與胡和忠會合,在公園廁所內換下作案時所穿衣褲,並丟棄贓車鑰匙,兩
人再攔另部計程車至省立桃園醫院對面華康街崇林企業前桃園大圳邊下車,將作案之
改造玩具手槍、頭罩、手套、手提袋、衣褲丟棄在桃園大圳內,兩人再換乘另部計程
車至桃園南崁交流道改搭野雞遊覽車至台中市胡和忠之胞弟住處平分贓款,每人各得
五十五萬元花用淨盡。楊文貴又單獨承續前述不法所有之概括犯意,先於八十一年八
月間某日,至桃園市春堂刀行,向賴富松購買西瓜刀一支,於同月二十一日凌晨零時
十分許,在桃園市三民路、中正路口攔一部由鄒國寶所駕駛之NV-○○七號黃色計
程車,乘至台北縣樹林鎮柑園街一段產業道路命鄒國寶停車,持前述之西瓜刀自後座
向司機座之鄒國寶砍去,欲置鄒某於死地,幸鄒某機警,以左手擋住,致其左手拇指
及頸部割傷,下頜撕裂傷,楊文貴見鄒國寶反抗,又以西瓜刀猛砍,致鄒國寶臀部撕
裂傷而不能抗拒,迅速下車逃逸。楊文貴劫得該計程車後,先駛回○○鄉○○路○段
○○○巷○○弄○○○○號住處休息,旋於同日上午復以前述同樣方法,先在桃園縣
大溪鎮僑愛新村樺興幼稚園旁巷內製造爆裂物汽油彈一枚,又於同日上午十時四十五
分許,至前述春堂刀行向賴富松更換另一支西瓜刀,再駕駛劫得之NV-○○七號計
程車,於同日中午十二時五十分許至○○鄉○○路○段○○○號新竹區中小企業銀行
瑞豐辦事處(以下簡稱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前停車,在車上點燃汽油彈之油蕊,戴
上頭罩,揮舞西瓜刀並持點燃之汽油彈侵入該辦事處,向該辦事處職員喝令:我要搶
劫,將錢拿出來云云,致使該辦事處職員吳家容等人不能抗拒後,交出現款七十八萬
二千一百五十元,楊文貴於得手後將汽油彈丟棄於現場地板上起火燃燒,並利用銀行
職員忙於救火之際從容駕該贓車逃至大溪鎮仁和路仁愛加油站前空地棄車逃逸。是日
下午起,楊文貴多次打電話至桃園縣警察局桃園分局(以下簡稱桃園警察分局)謂其
知道作案之兇手是台東的胡和忠幹的云云,同時表明要領取破案獎金,刑警因其供述
曖昧,遂虛與委蛇,並自電信局查出電話之發話地點,派警至新竹市埋伏,翌(二十
二)日下午七時五十分許,楊文貴再撥電話至桃園警察分局刑事組,警方又查出發話
地點,派警迅赴新竹市北大路、水田街口公共電話亭捕獲楊文貴,並在楊某投宿之水
田街一號歐香賓館三○八室起出剩餘贓款七十四萬八千五百元發還被害人新竹企銀瑞
豐辦事處(其餘贓款三萬三千六百五十元已花用淨盡)及扣得楊文貴所有作案用之西
瓜刀一支、裝汽油用之塑膠空桶一個及作汽油彈用之紹興酒瓶空瓶一個。翌(二十三
)日上午九時五十五分許經警押解至○○鄉○○路○○○○號對面水溝撈獲上述尼龍
摻棉紗之繩子一條。同日下午一時卅分許,桃園警察分局刑警循線在○○市○○路○
○○○○號逕行拘提胡和忠到案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經被告楊文貴、胡和忠於警
訊時、檢察官偵查中及一審調查審理時分別供承不諱,核與被害人苗鳳岐之母湯瑞珍
、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主管湯鳴強、瑞豐辦事處佐理員吳家容、課員藍衍順、被害
人即計程車司機鄒國寶、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被劫之目擊證人徐春發、及賣頭罩、手
提袋、繩索、酒瓶、西瓜刀等物予被告楊文貴之徐蕃妹、楊金清、楊清彬、賴富松等
人分別證述情節相符。苗鳳岐被劫之NV-八二七號計程車由同安交通有限公司職員
陳旭領回,鄒國寶被劫之NV-○○七號計程車由其本人領回,起出之贓款七十四萬
八千五百元則由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職員吳家容領回,亦有贓物領據三紙在卷可稽;
楊文貴由刑警押解循強劫路線對刑警說明作案經過,有查證報告及相片九張足憑。被
害人苗鳳岐係被勒住脖子昏厥再用石頭猛砸頭部,因腦傷出血致死,其事實並經檢察
官督同法醫師相驗明確,掣有相驗屍體證明書、鑑驗書、勘驗筆錄為證;被害人鄒國
寶被楊文貴殺傷之事實,亦有鄒國寶之受傷診斷證明書一紙在卷足憑,此外復有作案
現場圖及經警起獲扣案之犯罪工具西瓜刀一支、塑膠空桶一個、紹興酒瓶空瓶一個、
尼龍摻棉紗之繩子一條足資佐證。現場計程車內後視鏡採得之指紋經鑑定結果亦證實
為被告楊文貴所遺留之指紋,亦有桃園警察分局函送之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81、
8、22局紋字第一八三號指紋鑑定書為證。參諸被告楊文貴於警訊時供承:「為了達
到搶銀行之目的,(我們二人)事先研究如何搶計程車,研究結果,認為搶計程車後
必須將計程車司機殺死,才不會去報案」,於原審調查時供承:「搶苗鳳岐車子時,
由伊雙方手握繩子兩端,坐於司機後座,套住司機座上苗鳳岐脖子而後繩子交叉,由
伊握住繩子一端,胡和忠則握住繩子另一端」,於檢察官偵查時供承:「胡和忠拿二
個手掌大的石塊,他雙手砸一下苗鳳岐頭部,跟我講如果不把他殺掉滅口,他會講出
去,我拿起石頭砸了三、四下」各等語,及被告胡和忠於檢察官偵查中供承:「伊警
訊供述實在,沒有被刑求,伊有抓住繩子另一端,伊有拿石頭打苗鳳岐一下,楊文貴
說的話沒錯」等語,再證諸頭、頸部均為人體之要害部位,以繩索勒人頸部,以石頭
襲擊人之頭部,及以西瓜刀砍人頸部,均足以置人於死地,當為被告等所明知,被告
等竟以二公分直徑之粗繩先套住苗鳳岐脖子,繼而將繩子交叉,兩人各執一端勒緊脖
子,顯欲置苗鳳岐於死地,其後發現苗鳳岐未斷氣,繼又以石頭猛擊其頭部,至苗鳳
岐腦傷出血,當場死亡始罷手;被告楊文貴另持銳利之西瓜刀砍向鄒國寶之頸部要害
,亦有欲置鄒國寶於死亡之決意,幸經鄒國寶及時以手抓住西瓜刀,僅致其下頜撕裂
傷、頸部割傷、左手拇指割傷,及時逃逸,致未被殺死,上訴人等具有殺人之故意及
行為,極為明確。上訴人等共同連續強劫而故意殺人既遂、未遂、強劫既遂,罪證確
鑿,犯行堪以認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以被告等嗣後翻異前供,均辯
稱係強劫計程車後始另行起意殺害計程車司機,並非自始即蓄意殺害計程車司機云云
,及被告胡和忠辯稱伊只按住苗鳳岐雙手,並未拉住繩子另一端,且伊撿石頭交給楊
文貴,並未持石塊砸苗鳳岐云云,均係避重就輕之飾詞,委無足採,已於判決理由內
詳予指駁。原判決因將第一審判決撤銷改判,經核固非無見。惟查被告二人所為,強
劫而殺害苗鳳岐部分,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
被告等強劫而故意殺人後,為圖滅堙A又將苗鳳岐之屍體拖至路旁斜坡之草叢中棄置
,其結果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遺棄屍體罪;其等事前同謀推由楊文貴實
施犯罪事後分贓而強劫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財物部分,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
一項第一款之強劫罪,製造爆裂物汽油彈以供強劫之用部分,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之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製造彈藥罪。被告等所犯上述四罪,均
具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皆為共同正犯。所犯強劫而故意殺人與遺棄屍體兩罪
間,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處斷;
所犯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製造彈藥罪與強劫罪之間,亦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
,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強劫罪處斷;其等強劫銀行財物,除侵害銀行之財產法益
外,兼對該銀行受雇職員湯鳴強、楊瑤勇等人之人身自由法益有所侵害,應依想像競
合犯從一重處斷。所犯遺棄屍體與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製造彈藥兩罪,起訴書犯罪
事實欄已經敘及,雖未引用起訴法條,仍應認為已經起訴,法院自得一併審判。被告
楊文貴獨自強劫並殺害鄒國寶未遂部分,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二項第一項第六
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未遂罪,其殺人未遂部分,雖未一併起訴,惟因與強劫部分同為
實質上一罪結合犯之一部,自仍為起訴效力所及,法院仍得一併審判;其強劫新竹企
銀瑞豐辦事處財物部分,係犯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劫罪;製造爆裂物汽油
彈以供強劫之用部分,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之意圖供自己犯罪
之用而製造彈藥罪。所犯強劫與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製造彈藥兩罪間,具有方法與
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強劫罪處斷。其強劫銀行財物,除侵害銀
行之財產法益外,兼對具有財產管領力之銀行受雇人吳家容等人侵害人身自由法益,
應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所犯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製造彈藥罪,起訴書犯罪事
實欄已經敘及,雖未引用起訴法條,仍應認為已經起訴,法院自得一併審判。被告楊
文貴所犯強劫而故意殺人既遂、強劫(指強劫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財物部分)、強
劫而故意殺人未遂、強劫(指強劫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財物部分)四罪,及被告胡和
忠所犯強劫而故意殺人既遂與強劫(指強劫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財物部分)兩罪,
犯罪時間均緊接,所犯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強劫罪),其基本犯罪構成要件相
同,顯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反覆實施,應依連續犯規定各論以一個強劫而故意殺人
既遂罪名。原判決漏未論列被告等共同遺棄苗鳳岐之屍體罪名,又對被告等共同強劫
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財物及被告楊文貴強劫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財物部分,兼有侵
害銀行受雇人等之人身自由法益,均漏未論列想像競合犯。被告胡和忠上訴意旨,仍
執陳詞,對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徒憑己意,或為單純事實之爭執,或漫加指摘
原判決調查職責未盡、理由不備及矛盾、採證違背證據法則云云,固無足取;被告楊
文貴部分,係原審依職權逕送本院審判,依法視為該被告已提起上訴,雖該被告迄未
提出上訴理由狀指摘原判決有何不當,惟原判決既有上述不適用法則之違誤,且此項
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仍應認被告等之上訴為有理由,爰將原
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自為判決。審酌被告等二人年輕力壯,不思自食其力,竟連
續強劫且為謀財而害命,殺人越貨,愍不知畏,強劫殺人又棄屍,手段殘酷,毫無人
性,喪盡天良,顯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震憾人心,罪無可逭,情無可憫,自有與社
會永久隔絕之必要,衡情均仍處以原判決所宣告之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以昭E戒。
扣案之西瓜刀一支、塑膠空桶一個、紹興酒瓶空瓶一個、尼龍摻棉紗之繩子一條,為
被告楊文貴所有供犯罪所用及預備使用之物,依法宣告沒收。另扣案之石頭,並非被
告等所有之物,不具殺傷力玩具手槍一支既經被告丟棄滅失均不予宣告沒收。盜匪所
得之財物,其中兩輛計程車均已發還被害人或其繼承人,強劫新竹企銀大樹林辦事處
所得之財物均已花用淨盡,強劫新竹企銀瑞豐辦事處所得財物,除起獲贓款七十四萬
八千五百元已由被害人領回,有贓物領據在卷足憑外,其餘贓款三萬三千六百五十元
,亦已花用淨盡,並經被告楊文貴供述在卷,自毋庸亦無從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並
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刑法第十一
條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
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九      月      九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官  蔡  詩  文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柯  慶  賢
                                        法官  黃  武  次
                                        法官  丁  錦  清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九      月      十      日
                                                                        V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