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2年台上字第3137號
案由摘要: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6 月 23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2 期 173-178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0、216 條  ( 81.05.16 ) 
要旨:
偽造印章、印文、署押均為偽造文書之部分行為,不另論罪,無論各該印
章、印文、署押是否出於委託他人偽刻、偽造、偽簽,或本人自行偽刻、
偽造、偽簽,均與犯罪構成要件無關,上訴人指原審就此部分未予查明、
審認,固難謂非瑕疵,然於判決之結果,顯然不生影響。至於各該契約書
等是否利用不知情者為之偽造,有無間接正犯之適用,固屬不明,但各該
偽造文書,顯為被告所行使,本於吸收關係,應依高度之行使行為處斷,
於判決之主旨亦顯無影響。又先擬契約書草稿,經人代為謄寫正本者,事
所常有,於代為謄寫契約書內容之同時代為謄寫當事人之姓名,此項姓名
並非署押,僅在表示當事人為何人,必須蓋上印文始能完成偽造文書之行
為,則蓋用偽造印章者即為偽造文書之正犯,不能以該文書內容及當事人
姓名為他人書寫,即謂該蓋印章者為間接正犯。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0、216 條 (83.01.28)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張耀勳  男民國十五年十二月二日生業商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
                      住台灣省○○縣○○市○○路○○巷○○號四樓
右上訴人因被告偽造文書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一年十二月十六日第
二審判決(八十一年度上訴字第五五九四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七
十六年度偵字第一五三二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被告張耀勳與已判處罪刑確定之高學誠,分別以其所有坐落○○市○
○路○段○○○號一、二樓,及同路段九十五號一、二樓房屋及基地之應有部分,向
台灣土地銀行內湖分行申辦抵押借款,因上開房屋分別為案外人林呂通、陳西照、陳
秋雲承租使用中,為貸款銀行所發現,要求提出租賃契約書及承租人拋棄承租權之承
諾書(下稱承諾書),張耀勳竟與高學誠基於犯意之聯絡,於民國七十五年二、三月
間,在○○市○○○路○段○○○號十樓張耀勳所經營之憶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憶東公司)內共同偽造林呂通、陳秋雲之印章各一枚,分別用以偽造林呂通、陳秋
雲名義與高學誠之房屋租賃契約書及林、陳二人名義之承諾書各一份。張耀勳並於上
開時地單獨偽造其與林呂通名義之租賃契約書及林呂通名義之承諾書,又單獨偽造陳
西照之印章,用以偽造陳西照名義之承諾書一份,於同年三月間持各偽造之租賃契約
書及承諾書辦理貸款,足以生損害於林呂通、陳秋雲、陳西照及台灣土地銀行內湖分
行等情。係以上開事實,迭據被害人林呂通、陳秋雲、陳西照指訴綦詳,核與台灣土
地銀行內湖分行當時承辦貸款之職員顧偉興、鄭輝揚、林家慶、陳載福在原審法院審
理共犯高學誠偽造文書案中證述之情節相符,且有該偽造之房屋租賃契約書三份及承
諾書影本三份在卷可稽。林呂通、陳秋雲、陳西照在上述偽造文書案巾,雖均稱:彼
等承租該房屋時,均一次付清二年或一年租金,當時因知悉該房屋要向銀行辦理抵押
貸款,曾答應出租人一旦房屋被銀行拍賣,祗要出租人退還未到期部分之租金,彼等
願意隨時拋棄承租權云云,然被告擅自偽造林呂通、陳秋雲、陳西照之印章以偽造林
、陳二人名義之房屋租賃契約書及其三人之承諾書,且將與林呂通、陳秋雲原訂租期
二年擅自寫為一年,被告之行為確足以生損害於林呂通、陳秋雲及台灣土地銀行。至
被告偽造與陳西照所訂之租賃契約提出於台灣土地銀行,因租期、起迄時間及內容與
原契約均相同,有二份契約書影本在卷可稽,自不足以生損害於陳西照及台灣土地銀
行,此部分固不得令負偽造文書及印文、署押等罪,惟被告偽造陳西照之拋棄承租承
諾書交付於台灣土地銀行,於該銀行實行抵押處分該房地時,陳西照須無條件終止租
賃契約關係,自足以生損害於陳西照,是以偽造陳西照上開承諾書部分足以生損害陳
西照自可以認定。而共犯高學誠業經原審以七十七年度上訴字第一二五三號判處罪刑
確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對被告不構成偽造文書,並未生損害於承租
人及台灣土地銀行之辯解,如何不足採信,於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乃將第一審不
當之判決撤銷,認被告所為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六條、二百十條之罪,其中偽造林呂
通、陳秋雲、陳西照之印章、印文、署押,均係偽造私文書之階段行為,不另論罪,
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被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論以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被告與高
學誠就偽造高學誠與林呂通、陳秋雲之房屋租賃契約、承諾書復持以行使之犯行,彼
此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被告同時侵害多數人法益為想像競合犯,
應從一重之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被告犯罪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合於
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減輕其刑二分之一。被告於八十一年一月九
日被緝獲歸案,係於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施行前通緝,未於該條例施行之日
起十個月內自動歸案接受審判,不得依該條例再予減刑。因適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
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第五十五條、第二百十九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
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乙類(三)、第四條第二項、第六條,論以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
,足以生損害於他人罪,審酌被告之一切犯罪情狀,量處有期徒刑陸月,減為有期徒
刑參月,偽造之林呂通、陳秋雲、陳西照印章各乙枚,偽造之林呂通與高學誠,林呂
通與被告、陳秋雲與高學誠名義之房屋租賃契約書上及偽造之林呂通、陳秋雲、陳西
照名義之承諾書上偽造之林呂通、陳秋雲、陳西照署押、印文,均依法宣告沒收,經
核於法尚無違誤。至偽造印章,蓋於偽造文書之上,即為偽造印文,上訴意旨指被告
並未另行偽造印文,而係偽造之印章蓋於契約書、承諾書上,原判決逕指其為偽造印
文,又未說明理由云云,已屬誤會。偽造印章、印文、署押均為偽造文書之部分行為
,不另論罪,無論各該印章、印文、署押是否出於委託他人偽刻、偽造、偽簽,或本
人自行偽刻、偽造、偽簽,均與犯罪構成要件無關,上訴人指原審就此部分未予查明
、審認,固難謂非瑕疵,然於判決之結果,顯然不生影響。至於各該契約書等是否利
用不知情者為之偽造,有無間接正犯之適用,固屬不明,但各該偽造文書,顯為被告
所行使,本於吸收關係,應依高度之行使行為處斷,於判決之主旨亦顯無影響。又先
擬契約書草稿,經人代為謄寫正本者,事所常有,於代為謄寫契約書內容之同時代為
謄寫當事人之姓名,此項姓名並非署押,僅在表示當事人為何人,必須蓋上印文始能
完成偽造文書之行為,則蓋用偽造印章者即為偽造文書之正犯,不能以該文書內容及
當事人姓名為他人書寫,即謂該蓋印章者為間接正犯。上訴意旨併以此指摘原判決未
論及被告是否間接正犯為不當,亦非可取。上訴意旨又略稱:被告自七十四年十月起
,因耀全、憶東等公司經營不善,需款週轉而向國華人壽股份有限公司貸款二千萬元
,即偽刻耀全(應為耀文公司之誤)公司印章、董事長陳攀郎私章,偽造不實之證明
書交付國華公司使用,並於七十五年三月八日以上開印章在第三六一二八號面額一千
一百萬元之合作金庫西門支庫支票偽造背書,同年四月十二日,偽造耀全公司股東蘇
子瑜之簽名以偽造股東會議紀錄,犯有偽造署押、偽造文書等罪嫌,檢察官以與上開
成立犯罪部份有連續犯關係,移送併辦,原審未併予審理,顯有理由不備及已受請求
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云云。惟查本件犯罪事實為被告欲順利抵押借款而偽造供擔保
之房屋承租人與被告訂立之租賃契約及承租人承諾房屋拍賣時即放棄承租權之承諾書
,與併辦部分,係在另向他人借款之本票或支票背面偽造背書之情形,不盡相同,已
難謂為被告確係基於概括犯意為之,應與本件具有連續犯關係。何況此為事實審法院
得依職權認定之事項,是其認此兩者並無連續犯關係之職權行使,尚非顯然違背經驗
法則,且原判決已說明兩者並無連續關係,非可併予審判之理由,自亦不發生理由不
備及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難認為有理由。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六      月   二十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楊  佑  庭
                                        法官  何  秉  仁
                                        法官  鄭  漢  龍
                                        法官  莊  登  照
                                        法官  李  璋  鵬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七      月      二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