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2年台上字第1004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3 月 05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1 期 324-33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所謂九○手槍一支其借與另案已定讞之吳仕傑,已另案宣告沒收,
然原判決理由已敘明該槍彈既係供本案犯罪之用,且屬違禁物,因而宣告
沒收,不管另案是否已為沒收,均於法無違。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 條 (83.01.28)

 
    上訴人  劉煥榮
右上訴人因殺人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一年六月三十日第二審更
審判決(八十年度上重更(一)字第三○號、上重訴字第九○號,起訴案號前台灣台中地
方法院檢察處七十年度少連偵字第四九○號、前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三年度
偵字第三三九五號、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七十四年度少連偵字第一六、九七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劉煥榮綽號「阿賢仔」,於民國六十三年間曾犯恐嚇罪,經法
院判處有期徒刑四月,於六十四年三月廿五日執行完畢,不知悔改,因與林隆騰感情
不睦,且林隆騰在台中市北屯圓環一帶假借其名義惹事生非,甚為不滿,竟與已滿十
八歲綽號「香瓜」「阿賓」「石ョv等不詳姓名之人,基於殺人犯意,共謀將之殺害
,並將情告知黃子能(綽號鼠仔已車禍死亡),要黃子能邀人助陣,黃子能乃於七十
年十二月廿三日下午,邀請同學施為國助陣,施為國再邀請其同學吳愷、羅東洋前往
台中縣太平鄉新福村中山路四段二四二巷二弄一之四號上訴人所租賃之房屋會合,再
同往台中市北屯圓環北華街口檳榔攤附近埋伏,於同日下午六時四十分,見林隆騰走
近檳榔攤,上訴人與綽號「阿賓」即分持童子軍刀各一把向其猛刺,施為國、吳愷、
黃子能、羅東洋等人基於劫助殺人之犯意,持上訴人與黃子能預先帶來之長刀各一把
在旁吶喊助威,致林隆騰前額一四×○.七公分銳器創深達骨膜,左側胸部五×一公
分銳器創深達胸腔、左肺下葉刺製、左乳下部三×一公分銳器創深達胸腔直達心臟、
左側腹部五×二公分銳器創深達腹腔內臟外溢,右膝蓋七×一公分擦傷,左肩胛部六
×一公分銳器創深達骨膜、六×一.七公分銳器創深達皮下、胸椎部二.四×○.七
公分銳器創深達皮下,左後腋窩部六×二公分銳器創深達皮下,左肩胛下部五×二及
五×一.五公分銳器創深達胸腔,右腰部三.五×一公分銳器創深達腹腔,失血過多
而倒地,上訴人等始罷手逃逸,林隆騰於送醫途中因失血過多死亡(羅東洋、施為國
、吳愷均已判處罪刑確定)。上訴人又另行起意,因綽號「細漢」之遊國麟於七十二
年間,遭人追殺而誤闖八德機場彈藥庫,致被空軍衛兵開槍射傷,並經軍法機關判處
罪刑,游國麟懷疑追殺之人係楊柏峰指使而懷恨在心,亟思報復,乃與陳永法(綽號
不良仔已判處罪刑確定)、陳日淡(綽號阿淡),段樹文、藍鳳標(綽號豬哥標已判
處罪刑確定)、盧金源(綽號烘爐仔已判處罪刑確定)及綽號「清文仔」之成年人等
共同謀議伺機殺死楊柏峰洩恨,七十二年六月十三日,適逢桃園縣大溪鎖僑愛新村高
順益之祖母出殯,游國麟預判楊柏峰將會前往參加,乃透過「清文仔」之關係,加邀
上訴人參與,遂共同基於殺人犯意,決定於高順益之祖母出殯當日下手,是日,乃共
同圖供自己犯罪之用,由上訴人持可供軍用之九○手槍一支及子彈,與游國麟、陳永
法、藍鳳標、段樹文、陳日淡、盧金源及綽號「清文仔」等人,佯以參加高順益之祖
母出殯行列,而果不出所料,楊柏峰亦前往參加喪禮,游國麟在喪禮中為顧及高順益
之立場而遲疑不動,陳日淡則以「如今日不幹掉楊柏峰,以後就沒有機會」之語鼓動
,游國麟等即決議在午餐時間下手,喪禮結束後,楊柏峰及高家親友均至桃園縣八德
鄉和平路大湳水上樂園珍寶餐廳用餐,游國麟等人見時機已至,由游國麟與綽號「清
文仔」負責策劃指揮,上訴人持槍在餐廳外等候伺機射殺楊柏峰。陳永法、藍鳳標、
陳日淡、段樹文等則在場把風,盧金源負責駕駛四八九-九二九號裕隆自用小客車準
備接應,用餐時,楊柏峰因有事於是日上午十一時三十分許,偕其司機林振球先行離
去,甫出餐廳大門,上訴人即朝楊柏峰開槍射擊,擊中楊柏峰右上膊外側,楊柏峰負
傷往附近土地公廟方向逃命,上訴人及游國麟復尾追趕至,上訴人復開槍射擊,林振
球驚聞槍聲,立至○○鄉○○路○○○○○○○○○○號自用小客車欲接楊柏峰逃離
現場,上訴人見狀即乘坐盧金源駕駛之上開自用小客車加以攔截,林振球心慌棄車而
逃,盧金源即駕車折回,發現場柏峰負傷在土地公廟側之水溝內淨扎,上訴人下車又
至楊柏峰身旁連續射擊三槍,計楊柏峰共中彈五發,一發由右手關節上方射入,從側
下方貫穿射出,一發由前右肩胛射入,在肩內游走,從後頸略右處射出,一發由左頸
部仰角射入浻骨與皮之間穿走,從後頭部(枕部)略右處穿出,一發從一顎左側射入
,至左耳後下穿出,一發由右背部射進,直穿右肺葉肺動脈至前腹正中未射出,彈頭
來在右側九至十肋間,因肺右葉及肺動脈洞穿,造成大量出血,留存胸腔,當場休克
死亡,上訴人見已得逞,即偕同盧金源、陳永法、藍鳳標等駕車至台北市文文賓館,
未幾,游國麟與綽號「清文仔」亦駕車至該賓館會合,嗣即各自逃逸。上訴人於槍殺
楊柏峰後,險被警查獲逮捕,疑被游國麟出賣,乃另行起意,萌殺游國麟犯意,遂於
七十三年六月廿一日下午,以電話邀約王國慶、陳明熙(綽號灰狼)、沈曉昭及綽號
「家祥」之成年  至○○市○○○路○段○○○巷○號地下室王國慶所開設之荔舫卡
拉OK餐廳相候,另電話約邀游國麟至該餐廳會面,王國慶、沈曉昭、陳明熙、綽號
「家祥」者先後到達,上訴人與王國慶、沈曉昭、陳明熙、綽號「家祥」之人共同基
於殺人犯意,共商殺游國麟報復之事,由上訴人責問游國麟,以手勢為記號進行,並
共同由陳明熙攜未經許可無故持有之左輪手槍一支備用,及由上訴人將未經許可,無
故持有之左輪手槍一支暨子彈六發裝妥後,交與沈曉昭備用,游國麟隨後於同日下午
六時許到達,上訴人即責問游國麟何以將其出賣,沈曉昭與陳明熙隨即各持左輪手槍
一支抵住游國麟,以制止其抗拒後,陳明熙復自吧台內取出水果刀一把猛刺游國麟背
部一刀,游國麟倒地,沈曉昭與綽號「家祥」將其架起,並將其雙手放在桌面上,陳
明熙用戶在其左右手各砍一刀,「家祥」即用地毯剪成之布條將游國麟之手腳綑綁,
然後上訴人、沈曉昭與「家祥」將游國麟裝入登山用之睡袋內,自餐廳後門抬出,置
於沈曉昭所停放之自用小客車後座,沈曉昭將上訴人交其持有已裝妥六發子彈之左輪
手槍返還上訴人,由其駕車聽從上訴人指示開往台北縣坪林鄉粗窟村灣潭路,於車抵
同路台電坪林幹八十一號處停車,由上訴人將游國麟押下車,囑沈曉昭將車調頭,上
訴人以手持之左輪手槍朝游國麟左後腦部射擊一槍,致游國麟腦出血當場斃命,上訴
人為湮滅罪證,另行將游國麟之屍體丟下坪林山崖,仍乘原車返回台北市,王國慶於
上訴人、沈曉昭載送游國麟進開餐廳後,命陳正川、陳惠良、徐炳璋、黃正威及該餐
廳之服務生「阿龍」、「阿義」、「小英」等人清洗血跡,案經警查獲移送偵辦等情
,係以上開殺害林隆騰之事實,業據已判處罪刑之幫助殺人之施為國、吳愷、羅東洋
在警訊時分別供認不諱,而被害人林隆騰被上訴人及其他共犯刺殺成前開之傷,於送
醫除中死亡,業經檢察官餐同法醫師相驗明確,填有驗斷書及相驗屍體證明書附卷,
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所辯當日因朋友之海產店開幕,其帶人前
去助興,適林隆騰前來,將其拉到旁邊,先用刀砍殺其頭部一刀,其他人見狀漿圍過
來圍殺林隆騰,是其將受傷之林隆騰送醫急救不治,實無殺害林隆騰之預謀及犯意云
云,係飾卸之詞,不足採信,於理由內詳予指駁,並說明上訴人犯罪係在七十七年一
月三十日以前,雖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五款、中華民國八十年
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十二款規定,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二次以上
不予減刑,惟各該款所指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二次以上,係指第二次及
其後所犯該罪,或連續有二次以上犯該罪既遂者而言,除連續犯外,其第一次之犯罪
,仍應減刑,又所稱第一次或第二次,依犯罪結果發生時間之先後定之,上訴人自承
先後殺害五人,其犯罪結果發生時間先後順序係七十年十二月廿三日殺死林隆騰,七
十二年六月十三日殺死楊柏峰,七十三年間殺死廖榮輝,七十二年六月廿一日殺死游
國麟,七十四年二月一日殺死陳南光,所犯五次殺人行為,均係各別起意,亦經上訴
人供明,其第一次與第二次之殺人行為又相距一年六月,顯見第二次以後之行為均係
另行起意,上訴人刺殺林隆騰部分所犯之殺人罪,既係第一次,且與其他殺人行為無
連續犯關係,自合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及中華民國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
之減刑條件,因認第一審判決以上訴人此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
殺人罪,其與綽號「香瓜」「阿賓」「石ョv事前同謀,由一訴人與「阿賓」著手於
殺人之行為,均為共同正犯,適用刑法第廿八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
條(原判決正本誤引第一項)、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一款
甲類(二)、第四條第一項第七款(原判決正本漏引第六條)、第十三條,中華民國八十
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一款甲類(三)、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原判決止本漏引
第八條)、第十五條,並審酌其犯罪情狀,量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減為有期
徒刑十五年,褫奪公權十年,再減為有期徒刑十年,褫奪公權六年八月,為無不合,
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意旨否認犯罪,指
摘原判決不當,非有理由,應予駁回。至上訴人前開持九○手槍,射殺楊柏峰及持左
輪手槍射殺游國麟後,並將之丟棄於坪林山崖下之事實,業經上訴人坦承不諱,而槍
殺楊柏峰部分,並據已定讞共犯段樹文、陳永法,目擊證人張春山、林振球於警訊時
分別供述屬實,殺害游國麟部分,亦據目擊證人陳正川,徐炳璋於警訊時供證明確,
而被害人楊柏峰共中彈五發,有如上述,因大量出血,當場休克死亡,亦經檢察官督
同檢驗員相驗並解剖鑑定屬實,填具勘驗筆錄、相驗屍體證明書、驗斷書、現場測繪
圖及照片,並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七十二年六月廿四日(72)刑醫字第一六五
五二號鑑驗書在卷可按,至被害人游國麟於被槍殺後被棄置於山崖下,已成骷骨,經
尋獲相驗結果,確係後頭部左側創口一處,因腦出血死亡,其屍體裝於睡袋內,雙腳
為藍色地毯剪成條狀帶綑綁,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明確,有驗斷書、勘驗筆錄
、荔舫餐廳現場圖及骷髏照片在卷足憑,袋內遺物包括穿用衣著、K金鑲鑽戒指等,
復經被害人游國麟之胞兄賴國倉於偵查中確認無訛,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
而以上訴人另辯稱槍殺楊柏峰事先沒有謀議,係在餐廳席上,與楊柏峰衝突,乃單獨
起意而殺害楊柏峰,與其餘之人無關,因游國麟欲出賣且欲殺害伊,才約游國麟至荔
舫卡拉OK餐廳,槍殺游國麟亦係伊單獨所為,無他人參與云云,不足採信,共犯段
樹文、陳日淡、證人張春山於審理由番供為附和上訴人之供詞,亦無可取,因事證明
確,其請求傳訊製作警訊筆錄之警員及林振球、陳永法、藍鳳標、盧金源、沈曉昭等
人,認無必要,一併於理由內予以指駁及說明,因認上訴人持九○手槍子彈槍殺楊柏
峰部分,除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外,圖供犯罪之用而違禁持有可供
軍用之九○手槍、子彈部分,依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應處五年以下有關徒刑,
惟因犯罪後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已於七十二年六月廿七日公布施行,就違禁持有手
槍部分該條例第七條第四項規定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較刑法規定為重,就
違禁持有子彈部分,該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規定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較刑法規定為
輕,而該條例第十三條之一規定「犯本條例之罪,其他法律有較重處罰之規定者,從
其規定」係於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所增訂,比較新舊法之結果,持有手槍部分,刑法
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較有利上訴人,持有子彈部分,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以前之槍
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規定,最有利於上訴人,自應分別就持有手槍
部分論以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加重危險物罪,持有子彈部分論以槍智u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違禁持有子彈罪,上訴人所犯上開三罪,與游國麟、陳永法、
藍鳳標、段樹文、陳日淡、盧金源及綽號「清文仔」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
共同正犯,其以一行為,同時持有手槍子彈,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加重危險物
罪論處,與殺人罪間,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又其持左輪
手槍子彈殺害游國麟,並將屍體丟下山崖部分,其殺人部分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
第一項之殺人罪,違禁持有左輪手槍部分,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
之違禁持有手槍罪,而違禁持有子彈部分,因犯罪時間在七十二年六月廿七日至七十
四年一月十八日之間,依上開新舊法比較,以中間法最有利上訴人,係犯同條例第十
一條第二項之違禁持有子彈罪,所犯上開三罪,與王國慶、陳明熙、沈曉昭及綽號「
家祥」者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各為共同正犯,上訴人為湮滅罪證,另將游國
麟屍體丟下山崖部分,係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之遺棄屍體罪,上訴人與王國
慶、陳明熙、沈曉昭、綽號「家祥」者,在合同意思範圍內,抽其持左輪手槍一支、
子彈六顆交沈曉昭,及由陳明熙持有左輪手槍一支,係一行為同時觸犯違禁持有手槍
罪及違禁持有子彈罪,應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之違禁持有手槍罪論處,與殺人罪及
遺棄屍體罪間,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殺人罪處斷,其先後殺害林隆
騰、楊柏峰、游國麟,犯意各別,應分論併罰,並說明上訴人槍殺楊柏峰之時間,雖
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惟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五款規定
,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罪二次以上,不予減刑,上訴人於槍殺楊柏峰之前
,已於七十年十二月廿三日殺害林隆騰,依上開規定,自不得減刑,因將第一審關於
殺害楊柏峰、游國麟部分不當之判決撤銷,引用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
、第十一條第三項,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條第一項、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一
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一
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原判決上本贅引刑法第五十一條第二款、第八款)及
審酌上訴人於六十三年間,曾犯恐嚇罪,經判處有期徒刑四月,執行完畢,素行不良
,復先後殺害林隆騰、楊柏峰、游國麟三人,視人命如草芥,而殺害楊柏峰,游國麟
二人之手段殘酷、心狠手辣,其一再殺人,已不適合於社會生活,有與社會永久隔離
之必要,其事後之悔悟及作劃義賣,不足以贖前愆,就殺害楊柏峰部分,量處死刑,
並宣告褫奪公權終身,就殺害游國麟部分,量處無期徒刑,並宣告褫奪公權終身,與
前開駁回上訴部分所處之刑,併定其應執行刑為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九○手槍一支
、左輪手槍二支及槍殺游國麟後剩餘之子彈五顆,雖未扣案,惟均係違禁物,應予沒
收,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意旨仍執陳詞,並以上訴人先後五次犯罪,係基於概括
犯意,應依連續犯以一罪論,且應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及中華民國八十
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二次,原判決未依連續犯論罪亦未予減刑,於科刑時亦未就客觀
之犯行與主觀之惡性加以審酌,竟諭知較重於第一審判決之刑,以及殺害楊柏峰部分
,第一審判決後,上訴人已甘服並未上訴,原判決謂上訴人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
亦與卷內資料不符,再上訴人除與游國麟相識外,其餘之段榼文、陳日淡、陳春山、
陳永法等人均不認識,無共同謀識可能,上訴人係單獨行為,段樹文、陳永法在警訊
時之自白,非出於自由意志,請求傳訊制作筆錄之警員及段樹文等,原審竟不予傳訊
調查,指摘原判決有適用法則不當及未盡職權調查之能事云云。惟查原判決對於上訴
人所指摘之各點,已於理由中詳為說明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因而認定上訴人
與陳永法、游國麟、陳日淡、段樹文、盧金源、藍鳳標及綽號「清文仔」等人,係事
先謀議伺機槍殺楊柏峰,而由上訴人分擔實施,及上訴人係與王國慶、陳明熙、沈曉
昭、綽號「家祥」之人,共同殺害游國麟、並以其所辯係在餐廳席上與楊柏峰衝突,
乃單獨起意將楊某殺死,亦係其單獨一人將游國麟約至餐廳將之殺害云云,為不可採
,並說明其所犯五次殺人行為,均係另行起意,經上訴人供明,其第一次與第二次之
殺人行為且相距一年六明顯見第二次以後之行為均非基於概括之犯意,與連續犯之要
件不合,其槍殺楊柏峰、游國麟之時間,雖在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依上開說明
依法不得減刑,其請求傳訊制作警訊筆錄之警員與共犯段樹文等人,因事證已明,認
無傳訊必要,至上訴人所謂九○手槍一支其借與另案已定讞之吳仕傑,已另案宣告沒
收,然原判決理由已敘明該槍彈既係供本案犯罪之用,且屬違禁物,因而宣告沒收,
不管另案是否已為沒收,均於法無違,又原弮決所謂上訴人本件犯行均為臨時起意,
綜觀其理由之說明,係指另行起意非屬連續犯而言,且對其主旨亦不生影響,上訴人
殺害林隆騰部分,既經原判決綜合調查證據之結果而為認定,且上訴後復經本院予以
駁回,並不以原審判決時殺害林隆騰部分業已確定為必要,本案殺害被害人等係犯殺
人罪,罪證明確,非可認為傷害致人於死,再第一審判決(七十九年度重訴緝字第四
二號)就上訴人共同殺害楊柏峰部分判處罪刑後,固係依職權逕送二審審判,然視為
被告已上訴,且原判決已認定上訴人第一次係殺害林隆騰,第二次始殺害楊柏峰,其
認定事實與該第一審判決僅認上訴人殺害楊柏峰一人者,迥然不同,事實既異,則原
判決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五款規定就上訴人共同殺害楊柏峰部
分判處死刑後不再予以減刑,其適用法則尚無違誤,上訴執以指摘非有厘田,應予駁
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三      月      五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張  吉  賓
                                        法官  王  景  山
                                        法官  李  星  石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三      月      九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