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1年台上字第5853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11 月 1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0 期 564-570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 81.05.16 ) 
要旨:
查氧氣為人類維持生命所繫,以膠帶裹住人之口鼻,阻塞其呼吸,必至缺
氧而窒息死亡,此為公知之事實,亦為上訴人所明知,上訴人竟執意為之
,其係具有殺人之犯意,至為明確。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 (83.01.28)

 
    上  訴  人  楊昌達  男二十二歲(民國五十九年五月十二日生)彰化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商
                        住○○市○○○路○段○○○巷○○號四樓(在押)
    輔 佐人 即
    上訴人之母  謝月乳  女四十九歲(民國卅二年十一月六日生)
                        住○○市○○街○○○號九之一室
    選任辯護人  黃顯民律師
                林志豪律師
                姜鈺君律師
右上訴人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九月二十九日第二審
判決(八十一年度上重訴字第五十四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檢察
署八十一年度偵字第五三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楊昌達與周明學原係於民國八十年間在台北市民族東路立歐汽
車材料有限公司工作之同事,上訴人旋即離開該公司自行在台北縣新店市經營汽車材
料店,惟因開業不久,亟需資金週轉,遂萌歹念,認周明學曾多次以其父之BMW進
口轎車送貨,家境應屬富裕,乃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擄人勒贖之犯意,於八
十一年六月十六日以電話聯絡在台北市濱江路汽車修理廠工作之周明學,藉口翌(十
七)日中午邀請用餐,使周明學不疑有詐而應允,十七日上午,上訴人先將平日服用
之安眠藥六顆磨碎,置於其所有二張紙張上,再將之傾倒於僅開啟一小縫開口之易開
罐麥香紅茶內,隨即將瓶蓋拉好回復原狀,置於冰箱,同日中午,周明學騎二八三-
○一三八號機車依約至台北市林森北路與農安街口與上訴人見面,二人買妥飯盒即至
○○市○○○路○段○○○巷○○號四樓上訴人住處食用,餐畢上訴人即示意周明學
至冰箱取用唯一已摻入安眠藥之前述麥香紅茶,周明學飲畢不久即昏昏欲睡,上訴人
將之扶至其臥房睡覺,俟藥效發揮後,再以其所有預備之繃帶綁住熟睡中之周明學雙
手,復以其所有膠帶封住周之嘴部,並於同日十五時許、十八時許、十九時許、二十
時十分許、二十分許,先後在其住處附近公共電話打九七七-○五三五號電話至周明
學家中,除第一通電話因緊張未發聲外,十八時許所打電話以:「妳兒子在我這邊,
如果妳要妳兒子,就準備五百萬元(新台幣,下同)來贖人」云云,向周明學之母李
淑娥勒贖,十九時許之電話再詢問李淑娥款項是否備妥,二十時十分許之電話則與周
明學之父周慶昌洽談,並將贖款降為三百萬元,二十時二十分許之電話則與周慶昌洽
商最少要備妥一百萬元贖款,打完電話後,因恐周明學醒後必知其所為,遂萌殺人滅
口犯意,隨即返回住處,將周明學手上之繃帶及嘴上之膠帶剪開,於同日二十一時許
,攜帶其所有乙醚一瓶、膠帶一捲、小布塊一塊,由住處抱扶尚未完全清醒惟仍有意
識反應之周明學由住處下樓(偽稱擬載其回家),再騎周明學之機車,令周明學坐於
後座雙手抱住其腰部,由其以左手略扶周明學,雙腳勾住周明學之雙腳,將之載至介
於高速公路與民權大橋間之產業道路,再令周明學平躺,以小塊布沾乙醚摀住周明學
鼻子使之昏迷,再以膠帶裹其口、鼻及整個臉部,並捆住其雙手,旋即騎該機車揚長
而去,周明學終因窒息而死亡。上訴人騎該機車至民權大橋上因機車無油熄火便棄置
於橋上,改搭計程車返回住處附近,並於同日二十三時四十二分許,再以公共電話向
周家勒贖款項,因周慶昌稱只籌妥五十萬元,上訴人乃囑周慶昌將款置於台北市民族
東路右轉新生北路閃光燈旁垃圾筒上其所有預置之安全帽內,周慶昌遵其囑咐處理,
上訴人於同年月十八日零時二十五分許,前往該處取款,得手後當場被警逮獲,並扣
得其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繃帶一捲、膠帶二捲、含安眠藥之紙張二張、小布塊一塊、安
全帽一頂、安眠藥空殼一片、乙醚空瓶一瓶。起獲之前述贖款及機車則發還被害人之
父周慶昌領回等情,係以上開事實,迭據上訴人先後分別於警訊時、檢察官偵查中及
一審調查審理時坦承不諱,核與被害人周明學之父周慶昌、母李淑娥於警訊時及一審
調查中指證情節均相符合,上訴人於電話中向周家勒贖情形,亦經周慶昌錄音,由一
審播放經上訴人供認無訛,並有上訴人勒贖之錄音帶一捲在卷可證;被害人周明學係
因口鼻孔黏貼膠帶窒息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明確,掣有驗斷書、相驗屍
體證明書、勘驗筆錄足憑,此外復有現場(含第一、二現場)照片十四幀、贓物認領
保管收據一紙附卷及繃帶一捲、膠帶二捲、含有安眠藥之紙張二張、小布塊一塊、安
全帽一頂、安眠藥空殼一片、乙醚空瓶一瓶扣案可資佐證。查氧氣為人類維持生命所
繫,以膠帶裹住人之口鼻,阻塞其呼吸,必至缺氧而窒息死亡,此為公知之事實,亦
為上訴人所明知,上訴人竟執意為之,其係具有殺人之犯意,至為明確,證諸上訴人
於檢察官偵查中坦承:「因為被害人活著我會被抓,所以才於打電話向被害人家人勒
贖後起意要將被害人殺死」(見偵查卷第廿二頁筆錄)及於一審調查中坦承:「因怕
被害人醒來後指出是我做的,才於打電話向被害人家屬勒贖後產生殺他(指被害人)
的意念」(見一審卷第九頁背面及第十頁正面筆錄),上訴人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
殺被害人,罪證益徵明確,犯行堪以認定,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以上訴
人嗣後空言翻異前供,否認具有殺人之犯意並主張伊於被警捕後將之帶往附近紫蘿蘭
賓館房間訊問時因被刑求逼供始供認故意殺害被害人,事實上伊無殺害被害人之故意
云云等辯解,均不足採,已於判決理由內一一指駁;聲請傳訊證人即承辦刑警及紫蘿
蘭賓館服務生劉繼光欲證明被刑求及當時有向警員表示被害人未死,要求前往先救治
云云,於其犯罪之成立不生影響,自無必要,且已敘明。因認上訴人所為,係犯刑法
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爰撤銷第一審之不當判決,引
用上開法條及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審酌上訴人年富力
強,不思正當途徑賺錢,竟因開業亟需資金,以其好友為對象擄人勒贖,且為避免曝
露身分,進而將被害人殺害滅口,復於殺害被害人後再繼續向其家屬勒贖,手段殘酷
,令人髮指,足證其天良已泯,罪無可逭,情無可憫,其犯罪情狀且已影響社會治安
至深又鉅,顯有與社會永遠隔絕之必要,爰處以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以昭E戒。扣
案之繃帶一捲、膠布二捲、含有安眠藥紙張二張、小布塊一塊及安全帽一頂均係上訴
人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併予依法宣告沒收;至於安眠藥空殼一片、乙醚空瓶一瓶,
因非直接供犯罪所用,故不予宣告沒收;所得財物贖款五十萬元及機車一輛已經警局
起獲發還被害人之父周慶昌領回,已毋庸諭知發還被害人之繼承人。上訴人於被害人
昏睡之際另行起意自被害人口袋內取出之一紙面額一萬零三百元已退票之支票,亦已
一併經警起獲發還周慶昌,有贓物領據一紙為證,且據上訴人於警訊時供稱該已退票
之支票係於被害人周明學飲下摻有安眠藥之紅茶後,於其昏睡中自其口袋內皮夾連同
現款五十元取出,準備於被害人死後寄至周明學任職之公司云云,此部分係另行起意
所為,姑不論是否具有不法所有之意圖,既不在本案起訴範圍,自毋庸一併審判,並
此敘明,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本院詳閱八十一年六月十八日零時二十五分許,上訴人
於台北市民族東路右轉新生北路閃光燈旁被警逮捕後之警訊筆錄,係於三重警察分局
內接受警訊而製作者,查無上訴人在民族東路與新生北路口附近紫蘿蘭賓館內接受警
訊而製作之警訊筆錄,上訴意旨,主張其於被警逮捕後被刑警帶至附近紫蘿蘭賓館房
間內訊問所為警訊自白筆錄係遭刑求逼供始承認故意殺害被害人云云,並據以指摘原
審未予調查其於紫蘿蘭賓館內所為警訊自白故意殺害被害人之訊問筆錄係遭刑求逼供
,容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法云云,顯屬無據。其餘上訴意旨,
仍執陳詞,空言否認具有殺死被害人之犯意,且對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徒憑己
意,漫加指摘原判決認定事實不明、理由不備及調查職責未盡云云,尚難認為有理由
,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十一    月      十九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梁  仰  芝
                                        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柯  慶  賢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十一    月      二十    日
                                                                        T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