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1年台上字第4795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9 月 2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9 期 247-252 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  ( 79.08.03 ) 
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  ( 82.07.30 ) 
要旨:
按採證認事,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非違反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尚不
得指為違背法令。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377 條 (84.10.20)

 
    上訴人  張茂申  男民國四十四年十二月一日生台南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無業
                    住台灣省○○縣○○鄉○○村○○○○○○號(另案在監)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一年八月十三日第二
審更審判決(八十一年度上重更(一)字第二三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
八十年度偵字第五五○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張茂申素行不良,前曾犯恐嚇取財未遂、妨害自由及殺人等罪
,經台灣台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月、四月及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確定,嗣經
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減刑條例裁定減刑及定執行刑為有期徒刑十五年六月;褫奪公權
十年,甫於民國七十八年九月間假釋出獄,在假釋期中,猶不知悔改。七十九年五月
間在台南市得識在酒店上班之女子歐錦芬,明知歐錦芬係有夫之婦,仍於同年七月間
起,與歐錦芬在○○市○○街○○○巷○○○○○號賃屋同居(妨害家庭部分未據告
訴),由歐錦芬賺錢供其生活,偶有不順,上訴人即予毆打洩憤,八十年六月十八日
下午四時許,上訴人駕駛所租用之八七八-○九五七號小客車,載歐女至台南縣大內
鄉二溪村其友人林順和住處索取林所欠其六合彩賭債,適林順和未在,上訴人即將車
停於附近等候,因歐錦芬一再要求上訴人將其載回台南市酒店上班,致引起上訴人不
悅,強迫歐女服用安眠藥八顆,欲使歐錦芬睡眠。候至同日下午十一時許,仍不見林
順和歸來,上訴人始同意歐女之請求,載其返回台南市榮譽街同居處取錢換鞋準備上
班,詎上訴人竟恐歐錦芬乘隙逃離他去,故於歐女換鞋後,又強令歐女上車,於同月
十九日凌晨三時許再開車至台南縣大內鄉二溪村大匏崙小路等候林順和,因防歐錦芬
逃離,故意將車門緊靠大樹,以非法方法剝奪其行動自由(屬另行起意且未經檢察官
起訴),至同日凌晨四時許,上訴人見歐女前已服用安眠藥八顆,何以仍無睡意,遂
懷疑歐錦芬未聽從其命吞服安眠藥,經檢查車內果發現丟棄之安眠藥一顆心頗不悅,
即動手毆打歐女,並另取出安眠藥十五顆浸入飲料內,再用原子筆桿將安眠藥顆粒搗
碎,喝令歐女服用,為歐錦芬拒絕,上訴人怒不可遏,頓萌殺人之故意,除仍強迫歐
女服下摻入安眠藥之飲料外,並拉起汽車內駕駛座右側長達二百公分之安全帶,纏綁
歐女雙手控制其行動,再以其餘部分安全帶緊勒歐女頸部約三分鐘之久,以致歐錦芬
窒息死亡。上訴人因恐歐錦芬屍體為人發現,又另行起意,將歐女屍體抱至附近即台
南縣大內鄉二溪村山區雜草叢生之偏僻處所,予以丟棄(遺棄屍體部分,業經判刑確
定),取該處農用抽水機上帆布一塊,掩蓋屍體後駕車離去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
據上訴人於警訊中供承不諱,並有所具自白書在卷可稽,雖該自白書前段謂歐錦芬係
喝下摻安眠藥飲料後睡覺,其亦睡覺,至十九日中午十一時醒時發現歐女死亡,但於
該自白書後段則坦白敘述,因歐女不肯喝,即用汽車安全帶強勒歐女頸部,約三分鐘
,歐女掙扎腳踢一會就不動了等語,且其此項以汽車安全帶勒斃歐女核與警訊所供情
節亦屬相符,又該汽車安全帶長達二百公分,復經原審勘驗屬實,有勘驗筆錄及照片
在卷可證,而歐錦芬係被繩帶之類索頸引起窒息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明
確,有勘驗筆錄、驗斷書、照片、法醫師江啟遠解剖報告及其供證屍體經解剖,發現
頸前部有勒痕,頸部甲狀軟骨破裂,推定為加壓而成,亦即係用繩子勒緊之後,又有
手壓現象,斷定死者係因窒息死亡云云在卷可按,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
以上訴人所辯歐錦芬係服用安眠藥過量死亡,其要歐女服用安眠藥,僅意在使歐女入
睡,實無殺人之犯意,更非用車內安全帶勒斃,警訊筆錄及所具之自白書,均係出自
刑求等語,無非飾卸及避就之詞,不足採信。至上訴人強迫歐錦芬服食安眠藥十五顆
,如屬過量,足以致人死亡,應為上訴人所明知,此部分之行為,已包含於殺人之犯
意行為之內,不另成罪;又上訴人係因發現歐錦芬將安眠藥丟棄在車內之後,始萌殺
意,是其前之強令歐女服食安眠藥八顆使人行無義務之事,及強迫其上車,因恐其逃
走而將車門緊靠大樹,致歐女無法開啟車門而剝奪其行動自由部分,均與其所犯殺人
罪犯意各別,不發生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無裁判上一罪可言。於理由內詳加指駁及
說明。因認上訴人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並以上訴人有恐嚇
取財未遂、妨害自由及殺人前科(有前科資料表在卷可考)、素行不良、且其前犯殺
人罪,經判處無期徒刑,嗣減刑出獄尚在假釋當中,仍不知悔改,復欺凌弱女、殘害
無辜,事後毫無悔意,足見其已泯滅人性,嚴重危害社會安寧,實屬罪無可逭,認有
使其與社會永久隔絕之必要。第一審援引前開法條,論上訴人以殺人罪,並審酌其犯
罪一切情狀,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在原審關
於此部分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按採證認事,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非違反
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尚不得指為違背法令。上訴意旨以原判決事實欄僅記載上訴人
係以安全帶強勒歐錦芬頸部窒息死亡,但其理由所引法醫師供證謂死者頸部有被繩帶
之類摧緊,又有手壓現象,與事實自有矛盾,又汽車安全帶除纏繞死者雙手之外,其
餘長度是否足供加勒死者頸部之用,原審未予調查明白,證人王梅英所為之供證,有
偏頗之嫌,亦未詳加審酌,至上訴人於七十年間所犯殺人罪,與本案無直接關係,原
判決竟引為證據,均屬採證違法。而歐錦芬確因上訴人未能注意,而給予過量安眠藥
服用,導致死亡,亦非上訴人故意為之云云,惟查原判決係依據上訴人警訊及所具自
白書供承犯罪事實及法醫師對歐女屍體相驗之驗斷書、解剖報告等證據,資以認定上
訴人係以汽車安全帶強勒歐女頸部窒息死亡,為其判決基礎,原判決理由三所引法醫
師江啟遠之供證謂死者頸部係被繩帶之類摧緊,又有手壓現象,而斷定死者因窒息死
亡,核與原判決認定上訴人以安全帶強勒歐女頸部窒息死亡,並無矛盾情形,而汽車
安全帶長度達二百公分,除用以纏綁歐女雙手之外,其餘長度,足以勒人頸部,亦經
原審就上訴人原所租用之小客車勘驗屬實,有勘驗筆錄及照片在卷可按。至證人王梅
英因係與上訴人同時在警局應訊,其僅供證在與上訴人同時於警局應訊中,未見上訴
人有被刑求而已,況上訴人於警訊中未受刑求,原判決理由內亦已詳細敘明,是王梅
英之供證,難謂有何偏頗。至原判決所引上訴人前所另犯之殺人罪,係以皮帶勒緊其
女友林秀雲窒息死亡一節,不過對上訴人所犯本件殺人罪之手段方法而有所斟酌,並
非論罪之主要證據,且與判決基礎不生影響,次查上訴人有殺人之故意與行為,原判
決既有明確認定,復於理由內詳細闡述其證據之所憑,均無違反證據法則亦無理由不
備之情形,其任意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九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俞  兆  年
                                        法官  呂  一  鳴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田  正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九      月    二十五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