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1年台上字第2412號
案由摘要:
擄人勒贖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5 月 22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8 期 668-669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 81.05.16 ) 
要旨:
其殺人行為,係在擄人勒贖行為當中,故殺人罪與擄人勒贖罪有結合關係
,應成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並以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
殺被害人罪,因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所規定之意圖勒贖而擄
人罪無故意殺被害人之規定,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適用刑法第
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處斷。林石川於綁架被害人挾持出門之時,將胡
謝清香置於桌上現款六千元取走,原判決係依本院八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三
九號判決意旨,認二者均屬盜匪行為,在行為人主觀上應係基於一個擄人
取贖得財之單一犯意,客觀上又係接續進行之 (參見大理院八年非字第四
十四號判例意旨) 則林石川此項行為當然包括原判決事實所認定之「共謀
擄續」犯意之內,無數罪併罰之適用。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48 條 (83.01.28)

 
    上  訴  人  林石川  男民國四十三年七月三十日生花蓮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工
                        住○○市○○街○○○巷○○號四樓(在押)
    選任辯護人  邱朝象律師
    上  訴  人  黃家得  男民國四十八年四月三十日生雲林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業工
                        住台灣省○○縣○○鄉○○路○○○號四樓(在押)
右上訴人等因擄人勒贖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二月十九日第二審
更審判決(八十年度上重更(一)字第二二號,起訴案號: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七十
九年度偵字第一○三三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林石川因負債及無錢化用,遂生歹念,且其曾於民國七十九年
三月間陪同友人至○○市○○○路○○○號地下室順安中醫診所看病,認該診所女醫
師胡謝清香富有,乃夥同上訴人黃家得(曾於七十六年間犯強盜罪,經台灣宜蘭地方
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嗣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規定,減為有期徒刑二
年六月,於七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執行完畢),共謀擄人勒贖,首由黃家得前往台北
縣新莊市中港路致誠車行,租得紅色雪鐵龍自用小客車一輛,分別購妥口罩、鴨舌帽
、、藍波刀、玩具手槍等為作案工具,於七十九年五月十日晚十時許,由林石川先以
電話通知該順安中醫診所,佯稱將前往看病,囑醫師胡謝清香等候,至當晚十時四十
分許,上訴人等駕駛所租之自用小客車到達,二人頭戴鴨舌帽、口罩、分持藍波刀、
玩具手槍,闖入該診所,胡謝清香見狀,心生畏懼,將皮包內所有現款新台幣(下同
)六千元取出,欲付給上訴人等,惟被置之不理,胡謝清香即將該款置於桌面。而上
訴人等即以診所內之醫療用膠布捆綁胡謝清香及護士紀秀英之雙手,並將二人雙眼矇
住,帶出診所,臨行前林石川順手取去胡謝清香置於桌面之現款六千元,嗣以胡謝清
香所有一三一-一九七八號自用小客車,將胡謝清香、紀秀英綁架載運擄走,駛至台
北縣五股鄉高速公路五股交流道附近停止,再由黃家得搭計程車返回順安中醫診所處
,開回所租用之小客車,將胡謝清香自用小客車棄置,繼將胡謝清香、紀秀英挾持進
入其租用之小客車,載至台北縣林口鄉山區,途中由林石川數度以電話向胡謝清香子
胡朝發告以其母在其手中,勒贖六百萬元,後減為五百萬元,詎料胡謝清香矇眼之膠
布脫落,上訴人等恐被將來認出,黃家得復稱其有前科,更會被指認,二人遂共同起
意殺人滅口,於翌(十一)日凌晨三時許,再將胡謝清香、紀秀英載至台北縣林口鄉
太平村產業道路旁山區草叢,基於共同殺人之概括犯意,以紅色尼龍繩繞胡謝清香頸
部緊扼,並敲擊胡謝清香之頭部後腦部,致胡謝清香面部呈紫烏青色缺氧,後頭部挫
傷血腫、右內耳溢血,頸部索條壓痕及扼傷,舌伸半咬齒、兩眼球溢血點狀,始告罷
手,繼以同條尼龍繩緊扼紀秀英頸部,紀秀英被扼勒後昏迷,上訴人等以為二人皆已
死亡,即以E草掩蓋胡謝清香及紀秀英身體後離去。胡謝清香於上訴人等離去後,因
頸部被緊扼及頭部被敲擊,於當日中午十二時許死亡,至紀秀英於當日下午三時許則
甦醒,爬出呼救,經路人陳國揚發現送醫,得免於難。林石川復於當日上午十時許,
繼續以電話向胡朝發催問贖款未果,即行逃逸,作案工具藍波刀、玩具手槍等均隨即
丟棄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林石川於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坦承不諱,於第一、二
審法院審理中,除對胡謝清香死亡諉稱係黃家得扼死之外,餘亦供承無訛,核與被害
人紀秀英之指訴及胡謝清香之子胡朝發供證接獲勒贖電話之情節相符,並據證人陳國
揚供明發現被害人紀秀英及將其送醫報警並發現胡謝清香屍體經過情形甚詳,記明筆
錄在卷。復有上訴人等用以勒斃胡謝清香之紅色尼龍繩一條扣案足憑。而胡謝清香因
受鈍物猛擊頭部、頸部受緊扼,致頭頸部挫勒扼傷因而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檢驗員
王嘉祿相驗屬實,有勘驗筆錄、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現場勘查照片三十三張附
卷外,且據檢驗員王嘉祿證稱:胡謝清香頸部有被繩勒痕跡,頭部後側有被硬物敲擊
,故在相驗屍體證明書上載明死亡原因為頭頸部挫勒扼傷,其死亡時間,應係在七十
九年五月十一日中午十二時左右等語,亦有筆錄在卷可稽。至黃家得雖始終否認參與
犯罪,但不僅林石川多次自白中已敘明確與黃家得共同作案,即被害人紀秀英亦一再
指認係黃家得、林石川二人共同犯案無訛,而上訴人等於犯案時所租用車輛,亦據台
北縣警察局新莊分局查明及警員陳金全供證新莊市中港路確有洪致誠原經營致誠車行
(未辦理營業登記),有該局七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新警刑字第一七八○九號函及
筆錄在卷,為其所憑之證據。而以林石川嗣後間有辯稱胡謝清香係黃家得一人予以勒
斃,其僅勒昏紀秀英,並未殺人,屬避就之詞,毫不足取,又林石川所辯其於案發後
不久,即託同居人陳素棉代為自首,因陳女不願,延至七十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又
託其妻李月雲轉請鄰長張添益代為自首後,陳素棉始亦代為向警方自首,張添益亦證
稱:林石川妻及其姊有來叫其替他報案,其有打電話去新莊分局刑事組報備云云,並
有張添益出具證明書一紙附卷,惟據該分局刑事組承辦人刑警小隊長陳金全證稱:當
時其曾接到一陳姓女子報案,告以林石川與一叫「阿得」者涉嫌長安西路綁票案,並
提供林之住址電話,經根據電話查出林石川住址,逮捕林石川,林稱係其與「阿得」
黃家得所為,當天也逮捕黃家得,訊問時林石川最初不承認,未說自首或投案,該打
電話檢舉之人要求身分保密,問林要不要通知其親人,林稱不要,沒有面子,未說有
託其妻李月雲代為自首及委託鄰長張添益代為自首,陳金全復稱該陳姓女子係林石川
之同居人,常與林發生爭吵,林常恐嚇要殺她全家,電話檢舉時未說是受託報案,而
林石川到案既未承認,鄰長張添益亦無報案,可確定當時報案者為陳素棉等語,且據
該分局新警三刑字第一三四三七號函稱:「…七十九年十月二十三日突有一名匿名之
男子,打電話至本分局刑事組提供一組電話號碼,稱住在該電話所在地之男子,可能
涉及重大刑案,本組即向刑事警察局偵防中心查尋該電話號碼地址,展開調查工作,
於七十九年十月二十日有一女子自稱姓張(為陳之誤,業據該分局偵查員林E貞供證
在卷)來電稱昨二十三日匿名打電話報案之男子係受其囑託,並稱渠係嫌犯林石川之
女友,兩人租屋於○○市○○路○○○巷○○弄○號同居,於七十九年五月間,林嫌
曾告訴她做了一件很不對的事,他很後悔云云,後林嫌精神恍惚,有感到不安焦慮現
象……經濟慢慢貧乏,近日還向陳女家人恐嚇要錢,兩人便分手,林嫌即變本加厲,
一天數通電話,至陳女家中要錢,否則就對其家人不利,陳女因受不了林嫌之騷擾,
遂向本分局刑事組報案偵查…,陳女要求身分不可曝光,詳細姓名地址不願向本組說
明,如一定要問清楚即不與本分局配合,故無法在警訊中敘明,本分局由上述情況研
判林嫌有可能涉及擄人勒贖案……在林嫌租屋地點以其準備外出,即將其帶來偵訊,
林嫌到案亦表明其未犯法,為何將其帶回,經本分局刑事組人員及被害人家屬提示被
害人遺物,林嫌因受不了內心痛苦煎熬,遂向辦案人員坦承做案經過」。另林E貞證
稱本案係林石川之同居人陳素棉檢舉,因其不願與林在一起,林對其糾纏,她想離開
怕林殺害她,故而檢舉,並要求保護,經派員到其住處,保護前來分局,各情均有筆
錄及原函在卷可考,均無陳素棉代林自首或張添益受託自首之事實,而陳素棉檢舉本
案,實因不堪林石川之恐嚇糾纏,要求身分保密,足見顯非受託自首,若林石川果有
自首,其自行投案說明接受裁判即可,焉有於獲案之初不聲明其有自首而否認犯罪之
理,是李月雲及張添益所為之供證,不能為林石川自首之證明。而黃家得否認有與林
石川共同犯罪,辯稱林石川有欠其債務六萬餘元,可能因而懷恨而將其陷害云云,姑
不論林石川矢口否認有欠黃家得六萬餘元之事,並一再堅稱其確係與黃家得共同作案
,無故為陷害黃家得等語,有筆錄在卷外,即黃家得亦無林石川如何有欠其債務上之
具體證據,況林石川亦不可能因區區六萬元之債務而誣陷黃家得與其共犯死罪之理,
另被害人紀秀英亦指認係上訴人等二人共同犯罪,不能以紀秀英未能指出當時至診所
擄人者確實年齡,而認為其迭次指認黃家得共同犯罪為不實,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同
分局最初偵辦本案所錄製電話錄音中縱無黃家得之口音及被害人胡謝清香所有一三一
-一九七八號自用小客車上未採得黃家得之指紋,即認黃家得未參與犯罪,又本件犯
罪時間係在七十九年五月十日晚十時許以迄翌(十一)日凌晨之間,於白天工作,應
無影響,是其僱用人蔡金助證稱黃家得在其處工作很正常云云,亦不能為黃家得有利
之證明,均於理由內詳予指駁及說明。因認上訴人等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
第一項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彼此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皆為共
同正犯,同時同地擄走二被害人,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處
斷。其殺人之行為,一屬既遂,一屬未遂,係基於概括之犯意,為連續犯,應論以殺
人既遂罪,又其殺人行為,係在擄人勒贖行為當中,故殺人罪與擄人勒贖罪有結合關
係,應成立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並以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
罪,因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所規定之意圖勒贖而擄人罪無故意殺被害人
之規定,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處斷。
黃家得雖於七十六年間,因強盜罪經台灣宜蘭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確定,嗣經
減刑為有期徒刑二年六月,於七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執行完畢,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
署刑案紀錄簡復表在卷,惟其所犯為唯一死刑之罪,依法不得加重。並說明上訴人等
於闖入被害人診所,將胡謝清香、紀秀英雙手綑綁,矇住雙眼擄走之際,林石川將胡
謝清香置於桌上之六千元取走,此既係在擄人勒贖行為繼續中,所為之強劫行為,二
者均屬盜匪行為,應包括於擄人勒贖行為當中,不另論以強劫罪。因而撤銷第一審不
當之判決,援引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
第一項,論上訴人等以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黃家得為累犯,復
以上訴人等均屬年輕力壯,不務正業,於擄人勒贖鉅款行為之中竟為滅口而故意殺被
害人,不僅犯罪手段殘酷,嚴重危害社會治安,且良知泯滅,罪無可逭,應與社會永
久隔絕,爰審酌其犯罪一切情狀,均量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至上訴人等犯罪所用
之紅色尼龍繩一條,係取自所租用之小客車,非上訴人等所有,藍波刀、玩具手槍等
犯罪工具,已為上訴人等丟棄滅失,均無庸為沒收之諭知,經核於法並無違誤。按採
證認事,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非違反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尚不得指為違背法令
,林石川上訴意旨,仍執陳詞主張其係託陳素棉代為自首,原審未傳喚陳女到案訊明
顯有未合云云,經核原判決對於林石川之到案並非自首,已有詳細說明,況事實審法
院曾多次傳喚陳女,均因陳女住址一再遷移,未據到案,是原判決依其他證據認陳女
係因不堪林石川之恐嚇糾纏,而予檢舉及因畏懼報復,故意隱匿行L,應為事理之常
,自非受託自首,況林石川果有自首之意,自可直接為之,何以於託陳素棉之後,又
另託其妻李月雲並偕姊李夢蘋同至鄰長張添益處轉請張添益代為自首,而如此重要之
事,張添益倘有受託,豈有不親往警察機關報告,而謂僅向刑事組電話報備,又未能
說明刑事組何人接聽其電話,殊難令人置信。再參以林石川於警訊及檢察官多次偵查
中均未主張自首及陳明其有委託陳素棉及其妻李月雲代為自首之事。原判決理由,以
李月雲、張添益之證言為無可採,即非無據,難謂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
調查或理由不備之違法情形;黃家得上訴意旨以原審對於其所駕駛被害人胡謝清香小
客車有無採集車上指紋而能證明其犯罪,租用之紅色雪鐵龍轎車,及購買口罩、玩具
手槍等處所,林石川之供述是否真實,被害人紀秀英在短促倉惶之中,能否認清歹徒
形態,原審未能翔實調查等語。經核原判決對上述關於台北縣新莊市中港路確曾有洪
致誠經營之致誠車行並有紅色雪鐵龍小客車出租,口罩、鴨舌帽、玩具手槍、藍波刀
等物係購自夜市地攤,胡謝清香之小客車無指紋存在,紀秀英指認黃家得為共犯之一
以及林石川供述黃家得共同犯罪,均已詳細說明調查之經過及其認定之理由。況同時
同地擄走二被害人並予殺害,應非一人所能行事,原判決綜合全卷證據資料,認定上
訴人等共同犯罪,要無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之可言。胡謝清香屍體既經驗明死亡
原因為「扼死」「頭頸部挫勒扼傷」則其被勒扼在先抑頭部受傷在先,均與胡謝清香
被殺死亡之事實,完全相同,亦與上訴人等應負之刑責不生影響,上訴人等上訴意旨
,任意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次查(一)林石川於綁架被害人挾持出門之時,將胡謝清香置於桌上現款六千元取走,原
判決係依本院八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三九號判決意旨,認二者均屬盜匪行為,在行為人
主觀上應係基於一個擄人取贖得財之單一犯意,客觀上又係接續進行之(參見大理院
八年非字第四十四號判例意旨)則林石川此項行為當然包括原判決事實所認定之「共
謀擄續」犯意之內,無數罪併罰之適用,(二)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板橋分院檢察署檢驗員
王嘉祿於七十九年五月十二日相驗胡謝清香屍體所具驗斷書,在「死亡」「致死創傷
」欄內,未予具體填載驗斷結果,僅以鉛筆書寫「鑑定」字樣,其文意似應另為鑑定
,此與該檢驗員同日所具相驗屍體證明書於死亡原因欄記載亦屬相同,但其於同年五
月二十九日,另所具之相驗屍體證明書死亡原因欄,已明確記載死亡原因:甲「扼死
」;乙「頭頸部挫勒扼傷」;丙「他殺」。此二相驗屍體證明書,復經檢察官簽署認
可,可見該檢驗員前相驗認需鑑定之意見,已因其個人智識經驗在職權上為之變更,
顯對前相驗所書寫之「鑑定」意見,已發生補正之效力(相卷一五-二二頁),(三)驗
斷書上檢驗員所記載發生時間為七十九年五月十一日十五時許,死亡時間為同日十二
時許,該項記載死者死亡時間,應係該檢驗員相驗屍體判斷死者死亡係在七十九年五
月十一日十二時許,發生時間係指發現死者屍體,而發生本相驗屍體事件之時間,此
於紀秀英所供其七十九年五月十一日十五時四十五分為路人發現送醫,經報警尋獲胡
謝清香屍體等之情節自明,因之該驗斷書記載死者死亡時間在前,發生時間在後,並
無矛盾,又原判決事實亦認定胡謝清香係在中午十二時許死亡,與驗斷書記載更無不
符。(四)台北縣警察局新莊分局七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函稱:該轄○○市○○路○○
○○○○號,確有洪致誠經營之致誠車行,有二輛紅色雪鐵龍小客車出租,車號為四
五六-六八三七、四五七-一二五九號,因洪致誠(四十八年六月二十一日生,設籍
中港路二六九-七五號)經營不善,欠債甚多,不知去向,該二輛小客車現放置於○
○市○○路○○○號○○○路○○號修車廠內,尚未取回等情,並附監理單位車籍作
業系統資料,證明洪致誠有該二輛紅色雪鐵龍小客車無誤有原函在卷(一審重訴字四
○號卷一○三頁),此與林石川所供黃家得租用紅色雪鐵龍小客車作案相符,事實審
法院顯已為相當之調查。該洪致誠雖因負債潛匿不知去向,無從傳喚到案,但前述公
文書之證據力,自屬可信,而洪致誠前妻謝旼芬,依卷宗訴訟資料,既無其有從事此
出租小客車業務之行為,原審未依黃家得聲請傳喚謝旼芬,亦與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
證據而未予調查之情形,並不相當。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本案所添具之意見書,
殊足參酌,爰依職權為說明如上。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五     月    二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俞  兆  年
                                        法官  呂  一  鳴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田  正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五      月    二十六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