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1年台上字第550號
案由摘要:
盜匪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2 月 14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7 期 551-566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9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9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等明知前此馬曉濱等擄走張榮發之子張國明勒贖五千萬元鉅款案件
,已震憾社會人心,為國法所不容,分別定讞處決,竟仍愍不知畏,恣意
公然挑戰法律,貪婪成性,策劃空前未有之擄入勒贖案件,獲取一億元以
上之贖款 (上訴人漆慕堯部分八一億一千二百萬元,張建發部分共一侅零
六百萬元) ,駭人聽聞,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震憾人心,至深且鉅,雖
未對被害人施以凌虐,且於取得贖款後即將被害人釋放,衡情仍無可憫恕
之處,應無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適用。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9 條 (83.01.28)

 
    上 訴 人  漆慕堯  男民國四十三年十月十四日生江西省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市○○街○○○巷○弄○號四樓(在押)
              張建發  男民國四十五年九月二日生台北市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市○○區○○路○○○巷○弄○○號四樓(在押)
    右一選任
    辯 護 人  林志豪律師
              姜鈺君律師
右上訴人等因盜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十二月十三日第二審判決
(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八十二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檢察署七十
九年度少連偵字第二一八號、八十年度偵字第五四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一)上訴人漆慕堯於民國五十九年間曾犯偽造文書罪,經台灣台北地
方法院判處有期待刑二月,於六十年三月十九日執行完畢,猶不知悔悟,復於七十九
年四月初,因彭光時(案發後畏罪自殺身亡)、張家虎(已家讞槍決)各積欠大筆賭
債,前往台北市請求胡關寶(已定讞槍決)解困,漆慕堯、彭光時,張家虎、胡關寶
四人遂共酉謀議以擄人方式勒贖鉅款供償債及揮霍花用,謀議既定,乃分頭準備手銬
、頭套、繩索、膠布、安眠藥等物,並由胡某提供未經向當地電信監察機關辦理登記
而擅自持有之無線電對講機三台及未經許可無故持有之○.三八吋左輪手槍二支,○
.三八吋制式子彈二十二顆,作為犯罪工具,為取得擄人勒贖之交通工具,四人又共
同意品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同年五月一日下午七時許,同至○○市○○路○段○○
○巷○號七都張日式餐廳前,見徐笑仁駕駛千鼎開發有限公司(以上簡稱千鼎公司)
之一五四-七○○○號BMW七三五型之自用小客車交予餐廳服務生代為停車,四人
認為有機可乘,遂共同推由張家虎佯裝為該車車主,向該服務生騙取汽車鑰匙後,將
車開走,得手後,四人又其於共同竊盜之概括犯意,推由胡某及漆某,分別於不詳日
期之夜間,在台北市芝山岩附近及信義路旁,竊取不詳姓名者所有之一五一-×××
×號及×××-○五五二號自用小客車號牌各二面,將之切開後,再焊接偽造成一五
一-○五五二號車號牌二面,懸掛於詐得之前開BMW自用小客車上使用。嗣於同年
五月四日下午三時許,四人又推由彭某向不詳姓名人借得中共製七.六二mm半自動
手槍(即黑星手槍)一支交予張某執持,漆某則持前開左輪手槍一支,共同前往○○
市○○○路○段○○○號地下停車場,原欲竊取不詳姓名者所有之BMW七三○型自
用小客車一輛,但未發現該型車輛,適沈宏昌駕駛瑪莎拉蒂進口轎車反回該處,胡某
乃告知其餘三人,該車甚為名貴,駕駛該車者應係富商,四人乃決意以該車車主為擄
贖對象,當即推由張、漆、彭三人趁沈宏昌下七之際,持槍將沈某押上沈車,再由張
某駕駛沈車,漆、彭二人在後座押守沈某,胡某則駕駛前開詐得之BMW自用小客車
在前帶路,共同將沈某擄至台北縣新店市直潭路一處人煙稀少之廢木屋(未編門牌號
碼)內藏匿,四人再以頭套將沈某頭部套住,並以手銬銬住其雙手,以繩索綁住其雙
腳,又於當晚問明其家庭狀況及電話路碼後,於翌(五)日上午,以預備之安眠藥暗
置於開水中供其飲用,待其昏睡後,將之移置於○○市○○路○段○○○號九樓之一
胡某同居人王秋鸞所有之房屋內,再於同日上午九時許,推由胡某以電話向沈妻張素
琴勤贖新台幣(下同)五千萬元,因數額過鉅,為張女所拒。至同年月七日上午九時
許,胡某等人始自動將贖款降為六百萬元,經沈妻同意後,即指示其交款時地。胡某
等人因恐沈妻報警,乃自同月七日起至九日止,先後以張家虎所有之○九○-二五六
八七九號行重電話指示沈妻至淡水、石牌、北投、關沆等地交付贖款,一再變更而不
取贖,至同月十日凌晨零時許,汽妻之兄張俊傑始依指示將六百萬元贖款放置於台北
市北投區威靈頓山莊崇仰一路路側水塔之水泥管中,胡某等人於取得全部贖款後,於
同日凌晨二時許,將沈宏昌載至台北市信義區台貿大樓後側予以釋放。所得六百萬元
贖款,除留下一百萬元由胡某保管作為日後作案及共同生活之基金外,其餘五百萬元
,則由胡某皆得一百四十萬元,張、漆、彭三人各分得一百二十萬元,彭某另向胡某
借支作案基金卅三萬元,事後四人將各自分得之贓款連同該一百萬元基金均花費淨盡
。(二)七十九年六月間,胡關寶因有前開作案基金,向張家虎、漆慕堯表示意圖擄掠新
光合成纖維股份有限舒鉰總經理吳東亮勒贖鉅款,張、漆二人均表同意,三人遂基於
擄人勒贖之概括犯意,擬進行擄掠吳東亮勒贖計劃,因彭光時向胡某借用基金卅三萬
元未還,胡某遂決定將彭某排除在外,擬邀曾於七十五年間犯竊盜罪前科經台灣台北
地方法院士林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於七十六年十二預十日執行完畢之上訴人張建發
入夥,四人謀定後,由胡某至台北新公館金石堂書站購買後華民國財經名人錄一冊,
胡某等人乃依上載吳東亮所屬公司地址,對吳東亮之行磅加以跟蹤,於查得吳東亮住
於○○市○○區○○路○  ○號後,遂於同年七月間,共同以張建發名義向不知情之
俞海菱承租○○市○○區○○○路○段○○○巷○○號一樓房屋作為藏匿人質之處所
,並基於共同非法持有槍彈之概括犯意,由張家虎以基金中之十六萬五千元,前往新
竹市向鄭偉案(綽號「小凱」)減購中共製口徑七.六二MM之黑星手槍一支及制式
子彈十五顆(其中十四顆分置於二個彈匣內),再由胡某出面取得該批槍彈。準備就
緒後,四人先後多次前往吳東亮住處勘查,再於同牛九月下旬某日夜暈,相份駕車前
往吳某住處前埋伏,預備擄走吳東亮,適吳妻彭雪芬同時出現而作罷,乃謀議另伺機
進行。七十兵牛十一月初,胡某等四人復共謀繼續擄吳取贖,先於同月五日,推由胡
、漆二人以漆某名義向不知情之謝錦賜承租○○市○○○路○段○○○巷○弄○○號
一樓房屋,作為演練擄人勒贖步驟及藏匿人質之場所,嗣四人又多次跟蹤吳東亮並勘
查其住處環境及模擬演練後,共同於同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九時卅分,前往漆某名義
租住處集合,狺張家虎攜帶中共黑星手槍一支及子彈十五顆,胡關寶、張建發各攜帶
左輪手槍一支及其餘子彈二十二顆,漆慕堯則攜帶手銬、頭套等物,由張建發駕駛前
開詐得之BMW自用小個車,載同其餘三人,共同前往吳東亮住所前,換由胡某駕車
在路旁守候,其餘三人利用同樓住戶進出大樓之機會,混入吳某所住大樓,藏匿於一
樓樓梯間,由胡某在車上以其提供之前述無線電對機構指揮行動。同日晚上十時許,
吳東亮自外返家,由地下室停車場行至一樓電梯前等候電梯時,張家虎等常人接獲胡
某通知,即由以頭套蒙面之張家虎、漆慕堯二人與張建發一湧而上挾持吳東亮,並由
張家航持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抵住吳東亮太陽穴,張建發自後摀住吳案之日,三人共
同將呈某押上在外等候之BMW自用小客中車,再以頭套套期頭部,以手銬銬住其雙
手,將之押往預定之○○縣○○鎮○○里○○○○○○號廢棄工廠人予以藏匿,途中
胡某以行動電話通知吳妻彭雪芬謂其夫吳東亮已被綁架。翌(十九)日清晨六時卅分
許,胡某等以摻有安眠藥之果汁供吳某飲用,待其昏睡後,又將之押至前開漆某名義
承租之○○市○○○路○段○○○巷○弄○○號一樓方屋象,仍以大型膠布霥鐵其雙
眼,以頭套套住其頭部,手銬銬住其雙手後,將其拘禁於浴室內,推由張建發看守,
其餘三人則伺機向吳某家屬輩贖。同日上午九時許,胡某即以電話向彭雪芬勒贖一億
元,並指示彭女先於當日下午至台灣大學某處拿取鑰匙一支,再前往台北市敦化北路
中泰賓館取回胡某預先放置於保管箱內之手提袋(內置三只手提袋及吳某之隨身物品
),以備裝置贖款之用,彭女因愛夫心切,一口簽應,並於岣日下午四時許,命其司
機王松清至胡某指示處所取回上述手提發。同日下午七時許,胡某以電話通知彭女備
款,彭女告以無法立即籌足全部贖款,胡某要其等候通知。翌(二十)日下午七時許
,方某電告彭女先備款五百萬元及行動電話一具,依其指示沿中山高速公路南行聽候
指示交款地點,當晚十時許,彭女依約搭車行至高速公路南下八六.七公里處時,胡
某即以行動電話指示彭女之司機停車回走至陸橋下,將五百萬元及行動電話綁在漆慕
堯由橋上重下之繩端,由漆慕堯ぶ張家虎迅速取走。翌(二十一)日凌死四時二十分
許,胡某又以取得之吳家行重電話周彭女勤取其餘九千五百萬元贖款,惟因懷疑彭女
報警,一再將付款地點,由景美、新店、木柵、八里等地輾轉更換。至同日晚間十一
時許,彭雪芬,王松清二人依胡某電話指示,共同攜帶九千五百萬元)分裝於胡某等
所提供之三圓塑膠手提袋內),駕駛前往台北新新店市新潭路自來水廠變電機房側,
將車停於胡某預先以白漆噴好之長方格內,再依指示將贖款放置於右側草叢中,隨即
離法。漆慕堯、張家虎二人隨後前糐取得贖款九千五百萬元置於胡某所駕之小客車內
,迅速駛離現場,再於翌(二十二)日凌晨三時十五分許,將吳東亮載至台北市中山
北路貫山保齡球館前釋放,前電告其家屬前往接回。胡某等四人取得一侅元鉅額贖款
後,即協議由胡某多分得六百萬元,預留一千萬元以備萬一案發時供訴訟之用,另捐
贈廟宇八百萬元外,其餘四人均分,惟恐分配金額過鉅,花費無度,引人注意,遂由
胡某作主,由胡某以外之三人各先取走一百萬元,餘款由胡某保管,以後再視情況分
贓。(三)七十九年九月底,因胡關寶、張家虎、漆慕堯、彭光時四人擄勒沈宏昌所得留
存之一百萬元作案基金已用罄,手頭拮据,胡關寶、張家虎及上訴人漆慕堯、張建發
四人又基於共同意圖勒贖而擄人之概括犯意,由胡某選定與其有租賃糾紛之秦文通之
子秦坦毅(六十七年七月四日生)為擄贖對象,四人於同年十月一日晚上七時卅分許
,共同乘坐由張建發駕駛之前開詐得BMW自用小客車,前往秦童住處附近之台北市
復興北路四二七巷口等候,於同日晚上八時許,見秦童自復興北路四二七巷一號麗豪
行電動遊樂場出來,張家虎即下車,由漆慕堯打開右後車門,張家虎順勢將秋童推
入該中後座,再以頭套套住秦童頭部,以手銬銬住其雙手,共同將之押往胡、漆二人
事先選定之○○縣○○鎮○○里○○○○○○號廢棄工廠內藏匿。翌(二)日上午九
時許,以原車將秦童押至前述以張建發名義向不知情之俞海菱租得之○○市○○區○
○○路○段○○○巷○○號一樓房屋內,以眼罩矇住秦童雙眼,將之拘禁於房內,由
胡某及張建發輪流看守。同日上午十時許,胡某即以電話向秦文通勒贖二千萬元,並
威脅和不付款即予撕票,因秦文通未允付款,胡、漆二人遂每日皆別以電話接續勒贖
,並主重降低贖款為一千萬元,嗣見秦文通無付款之意願。遂於同年月六日,逼令秦
某等人始同意以六百萬元贖人,至同月十五日下午二時許,秦文通按胡某指示備款贖
人,胡某等人為免被警查獲,先後多認以行動電話指示秋文通至台灣大學目口,高速
公路林口交流道附近、楊梅、中壢等地交款,一再更換地點,至翌(十六)日凌晨一
時許,指示秦文通沿高速公路南下至十九四公里附近之陸橋下車,攜款步行至對面北
上車道,將六百萬元贖款放置於手提袋內綁在漆某由陸橋上垂下之繩端,再由漆某將
該六百萬元迅速攜離現場,與胡某等人駕車逃逸。胡某等人得款後,於同日下午一時
卅分許。始將秦童載至台北市木柵區新光路與秀明路口附近之萬壽橋下釋放,由秦童
電告秦文通前往帶回。胡某等人所得贖款六百萬元,由胡關寶分得一百八十萬元,漆
慕堯、張家虎、張建發各分得一百四十萬元,四人分得贓款,事後均已花用淨盡。迨
七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間十一時許,經警循線在新竹市唐伯虎酒站逮獲張家虎,
翌(廿五)日凌晨零時卅分許,在○○縣○○市○○路○○○巷○○號三樓逮獲胡關
寶,除搜出彭雪芬交付之贖款九千一百一十萬元及詐得之BMW自用小客車一輛,均
已分別發還被害人吳東亮及千鼎公司負責人鄒雅玲外,另古得胡某等人供犯罪所用之
左輪手槍二支,○.三八吋制式子彈二十二顆(其中八顆已在鑑定中試謝而不存在)
、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七.六二MM制式子彈十五顆(其中二顆已在鑑家中試射而
不存在),彈匣二個、無線電對講機三台、手銬二副、膠布半捲又一團,及偽造之一
五一-○五五二號自用小客車號牌二面、中華民國財經名人錄一冊,上訴人漆慕堯、
張建發於案發後逃亡,經一審法院緝獲師案等情,係以上開連續擄人勒贖事實,業經
共犯胡關寶、張家虎於警訊時,歷次偵審中及上訴人漆慕堯、張建發於一、二審調查
審理中坦承不諱,核與被害人沈宏昌、秦坦毅、吳東亮、千鼎公司負責人鄒雅玲之指
訴及證人張素琴、張俊傑、秦文通、彭雪芬、王松清、俞海菱、謝錦賜等人分別證述
情節均相符合,並有經警起獲師回之前開BMW七三五型個用小客車一輛及贓款九千
一百一十萬元而分別發還被害人千鼎公司負責人鄒雅玲及吳東亮所立具之贓物領據各
一紙、漆慕堯簽立之房屋租任契約書一份、為共犯張家虎所是認之作案現場圖五份附
卷,及前述左輪手檢二支,黑星手槍一支,子彈卅七顆(鑑定時已試射十顆)、彈押
二個、無線電對講機三台、手銬二副、膠布半捲又一團、偽造之一五一-○五五二號
自用小客車號牌二面、中華民國財經名人錄一冊扣案可資佐證,古案之左輪手槍二支
、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及子彈卅七顆(經鑑定試射十顆後剩二十七顆),經內政部警
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證實均具有殺傷力,亦有該局八十年一月十五日刑鑑字第
五○三六號鑑驗通知書足憑,上訴人等前述罪證已臻明確,犯行堪以認定,為其所憑
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復以上訴人漆慕堯所辯:張定虎等人騙取BMW七三五型自用
小客車時,伊不在場,並未參與;擄走沈宏昌時誤為沈與彭光時有債務糾紛;擄走吳
東亮時誤為吳與胡關寶有債務糾紛,擄走吳東亮時伊未帶槍;擄走秦坦毅亦係胡關寶
說要去討債,始共同前往云云,及上訴人張建發所辯:伊受制於胡關寶無法擺脫且又
誤信胡關寶與吳東亮及秦文通有債務糾紛始參與,於擄走吳東亮時,伊係留在車上把
風,嗣後僅負責看守人質,不知取贖之事;擄走秦坦毅亦僅負責看守秦童,未參與取
贖云云,均係避重就輕之飾詞,不足採信;共犯胡關寶嗣後所為與前述事實不符之處
及證人張萬財所為證詞均係迴護上訴人等之飾詞,亦不足採;被害人秦坦毅被擄走時
雙眼已被頭套矇住,其所謂歹徒共有六人云云,要係判斷錯誤所致;上應人漆慕堯聲
請再傳被害人沈宏昌及上訴人張建發聲請傳訊證人郭金定、謝美珠及再傳證人俞海菱
,均無必要,已於判決理由內詳予指駁及說明。對於前述分贓事實,復說明其取捨證
據之認定理由。因認上訴人漆慕堯與四關寶、張家虎、彭光時四人為取得擄人勤贖所
需之交通工具,共同前往七都里日式餐意前,推由張家虎出面騙得前開BMW自用小
客車一輛,係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取財罪,公訴人認此部分所為,應
成立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竊盜罪名,其起訴法條容有未洽。上訴人漆慕堯與胡
關寶二人先後竊取不詳姓名者所有自用小客車號牌各二面,切開後再焊接成新號牌二
面,將之懸掛於前開騙得之BMW自用小個車上使用,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
之竊前罪及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二條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其先後二次竊盜行
為,時間緊接、罪名相同,顯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應依近續犯規定應以
一個竊盜罪名。其偽造特種文書之低度行為,應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上訴人漆慕堯、張建發等人意圖擄人勒贖,由胡關寶提供未經個當地電信監察機關
辦理登記而擅自持有(使用)前開無線電對證機三台,係犯妨害國幅總重員懲罰暫行
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違反國家總動員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所發關於管制電信器
材之命令罪。上訴人漆慕堯、張逼發分別與胡關寶、張家虎、彭光時意圖擄人勒贖,
而由胡關寶提供擅自未經許可無故持殺之左輪手槍二支及其制俞子彈二十二顆,與張
家虎出面購得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及其制式子彈十五顆,暨彭光時僅得交由張家虎
持有之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均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無故持有
手槍罪及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運用子彈罪,公訴人認其
無故持有子彈部分,係犯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罪,其起訴法條容有未洽,應予變
更。至於起訴事實並未敘及上訴人等及共犯涉及製造、販賣、運輸槍彈之行為,公訴
人引用同條例第七條第三項及第十一條第二項法條起訴,顯屬贅引。上訴人等同時無
故持有手槍及子彈而觸犯上述兩個持有槍、彈罪名,應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之未
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處斷。渠等先後數次無故持有手槍之行為,時間緊接,罪名相
同,顯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反覆實施,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
手槍罪。上訴人張建發收受駕駛前開BMW自用小客車(贓車),係犯刑法第三百四
十九條第一項之收受贓物罪。上訴人等意圖勒贖而先後分別擄走被害人沈宏昌、秦坦
毅、吳東亮(漆慕堯參與擄取該三人,張建發參與擄取後二人),均犯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擄人勒贖罪。上應人漆慕堯與胡關寶、張家虎、彭光時相互間
,就擄贖被害人沈宏昌部分;上訴人漆慕堯、張建發與胡關寶、張家虎相互間,就擄
贖被害人秦坦毅、吳東亮部分,所為上開詐欺、竊盜、行使偽造特種文書,非法持有
槍彈、違反電信器材管制命令、擄人勒贖行為,彼此之間,均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皆為共同正犯。上訴人等先後多次(漆慕堯三次、張建發二次)擄人勒贖行為,
時間緊接,罪名相同,顯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反覆實施,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個
擄人勒贖罪名。上訴人漆慕堯所犯詐欺取財、遲續竊盜、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等罪,及
上訴人漆慕堯、張建發所犯違反電片器材管制命令、連續無故持有手槍等罪,張建發
單獨所犯收受贓物罪,均與前往連續擄人勒贖罪間,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
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連續擄人勒贖罪處斷。上訴人漆慕堯、里建發二人未經向主管
電信監察機柤辦理登記而擅自原有使用無線電對講機部分,業經起訴書於犯罪事實欄
載明其犯罪事實,雖未引用起訴法條,仍應認為已經起訴,法院自得一併審判。上訴
人張建發單獨所犯收受贓物罪部分,雖未經公訴八一併起訴,惟與起訴部分具有裁判
上一罪之關係,自仍為起訴效力所及,法院仍得一併審判。上訴人漆慕堯、張建發與
胡關寶,張家虎共同意圖勒贖,於七十九年九月下旬某日夜晚攜帶槍彈等工具,前往
被害人吳東亮住處埋伏預備擄走吳某,適因吳妻出現而作罷,乃謀議另行伺機斷續進
行,卒於同年十二月十八日晚上十時許遂行彼等籌劃多時之擄掠吳東亮犯行,並於同
月二十一日晚上十一時許完成勒取贖款行為,顯已由預備而著手實行,是彼等於同年
九月下旬某日夜間所為之預備擄人行為,不另成立預備擄人勒贖罪。上訴人張建發曾
受前述有期徒刑之前科執行完畢,有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益林分院檢察署刑案資斗查訴
紀錄表在卷足憑,其於五年以內再犯本罪,為累犯,因所犯擄人勒贖罪之法定刑為唯
一死刑,依法自不得日重其刑。上訴人等明知前此馬曉濱等擄走張榮發之子張國明勒
贖五千萬元鉅款案件,已震憾社會人心,為國法所不容,分別定讞處決,竟仍愍不知
畏,恣意公然挑戰法律,貪婪成性,策劃空前未有之擄入勒贖案件,獲取一億元以上
之贖款(上訴人漆慕堯部分八一億一千二百萬元,張建發部分共一侅零六百萬元),
駭人聽聞,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震憾人心,至深且鉅,雖未對被害人施以凌虐,且
於取得贖款後即將被害人釋放,衡情仍無可憫恕之處,應無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適用。
第一審引用懲治盜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第八條,槍智u藥刀棄管制條例第七
條第四項,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刑法第十一條前段、
第廿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二條、第三百二
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
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罰金罰鍰提
高標準條例第一備前段,審酌上訴人等素行不良,早逾而立之年,猶額知悔梧,奮發
向上,企圖不勞而獲一夜係富,連續結夥攜帶槍彈擄人以勒贖上億元以上鉅款,嚴重
戕害亡道人心,危害社會治安等一切青狀,認有與社會永久隔絕之必要,因而各處晨
刑,並均依法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以昭炯戒。復將○.三八吋蛾輪手槍二支、中共製
七.六二MM半自動手槍(即黑星手槍)二支(其中彭光時向他人借來之一支,雖未
扣案,但無證據證明其已滅失),○.三八吋制式子彈十四領(另八顆已因鑑定試試
而不存在),七.六二MM制式子彈十三顆(另二顆已因鑑定試射而不存在)及無線
電對講機三台,上訴人及其共犯所有供犯罪所用之彈匣二個、手銬二副,膠布半捲又
一團及因犯罪所得之偽造一五一-○五五二號自用小個車號牌二面(就其號牌而言,
非物質之本身),均宣告沒收。另說明送鑑時經試射之○.三八吋制式子彈八顆及七
.六二MM制式子彈二顆已不復存在,均無從宣告沒收;上訴人漆慕堯與共犯胡關寶
、張家虎、彭光時向被害人沈宏昌家屬勒贖之六百萬元,及漆慕堯、張建發與共犯胡
關寶、張家虎向被害人秦坦毅家屬勒贖之六百萬元,向被害人哏東亮家屬勒贖之一億
元,除其中九千一百一十萬元,已經警追回發還吳東亮而民庸重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
外,其餘所得財物,均已由上訴人等及黃共犯朋分花用淨盡,對經彭光時以外之四人
供有在卷,自亦無從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為無不合,予以維持,並駁回上訴人等在
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人等上訴意旨,仍執陳詞,徒憑己意,就原
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漫加指摘原判決理由不備、採證違反論理法則、調查職責未
盡、不適用法則及適用法則不當云云,尚難認為有理由,應予駁回。至於被害人吳東
亮雖應上訴人張建發及其父張萬財之請求而具狀呈請本院貸其一死,亦因原審已審酌
再三,確無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適用餘地,而無從動搖原判決之適法性,並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二      月     十四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張  祥  麟
                                        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張  信  雄
                                        法官  柯  慶  賢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二      月     十八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