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1年台上字第496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2 月 13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7 期 205-210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 條  ( 81.05.16 ) 
要旨:
上訴人因其母張邱盛蘭個性好強,專權暴躁,屢受嚴厲管教、苛責,致案
發時處於強度之心理壓力狀況下,對其母為突發性之攻擊行為,又毫無緣
由弒殺其父,犯罪後深知悔悟,其親友張秉清等多人亦具狀求情,惟其不
顧父母養育之恩,竟橫加勒殺,且手段殘忍,嚴重違反倫常,法所不容等
一切情狀,就弒母部分,量處無期徒刑,弒父部分判處死刑,均褫奪公權
終身,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 條 (83.01.28)

 
    上 訴 人  張秉源  男民國五十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生山東省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業商
                      住台灣省○○縣○○市○○路○段○○○巷○○○弄○號(
                      在押)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十二月十八日第二審判決(
八十年度上重訴字第九一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年度偵字第一
四七六三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張秉源對其母張邱盛蘭平時事事苛求,已感不滿,積怨在心,
又為反對其母亟欲變賣現有二棟房屋,擬與其父張克厚返回大陸定居事,與其母時生
爭執,民國八十年七月八日上午六時三十分許,上訴人自外返抵○○縣○○市○○路
○段○○○巷○○○弄○號住處後,逕往廚房取水飲用,適其父自樓上走下,責以何
故在外過夜,其母亦為返回大陸定居事與之爭執,爭吵中,張邱盛蘭疾言痛罵上訴人
不孝,並順手取廚房流理台上之菜刀,作勢自殺,上訴人見狀,深受刺激,勾起往日
積怨,突萌殺害其母之犯意,趨前奪刀,遭張邱盛蘭猛咬左手,上訴人即奪下該菜刀
砍殺張邱盛蘭頸部數刀,因未及要害,續以刀柄敲擊其母頭部,其父張克厚上前勸阻
,復為上訴人用力踹倒,此時,張邱盛蘭仍掙扎反抗,上訴人竟兇性大發,持身旁之
黑色電線緊纏其母頸部,用力勒緊,以致電線斷裂,時其母幾已奄奄一息,上訴人猶
自流理台取得白色抹布一條,緊緊摀住其母口鼻至窒息死亡,始行罷手。嗣上訴人見
其父欲行爬起,思及其父久病纏身,認無續予生存意義,乃另行起意殺害,檢起散落
地上之黑色電線內之細銅絲,纏繞其父頸部並打死結後用力勒緊,急欲置之於死地,
因無法立即勒斃,又另取小圍巾緊緊勒住其父頸部直至舌頭外吐,窒息死亡,方始住
手。上訴人行兇後,為免暴露犯行,迅自三樓其父母臥房內取出棉被及毛巾被,分別
綑包其父母屍體後,藏置於一樓廁所內,另褪下沾有血跡之衣褲,連同扯斷之電線、
白色抹布棄於屋外巷口之公用拉圾桶內,並以抹布、拖把清洗廚房內血跡。翌(九)
日凌晨二時許,上訴人將其母屍體裝入大皮箱內,與裹住棉被之其父屍體一起裝入其
使用之一五八-六六一二號自用小客車(登記為上訴人胞弟張秉清名義所有)行李箱
內藏匿,同日上午七時許,駕駛該車停放於其任職之○○市○○路○○○號台灣拜耳
股份有限公司地下停車場,苦思如何處理善後,當晚九時許,上訴人將該車駛至台北
市建國北路二段朱崙街口建國高架橋下停車場內停放後離去,擬於翌(十)日晚駕駛
該車至郊外與其父母屍首共焚,詎因屍體腐敗,血水自該自用小客車行李箱滴落地面
,經該停車場管理員段繼才於當(十)日上午七時十分許查覺有異,報警偵破,逮獲
上訴人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據上訴人張秉源分別於警訊、偵審中供認不諱,且有
上訴人持以行兇之電線、小圍巾扣案及檢察官履勘現場之錄影帶、照片附卷可稽。上
開登記為張秉清名義所有之一五八-六六一二號自用小客車,向由上訴人使用;該車
停放於前揭高架橋下停車場時,自行李箱滴落血水,為該停車場管理員段繼才發覺有
異,報警,自該行李箱起出被害人張克厚、張邱盛蘭屍體各情,並經證人張秉清、段
繼才分別供證在卷。被害人張克厚、張邱盛蘭委係因勒頸窒息死亡,亦經檢察官督同
法醫師相驗屬實,填具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附卷足稽。上訴人與其母張邱盛蘭爭
吵時,其母持菜刀作狀自殺,上訴人奪下該菜刀後,即持以砍殺其母頸部數刀,續以
刀柄敲擊其母頭部,再以電線纏緊其母頸部,用力勒緊,以致電線斷裂,時其母已奄
奄一息,猶以抹布緊緊摀住其母口鼻至窒息死亡,嗣又以電線內細銅絲,纏繞其父頸
部並打死結後用力勒緊,復以小圍巾緊緊勒住其父頸部直至舌頭外吐窒息死亡,方行
罷手。足見上訴人有殺死其父母之故意,至為明顯。次據上訴人於偵查中供稱:伊與
父親張克厚感情很好,在殺母親時,並無一起殺掉父親之意,旋覺得父親有病,這些
年活得太痛若,才想幫他解脫等語,即於原審審理時亦謂:初無殺死其父之意思云云
。是上訴人係於殺死其母後,始另行起意殺死其父,應無疑義。為其所憑之證據及認
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事後辯稱:伊無殺死其父之犯意等語,為無可採,予以指駁。
並以上訴人於偵查中自承其精神狀況尚無異常,即經一審法院囑託國立台灣大學醫學
院附設醫院鑑定結果,亦認定:「上訴人於案發當時雖處於強度之心理壓力狀況下,
但其精神狀態難認為已達於精神耗弱之程度,又精神鑑定時其精神狀態亦未達於精神
耗弱之程度」,有該醫院八十年九月二十六日(80)校附醫秘字第一一四九八號函及
精神鑑定報告書附卷可按。顯見上訴人於行為時其精神狀況並無異常現象,即未陷於
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狀態,其行為自非不罰,亦不得減輕其刑。因認第一審以上訴人
所為,應成立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一項之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先後勒斃其母張邱
盛蘭、父張克厚二人,犯意各別,應併合處罰,適用上開法條及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一
項、第五十一條第二款、第八款,並審酌上訴人因其母張邱盛蘭個性好強,專權暴躁
,屢受嚴厲管教、苛責,致案發時處於強度之心理壓力狀況下,對其母為突發性之攻
擊行為,又毫無緣由弒殺其父,犯罪後深知悔悟,其親友張秉清等多人亦具狀求情,
惟其不顧父母養育之恩,竟橫加勒殺,且手段殘忍,嚴重違反倫常,法所不容等一切
情狀,就弒母部分,量處無期徒刑,弒父部分判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應執行死
刑,褫奪公權終身,上訴人行兇用之菜刀、抹布、電線、小圍巾等物,非其所有,不
予沒收,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查
上訴人先後勒殺其母、父二人,係出於各別犯意,應併合處罰,原判決理由已詳加說
明。上訴意旨泛言其無另行起意之可能,應否論以想像競合犯或連續犯,原判決未予
究明,不無違誤云云,漫加指摘,自非可取。又原判決除依憑上訴人於偵查中供認其
行為時精神狀況並無異常之自白外,復參酌前述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鑑定意
見,認定上訴人於行為時其精神狀態並未達於精神耗弱之程度。既非僅憑上開鑑定意
見,資為判決惟一依據,所為採證亦無違背經驗法則可言。上訴意旨,猶執前述鑑定
報告書之記載,以其行為時之精神狀態,似符合精神耗弱之程度,且事後所為之鑑定
,是否必能確實無誤,原審未詢問鑑定人或探求專業人員之意見,審慎調查,復未依
刑法第五十七條之規定,酌減其刑云云,就原審認事採證職權之合法行使,任意指摘
為不當,殊難認為有理由。其上訴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二      月    十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俞  兆  年
                                        法官  呂  一  鳴
                                        法官  陳  錫  奎
                                        法官  田  正  
                                        法官  楊  文  翰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一    年      二      月     十四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