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72年台上字第4254號
案由摘要:
結夥搶劫
裁判日期:
民國 72 年 07 月 15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4 卷 3 期 559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55、62 條  ( 58.12.26 ) 
陸海空軍刑法 第 15、84 條  ( 26.07.02 ) 
要旨:
 (一) 刑法第六十二條所謂未發覺之罪,非以有偵查犯罪權之機關或人員
      確知其人犯罪無誤為必要,而於具有確切之根據,對其發生嫌疑,
      即足當之。否則,惟有定讞之後,始有確知無誤之可言。
 (二) 上訴人等同時同地對被人黃甲、黃乙二人實施強暴行為,至使不能
      抗拒而劫取被害人等所持有管領之款項,自係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
      ,應有刑法第五十五條之適用。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55、62 條 (58.12.26) 
          陸海空軍刑法 第 15、84 條 (26.07.02)
 
    上訴人  許有來
            謝瑞裕
右上訴人等因結夥搶劫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七十二年五月三日
第二審更審判決(七十二年度特上更(二)字第二十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
    主文
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關於許有來、謝瑞裕結夥搶劫部分均撤銷。
許有來、謝瑞裕結夥搶劫。許有來處死刑、謝瑞裕處無期徒刑;均褫奪公權終身。
    理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許有來、謝瑞裕不務正業,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
(下同)六十九年二月十三日七、八時許,在彰化縣溪州鄉中興路謝瑞裕租居處前,
共議搶劫財物後,由許有來駕駛前所竊得之八八─四一七七號裕隆牌翠綠色二○○○
西西小轎車,搭載謝瑞裕,於同日上午十一時許,途經雲林縣斗六市台灣銀行斗六分
行前,見第一商業銀行北港分行經理黃鴻文及專員黃培筠二人從台灣銀行斗六分行提
領二袋現款,共新台幣(下同)二百三十萬元出來,置於六○─九一九八號喜美牌轎
車後箱,往北港方向行駛,乃駕車尾追於後,俟機下手。迨車經斗南往土庫方向公路
,越過高速公路陸橋鐵路平交道一百公尺,即距新崙警察派出所約五百公尺四野無人
處,故意以所駕之裕隆牌小轎車追撞運鈔車(即喜美牌轎車),製造車禍,使黃鴻文
、黃培筠下車察看;許有來、謝瑞裕亦假意下車探視。旋許有來即持預藏之起子猛刺
黃鴻文、黃鴻文閃避未被刺中,許有來又改刺黃培筠,黃培筠退後跌倒地上,未被刺
中;謝瑞裕亦持木棍打擊黃鴻文足部,使疼痛蹲下,致黃鴻文、黃培筠皆不能抗拒。
許有來即至運鈔車駕駛座取鑰匙,打開運鈔車後箱,與謝瑞裕各劫取現款一袋。得手
後,駕駛原車沿土庫、虎尾、斗六、二林方向逃逸,經一番繞行,確定無人跟蹤後,
始將車駛往雲林縣林內鄉坪頂村躲匿,並由謝瑞裕將贓款藏匿於其二人所選定之轉往
清水溪溪谷山徑路旁草欉中,及由許有來將該車前後牌照共二枚卸下丟棄。再將車沿
山徑駛進溪床,放火燒燬,以湮滅證據。然後相偕返回二林鎮。翌日(十四)晚上八
時許,由許有來駕駛五二─六八四八號轎車,載謝瑞裕前往藏贓處,將贓款取出,改
裝於預備之袋子,並於返回途中,將原裝錢袋丟棄路旁水圳,復在車內朋分贓款,謝
瑞裕分得七十萬元,餘一百六十萬元由許有來獨得,予以揮霍等情。係以上開事實,
業據上訴人等於第一審法院初訊時供認不諱,即上訴人許有來於六十九年十月二十八
日、二十九日在警局訊問以及同年月二十九日在檢察官偵查時,亦供認上情甚詳,而
上訴人謝瑞裕在警局訊問中亦復供稱:「六十九年二月十三日上午七、八點鐘左右,
許有來在溪州鄉中興路我租居處說『斗六那邊出出入入的人較多,我們就到那兒去搶
』,許有來就駕竊來之翠綠色轎車,我坐於車之前座,途中我在溪州某建築工地檢來
一支木棍,後至斗六鎮兜圈尋找對象準備行搶」等語無異。且經被害人黃鴻文、黃培
筠在警訊及原審指證屬實,並有八八─四一七七號轎車牌照扣案、八八─四一七七號
轎車車體被燒燬後之情形及燒燬現場與牌照尋獲地點等照片在卷可資佐證。為其所憑
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許有來所稱,其未刺黃鴻文、黃培筠;上訴人謝瑞
裕所辯,其未以木棍打黃鴻文,亦不知許有來係搶錢云云,為無可採,於理由內引敘
上述之證據予以指駁。又以許有來謂其係自首乙節,雖承辦刑警吳昆池在原審述稱:
「六十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北港分局刑事組訊問許有來時,許某才承認同年二月十三
日搶劫北港第一銀行所提領現鈔二百三十萬元,是他與謝瑞裕一起作案的,他承認之
前,我們還不敢確定是許有來做的」等語,而上訴人許有來第一次承認結夥搶劫固亦
在六十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且於同年月二十四日下午五時許,檢察官訊問時亦猶否認
搶劫第一商業銀行北港分行提領之現款之事;但於此之前,即六十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下午二時四十分,在南投縣警察局刑警隊訊問時,被害人黃鴻文已指證上訴人許有來
為搶劫其與黃培筠所提領之二百三十萬元之人,此有警訊筆錄可憑。顯見南投縣警察
局在六十九年十月二十四日即已發覺上訴人許有來為本案結夥搶劫之犯人,則上訴人
許有來遲至同年月二十八日始自白結夥搶劫現款,核與自首法定要件不符。證人吳昆
池所言,要無足取,上訴人許有來聲請再行傳訊吳昆池,核無其必要,亦於理由內加
以說明。並以上訴人等所為係犯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之罪,其雖非現役軍人,但
台灣地區業於三十八年五月二十日宣布為戒嚴地區,而在戒嚴地區犯結夥搶劫罪,依
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第九款規定,仍有該法之適用。上訴人等相互間有犯意連絡及行
為分擔,應以共同正犯論。因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等結夥搶劫罪刑之判決,原非無
見。原判決理由欄第一項第六行所載「二百二十萬元」,核係「二百三十萬元」之筆
誤,亦與判決無所影響。而上訴人等如何以起子、木棍刺、打黃鴻文、黃培筠,至使
不能抗拒,原判決既以該等被害人之指述為認定之依據,即不得謂上訴人等所為與構
成要件不合。再刑法第六十二條所謂未發覺之罪,非以有偵查犯罪權之機關或人員確
知其人犯罪無誤為必要,而於具有確切之根據,對其發生嫌疑,即足當之。否則,惟
有定讞之後,始有確知無誤之可言。本件如上所述,被害人黃鴻文既已指認上訴人許
有來係搶劫之人犯於先,警察機關復因之對其發生嫌疑,將之帶往現場(見偵字第一
一四八一號卷第二十五頁),則上述人於此時始為犯情之陳述,即屬自白而非自首。
又原判決理由部分引用謝瑞裕在警局之供述,謂於途中在溪州檢來木棍一支,於事實
欄就此未有記載,因其非屬構成要件之事實,不能因此指其為違法,更不生事實、理
由矛盾之問題。至事實欄所謂「四野無人」,乃就上訴人等N手實施搶劫之時而言,
其行為時適蘇恆生自後而來,路過該處,與「四野無人」之認定,並無齟齬。其餘關
於有無謀議、應否成立共同正犯,原判決已依據上訴人等在第一審及警局之供述予以
認定如上,尤不得單就事實審依職權確認之事實為爭執。上訴意旨執以指摘原判決,
非有可取。惟查上訴人等同時同地對被害人黃鴻文、黃培筠二人實施強暴行為,至使
不能抗拒而劫取被害人等所持有管領之前開款項,自係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應有刑
法第五十五條之適用。第一審判決漏未依此論處,原判決不加糾正,而予維持,於法
自有違誤。此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就此而言,應認上訴為有理由。此項違誤
,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關於上訴
人等結夥搶劫部分撤銷,自為判決。查上訴人等於光天化日之下,在公路上選擇自銀
行提領兩袋現款之車輛為對象,而結夥搶劫。劫得之現款高達二百三十萬元之鉅,固
屬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然本件搶劫有關交通工具之駕駛,假車禍之製造(即對象之選
擇),先以起子刺向被害人,與夫取下被害人喜美轎車鑰匙以打開車後箱,俾以劫取
上開款項,以及其後就原裝錢袋、車輛牌照之丟棄暨燒燬該裕隆牌小轎車,以湮滅證
據,均係由上訴人許有來為之,而許某分得之贓款復多出一倍餘。二人行為之輕重顯
有差別。上訴人謝瑞裕流落歧途,附從出此,衡情尚非不可憫恕,應依刑法第五十九
條規定酌量予以減輕,而處上訴人謝瑞裕以無期徒刑,俾臻允洽。至上訴人許有來則
仍處以原判決所處之死刑。並均依法宣告褫奪公權終身。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陸海空軍刑法
第二條第九款,第八十四條,第十五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五條,第五十九條
,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二      年    七    月    十五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