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4年台上字第458號
案由摘要:
盜匪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2 月 0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9 期 490-503 頁
相關法條:
懲治盜匪條例 第 7 條  ( 46.06.05 ) 
陸海空軍刑法 第 76 條  ( 26.07.02 ) 
要旨:
查盜匪所得財物,如未費失顯屬存在者,應發還被害人,懲治盜匪條例第
七條第一項規定甚明。而此所稱被害人,於強劫而故意殺人時,被強劫而
遭殺害者固屬之,其遭殺害死亡者之繼承人,亦應包括在內。扣案之硬幣
二十四元,既係上訴人等強劫所得財物,雖被害人吳銘漢、葉盈蘭均遭上
訴人等殺害,然尚遺有其子吳東諺可繼承其財產,依前開說明,自應諭知
發還該被害人等之共同繼承人吳東諺,方為適法。

參考法條:懲治盜匪條例 第 7 條 (46.06.05)
          陸海空軍刑法 第 76 條 (26.07.02)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四年度台上字第四五八號
    上  訴  人  蘇建和
    選任辯護人  許文彬律師
    上  訴  人  劉秉郎
                莊林勳

右上訴人等因盜匪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十月二十六日第二
審更審判決(八十三年度上重更(二)字第三七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
院檢察署八十年度偵字第六四三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共同強劫而強姦,各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伸縮
式警棍壹支沒收,盜匪所得財物新台幣貳拾肆元,應發還被害人吳銘漢、葉盈蘭之繼
承人吳東諺;又共同殺人,各處死刑,均褫奪公權終身。均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
身,扣案之伸縮式警棍壹支沒收,盜匪所得財物新台幣貳拾肆元,應發還被害人吳銘
漢、葉盈蘭之繼承人吳東諺。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與現役軍人王文孝、王文忠兄弟(
以上二人均經國防部判處罪刑確定,王文孝並已執行死刑完畢)共五人,於民國八十
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十一時許,同赴台北縣汐止鎮水源路口狄斯耐遊樂場撞球後,於
翌(二十四)日凌晨三時左右,同返王文忠在○○縣○○鎮○○街○○巷○弄○號四
樓住處一樓門前。因王文孝在外玩賭博性電動玩具,積欠債務新台幣(下同)三萬餘
元,缺錢償債及花用,乃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提議行竊他人財物,經其餘四人同
意後,王文孝隨即選定○○縣○○鎮○○街○○巷○弄○號四樓吳銘漢、葉盈蘭夫婦
之住宅(與王文忠為住同一公寓同為四樓之對門鄰居)為行竊對象,並決定由王文忠
負責在門外把風,其餘四人侵入屋內行竊,並由王文孝提供其所有開山刀、水果刀及
伸縮式警棍各一支分別交與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持以行竊,備供嚇阻及脫免
逮捕之用,再由王文孝自吳銘漢、葉盈蘭夫婦住宅頂樓加蓋未上鎖之窗戶潛入該住宅
,在廚房刀架上取下菜刀一把持於手中,再開啟大門,讓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
人進入屋內(無故侵入住宅部分,未據告訴)。四人隨即在客廳內之神明桌櫥櫃搜尋
財物,毫無所獲。遂潛入吳銘漢、葉盈蘭夫婦臥房繼續搜尋,為吳銘漢、葉盈蘭驚醒
發覺,王文孝、蘇建和、劉秉郎及莊林勳四人即變更竊盜犯意為強劫犯意,由王文孝
、蘇建和分持菜刀、開山刀押住吳銘漢,劉秉郎、莊林勳分持水果刀、伸縮式警棍押
住葉盈蘭,致使彼兩夫婦不能抗拒後,先由劉秉郎下手繼續搜尋財物,嗣王文孝亦加
入搜尋財物。旋王文孝、蘇建和、劉秉郎及莊林勳四人見葉盈蘭頗具姿色,復起意輪
姦葉盈蘭,先由王文孝脫葉盈蘭之粉紅色睡袍,並將內褲脫至腳下,予以姦淫,再依
序由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予以姦淫,吳銘漢見狀出聲喊叫,王文孝竟以傷害故意
,持菜刀砍傷吳銘漢頭部一處,吳銘漢遂不敢再喊叫。葉盈蘭被姦淫時,因痛苦而喊
叫,王文孝復以傷害故意,持菜刀砍傷葉盈蘭頭部一處,葉盈蘭亦不敢再喊叫(傷害
部分,未據告訴)。四人將葉盈蘭予以輪姦,並搜得現款六千四百餘元(千元券六張
及硬幣四百餘元)金戒指四只及女用皮包一只內有鑰匙一串後,深恐吳銘漢、葉盈蘭
夫婦於事後報警追究,竟共同起意殺人滅口。四人輪流持菜刀一把及開山刀、水果刀
各一支,先砍葉盈蘭頭、胸、背部及四肢四十一刀,致葉盈蘭失血當場死亡,再基於
概括之犯意,砍吳銘漢頭、胸、背部及四肢三十六刀,致吳銘漢亦因失血當場死亡。
再由王文孝負責擦拭現場之血跡及所留下之指紋並將菜刀清洗後放回原處。劉秉郎則
將葉盈蘭之內褲拉上,並穿上在衣櫥找到另套二件式睡衣褲,以掩飾葉盈蘭曾遭輪姦
。四人並在吳銘漢住宅浴室洗淨身體後,始下樓偕在門外把風之王文忠離去,將開山
刀及水果刀予以丟棄,伸縮式警棍則由王文孝收回,連同所劫得內有鑰匙一串之女用
皮包一只,藏匿於王文忠之前開住宅頂樓水塔下。所劫得財物由王文孝獨得二千元及
金戒指四只,王文孝又將金戒指四只典當得款連同現款一併用罄,其餘四千元及硬幣
四百餘元,則由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與王文忠四人平分,除莊林勳將所用剩之硬
幣二十四元藏匿於其在○○市○○路○○號四樓住宅臥房衣櫥後面夾縫中,其餘均已
用罄。直至八十年八月十三日始由警依現場採取之血跡指紋查出王文孝涉案,再循線
查獲上情,並搜獲前開伸縮式警棍、內有鑰匙一串之女用皮包及硬幣二十四元等情。
係以上開事實,業分據上訴人劉秉郎於警訊時,上訴人莊林勳於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
及上訴人蘇建和於檢察官偵查中供承不諱,核與已決共犯王文孝於警訊及第一審偵查
中所供之情形,及僅有竊盜犯意聯絡之共犯王文忠於警訊時及偵查中所供述之情節相
符。並有經警查獲之伸縮式警棍一支及部分盜贓硬幣二十四元扣案可證。復將盜贓內
有鑰匙一串之女用皮包一只發還予被害人之家屬,有贓物領據一紙附卷可稽。而被害
人葉盈蘭、吳銘漢委均因銳器創傷共七十七處(另二處為傷害行為所致),引起失血
當場死亡,復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並勘驗現場屬實,製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
書、勘驗筆錄,並有現場照片在卷可稽。又上訴人莊林勳、劉秉郎於警訊時之自白,
均係基於自由意志所為陳述,亦經證人即承辦刑警李秉儒、嚴戊坤、張中政分於原法
院及第一審法院審理中結證明確。參照共犯王文孝經海軍陸戰隊第九十九師司令部以
八十年法判字第一三四號判決死刑後,於八十一年一月七日在第一審法院作證時,猶
堅指「……他們三人(指上訴人劉秉郎、蘇建和、莊林勳)的確有參與」,「(他們
三人)一樣罪有應得」,「(警方是給我)指人,是警察帶我去汐止找,從我母親那
邊知道他們地址,我有供出(我)弟弟(指王文忠),我知道人,不知道其姓名,我
弟弟知道名字,抓到之後在警局指認,那三個人(指上訴人等三人)就是作案的三個
人。」有第一審法院八十一年一月七日訊問筆錄及經共犯王文孝在警局指認時所拍下
之照片一幀附卷足考。且共犯王文孝在警局及第一審所供持菜刀砍殺被害人夫婦及扣
案警棍沒有用來打他們之情節,亦核與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檢驗結果,認為菜刀
上殘留之毛髮與死者頭髮特徵相同,及伸縮式警棍無血跡反應之情況相符。另現場查
扣之被害人吳銘漢所有薪津袋乙只,背面所留血跡指紋,核與王文孝右食指指紋相同
,復有該局b狾D醫字第二四二六號、a臟D醫字第二八一五三號鑑驗書及b
ロ蔓齒r第一五八號鑑定書堪憑。況上訴人等輪姦被害人葉盈蘭之經過,亦據共犯王
文孝、上訴人莊林勳、劉秉郎分於警訊及偵查中供述甚詳,即上訴人蘇建和於檢察官
偵查中亦稱,王文孝押住女主人(即葉盈蘭),脫光女主人衣服,是他第一個強姦無
訛。且依上訴人等人供述,渠等於搜括財物時,被害人吳銘漢夫婦雖被用刀押住而不
能抗拒,然尚無被砍殺情事,嗣因其夫婦於葉盈蘭被輪姦過程中呼叫、抗拒,而陸續
被砍,最後因恐為被害人認出,才共同亂刀加以砍殺滅口(詳偵查卷),迨輪姦完畢
後,上訴人劉秉郎為掩飾被害人葉盈蘭遭輪姦,曾到被害人衣櫥找到兩件式睡衣一套
穿在葉盈蘭身上,經上訴人劉秉郎於警訊時供明在卷,並有共犯王文孝之供述及證人
即被害人等之子吳東諺及被害人吳銘漢之胞兄吳唐接之證言可參。足見被害人葉盈蘭
確於被強劫財物之際遭輪姦,嗣與其夫吳銘漢同被亂刀殺害。而共犯王文孝所供上訴
人劉秉郎、蘇建和、莊林勳有參與全部犯行之實施,核與事實相符,堪予採信。為其
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而以上訴人等三人否認有上揭犯行,劉秉郎並辯稱:伊未
參與搶劫吳銘漢,係王文忠誣陷伊,伊被冤枉的,在警局被刑求,警察自己做筆錄,
強迫伊簽名。伊於八十年三月二十三日晚上十時許,與蘇建和、王文忠、王文孝在台
北縣汐止鎮奡筏@遊樂場打撞球,而後又到基隆,至同日晚十一時許,就分手,由蘇
建和、王文忠送伊回家,曾在門口遇見鄰居夫婦二人,翌(二十四)凌晨十二點多,
伊又與蘇建和、王文忠在基隆市吉祥撞球場打球打到一點多,嗣與蘇建和二人到風化
區玩女人,再至電玩店夥同王文忠三人到廟口吃東西,在路上曾碰到其筆友林家珍(
原判決誤植為林佳珍),伊玩到凌晨三點半返家,就未再外出云云。莊林勳則辯以:
伊與劉秉郎是鄰居,案發當天並未與劉秉郎在一起,亦不認識王文忠、王文孝,案發
當日伊與其母及安建國、郭明德在一起打牌,隨後在家睡覺,至當天上午七時許,李
金益前來收取裝璜尾款,伊未前往奡筏@遊樂場,亦未殺害被害人,偵訊筆錄是警察
威迫下所言,八十年八月十六日檢察官至汐止分局偵訊,因警察刑求過,故非自由陳
述等語。蘇建和亦辯謂:伊未參與此案,警訊及檢察官偵訊所言,是被刑求、逼迫者
,八十年三月二十三日晚上,王文忠打電話稱要去當兵,遂邀劉秉郎、王文孝一起至
汐止鎮打撞球,至十一時許,王文孝先回家,伊與劉秉郎、王文忠共乘一部機車到基
隆市吉祥撞球場玩,再與劉秉郎到風化區,然後與在麥當勞店等候之王文忠會合,至
廟口吃東西,凌晨二時許,在基隆愛四路科技遊樂場遇見高中時之筆友林家珍,返抵
家門時又遇見其鄰長高水木,伊未夥同王文孝殺人強姦云云。但查上訴人劉秉郎、莊
林勳在警訊時之自白,均係其本人自由意志所為陳述,並無刑求情事,業據證人即承
辦刑警李秉儒、嚴戊坤、張中政到庭結證屬實,參照上訴人莊林勳於偵查中亦有自白
,及於原審自承無法證明被刑求;上訴人蘇建和於警訊時並未承認犯行,至檢察官偵
查中始稱:「(警訊時)我害怕(所以不承認)……(現在)我願意講出事實。」迨
供出犯案始末後,又表示「我迷迷糊糊跟著王文孝作案,我現在很後悔。」等語以斷
,其刑求之主張顯非可取。上訴人莊林勳所舉證人李金益、郭明德;上訴人劉秉郎所
舉證人彭金龍、卓鳳淑、劉秉政、林家珍、林清季、曾有得、劉秉廉、劉美月、劉美
真;上訴人蘇建和所舉證人黃月女、吳金珠、游世民所為證言,核其內容,均不足資
為該上訴人等不在場或曾受刑求之證明。共犯王文孝在警訊及檢察官偵查中所為異於
前開案情之供詞,係其一度因企圖一身獨擔刑責所為不實陳述,經其於第一審法院訊
問時供明在卷,自以其所供與事實相符者為足採信。又上訴人等對於犯案時間、所持
兇器種類及輪姦被害人葉盈蘭之順序,彼此所供雖略有出入,但其就確曾輪姦被害人
葉盈蘭及嗣共同持刀亂砍該被害人及其夫吳銘漢致死之基本事實之供述,則相一致。
而各該兇器既係王文孝所提供,自應以王文孝所供者,較為真實可取。且王文孝始終
供承係由其先行強姦,再由其他三人予以輪姦,自難僅因其彼此間就輪姦順序之供述
稍有不符,即否定其有輪姦被害人葉盈蘭之事實。況上訴人等自進入被害人住宅後,
歷經強劫、強姦、殺人、擦拭現場血跡及先後洗澡淨身,經過時間甚長,兼以上訴人
等獲案時距案發已相距將近五個月之久,各人記憶能力各有不同,亦難以各人所記憶
之犯案時間及作案細節,稍有不符,即謂其未有前揭犯行。至共犯王文孝於執行死刑
時,遺言表示未強姦被害人,核與前開事證不符,尚不足執為上訴人等有利之認定。
又驗斷書雖記載:「葉盈蘭泌尿生殖器無故」,然所以如此記載係因法醫師於相驗時
,見葉盈蘭身上衣服穿N整齊,無被脫現象,一時未考慮到採取分泌物檢驗所致,業
據證人即相驗之法醫師劉象縉到庭結證甚詳。且上訴人劉秉郎確於輪姦被害人葉盈蘭
後,又為其重新穿N整齊,以掩飾其輪姦之犯行,有如前述。自難執該驗斷書之記載
,資為上訴人等未輪姦被害人之證明。上訴人等所辯,顯均係事後飾卸之詞,無可採
取。又共犯王文忠就其參與犯罪之經過詳情,迭據其於警訊及偵審中陳述甚詳,證人
彭金龍、卓鳳淑之證言,非可信憑,均詳如前述,自無再傳訊之必要。且本案事證已
明,上訴人等其他證據調查之聲請,尚無必要,在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因認上訴
人等三人所為,均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八款之強劫而強姦罪及刑法第二
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其雖於強劫之際,強姦被害人並予殺害,但其強劫之基
礎行為祇有一個,僅能就強姦或殺人行為擇一成立結合犯,再與餘罪併合處罰;不能
就一個強劫行為同時與他行為成立二個結合罪名。公訴人認上訴人等之強劫行為另應
與殺人行為結合,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嫌,尚
嫌未洽,起訴法條應予變更。上訴人等三人與已決共犯王文孝間,互有犯意聯絡、行
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其先後二次殺人行為,所犯罪名相同,依其情節,顯係基於
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應依連續犯之規定論以一罪,而與其另犯強劫而強姦罪,分論
併罰。至上訴人等係於行竊時,變更竊盜之犯意為強劫犯意,復以強暴、脅迫手段劫
取被害人等之財物,應逕論以強盜罪。又其同時強劫被害人等二人之財物,係一行為
而觸犯數同一罪名,為想像競合犯,但因與其所為強姦行為相結合,祇成立強劫而強
姦一罪。乃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適用上開法條及懲治盜匪條例第八條,刑法第二
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
一款、第八款,並審酌上訴人等三人正值年輕力壯,不思努力上進,竟為謀得錢財,
侵入被害人夫婦室內行劫,並輪姦被害人葉盈蘭,復為滅口,而共同將被害人夫婦亂
刀殺害共達七十七刀之多!其手段之兇殘、心態之惡毒,令人髮指!具見彼等已泯滅
人性,無絲毫可憫恕之處,應使彼等與社會永久隔絕,以杜再犯,並昭E戒,及其他
一切情狀,論上訴人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共同強劫而強姦罪,及共同連續殺人罪
,兩罪均判處死刑,及各宣告褫奪公權終身,並定其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扣
案之伸縮式警棍壹支,為共犯王文孝所有及供犯罪所用之物,經其供承在卷,依法宣
告沒收之。所劫得六千四百餘元及內有鑰匙一串之女用皮包一只,除其中硬幣二十四
元經扣案,及內有鑰匙一串之女用皮包一只已經被害人吳銘漢之兄嫂趙瑞美出具收據
領回外,其餘均為上訴人等三人與王文孝、王文忠朋分用罄;盜取之金飾,亦由共犯
王文孝持往典當花用一空,顯已費失而不存在,業分據上訴人莊林勳、共犯王文孝陳
明,自無從諭知發還被害人。經核原判決論處上訴人等罪刑,除後鰴﹞壎~,原無違
誤。復查共犯王文孝於海軍陸戰隊第九十九師司令部偵查及審理時,對於右開與上訴
人等共同犯罪之事實,迭經先後坦白供認。此有該司令部軍事檢察官八十年訴字第一
一五號起訴書及八十年法判字第一三四號判決正本附卷可據。上訴意旨就原審取捨證
據、判斷事實職權之適法行使及原判決理由已經說明之事項,任意指為違背法令,殊
無可取。惟查盜匪所得財物,如未費失顯屬存在者,應發還被害人,懲治盜匪條例第
七條第一項規定甚明。而此所稱被害人,於強劫而故意殺人時,被強劫而遭殺害者固
屬之,其遭殺害死亡者之繼承人,亦應包括在內。扣案之硬幣二十四元,既係上訴人
等強劫所得財物,雖被害人吳銘漢、葉盈蘭均遭上訴人等殺害,然尚遺有其子吳東諺
(見原判決理由十一所載)可繼承其財產,依前開說明,自應諭知發還該被害人等之
共同繼承人吳東諺,方為適法。原審竟認盜匪所得財物之發還對象,僅限於被害人,
並未及於被害人之繼承人,因本件被害人等均已死亡,故無從諭知發還云云。按之上
開條例第七條第一項之規定,顯屬違誤。又原判決事實欄認定上訴人等夥同共犯王文
孝基於殺人之犯意,共砍殺葉盈蘭四十一刀、吳銘漢三十六刀,合計七十七刀,另二
刀係因輪姦時為制止被害人等呼叫,基於傷害之犯意所為,核與驗斷書上記載被害人
等之刀創數目相符。然原判決竟於理由欄鷚暀W訴人等將被害人夫婦二人砍殺共七十
六刀(其他兩傷係屬傷害所造成),兩相不符。就此而言,雖應認上訴人等之上訴有
理由。但此兩項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
於罪刑部分撤銷。本院審酌上訴人等窮兇極惡無可憫恕、目無法紀罪無可逭等一切情
狀,仍依法判處與原判決相同之刑,並定其應執行刑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以昭E戒。
同時將盜匪所得財物新台幣二十四元,諭知發還被害人吳銘漢、葉盈蘭之共同繼承人
吳東諺,期臻適法。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懲治盜匪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第八款、第七條第一項、第八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
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一
款、第八款,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四    年      二      月      九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黃  劍  青
                                        法官  王  景  山
                                        法官  林  增  福
                                        法官  黃  一  鑫
                                        法官  邵  燕  玲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四    年      二      月     十三     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