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icial 司法函釋 | 最高法院民事裁判 |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 律師網 | 法律網 | 法拍網 | 地圖網 | 選戰密碼 | 國語辭典 |
Powered by Google App Engine 雲端運算

回上一頁
裁判字號:
80年台上字第5579號
案由摘要: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11 月 29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6 期 244-251 頁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 58.12.2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 81.05.16 ) 
刑事訴訟法 第 267 條  ( 79.08.03 ) 
刑事訴訟法 第 267 條  ( 82.07.30 ) 
要旨:
公訴人雖未一併起訴殺人未遂部分,惟因此部分與殺人既遂部分具有連續
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自仍為起訴效力所及,法院仍應一併審判。上訴人
雖先後持前開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實施殺害林發安未遂,殺害詹炳立既遂
張忠山未遂,惟因其非法持有黑星手槍行為只有一個,僅能就非法持有黑
星手槍與最先持用該槍作案之殺人未遂 (指殺害林發安未遂部分) ,依牽
連犯從一重之殺人未遂罪處斷,然後再與其後另行起意而實施之連續殺人
罪併合處罰,始為合法。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267 條 (84.10.20)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83.01.28)

 
    上訴人  陳輝華  男民國五十三年四月廿五日生彰化縣人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無業
                    住台灣省○○縣○○鄉○○村○○○○○號(在押)
右上訴人因殺人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年九月十七日第二審判決(八
十年度上重訴字第四十八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七十九年度偵字第
一九八四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
陳輝華連續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九○手槍壹支(含彈匣壹個)及其子彈拾顆、中共製黑星手槍壹支(含彈匣壹個)及
其子彈拾捌顆均沒收。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輝華(綽號「阿貓」)因不滿台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提
報其為流氓,於民國七十九年十一月八日下午五時廿五分,駕駛租來之一五一-七二
八一號自用小客車,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攜帶未經許可無故持有之九○手槍一支(
含彈匣一個),可供軍用之九○手槍用子彈十七顆、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含彈匣一
個),可供軍用之黑星手槍用子彈二十顆,至該分局前,見分局內之桂林派出所警員
詹炳立坐於值班檯值勤,已退勤警員張忠山站立右邊與詹炳立談話,竟基於概括之殺
人犯意,於小自用客車駕駛座上以雙手分持上開已裝填子彈之手槍,用其中九○手槍
朝詹炳立、張忠山二人先後連續射擊五發,張忠山倖未被射中,其中一發則擦破值班
檯上放置之出入登記簿紙張,射中詹炳立之左太陽穴,致詹炳立頭部受傷,經送醫急
救,因顱內出血休克不治死亡。上訴人行兇後,駕車逃逸,四處躲藏,於七十九年十
二月廿六日凌晨四時四十五分,在○○縣○○市○○路○段○○○巷○○○○號,為
警查獲,並扣押九○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及其子彈十二顆(鑑定試射二顆,剩餘
十顆)、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及其子彈二十顆(鑑定試射二顆,剩餘
十八顆)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經上訴人坦承伊因不滿被台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
局提報為流氓,遂於上開時地持上述槍彈至該分局前面,看到值班檯旁有二位警員在
談話,開槍射入分局示威等情不諱,核與證人陳必修、李勁節、張質平、劉慶珠等人
證實上訴人持槍(彈)於前開時地向萬華警察分局值班檯連續射擊等情,亦相符合。
證人李勁節更證稱上訴人係朝值班警員開槍無訛;證人即未被子彈擊中之被害人張忠
山並證稱:「當時我已退勤,詹某坐在值班檯,我站在詹某右邊,與他說話,與詹某
離不到一公尺,我站在值班檯旁談事情」、「只聽到一聲似鞭砲聲,後來第二聲便傳
入,才發覺是槍聲,玻璃大門有打開」等語,復有九○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及其
子彈十二顆(鑑定試射二顆,剩餘十顆)、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及其
子彈二十顆(鑑定試射二顆,剩餘十八顆)扣案足資佐證。上開九○手槍係AUSTRIA
之GLOCK 廠牌十九型九MM口徑制式半自動手槍(槍號DX八九五),黑星手槍係中共
製造之七•六二MM口徑半自動制式手槍,機械性能均極良好,具殺傷力,其中十二
顆子彈係九MM制式子彈,二十顆子彈係七•六二MM制式子彈,分別適合各該口徑
之制式手槍使用,因鑑定試射而分別用去二顆,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八十年一
月十二日刑鑑字第五四三八七號鑑驗通知書及扣押物品清單在卷足憑,上開子彈既屬
制式子彈,自屬可供軍用,應為公眾週知之事實。又上訴人開槍射擊後,經警勘查現
場結果:「分局門口騎樓地遺留一只彈殼,值班檯上放置出入登記簿被子彈擦破紙張
擊中詹員(指詹炳立)頭部,彈頭留在頭顱內,當場倒地,流出一灘血跡,大門左玻
璃下方被擊破一彈孔,貫穿值班檯左下方及抽屜,彈頭遺留在階梯橡膠墊,值班檯右
下方被擊二彈孔,彈頭卡在第二個抽屜資料簿,值班檯正後方樓梯轉彎處牆壁木板遺
留一彈孔,取出一彈頭」,亦有台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偵辦一一○八專案偵查報
告表及現場照片附卷為證;該五顆已擊發彈頭,其中二顆經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
察大隊於七十九年十一月十三日送驗,另三顆經該局萬華分局於同年月二十日送驗,
經鑑定結果,萬華分局送驗之三顆彈頭均係口徑九MM鉛心銅包衣彈頭,其上來復線
為六條右旋,除其中二顆已嚴重變形無法比對研判外,另一顆取自詹炳立頭部者,與
上開刑事警察大隊送驗之二顆,均係同一支口徑九MM槍枝所擊發,復有刑事警察局
七十九年十一月廿三日刑鑑字第四○七九一號鑑驗通知書足憑;被害人詹炳立確因被
子彈由左太陽穴射入,頭部受傷顱內出血休克不治死亡,並經檢察官督同法醫師相驗
明確,掣有驗斷書、相驗屍體證明書及勘驗筆錄為證,綜上證據資料參互以觀,足認
被害人詹炳立被害當時係坐於值班檯值勤,張忠山立於其右與之談話,上訴人係持用
九○槍彈朝詹、張二人射擊,詹炳立被擊中左太陽穴應聲倒地,張忠山幸未被子彈擊
中,已堪採信。查槍彈為殺人利器,以手槍裝填子彈朝人射擊,足以置人於死地,乃
公眾週知之事實,上訴人以九○手槍裝填子彈朝詹炳立、張忠山二人先後連續射擊五
發子彈,其有殺害彼等二人之概括殺人故意與行為,極為明確,所犯非法持有槍彈殺
人(一個既遂、一個未遂)及妨害公務,罪證已臻明確,犯行堪以認定,為其所憑之
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並以上訴人否認具有殺人犯意所為之各項辯解均不足採;證人陳
必修、李勁節、張質平、劉慶珠供稱上訴人射擊四槍,核與上訴人所供射擊五槍(發
)及經警起獲五顆已擊發之彈頭事實不符,證人張忠山供稱看到上訴人兩支手槍均有
開槍射擊云云,亦核與前開鑑定僅使用九○手槍擊發五顆子彈之事實不符,顯係緊急
慌亂中印象錯誤所致,均不足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證人陳繼仁所為證言尤不足為
上訴人未具殺人犯意之推論,上訴人聲請再傳證人陳必修到庭作證,亦無必要,已於
判決理由內一一指駁及說明。復以公訴意旨另以:上訴人持有小武士刀一把,於七十
九年十一月(係十二月之誤)廿六日凌晨四時四十五分,經警查獲,因認上訴人另涉
有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三項罪嫌云云,惟經審理結果,該扣案之小武士
刀,已經內政部警政署鑑定證實並非屬於槍智u藥刀械管制條例所稱之刀械,有該署
八十年一月十九日八十警署保字第三○一六號函足憑,上訴人持有該小武士刀,自不
成立上開罪名,惟因公訴人認此部分與科刑部分具有裁判上一罪之關係,故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且已一併敘明。原判決因將第一審關於殺人未遂及執行刑部分撤銷改判,
經核固非無見。惟查上訴人未經許可無故持有九○手槍一支,係犯槍智u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其持九○手槍之子彈及中共製黑星手
槍用之子彈前往殺人,自係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子彈,係犯刑法第一百八十七
條之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罪(持用黑星手槍用之子彈廿顆前往殺警,
係新持有行為,與先前持槍彈殺害林發安未遂所用子彈不同批,自應獨立論罪),持
九○槍彈射殺值勤中之警員詹炳立死亡,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及
同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之妨害公務罪,射殺退勤警員張忠山未擊中部分,係犯刑
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殺人未遂罪,公訴人雖未一併起訴殺人未遂部分,
惟因此部分與殺人既遂部分具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自仍為起訴效力所及,法
院仍應一併審判。上訴人以一個持有九○槍彈及中共製黑星手槍用之子彈行為,同時
觸犯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及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兩罪,及以一個持
槍彈射擊行為,同時觸犯殺人及妨害公務兩罪,應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分別從一重之
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與殺人罪處斷,所犯殺人既遂及殺人未遂兩罪,時間緊接,
行為容有先後之分,犯罪基本構成要件相同,侵害兩個生命法益,顯係基於一個概括
之犯意反覆實施,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個情節較重之殺人既遂罪,所犯殺人既遂罪
與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罪間,具有方法與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
之殺人既遂罪處斷。上訴人雖先後持前開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實施殺
害林發安未遂(此部分已經一審判處殺人未遂罪刑確定在案),殺害詹炳立既遂張忠
山未遂(僅持中共製黑星手槍至現場而未發射子彈,係另用九○手槍發射子彈殺人)
,惟因其非法持有黑星手槍行為只有一個,僅能就非法持有黑星手槍與最先持用該槍
作案之殺人未遂(指殺害林發安未遂部分),依牽連犯從一重之殺人未遂罪處斷,然
後再與其後另行起意而實施之連續殺人罪併合處罰,始為合法(本院廿九年上字第一
五二七號判例參照)。原判決強將上訴人非法持有中共製黑星手槍一支之單一持有行
為割裂為二,就已與殺害林發安未遂行為從一重處斷之非法持有中共製黑星手槍行為
,再與本案連續殺人行為依牽連犯從一重處斷,其適用法則容有違誤。上訴意旨,仍
執陳詞,對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徒憑己意,漫加指摘原判決有證據上理由矛盾
及不備、調查職責未盡、不適用法則云云,固無足取,惟原判決既有上述適用法則不
當之違誤,且此違誤尚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仍應視上訴人之上訴為
有理由,爰將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自為判決。審酌上訴人因不滿被萬華警察分
局提報其為流氓,竟無視執行公權力之機關,公然持槍彈前往該分局射殺警員,愍不
知畏,嚴重危害社會治安,震憾人心,情節重大,顯已喪盡天良,泯滅人性,自有與
社會永久隔絕之必要,衡情仍處以原判決所宣告之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以昭E戒。
扣案之九○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為手槍之從物)及其子彈十顆、中共製黑星手槍
一支(含彈匣一個,為手槍之從物)及其子彈十八顆,均為違禁物,依法宣告沒收。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槍智u藥刀械
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
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七條、第五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
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十一     月    二十九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張  祥  麟
                                        法官  施  文  仁
                                        法官  林  永  謀
                                        法官  李  星  石
                                        法官  柯  慶  賢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     年      十二    月      二      日






 
回上一頁